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原創/短篇完結】相信

「吶,要不要和我組成雙打。」

      一開始,我還傻傻的愣在那裡,遲遲沒有回應那個人。

      過了許久,問我的那人挑眉的看著我的反應,但是我依舊震驚在那邊。

      竟然有人要和我組成雙打,天啊!

      明明我如此的渺小、存在感又低、能力也沒有說很好啊,為什麼要和我組成搭檔啊!

      「噗哈哈哈,什麼嘛,你還真有趣。」那人突然笑了起來,原本他一直觀察我的反應的同學君他捧著肚子哈哈大笑的說,「先一下子石化,在來臉上有各種不同我沒看過的表情。很好,我們就組隊吧。」

      首先我恢復了過來,我用一種很不可思議的眼神望著眼前的這位同學。

      你很奇怪耶,莫名其妙的就直接幫我答應,我的人權呢?

      難道我沒有人權嗎,不、快還給我啊!

      「是瑟同學吧?我是尹、以後還請多多指教啦~」他伸出手,我一再的愣住,接著有些遲疑的把手伸出去些,尹同學想都沒想的直接抓著我的手,我驚慌的著直直盯著我的尹同學又看回被抓住的手,抬頭剛好看到尹同學那燦爛過頭的笑容,似乎……有點可怕……

      「呃,請、請多多指教。」我只好低下頭小聲的回應他。

      其實我只是想要在這球隊默默的自己一個人度過這高中三年的。

      只是沒有想到會演變成這樣,我到底是哪裡虧欠他了啊?

      我一臉哀怨的看著身後呼呼大睡一臉大爺樣的尹,這裡可是我家!

      「到底為什麼啊……」我們才搭檔不到兩個月,這傢伙竟然說要來我家玩,同學你是多愛玩啊,我們根本連彼此喜歡吃什麼都不知道你竟然要來我家玩。

      等等我剛剛說什麼,對不起上面那一句請忽略。

      我並不是有意思這麼說的,因為我連你自己為什麼要和我組成搭檔的原因都不曉得,我還傻傻的和你組成搭檔。

      但是意外的我們倆的配合度似乎很不錯,連自稱有心有靈犀的兩位學長也敗在我們的手下。

      那時候,我有一陣子都很疑惑的在想,到底為什麼要和我組成搭檔。

  

      我自己承認,我的存在感很低,能力也不是說很好,很多人都會忘記楊瑟這個人是誰。

      只有他。他知道我是誰,知道楊瑟這號人物,並且還跟他組成搭檔。

      據說那時候還沒有半點猶豫。

      現在想想我該偷笑了,能在高中畢業前參加大賽,得一個獎盃,或許……可以。

      想到這裡,我卻搖搖頭,這是什麼白日夢,就算想得到一個獎杯,也要靠自己的實力和努力。

      我望了時鐘一下,要接近傍晚了,我還是做菜給這位直接在我家呼呼大睡的大爺吃飯了。

      「唔、下午了……?」躺在沙發上面呼呼大睡的尹清醒後,揉著眼睛望著周圍的設備。

      這裡似乎不是我的房間。尹繼續揉著眼睛望著周圍的家具。

      「尹同學,你醒啦?」我拿出熱騰騰的玉米濃湯走到客廳,果然,躺在我家呼呼大睡的大爺醒來了。

      「瑟瑟瑟,你、你居然、然會做、做做做飯!」尹同學突然停下揉眼睛的動作,接著用八個音階的抖音比著我大吼。

      「……」我用六個點來回應尹同學的回答。

      我知道一個男生會做飯很稀奇,但是我一個人住如果不會做飯的話想要餓死自己嗎?

      況且我也煮得很高興。

      我盛了一碗濃湯遞給尹同學,後者還一臉『這會不會喝了會出命啊』的表情看著手上的湯。

      「如果你想餓死的話可以不要喝。」看到尹同學一臉嫌棄的看著我辛苦煮出來的湯,沒有感謝就算了,竟然還給露出這種表情,真是火大。

      「我、我當然要喝!」看到我伸手過去,尹同學馬上把手上的湯移開不讓我拿到。

      我挑眉的看著尹同學把手上的濃湯移走,這代表他會喝嗎,「如果不信任我的手藝的話,至少喝一口也罷。」

      說完,我就轉身走進廚房把炒飯端了出來,走出來的時候。

      我看到尹同學一臉名為幸福的表情出現在臉上。

      「好喝嗎?」我把手上的炒飯放在桌上後,有種勝利的感覺在我心裡盛開。

      尹同學立馬恢復了過來,眼睛閃亮亮的望著我,「瑟你太強了,請你務必以後來我家幫我煮飯吧!」

      果然我的手藝很合你的胃口……我笑笑的點頭。

      「咦?」我突然想到,剛剛尹同學剛剛說什麼?

      以後去他家幫他煮飯?

      當場,我直接愣在哪裡,尹同學那時候似乎把我做的飯菜全部吃光光,就在我恍惚的時候。

      到底……上輩子我到底欠了這傢伙什麼啊……

      我竟然還真的跑去他家煮飯啊,我到底在想什麼啊。

      平常我都不會這樣隨便答應人家的啊。

      我欲哭無淚的趴在桌子上默默的回想之前發生的事。

      「欸欸,聽說了嗎?」突然,我前面座位的女孩子對著她旁邊的女同學問道。

      「什麼啊?」另一個女同學疑惑的望著她身旁的女孩子。

      「就是我們隔壁班的尹同學啊。」

      「喔、我知道他,據說很多學妹都向他告白呢。」

      是說她們在說什麼啊,我完全沒有有聽沒有懂。

      「據說他好像這學期讀完就要去加拿大留學。」

      「咦,那豈不是會讓一堆女孩子傷心嗎?」

      原本想說不好意思偷聽別人說話,索性要去頂樓透透氣,沒想到聽見這個事情。

      我不知道自己何時到頂樓的,我只知道我的腦中一直浮現尹同學他要去加拿大留學的事情。

      我是怎麼了,是因為自己的搭檔去國外,所以開始難過了嗎?

      這樣可不行,如果現在開始心情低落了,那下個月的網球大賽要怎麼辦呢?

      雖然我和那些網球的社員們不太熟,但是他們依舊是喜歡網球而加入網球社的隊友。

      因為尹同學的關係,我漸漸在這幾個月和他們有了交道。

      我應該要相信尹同學的,就算是聽說,我也要相信尹同學。

      因為是他讓我改變自己不和他人打交道的我變得開朗起來。

      我望著天上那蔚藍的藍天,突然心豁然開朗的笑了起來。原來是這樣,我似乎明白為什麼尹同學要和我組成了搭檔呢。

      想到這,我樣起了笑容。

      網球大賽獎杯,今年非要得到不可。

      *

      「瑟,你今天練的特別起勁喔。」尹同學走了過來笑嘻嘻的說道。

      「哈哈……有嗎?」總不能說我想要在今年得到獎杯吧。我乾笑的回答。

      拿起毛巾擦汗的尹同學低頭望著我,「有,而且你似乎下定決心了呢。」尹同學笑笑的說著。

      下定決心?

      原來我的表情很明顯嗎?

      我下意識的摸著自己的臉,嗯,很光滑。

      等等我在做什麼,沒事我幹嘛摸上自己的臉還說很光滑啊!

      接著我給自己一巴掌。

      尹同學很明顯被我這樣的舉動給嚇到了,接著他說出我非常想扁他的話,「瑟,你中邪啦?」

      我無言的看著他又看著我自己的手,我很認真的對著尹同學說:「不、我只是在腦殘而已。」

      難道我要和你說,其實我剛剛有很奇怪得想法,竟然會覺得自己的臉很光滑之類的?

      「……是嗎?」尹同學似乎不相信,覺得我在唬爛他,畢竟我們也有一起準備這最後一年的大賽,對方的個性都摸透了。

      「是啊,不相信我?」我翻白眼送給尹同學,這傢伙還是不肯相信我啊。

      也是啦,自己也沒有多信任啊,我想尹同學應該會隨便應付我吧。

      「不、我相信你。」尹同學很認真的對著我說道。

      「嗯,我知道。」我愣了一下,看著尹同學認真的眼神,我笑了出來,「家裡材料不太夠,尹同學你要來嗎?」

      我收拾著手上的網球用具,似笑非笑的看著尹同學。

      「瑟,其實你可以直接叫我尹的…」這次換他愣了一下,苦笑的說道。

      「嘛,我已經習慣了。」我攤著手無奈的說,我已經習慣在名字後面加同學了。

      「你習慣可我不習慣啊…」尹同學也快速的把手上的網球用具收起來。無奈的對我說。

      呃,我真的已經習慣了,可別逼我改過來啊。

      「嗯……好吧,不過改天我一定會讓你叫我尹的。」突然間,他笑了,笑的很可怕……

      笑到我的頭皮都發麻了。

      「好了,我們趕快去買今晚晚餐的材料吧。」尹同學笑笑的拉著我的手走去市場。

      突然變個人似的,這個人……好恐怖。

      *

      終於到了總決賽,我很興奮的看著這總決賽的場地。

      第一次來到了這裡,總覺得不敢相信呢。

      從後面拍拍我的肩膀的尹同學對我笑了下。

      「尹同學,我真的不敢相信,我們真的來到準決賽了。」我很興奮的抓著拍我肩膀的手,一臉感動的說道。

      似乎被我這個舉動給嚇到了,尹同學愣了一下,接著露出笑容對著我說,「是啊,我們真的來了。」

      在我們兩個正在感動的時候,旁邊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學長突然對我們說,「唷——你們在幹嘛,好像老婆牽著老公的手。」

      瞬間,我從那種感動間清醒了過來。

      「誰誰誰和他是老公老婆啊啊啊。」我緊張的放開尹同學的手,非常緊張的說道。

      「誒——沒有在一起嗎,我還以為你們在一起的說。」學長手叉著腰哈哈大笑的說。

      我的臉瞬間暴紅,「學、學長請不要亂說。」

      整個手摀住自己的臉,唔哇哇哇我要怎麼見人啦。

      「沒關係,相信我。」尹同學笑著摸我的頭說。

      相信,我要怎麼相信你?

      我看這他走到學長的前面,不知道低聲說了幾句,接著學長狂冒冷汗的回答,接著就是……落荒而逃。

      「瑟,我們走吧。」一如往常的笑容,尹同學指著前方的門口說道。但是我覺得尹同學這個笑容跟平常的他不一樣。

      我點點頭,毫不猶豫的走了進去,只是,在我後面的尹同學,卻有些失落的看著我的背影。

      但我並沒有注意到。

      大賽過後,我們學校得了亞軍,差一點點就可以得到冠軍的說。

      我有些失落的跟在球隊上。

      「沒想到我們真的拿到亞軍呢。」

      「是啊是啊,我做夢也沒有想到可以得名。」

      「這多虧了尹和瑟啊。」

      突然莫名被叫到的我們,我疑惑的望著學長。

      「其實多虧尹同學啊,多虧他帶領我們到現在。」

      「是啊,當初我們還因為他而努力訓練呢。」

      「是啊是啊。」

      看著學長們附和,我下意識的往尹同學看去。

      不料尹同學的視線剛好也對過來,我們就這樣視線對到了。

      「那個……尹同學,謝謝你。」看到他一直看這我,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

      「我才應該要謝謝你。」尹同學笑了起來。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臉上有點熱。

      是不是剛剛才剛打完賽,血液在沸騰呢。

      「為了慶祝,我們來喝酒吧。」突然,學長這樣的邀約,讓我一時無法反應。

      居然要喝酒,我長這麼大了還沒喝過酒啊!

      「好耶好耶,這主意不錯。」

      「原來你的腦袋偶爾也會靈光些啊。」

      「什麼啊,我本來就很聰明了好不好。」

      「聽你在放屁。」

      「哈哈哈。」

      聽著學長們的話,我的臉色實在是越來越蒼白了。

      不、不會真的要去喝酒吧。

      可能看到我臉色越來越蒼白,走在我旁邊的尹同學突然出聲,「不好意思,學長,我可以先回家嗎?」

      不知道他是真的看我臉色不好還是真的有事。

      不過我相信他會帶我一起走的。

      等等,我又在說奇怪的話了。

      「好喔,那我們去喝酒吧。」

      「走囉走囉。」

      「要去平常那間嗎?」

      眼看著學長們越走越遠,我這時才鬆了口氣。

      「謝謝你,尹。」雖然不知道尹同學有什麼事,但我想還是謝謝他。

      愣了一下,尹同學用著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我,「瑟,你剛剛……叫我什麼?」

      叫他……不就叫尹嗎?

      等等我知道哪裡怪了,我剛剛是不是忘記加『同學』了。

      天啊!太害羞了,我竟然直接叫尹同學的單一名字。

      「沒關係,我瞭解。」突然,他溫柔的摸著我的頭。

      同學我什麼都還沒說啊,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

      「這次大賽大家都很緊張。」尹突然自顧自的說道。

      「是啊,差一點就可以拿冠軍的。」我一臉惋惜的說,卻沒有注意到尹的視線,「下次會得到冠軍的。」

      「嗯,到時候我們一起得冠軍吧。」尹突然笑了起來。

      「嗯,我相信你,所以,我們一直搭檔吧。」

      「好。」

      這時,我們都笑了。

      「是說你要怎麼解釋去加拿大的事。」

      「啊咧?被發現了?」

      「你這個笨蛋--」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