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唯莿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GL】短篇-待我長髮及腰

      「阿景,叫溫伯伯。」

      年輕男人牽著頭手包著繃帶的女孩,站在溫宅前,門口稱作溫伯伯的先生也牽著一個女孩,她沒有頭髮,看起來很瘦弱。

      父母在爭奪幫主的時候去世了,雖然成功拿下幫主一位卻留下了他們這對兄妹,哥哥叫段韶光,妹妹和自己差了快二十歲,名叫段韶景。

      爭奪幫主時很慘烈,父親因此而死,妹妹耶因此受了挺嚴重的傷,整個段氏四分五裂的,段韶光扛起重建家族的意念,帶著剩下的人與妹妹離開了原本的地盤。

      年幼的段韶景就這麼跟著繼任了幫主的段韶光搬進了溫宅隔壁的段家老宅。

      段宅很大,段韶光安頓了所剩不多的手下之後,帶著段韶景到隔壁的溫家打招呼。

      溫家現任的家主溫崇聖與已逝的父親是兄弟,這次段家出了事,溫家幫了不少忙,段韶光前往打聲招呼,順便道謝。

      「溫伯伯好。」

      小韶景先看看溫崇聖,再將視線放在眼前那位看起來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小女生。

      「小尼姑好。」

      她沒有頭髮,小韶景覺得他像尼姑,她便是尼姑了。

      「阿景!沒禮貌!」

      段韶光輕輕拍了小韶景的手,忙向溫崇聖賠不是,溫崇聖則笑著說沒關係,道:

      「不會不會,這是我們家女兒,溫婉如,因為白血症需要化療,所以沒有頭髮,這孩子一說還真有那麼幾分像小尼姑呢!」

      「聽到了嗎?人家叫婉如,不是小尼姑!」

      段韶光大了段韶景很多,段韶景現在小三的年紀,段韶光已經出社會了,雖說以前上頭還有個父親,然而父親總在忙幫內的事情,對段韶景來說哥哥反而比較像父親。

      「唔……很像小尼姑的婉如妳好……」

      「阿景!」

      小婉如因為體弱多病,朋友一個也沒有,就那麼天天關在家裡,就算被傭人推出去散步也沒半個人會來接近自己,所以沒人來跟自己說過話,更別提會有人戲稱她小尼姑了。

      小婉如很開心,靦腆地朝小韶景笑了笑,輕輕說著妳好。

      這是兩人第一次見面。

      *    *    *

      段家在段韶光的手裡日漸一日的壯大,然而因著段家是黑道世家,段韶景在鄰居家的眼裡,自然成了某種壞榜樣,每戶人家都不准自家小孩接近她,段韶景也因此沒有半個年齡相近朋友,她只能跟手下的那些男孩子到處跑、帶著哥哥養的那隻薩摩耶到處晃,活脫脫的像個小男孩一樣。

      但段韶景不寂寞,她常常跑到溫家去找那個小尼姑,小尼姑很溫柔,沒見過母親的段韶景很喜歡她,段韶景喜歡帶些糖果餅乾去給她吃,喜歡講些她和那些手下哥哥們到處冒險的故事給她聽,久而久之,那些段家的傭人們見到段韶景來了都知道要來找自家小姐的直接開門讓她進來。

      「小尼姑,妳怎麼不留頭髮呢?」

      小韶景將剛剛從手下阿坤身上搶來的星星糖,分給小尼姑。

      「爸爸說要化療,所以不能留頭髮。」

      小尼姑將星星糖用食指和拇指夾著,對著日光燈的地方,星星糖散發出黃色的光,很漂亮。

      「化療是什麼啊?」小韶景將紅色的星星糖也給小尼姑。「紅色的比較漂亮。」

      「爸爸說我身體不好,不化療會死掉。」

      小尼姑不懂化療是什麼,她知道化療很痛,可是應該比死掉好很多,聽說死掉了就沒有什麼知覺了。

      「嗚,那妳要繼續化療不能死掉!」

      小韶景知道死掉是什麼,她的爸爸媽媽都死掉了,她不希望小尼姑也死掉,因為她知道死掉了她就再也見不到了。

      「可是我也好想留頭髮,附近的小朋友們每次都說我好奇怪不跟我玩。」

      小尼姑難過地垂下頭,她好想要有一個朋友。

      「我跟妳玩啊!妳看,我給妳那麼多星星~」

      像是獻寶般,小韶景把一半的星星都分給了小尼姑。

      「真正的星星也長這樣嗎?」

      小尼姑拿著星星糖,看著他們在燈光下一閃一閃的,好漂亮。

      「真正的星星可大了呢!在黑黑的天空裡亮亮的,碰不到。」

      小韶景曾經跟手下阿坤及其他的哥哥們去後山看過,很漂亮。

      「我也好想看真正的星星……」

      「嗯……等妳病好了我帶妳去看,我答應妳!」

      小韶景伸出小拇指,和小尼姑拉勾,這是她們第一個約定。

      那天之後的隔天下午,小韶景又來找小尼姑了,只不過每個人看到她都覺得奇怪。

      段家小少主怎麼也剃了光頭?

      剃了光頭的小韶景歡快地跑進了小尼姑的房間,向小尼姑炫耀自己的頭。

      「妳看妳看!我是小和尚喔!」

      小韶景牽起小尼姑的手,讓她摸摸自己的頭。

      「阿景,妳也要化療嗎?」

      「沒有啊!」

      小尼姑不懂,阿景幹嘛也把頭剃了?

      「我想當小和尚啊!這樣小尼姑就有伴了!」

      小韶景天真地摸摸自己的頭再摸摸小尼姑的頭,笑容燦爛

      「為什麼是小和尚?」

      「因為有小尼姑了啊!」

      自此,在大三之前,段韶景一直都是光頭,也不管別人如何說她,反正她有小尼姑。

      *    *    *

      升上了大三,段韶光有意要段韶景參與幫內的事物,段韶景也不反對,退了學,全心全意地接手了一半的家族事業。

      可段韶光卻不准段韶景繼續剃光了,這堂堂一個女孩子,成天留著光頭像個什麼樣?

      段韶景與段韶光吵了一架,生氣地跑去找溫婉如。

      「小尼姑,我以後……不能再繼續當小和尚了……」

      時間在走,兩人的感情卻依然不變,段韶景仍然天天往溫婉如那兒跑,現在兩人皆已成年,溫婉如雖然依舊沒有頭髮,但面容已然脫離了稚氣,長成了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可病弱的模樣仍然脫離不了自己,身體的狀況也比以前差。

      段韶景抱著溫婉如的腰,整個人依偎在她的懷裡。

      在別人的面前段韶景是冷然的,可一到溫婉如面前,盡是撒嬌與疼惜。

      「韶光哥不准妳留了吧?早就跟妳說過了,妳還要面對社會呢,留著那顆頭要嚇誰呀?」

      溫婉如好笑地摸摸段韶景那已經長出一些頭髮的頭。

      「別陪我了,我已經看開啦,妳看,我這樣可以帶很多很多種毛帽呢。」

      她笑著指著自己頭上的那頂紅黃相間的毛帽,溫柔地說著。

      「那不一樣嘛,我以後要開始忙幫裡的事情了……」段韶景在溫婉如的懷裡蹭了蹭「如果以後不能常來找妳,至少還能看著頭來想妳啊……」

      「傻瓜,別為了我做這種事,把頭髮留回來,就當是為了我,嗯?」

      「好。」

      段韶景接手後開始鞏固自己在幫內的地位,如她所說的,真的開始忙了起來,去見溫婉如的時間也少了,雖然她還是天天去,但她還是發現自己很難再到溫家待上一個下午的時間。

      「婉如,我好像真的沒辦法天天過來這陪著妳了……怎麼辦?」

      段韶景很累,溫婉如看得出來,她沒回答,反而說道:

      「阿景,夏天了呢。」

      段韶景的頭髮早已長到接近肩膀的地方,配上明顯的五官,很好看。

      「是啊,這時候很多人白天都會去海邊玩,看海浪一波一波的打上岸、晚上則去逛逛夜市吹晚風,看許多不一樣的人事物。」

      「浪花很漂亮嗎?夜市……好玩嗎?」

      溫婉如把拿在手裡的旅遊雜誌打開,問道。

      「等妳病好了,我帶妳去踩浪花、帶妳去逛夜市、帶妳去所有妳想去的地方,好不好?」

      段韶景將她手裡的雜誌收起來,輕輕摩挲著她的手。

      「那我要準備一本很厚的願望清單了呢,妳不能反悔哦。」

      「我答應妳。」

      其實段韶景是知道的,溫婉如的病是好不了了,可她還是給她承諾,如果真有奇蹟出現的那一刻,她絕對會做到她所有的承諾,哪怕是為了她放棄所有。

      段韶景相信溫婉如會好,即使每一次的檢查之後都不樂觀,她還是相信著。

      後來溫婉如徵得了父親的同意,她能夠和段韶景去段家玩,溫崇聖覺得,反正女兒都好不了了,那不如讓她的餘生,過的快樂些。

      段韶景最近撿到一個不會說話的孩子,並收留她讓她住下來,那孩子叫于一,很懂事,溫婉如很喜歡她,便常常趁段韶景在忙的時候找她聊天,于一寫字不快,兩人聊天總是慢慢的,于一不好意思,溫婉如倒是很樂在其中。

      溫婉如教于一很多東西,段韶景覺得這樣的日子很充實,她總是偷偷躲在一旁看,微笑著。

      如果有以後,她希望能一直過著這種日子下去。

      然而溫婉如的病卻越加惡化了,她沒辦法如同以前一樣來段宅,甚至連待在溫家都沒辦法,溫婉如開始住院。

      「阿景,妳成天待在我這裡,會耽誤幫裡的。」

      溫婉如還是笑的溫柔,段韶景搖頭,說道:

      「我要照顧妳到妳好了,妳好了我再回去。」

      在溫婉如面前,段韶景永遠是那個長不大的小和尚,她對她撒嬌、對她任性。

      「別鬧了,阿景,我知道我好不了了,甚至再過不久就會離開人世了,妳這樣、妳這樣我會捨不得……」

      溫婉如看著段韶景說著,她早已做好了心裡準備,離開的心裡準備。

      「我、我不管,待、待我長髮及腰、長髮及腰妳就會好了!我頭髮長很快的,你不是說要我替妳留嗎?長髮及腰,一半是妳的,等它長到腰部後,我就帶妳遊遍妳想去的地方,妳不要放棄好不好?!」

      段韶景很激動,她找不到什麼能承諾了,她想到頭髮的那個約定,她說著。

      溫婉如聽了,眼角忍著的淚珠滑了下來,「別哭。」她輕輕扯了段韶景的衣領,將唇送上。

      段韶景先是呆楞,到後來的慢慢回應。

      其實,早在小和尚第一次見到小尼姑時,就愛上對方了吧?

      過沒多久,溫婉如過世了,段韶景答應了她不哭,她便不哭。

      于一交給了自己一封信,她忍住淚拿回房間,慢慢地將信打開:

      『阿景,請原諒我沒有第一時間將信交給妳,我怕妳看了會哭,所以先給了小一代為保管。

      妳現在一定忍不住了,我知道妳愛逞強,現在我准許妳哭,別再說我過分了哦。

      我的一生很短,但我認為我很幸運,上天賜給我一個待我很好很好的小和尚。

      有了妳,再難過的化療,再寂寞的日子,都變得好值得好值得。

      我愛妳,阿景,是情人的那種,是朋友的那種,妳是我這一生中最重要的人。

      現在,妳該實現我的承諾了吧?我準備了一大本厚厚的願望清單,妳去跟我爸拿。

      妳說過的喔,不能反悔。

      如果有來世,我還要再當妳的小尼姑。    ——婉如』

      那一夜,段韶景哭了,母親死的時候、父親死的時候,她都沒有哭,可那個晚上,她像是把一生的淚,全流光了。

      *    *    *

      段韶景遵守諾言,到溫家拿了那本願望清單,和哥哥交代完、託付完于一,便開始去達成她曾經承諾過的。

      她去了後山看星星、去了海灘踩浪花、去了夜市看人群。

      然而,曾經的美好全沒了。

      八年過去了,段韶景已然長髮及腰,答應過溫婉如的事已全部達成。

      可那人卻早已不在了。

      ——婉如,生生世世,不管過了幾個輪迴,我永遠是妳的小和尚。

      *    *    *

颱風天就是要再家碼字啊不然要幹嘛~

噢我真勤勞(閉嘴

八年的時間,韶景成熟了很多

其實婉如很聰明的,她利用願望清單讓韶景忘記傷痛

可婉如的回憶還是深深扎在韶景心裡

之後韶景那篇文會讓她完全走出傷痛

只是我不知道甚麼時候才會輪到她啦哈哈哈哈

放心我會安排一個比婉如還要大愛的女孩給她的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很好看
也很傷感
我以前認為悲劇就是主角去世
現在認為留在彼此心中
也是最完美的結局
2018-11-18 14:21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