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傾絕國色 ——故夢不見故人樣,貫日幽虹顯風華。

天月臺上,一身藍袍的教主正含笑地望著遠處殺敵的公孫惜,眼底掠過一絲欣賞,轉首看向神色複雜的向棐,輕笑道:「果真是個奇女子,阿棐,你說是麼?」

他輕嗯一聲,目光一直看著那道纖細的身影,眼中閃過心痛和疑惑。那日醒來後,他知悉體內情形後,心底其實一直很平靜,可腦海中卻突然閃過那個身著鵝黃侍女裙的那個迷糊蛋,經過打聽後,他才知道,動手想殺害他們的,是她。雖說他和她不熟,可心底卻有一處隱隱作痛,他也不懂,難道是因為那女人像他的惜兒?他不知道,也不願知道。

後來,待傷好後,他忍著體內至陰寒毒所給的疼痛,依然故我的來到木棉坡地,想找尋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兒,想看到她那風華絕代卻只為自己所綻放的舞姿,想看她微笑的依賴著他,想看見她眉眼興奮得和自己談天,還有很多......很多......

可每次來到這兒,就只有那盛開的木棉,卻不見嫻靜幽雅的人兒含笑走來。一抹妖嬈緋紅,卻多點憂人的清冷。歲月常相似,花開依舊人不復。當年與他說笑的人兒,如今卻再也沒見過她,他曾想去找她,可他只知曉她的名字,其他的,卻一無所知......

直至今日,他看見了在城牆下方帶領眾多傾舞女子翩翩起舞的女子,熟悉卻陌生的舞蹈和氣質讓他的心突然狠狠一震,他的目光再也無法離開她的身影,心中還不斷冒出一個個疑問。

惜兒,會是妳嗎?

教主似乎一點也不在意向棐的冷淡,笑盈盈地看著底下起舞的女子,眼眸欣賞之色倍增,摩娑著下巴,有感而發的道:「人人皆道傾舞女子聲名動四方,卻不曾想這些絕色女子竟為傾國的勢力,早知當年該早點清理的,不過今日一舞果真傾城,天地皆為低昂,倒是一飽眼福,傾舞坊確實不負傾國傾城之名。」

朱唇一抹,脂粉輕染,眉間點朱砂,玉足輕點,折扇掩面,盈盈笑意長,但見一舞傾城,江海為凝光。

如此女子,堪稱絕世無雙,冠絕天下!

「阿棐,時間也差不多了,你再不出現的話,怕是今日咱們都得葬命於此。」一番感歎結束後,他輕笑著轉身看向神色一沉的向棐,眼底泛起一絲煞氣。

向棐淡淡瞥了他一眼,抽出劍鞘中的匕首,自天月臺上一躍而下。他運起輕功,往她的方向掠去,一路上,他的心底的不安愈發濃重,越是靠近那抹出塵倩影,隱約間覺得越發熟悉,他離她半米的地方停了下來。

「傾國,公孫惜,你呢?」她自然察覺到他的到來,面不改色的一刀劃過一人的頸子,對著他微微一笑問道,笑容中多了點苦澀。

「天毒,向棐。」他拿下臉上的面具,露出了那俊逸若仙的臉龐,一襲豔紅錦雲衣袍,唇邊那抹溫柔的笑靨,與當年木棉坡地下侃侃而談,輕佻琴弦的男子重疊,他依然未變,只是多點憂傷。

當年許下的誓言,似水流年,歲月荏苒,再度相見,卻已不是當年的愛人,而是敵對的敵人。

「惜兒,妳過得......可好?」他看著她一身月華裙,站立於這伏屍百萬的冷酷戰場,依舊縴塵不染,清靈絕塵,似乎從未變過。

「我們......早已沒了關係,你背後有天毒,同樣的,我擁有傾國和傾舞,我們之間的身份造就了我們的未來,我們,再也回不到從前了,我們各有各的責任,動手吧。」她聽見他的那句「惜兒」心底一抽,微微的刺痛感傳來,令她有些亂了心神。

他淡淡苦笑,一個閃身便來到了她面前,她正要提劍防守,一個猝不及防,便被他緊緊摟住,他低沉卻痛苦的聲音輕輕飄進耳中:「惜兒不要我了麼?」

「我從未拋下你,是命運拋下我們。」她眼眶微紅,卻勾起一抹極淡的笑容,淡然的聲音卻多了點釋然:「棐,我們這世,怕是無緣了罷,想必你也猜得出,害你們的人......是我,對不起,棐,我非你的良人,你值得更好的女子,一定有個女子,能和你並肩笑看世間......」

「與我並肩笑看世間的那個女子只能是妳,惜兒,我相信你害我們,是有理由的,我不怪妳,真的。」他緊緊的摟住她,力道大的讓她有些不適,卻也沒推開他,依舊讓他靜靜抱著。

「惜兒,妳願意陪在我身旁,一生一世麼?」他放開她,溫柔的看著她,眼底卻掠過一絲幽芒,一瞬即逝,隨即便垂下眼簾,連她還未看清。不知為何,心底的不安正悄悄蔓延。

「可以嗎?我們真能在一起,永不分離嗎?」她輕輕一笑,不動聲色的後退幾步,眉眼溫婉的看著他,如當年他看見她那般清華優雅。

「可以,惜兒,不過得先委屈妳了。」他淡淡一笑,衣袖間陡然顯現一抹寒光,再度抬眼時,眼底的溫存早已消失,僅餘一片殺意。

她看見那抹殺意,心底頓時一寒,身形一動,迅速退後離開。豈料,她的速度竟比不上他,他笑吟吟的看著她,眼中閃過一絲嘲諷,隨手挽了個劍花,直往她而去,她閃避不及,便被暗勁擊中,胸口一悶,一道鮮血便順著嘴角流下。

素手用力抹淨血漬,輕蔑的望著他,她竟是在他眼中看見一抹心疼。她一愣,旋即開始輕笑,而後越笑越大聲,甚至笑出眼淚,她抹了抹淚,心底對他的最後一點希冀,也已煙消雲散,素手輕輕覆上心口,心底除了冰涼卻還有點慶幸,至少,她還有傾言,還有專屬於他的溫暖。

他冷冷的看著她,眼角餘光卻是不斷注意四周,看著她淡漠的眼神,心底一痛,眼底閃過一絲狠絕,匕首在手中一轉,劃出一道殺氣,再度運起輕功,手中匕首往她心口而去。

「鏘。」

她冷笑一聲,反手提起長劍,眼眸平淡無波,絲毫沒有方才的點點柔情,那漠然的眼神,好似在看著一個陌生人。她轉動嬌軀,雙手開始揮舞,看似亂無章法,卻隱約間帶了規律,她用力一揮,長劍直往他頭顱斬去。

他一驚,趕緊後退閃避,隱約間散發的戾氣,更是讓他心驚不已,看著四周的士兵見見停止打鬥,眼神直往他倆看去,心底的不安參雜了些煩躁。雙袖一揮,兩道暗勁往她送去,隨即身形快速來到她面前,她嗤笑一聲,一個反身旋轉,玉腿夾雜內力往他踢去,他無奈趕緊閃躲,眼眸劃過一絲算計,趁著她的空隙,身形一掠,看著她悲傷的眼眸,心中隱隱作痛,卻依然狠下心將匕首盡全力朝她刺入。

她輕輕蹙眉,想要掙脫離開,卻已太遲了些,電光石火間,匕首已經離她一步之遙,心底一寒,失望、悲慘、難過的情緒交雜,更多的卻是看破生死的淡然。

猛然,她眼瞳驟然放大,眼瞳中倒映的竟是莫傾言衝了過來抱緊她,身軀被匕首一劍刺穿,肉體被刺穿的聲音,猶如魔障般,不斷在她耳邊播放。只見他對著她微微一笑,嘴唇無聲的動了下後,溫柔的黑眸輕輕閉上,手臂依然緊摟著她,身軀連帶她一起倒下。

「放心,我沒事。」

她解讀完他的話,那是......她對他曾說過的話。她像發了瘋般,愣愣地看著他緊閉的雙眸,緊緊抱著他癱軟的身體,眼中的淚珠不斷滴落:「傾言,傾言,你別嚇我啊!傾言。」

她的眼淚不停滴落於他的臉龐,突然,他長長的睫毛顫抖了幾下,緩緩的睜開眼,眼中仍然一片溫柔,熟悉的溫柔和擔憂,似是要她不要哭,更是讓她的眼淚止不住的掉落。

「小惜,你還好嗎?」他吃力的舉起手,輕柔的抹掉她的眼淚。

「傻瓜,這是我該問的吧?」她溫柔的覆上他的手,眼眸通紅的嗔了他一眼,另隻手掏出一顆丹藥,含在唇裡,低頭吻住他毫無血色的薄唇,將丹藥往他嘴中送去。

向棐怔怔的看著被她抱在懷中的莫傾言,眼底神色晦暗不明,雙手緊緊攥住,力道大得令手指關節泛白。

「小惜,我自己的身體......咳咳......最清楚,別浪費丹藥了。」一陣劇烈咳嗽之後,他咳出了一口鮮血,看著那刺眼的鮮紅,她眼底滿是驚恐,趕緊又拿出丹藥,卻被他制止。

「別說了......你會好的,我們不是說好待戰爭結束,就去隱居成親,你不能食言啊。」她哽咽的看著他道,眼中心痛和不捨交織。

他似是想起她所講的話,和以往的回憶,俊美的面容溫柔的看著面前深愛的女子,手掌輕輕撫上她清麗的臉龐,溫柔的說道:「是啊,十五年了,十五年的守護,十五年的愛戀,好不容易小惜才說要嫁給我為妻,我的小惜,是世間最美麗的女子,我定要讓她穿上世間最為華美的鳳冠霞帔,讓她風風光光的嫁給我,我要讓全世界都知曉,她公孫惜,是我一生一世,摯愛的妻子。」

她淚眼濛濛的看著他,用力的頷首,看著他蒼白卻依舊溫柔的臉龐,心臟宛如被一雙大手給攥緊,難受的無法呼吸。他什麼都只為她考慮,為她設想,十五年來的守護與愛戀,她卻沒勇氣去認真面對,只會不斷疏離他,可他卻不曾因她的疏離而氣餒,仍然一直默默地陪伴在她身邊,哪怕知曉了她有意中人時,依舊不離不棄,而她的心也隨著他而搖擺不定,她是個膽小鬼,還是無法直視自己的心,如今,到了這個生死關頭,她才知道,她愛他。

「小惜,我真的好想看見妳為我穿上嫁衣,為了我而笑......咳咳......可惜,我怕是無法看見了......」他靜靜地看著她,眼底的溫柔卻有些黯然。

「不會的,你不會有事的,傾言......傾言,你不是曾說過要給我一世長安嗎?我的安樂只能由你給,你都還未實現,所以你絕對不能離開,你聽見沒有?你不能離開我,你若離開,我怎麼辦?」看著他越發慘白的臉龐,她驚慌的看著他,素手又掏出一顆丹藥,往他嘴裡送去。

「傾言......傾言......我們會成親的......就如你所說的,我為你穿上最華美的鳳冠霞帔,只為你而笑,讓全世界知道我是你摯愛的妻,你是我深愛的夫君,你聽見沒?我愛你!」緊緊的摟住他,淚如雨下的看著他,嬌軀不斷顫慄著。

「小惜,我也愛妳,謝謝妳,還有......對不起,小惜,別哭,我希望我的小惜永遠平安快樂,不要為我哭泣,好嗎?」他抬首,輕柔的不斷抹去她的眼淚,手輕輕撫拍著她的背,眼底有著溫柔、幸福、快樂、甜蜜,還有很多很多道不完的情緒交雜。

他的溫柔只為她一人擁有,那種溫柔勝於世間的任何一種情感,他是如此愛她,哪怕付出性命也不後悔,他從不懼生死,他唯一牽掛的,便是這個,他守護十五年的人兒。這一生無法陪她走完,卻能用他的命和這江山萬里,換得她的一世長安,他只覺得值得,一生一世很短,他也只願她長樂無憂。

她頷首輕應,想遏抑不斷滑落的淚水,卻發現根本無法遏止,她強忍著眼淚,硬是勾出一抹微笑,眉眼多了點肆意,如當年他第一次見到她。

「傾言......我聽你的,我不哭,我為你笑,那你也聽我的,好嗎?拜託你不要離開我,我還想為你更衣,為你梳髮......」

「小惜......我想許妳一世長安,想保護妳一生平靜安福,只要能看見妳快樂,我便覺得值得,小惜......如今,我知道......我怕是撐不久了.....所以......咳咳......」他無奈一笑,看著她眼眶裡不停打轉的淚光,輕吻上她的眼角,替她吻乾眼淚。

「向棐,給朕滾過來。」他眼眸一轉,望向依舊怔住向棐,眼底盡是厭惡與羨慕,早已沒了方才的溫柔愛戀。

他不捨的看著愣住的她,眼眸劃過心疼和痛苦,沉聲卻敬重的道:「朕要你代我照顧小惜,朕希望你好好惜她,好好待她,莫要辜負她,她是世間最完美的女子,朕將她交給你,拜託你......給她一世長安。」

「為什麼?你不恨我嗎?」向棐回過神,看著面前相擁的一對人兒,黑眸黯淡無光,聲音沙啞卻多了一絲隱忍。

「我恨你也感謝你,我恨你曾搶走我的小惜,當時我嫉妒卻也羨慕你,但看著她快樂,我便漸漸釋懷,所以,我決定忍痛放手,只要能默默陪伴她,我已知足。如今,我感謝你能在我走後照顧她,我知道你能給她幸福,她是我唯一的牽掛,這輩子,我最放不下的也是她,我只希望她安樂靜平,哪怕是付出這江山萬里,我亦要保她一世長安。」他淡淡一笑,無奈含笑的看著她又泛淚的眼眸,輕攬住她,薄唇輕輕印上她的唇,溫柔而柔情。

向棐靜靜地看著莫傾言蒼白的臉色逐漸紅潤起來,方才委靡不振的精神也突然有了些神采,心底頓時感到一陣悲哀與愧疚,眼眸看向抱著他的她,只見她驚恐失色的看著莫傾言,眼淚不停流下,他們都心知肚明,這不是之前的丹藥的關係......而是迴光返照的現象。

看著他希盼的眼神,他輕垂眼簾,深深對他一躬,沉聲道:「對不起,我答應你,我會給惜兒一世長安。」

他淡淡笑著,眼底掠過一絲欣慰和不捨,寵溺的撫摸她如墨的髮,眼眶微微一紅,一滴清淚順著臉龐流下。

她抬首凝睇著他,眼眸劃過一抹決絕與溫柔,她輕輕俯身於他耳邊,輕柔道:「我愛你,傾言......黃泉路上,可要等我,上窮碧落下黃泉,我會一直陪著你,如你十五年來一般。」

「小惜,我會等妳,我不在妳身旁,妳可要好好照顧自己。」他詫異的看著她,旋即微微一笑,笑容包含著滿足,看著她堅決的眼眸不贊成的搖搖頭,替她理了理耳後髮絲,溫柔的說道:「我已經快要不行了......小惜,別做傻事,我一定會等妳,妳一定要和向棐一世長安,待妳......咳咳......百年後,我會和妳一起走入輪迴,我們......我們......咳咳......來世在做一對尋常的布衣夫婦,好嗎?」

「好,我答應你,來世我們不入皇家,只願做一對隱逸山水的布衣夫婦,我愛你。」她含淚而笑,眼中的溫柔與愛戀只為他綻放,她看著他努力撐持的精神,心底一痛,雙手擁抱著他的脖頸,低首吻住他的唇,纏綿而悱惻。

他溫柔的回吻,手臂緊摟她纖腰,心底除了點遺憾外,卻是意外的輕鬆。他相信向棐會照顧好他的小惜,他的小惜仍然會在他保護下一世長安,他無法給予她的,他會代替他,給予她一生的幸福。

漸漸地,他的意識越發薄弱,眼前快陷入一片黑暗,他撐持最後一點心神,溫柔的大喊道:「小惜,我愛妳,還有......謝謝妳,我的娘子。」

語落,以往那雙溫柔卻不失神采的眼眸,靜靜的闔上,溫柔依舊,可世間再無他的神采,俊美的臉龐一片柔和,彷彿他只是睡著般,如孩子般純粹。

「傾言!傾言!你醒醒,快醒醒......你不能丟下我離開啊!你不是......不是說要娶我為妻,和我天荒地老嗎?你怎麼能食言?」她不敢置信的看著他閉起的雙眼,她溫柔的撫著他的臉,近乎崩潰的咆哮著,疼痛似是幻化成一把匕首,緩緩刺入她的心,心痛的無法呼吸。

小時候的他身著龍袍,輕蹙劍眉,不滿地看著她道:「朕不服,為何朕必須拜一個年紀比朕小的孩子為師?」

「小惜,吶,這是朕親手做的糕點,妳嚐嚐。」他遞給她一盤味道香甜卻形狀卻畸性的糕點,羞赧的望著別處,耳根子一片通紅,小手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臉龐。

他落寞的看著藍天,突然轉首問她:「師父......我能如父皇一樣,當個好皇帝嗎?」

「小惜,我一定會成為仁君,我會保護妳和傾國,一世長安。」他孩子氣的笑了笑,眼底閃過一絲堅定與微弱的情愫。

「真是,我不是說過,私底下時妳我並非君臣,不必行禮,怎麼說不聽呢?」他無奈地揉了揉眉心,略薄的唇瓣有些苦澀地勾起,眼底卻有著化不開的溫柔與濃烈的情愫。

「你覺得我能諒解嗎?我能諒解妳,卻無法諒解我自己。」他悶悶的聲音,自肩頭傳來,隱隱約約帶了些哽咽。

他知曉她有意中人時,仍默默支持她,不因她而發怒,卻知曉她想搏命殉國時,為她擔憂的怒聲吼道:「不!要找妳自己找!   咱們和傾舞一起詐死,我們一起離開,這天下,誰想   要,誰就拿去,我們一起離開,去找妳那個向棐,然後再......再從新開始。」

「小惜,妳可還好?哪兒傷了?妳......」她身負重傷而歸,他著急得看著她,修長的手想碰她卻又不敢,生怕傷著了她。

「我也不過是在背後出張嘴罷了,我終究不能保護妳,害得妳受了如此重的傷。」他蹲下身子,低著頭看不清眼底的神色,可周身卻散發著哀傷的氣息。

「那又如何?我只想要她平安快樂,哪怕未來她恨我一生,我也不悔,我只想她一世長安。」

「別怕,我在,我一直妳身旁。」在她為了向棐而心力交瘁時,他的溫言細語撫平了她近乎崩潰的情緒。

「小惜,對不起,我愛妳。」輕微卻充滿愛戀的聲音低低迴盪於房中。

在她決定要挑起天下戰火之時,他只是微笑的抱著她,在她耳邊輕聲道:「只要妳想,我便陪妳。」

曾問他放棄這大好的錦繡江山,可曾後悔?而他只是淡淡一笑,寵溺的撫著她的髮,認真道:「若付出這萬里江山,可換得妳一世長安,我,無悔。」

在她決定與他攜手共走一世時,他低下頭輕啄她粉嫩的唇,嗓音微微嘶啞卻有著不容忽視的認真的向她發誓:「好,我莫傾言發誓,此生此世,必不負公孫惜,莫傾言定會與公孫惜天荒地老,一世長安,如有違背,不得好死。」

「小惜,你還好嗎?」他替她擋一劍,生死關頭他仍擔心著她,吃力的舉起手,輕柔的抹掉她的眼淚。

她不斷提醒著屬於他們的點點滴滴,而他似是想起她所講的話和以往的回憶,俊美的面容溫柔的看著面前深愛的女子,手掌輕輕撫上她清麗的臉龐,溫柔的說道:「是啊,十五年了,十五年的守護,十五年的愛戀,好不容易小惜才說要嫁給我為妻,我的小惜,是世間最美麗的女子,我定要讓她穿上世間最為華美的鳳冠霞帔,讓她風風光光的嫁給我,我要讓全世界都知曉,她公孫惜,是我一生一世,摯愛的妻子。」

她緊緊抱著他留有些許遺溫的身軀,眼中不斷滴落淚水。他和她的一幕幕回憶,是如此清晰,如此刻骨銘心。曾經向棐給她的傷害,讓她想逃避現實,是他不斷陪著她,安撫著她,讓她願意再度踏入現實。他的溫柔,曾經讓她彷彿有了全世界,而他最後,卻是用他的溫柔換了她一命,換了她的一世長安,從今往後,這世上再無莫傾言,再無他的極度寵溺,再無他溫柔的喚她:「小惜,我陪妳。」

淚水猶如斷了線的珍珠,不斷滴落。故人一離,生死兩茫,心底暖寒交織處,誰猶記年華?天荒地老......天若有情地亦老,幽幽情意葬年華,再無人與她細語承諾,許她天荒地老。

暗衛身形不穩的跑過來,愧疚的看著她懷中的莫傾言,雙膝一軟,毫不猶豫的跪了下去,恭敬地向他嗑了個頭後,抬首望向依然怔怔地抱著他流淚的她,站起身走到她身旁輕聲問道:「坊主,向公子,皇上留有遺詔,請您們接旨。」

她一聽見「皇上」二字後,無神的眼眸漸漸恢復了些神采,卻也不復以往的晶亮,只是黯淡至極的傷悲。她輕放下他的身軀,低首在他額上輕吻後,袖袍一撩,雙膝一跪,不言也不語。向棐輕鎖劍眉,眉宇間閃過一絲不願,轉首望向跪地的她,眼底劃過一抹擔憂與尋問。

似乎察覺到他的不願,她沙啞乾澀的嗓音,帶著濃厚泣音,可嗓音卻是平靜無波,頭也不回的道:「接吧,你既已對不住他,跪這一次也不為過。」

聞言,他便不再遲疑,衣襬一撩,不語的下跪,眸光卻是不斷的看向她格外挺直的背影。挺如松柏的身軀,看似沉穩優雅,可輕微的顫慄卻透露出了一種再無頂天立地的能力,意外的淒涼憂傷。

暗衛冷漠的瞥了一眼向棐後拿出藏於袖中的遺詔,緩緩展開明黃色的絹帛,高聲誦讀:「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朕今壽至,龍馭賓天。朕臨禦近二十載矣,未安保社稷,未利於蒼生,且無半兒於皇室,實愧祖宗先輩。今而天下之勢,為朕之所憂,為久遠之國計,縱觀天下奇才惟獨向氏風采卓絕,天姿聰穎,​​恭儉仁孝,人品貴重,秉聖賢之能,深肖朕躬,必能克承大統,著即帝位。願爾等股肱之臣,屏除恩怨,一心一德,共相輔佐新君,同扶社稷綿憶載之慶也,且望向氏代朕福澤天下,安邦定國,視正人,行正事,聞正言,勿為小人邪語所誘,勿為苟且之利所惑。持服二十七日,釋服,佈告天下,咸使聞知。」

聞言,他不敢置信的望向莫傾言的方向,眼底佈滿濃厚的愧疚。這份遺詔,怕是在這場戰爭後不管雙方贏或輸都會公佈的罷?他早已知曉他的身份,也洞悉他所想,才會作出如此決定。如果,自己並沒殺了他的話,在戰爭結束後,他們便會詐死,然後如他們所講,離開傾國,隱居山水,成親生子,做一對平凡的布衣夫妻,恩愛一生。

哪怕是付出這江山萬里,我亦要保她一世長安......腦海中突然掠過莫傾言生前對他所說的話,心底原先的疑惑在想起這句話時終是有了幾分瞭然。他若沒逝去,付出這江山萬里後,他便能給予她一世長安,可如今他的逝去,莫傾言依然付出了這江山萬里,將帝位禪讓於他,而他有了權力與地位,便能保住她的一世長安。可不管到底如何,他還是付出這江山萬里,可保她一世長安的人卻再也不是他。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傾舞坊主,公孫氏,自朕登基後恪恭敬凜,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為人忠心忠義,貞靜柔和,天資清懿,靜容婉柔,溫正恭良之姿深得朕心,特收爾為朕之義妹也,賜之金印,以表令儀,著即冊封為惜傾帝姬,欽此。」暗衛將遺詔傳給向棐後,又從袖中拿出兩道明黃色的絹帛,他微微一瞥內容,不易透出情緒的眼眸中竟閃過一絲惋惜後又朗聲道:「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朕之義妹,惜傾帝姬,公孫氏,淑慎性成,克嫻內則,淑德含章,麗質輕靈,才貌無雙,珩璜有則,現為適婚之齡,今朕特將其賜于新皇向棐為妻,其淑範得以揚徽,實乃天下女子典範,故立爾為后,位居中宮,母儀天下,欽遵慈命,以掌鳳印金冊,欽此。」

她微微苦笑,他果真什麼都打算好了,連後路也都替她鋪好了,一如以往......總是走在她的前頭,默默的替她打理一切。她想要的,他拚命都會替她取來,她奢望的一世長安,他用了他的方式給予。義妹、惜傾帝姬、皇后,傾言,這些旨意都是你先前就已準備好的吧?你也曾想過你總有天定無法守在我身邊吧?你動用了最大的權力,換來我的一世長安,但傾言你可知曉,我所想要的一世長安,是由心愛之人所給予、保護?我從不畏死,只要能和你一起,哪怕無法天荒地老,可對我來說我便擁有了我的長安。

「惜傾,謝皇上賜婚。」她接過兩道聖旨,看著那明黃色的絹帛,心底的某處似乎正淌血著,疼入骨髓的痛,刻骨銘心。

「皇上、皇后,如今屬下的任務結束,也該下去給先皇一個交代,祝皇上,九天攬月,萬古千秋,願皇后,長樂無憂,一世長安。」語落,暗衛深深對他們一躬後,反手抽出腰間匕首,往脖頸抹去。

她閉上眼眸,只聽聞一聲鮮血湧出的聲響,緊隨的便是身軀倒下的聲音,她輕聲一歎,輕輕睜開黑眸,無悲也無喜,彷若一汪寒潭,沒有絲毫漣漪,有的只是一片死寂。她靜靜望著藍天,素手緊緊握住莫傾言的大手,仍如以往帶有薄繭,但總給她不同於向棐溫柔和安心,只是,那份暖人的溫度,卻再也傳不回她手中。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皇後千歲千歲千千歲。」在場所有的士兵,在方才她和向棐說話時便早已停止打鬥,接下來莫傾言替她擋箭逝去,暗衛又誦讀他所餘留遺詔,早讓他們這些人給傻住,直到暗衛的一句「皇上、皇后」所有人才漸漸反應過來,傾國......有了新皇,這也代表傾國即將開啟新的時代。

在很久的之後,傾舞坊主與先後兩朝帝王間的愛情,被流傳為佳話,茶餘飯後,也成了人民探討感歎的話題,不過,這也只是後話了。

他抬袖制止自四面八方傳來的歡呼聲,緩步走到她身邊,低下身子,大手虛環著她的肩,擔憂的看著她:「惜兒,我們回去,可好?」

「棐,你真會如傾言所說給予我一世長安?」她輕淡的嗓音輕輕問出,可她自始至終卻未回過頭,眸光緊緊的看著莫傾言。

「那是自然,我曾說過,待一切塵埃落地,我必娶妳進門,我要妳當我向棐,今生今世唯一的妻。」他溫柔的從背後環抱著她,眼底閃動著幸福與愛戀的光澤,同時,心中也悄悄鬆了口氣。

「塵埃落地?指的便是你登上帝位吧?」對於他的懷抱,她不反抗只是静靜讓他繼續抱著,聽見他所說後她只是輕輕一笑,笑聲中卻多分淡漠。

「我在這之前,真的不知道妳和莫傾言的身份,惜兒,妳不肯原諒我,對麼?莫傾言對妳來說,當真如此重要?那我呢?你可有愛過我?」他緊緊抱住她的嬌軀,屬於她的這份溫暖,一直以來溫暖著他的心,可如今這份溫暖竟給了他冰寒的感覺,無論他抱得多緊,仍舊是那份溫暖,卻無法吸取,彷彿兩人間多了層無形的間隔,阻擋了她的溫暖。

她仍然只是笑,突然,覺得臉龐一陣冰涼,素手輕輕抹去,原來自己在聽著他的話時,眼中的淚又控制不住的流了下來,雖然不愛了,可聽見他的話,心底仍是會隱隱抽疼的。原諒......自傾言離她而去,直至如今,在她腦海中從未出現原諒或者怨憤的字眼,心底的情緒,除了難過愧疚更多的是平靜,他說過他會在黃泉路旁等她的,上窮碧落下黃泉,她信他,她會永遠陪他的,不管天涯海角,人世地府,他們約好了,這承諾任誰也無法去強解,來世他們會是一對隱逸山水的夫婦,恩愛偕老,天荒地老。

原諒?怨憤?其實她根本不怨,談何原諒?而她也沒資格去怨他。他們三人間的感情間,從頭至尾,最無辜的莫過於向棐,他什麼都不曉得,他只是默默愛著她,他從來都沒有錯,錯得是她。這一切的因果,皆由她來,皆由她去。

「惜兒,我們之前所說好的,妳可是忘了?」她的不言不語,更是令他感到心慌,不由得更加用力緊抱懷中人兒,好讓他感覺到她是真實的,不會離他而去。

「棐,我沒忘,我一直都沒忘,我曾認為你是我這一生最重要的人,但是後來......我才明白,我錯了,我忽然明白傾言他才是我此生最重要的人,是他在我最無助的時候不離不棄,是他在我最痛苦的時候百般撫慰,是他在我最需要幫助的時候竭力支持,他對我總是那麼溫柔,不管我做了什麼,但是只要回頭一看,都能一直看見他那雙溫柔含笑的眼睛,他總是對我包容寬恕,不管我要求什麼,只要抬眼一望,便能望見他寵溺的摸著我的髮,無條件的允諾我,他總是在背後默默付出,卻從不向我要求什麼,哪怕我傷害他,他仍是笑著陪伴我,他總是這樣,他只希望我好,卻從不為自己考慮。」她含淚的看著遠方,自嘲的笑了幾聲:「我總是一意的認為他不會離開,所以妄為的享受他的溫柔,卻是不懂珍惜他......直到他真正離開時,我才驀然發現,一直以來的溫柔隨著他而消失,這世間再也沒有一份莫傾言專寵公孫惜的溫柔了,什麼都沒了。」

「棐,我並非你的良人,從來都不是,對不起。」

「惜兒.......」他心底有些慌,那種感覺就像是她即將離他而去,明明莫傾言都離開她了,為什麼......不該這樣的啊!

「妳還有我啊!我永遠都不會離開妳,他給的起的,我亦能給。我會盡一生的心力給妳一世長安,我們一起離開傾國,若妳不在我身旁,我要這萬里河圖有何用?惜兒,別離開我。」他將頭深深埋在她的頸窩里,聞著她特有的清香,心底的不安卻不斷蔓延著,將整個心緊緊包覆,難受的喘不過氣。

她輕輕一笑,一世長安......一世長安......若是她從未萌生這想法,所有的一切,是否就不會發生?她的傾言,為了她的長安,付出天下與性命,曾深愛的棐,為了她的長安,願意讓出唾手可得的江山,她何能何德,能讓生為巔峰主宰的他們如此付出?

她笑卻不語,袖中悄然滑出一支髮簪,她看著衣袖下的髮簪,眼底劃過一絲溫柔和釋然。緩緩撐起身子,離開他的懷抱,無視背後他的錯愕,緩步走到莫傾言旁邊,蹲下身子,月華長裙鋪滿一地,雲朵縫隙中透出一抹陽光,頓時十幅每褶的一色顯出,流瀉出一種絕世的淡雅光華,皎皎雲月,清華空靈,彷若神女在世,無不讓人為之驚歎。

「上窮碧落下黃泉,我來找你了,傾言,小惜會一直陪伴在你身邊。」她撫摸著他的五官,想起他總是溫柔的面龐,眼中一紅,眼淚再度滴落,突然憶起他的話,衣袖一抬,快速擦乾眼淚,嘴角一勾,依舊是眉眼溫婉的她。

「惜兒不要!」

素手拿出髮簪,只聽聞身後的他近乎咆嘯的聲音,素手仍不停頓,用力往心口刺入,那般決絕且不留情。刺入的同時一道勁氣直往她而來,卻還是比不上她的速度,一道悶哼傳入耳中,向棐的心似乎猛然崩了一角,不停的心底越來越多的地方崩塌,看著前方離他不遠的人兒倒下的身影,腦中所有清晰的思路,頓時全亂,眼前一黑,身形不穩的慢慢的走向她,一步......兩步......漸漸的步伐愈走愈快,逐漸的跑了起來。

他顫抖的攙扶起她柔弱的嬌軀,看著她心口綻放那朵格外妖嬈的曼珠沙華,心底是前所未有的恐慌,他的手緊扣她背,不斷往她體內輸入內力,卻不見好轉,氣息反倒越發薄弱。他咬牙,雙眸通紅的看著她,心底的無力感襲捲而來,活了這麼多年,在最痛苦的時候,也從未有過這般無力,哪怕痛苦,最終仍是有辦法突破難關,可如今他只能眼睜睜看著她的生命消逝,卻無能為力。

他盡量放輕語氣,好掩飾聲音裡的顫抖:「惜兒......撐住,別怕......有我在。」

「咳咳......棐,對不起,真的......對不起,一切都是我......咳咳......若不是我,我們之間便不會發生這樣的事,你明明是最無辜的,卻因為我也讓你陷入痛苦......咳咳......對不起。」她輕咳幾聲,吐出了一口鮮血,愧疚的看著著急的他,眼底滿是溫柔。

「為什麼?他不是要妳好好活著?他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換給妳的一世長安,難不成妳要辜負嗎?」他抬起顫慄的手,輕柔抹去她唇邊的血跡,眼底劃過一絲害怕與不捨。

她柔和的看著他,輕淡的嗓音滿是堅決:「我所想要的一世長安是和相愛之人廝守終生。他的逝世,徒留我一人於世間,我活著又有何意義?此生此世,不管陰陽之間,或者碧落黃泉,我都會陪著他。是我辜負了他,也辜負了你,所有的因果皆由我來,對不起,棐,今生欠你的,如果咱們未來還能在相遇的話,惜兒必定償還。」

聞言,他不語的將她緊緊攬住,感受她微弱的呼吸,一片酸楚,一滴清淚順著臉龐滑落至她的臉上,灼傷著她的身心。她眼眸一紅,素手輕撫著他的臉龐,輕輕一笑,眼眸恢復了當初的明亮,一如當年晃花了他的眼,他的心也再度泛起深深的漣漪,眼淚卻不因她的笑容而停止。

「棐,聽我說,我真的不怨你殺了傾言,雖然我們這一生無法於世間長相廝守,但下一世仍舊可以天荒地老,我這輩子......咳咳......最愧疚最擔憂的莫過於是你,你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對不起,最無辜的你被我拖入,你明明什麼都不曉得,卻被我傷得最深,你從未對不起過公孫惜與莫傾言,是我們欠了你,我離開後......咳咳,能麻煩你幫我四件事麼?」她素手吃力的抹去他的眼淚,唇瓣無奈一勾,滴滴眼淚落於她臉,心底卻是格外得阻塞和內疚。

他沙啞且顫慄的嗓音,輕聲道:「妳說,我一定替妳辦到。」

眼前快陷入一片漆黑,腦海的暈眩感越發強烈,四肢也越來越無力,她知道她的時間不多了,強撐著精神,將牽掛的事快速一一道出:「第一件,麻煩你將我和傾言葬於一起,好嗎?第二件,在我走後,請你善待傾舞坊,你若是想留為己用,便好好待我的那群姊妹,若是不願納為己用,便讓傾舞姊妹各選去留,傾舞坊的書房裡......咳咳......有我親撰書籍和我留得一些銀兩,你和魅兒說說,她必定知曉。第三件,棐,好好治理傾國......咳咳......傾言既將傾國交付予你,拜託你不要遺棄他們,看在它曾是你的母國,還有那些無辜的傾國蒼生的份上,請你帶領他們邁向繁華。第四件,棐,照顧好自己,並去追尋你真正的幸福,我......是不值得的。」

「向棐一生中只有公孫惜的存在,哪怕妳不在我身邊,也足夠了。」他溫柔的看著她,眼底有著不容忽視的認真。

「咳咳,值得嗎?我本就......咳咳......不該出現於你的生命裡。」她怔怔的看著他,心底突然有一陣說不出的酸痛,本該釋然的心,悄然泛起波瀾。

她抬首輕吻了下向棐的眉心,眼底溫柔的看著他,似乎回到了當年他們第一次見面時。她將一直緊握的髮簪交予他,他愕然的望著她,她只是嫣然一笑,他不語的看著沾有血跡的髮簪,眼底劃過溫柔與心痛,輕輕握著她握著髮簪的手,他認真的頷首,緊緊的攬住她纖細的腰肢,彷若此生此世,在不願放手。

「棐,愛上你,是我人生中最開心的一段歲月,謝謝你,還有對不起。」

語畢,她轉首溫柔的看向莫傾言,黯淡的黑眸漸漸恢復了以往的晶亮,眸中寫滿溫柔與愛戀,素手直直伸出,恍似他便在她面前,如往常溫柔含笑的看著她,對著她寵溺至極地道:「小惜。」紅唇輕輕一掀,素手静靜垂下,輕輕地閉上了雙眸,眉宇間帶了抹釋然與幸福。

「惜兒!」他目光幾近癲狂的看著她恬靜的容顏,原先低沉的嗓音變得嘶啞哽咽,猶如受傷的小獸一般的嗚咽著,一聲又一聲的呼喚,只是執意的想喚回最深愛的人兒。

她說,愛上他,是她人生中最開心的一段歲月,他又何嘗不是?自小他便是孤兒,國家的貪腐敗壞,他們是看在眼裡,記於心底的,一日日的過去,身邊一起扶持長大的同伴們,因為經濟凋零,上街也無法討得食物,他那時看著身邊一個個朋友被活活餓死,自己卻無能為力,那時他便發誓,誓要帶領這個國家從新回到繁華,再也不想看見有人被餓死,他要傾國的蒼生們不受紛擾,幸福安樂的過日子。

機緣巧合下,他救下了天毒的教主,他和他結為八拜之交,知曉對方有和自己一樣的理念後,他便正式進入天毒,受了許多生不如死的訓練後,心底的喜怒哀樂已被磨光,如果不是幼年的執著,他怕是早已撐不下去,直到......遇見了她,他才曉得原來自己還是有情緒的,他會為了她開心,他會為了她難過,他會為了她發怒,他和她在一起的所有情緒甚至比不上這些年待在天毒的十分之一,他知道,他愛上她了。

為了她,他知道他必須快點登上帝位,唯有登上帝位,他才有資格許她一生一世,對他來說,縱然弱水三千,他只取一瓢飲,他愛她,他必要給她無憂安樂,讓她享受世間最富饒的生活,和她看遍世間繁華,笑看雲卷雲舒。

可計畫總趕不上變化,上蒼給他們時間實在不夠,再度相見卻是敵人,再也不是當年纏綿恩愛的愛人。提燈照世間,再無見故人,陰陽隔離,縱然聲嘶力竭的呼喚,卻也無法喚回那個巧笑嫣然的女子。是不是沒生出那種想法......她便不會死了?他第一次如此痛恨自己,如果......如果,沒殺死莫傾言,她仍會好好的活於世間吧?哪怕無法和她一生一世,至少還能守護著也能陪伴著她。

其實,他從未想過要殺害她,他那時看見她時,心底便是知曉自己定要與她一戰,雖然心底縱是百般的不願意,可他背後還有千百萬的弟兄們,他不行這麼自私,他只好設計一齣戲,觀察著她的攻擊方式,心法功路,他算好了所有的一切,自己的那一劍,絕不會重創她,頂多只是輕傷。決戰時看著她冷漠的神情,便猶如一把刀正凌遲著他的心,她痛,他何嘗不痛?可他的情況卻不允他顯形於色,他只好繼續裝,腦中一心只想快些結束這非人的折磨,之後一定要用力的將她攬住,再也不放手,傾盡一切來彌補自己犯的滔天大錯。

但終究人算不如天算,他算盡一切,唯獨沒算進莫傾言這個意外。當看到那個身著黑衫的男子不顧一切的衝了過來,用自己的身軀護住了她,說不驚訝是假的。在場其實也有不少士兵是她的人,可那些人皆以畏懼的眼神看著他手中的劍,沒有人願意挺身保護自己的主子,只能冷漠的看著劍直往她而去。

他倒下時,他這才發現,他的黑衫上很多的部分早已破裂,血跡也已乾涸凝固,卻仍是溫柔含笑的說:「沒事。」那個男人......為了她,竟是連命都不要,那要多麼濃烈的感情,才能做到這樣?看著她淚如雨下,緊緊抱著他時,他忽然有些明白釋懷,他是真的輸了,輸給時間,輸給命運,他是徹徹底底的敗給了莫傾言,可他卻不怨,他看得出莫傾言是個好男人,他必定也帶給她幸福過,輸給這樣的男人,他輸得心甘情願。

「惜兒,回家......我們一起回家。」他輕柔的吻上她的髮旋,眼底一片淚光閃爍。

待續。

煙兒題外話:

快完結了!快完結了!快完結了!重要的事說三遍!!!

寫遺詔寫到快炸毛了!!!文言文神馬的,真是他✘的討厭啊!!!後來的冊封、賜婚便按小說手法了(ღ๑╯◡╰๑ღ)

話說,會虐嗎?某煙自戀的認為這句最虐(搔下巴),「是啊,十五年了,十五年的守護,十五年的愛戀,好不容易小惜才說要嫁給我為妻,我的小惜,是世間最美麗的女子,我定要讓她穿上世間最為華美的鳳冠霞帔,讓她風風光光的嫁給我,我要讓全世界都知曉,她公孫惜,是我一生一世,摯愛的妻子。」

某煙趕稿時,聽見一首超虐的歌,一邊寫的時候還真的有哭啊QAQ(人家淚點低,別笑!!)

這首歌到時也會寫成短篇小說,大家期待吧(意思就是不公佈歌名!哇哈哈哈!)

大家來思考人生吧,你是喜歡為了小惜而放棄江山性命的傾言,還是為了惜兒也能放棄錦繡江山的棐?歡迎告訴某煙哦!

✓短文封面由某煙自行製作,素材擷取自網路,若有侵權會立即撤下並道歉。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2)

我又來了這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撲回去

哈哈短篇比較不會有負擔~

恩...我選傾言!!!
其實兩個都不錯
還是我兩個都要,這樣可以嗎~((遭毆
2015-08-24 15:4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哈哈哈哈哈哈~~~~歡迎!!!某煙小窩永為你開!!!
短篇確實沒負擔因為連我自己都看了痛苦orz.....
兩個確實不錯!!!我也喜歡傾言(廢話 你自己的人你不喜歡 你去喜歡誰
兩個都要嗎??這樣我要準備很多嫁妝(傾言&棐:你個王八!!
2015-08-24 20:24回覆
有虐...
花了點時間才看完這『短文』~
好喜歡古裝!!
有虐啊~~~~
不過很喜歡!
2015-08-23 20:4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啊啊啊~~~~語兮!!!(撲~~~~~
喜歡就好~~~某煙也超喜歡古裝的哇哈哈哈哈哈哈(無限回音~~~
說實在的..某煙也不知道他到底算不算短文這篇因該有幾萬字
可是分成書看起來又怪怪的所以最後只能讓傾絕去短文住下來
我也或許是對短篇小說沒天分 而是長篇(<-----但這人懶得很..
有虐啊(´▽`)ノ♪那真是太好啦 我原本以為不虐的說 哈哈哈~~~
那斗膽問下語兮 請問你喜歡傾言還是棐?(<----這人遇見人都要問這問題
 
2015-08-24 11:1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