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在等你》

綿雨連連,飄著細雨不停,灰暗色的天空壟罩整座城市,飄邈漫步每條街道。

雨的每個腳步踩踏在各個角落絲毫不放過,有些輕柔,有些不捨,有些痛楚,卻也有些愉悅,觸碰著每種的心情。

我坐在騎樓下看望人來人往的街道,我知道他們都在尋找遮蔽處,或著尋找家的方向,所以如此衝忙,無一像我悠哉的躲在著個小角落看著他們。

他們踐踏每一個雨坑就濺濕鞋褲,那樣的倒楣卻仍無讓他們停止,則加快腳步沖沖離去。

讓他們衝忙的原因,我想一定是有個讓他前進的原因,有個不能耽擱的事情,有個溫暖的地點存在,有個人在那裡等後。

有個、有個,千千萬萬種的理由都會是促進他們往前的動力。

然而,我也是。

那一雙溫厚細白的手,那一對炯炯有神的目眉,那一道低沉不凡的聲音。

那一句,要我等他的男人。

我看著遠方,很遙遠的遠方,雨卻將我的視線奪目不還,似乎再說要我別再癡癡等待他的到來。

我愁悶的在原地打轉,卻又不敢打擾一旁躲雨的路人,只是閃得遠些卻讓雨滴打在身上,這讓

離我最近的女高中生引起注意,憐惜的目光打在我身上,不停觀看。

我只是帶著戒心,卻絲毫不敢走遠的呆在原地,我怕我一離開,他就來了找不到我而擔心,所以我不會離開。

一輛黑色汽車停駛在騎樓前,「小君,回家了。」車裡的人打開車窗,那一聲呼喊對著我旁邊的女高中生。

我羨慕的看向那女孩,看著她要上車時,她卻走回來留下一把果綠色雨傘,「給你吧,別淋濕了。」就隨著那輛車遠走。

我歪著頭不懂那女孩為什麼留把雨傘給我,但我知道她很幸運是個好人,所以可以等到有人來接她。

我繼續看著街道末端左右盼望,依舊不放棄的等待他的身影。

等待的途中,我想起了關於他的事情。

他善於做菜,所以總是精心上網查詢做些我喜歡吃的料理,有時我厭煩同樣的食物時,他會摸著我的頭,親手餵我吃下不許我挑食。

他有輕微潔癖,所以平時都會替我整理毛髮,還有指甲,而特別時,每個月會帶我去美容院要我好好打扮,成為他最喜歡的模樣。

他有些失眠的狀況,所以每個夜晚都會泡杯熱牛奶,再抱著我擁我入眠,懷裡有香皂清晰的味道和他的味道融合成香氣。

他曾經和我說:失去你,我想我每個夜晚都睡不著,你是我永遠永遠的寶貝,所以不要離開我。

他的工作是個導遊,而每出去一個旅行,都是為了工作來養活自己和我。

他本身也喜歡旅行,但怕我的危險,所以他不會帶著我一起去,但每次在離開前會抱抱我,在我的眉間、鼻頭,再是唇上輕輕落下他的吻,依依不捨的走出門外。

這次,他也去旅行了,說要坐飛機去巴黎,卻沒有留下回歸日期。

一天過去,我在家裡坐在落地窗前看著晴朗無比的天空,陽光照耀在我身上有些舒適溫暖,暖洋洋趴在地板,等待他的回來。

三天過去,我繞著廚房找尋東西覓食,大概是他出門時有些糊塗了,所以什麼也找不著,最後在角落發現之前忘記處理的餅乾,而結束漫長的一天。

七天過去,他還沒回來,我鑽在他的被窩裡有些懶散,而肚子也不停咕嚕叫著,我下了床找了他留下的水,勉強喝了幾口,又趴回有他味道的窩。

然而在第八天,有個婦女來了,我認識她,她是他的媽媽,

在一個月前她還神采的來到訪看望我和他,但今天她似乎老了些顯得非常憔悴,多了一條條的皺紋,而眼框裡似乎還有些濕潤,她看到我卻只是輕嘆,往著樓上他的房間去。

我隨著她的腳步,看著她的動作,在打掃收拾他的東西。

我不解的歪著頭,想開口問她:妳在做什麼?

卻只是換來一個忽視,她仍繼續做她的動作。

她收拾的不多,裝了一個一般紙箱子的大小後,她終於雙眼看著我,卻非常得困擾。

「該怎麼呢?」我湊過去,她卻只是避嫌的遠離。

我知道她不喜歡我,從他帶我見他父母時,他的父母都非常反對,要我們早點分開。

但他沒有放棄我,拿了從小到大的積蓄在外租了個房子,雖然那是他早就的準備要搬出去住,只是這時我的存在讓他順便的帶我一起走。

我不停的問她:妳要去哪裡?他怎麼還沒回來?他在哪裡?

她卻什麼也不願意告訴,執意要走出這個家,我攔住了她,卻遭到無情的踢開。

在她打開門時,我一氣之下選擇離開這裡!

既然妳什麼都不願意告訴我,那我自己去找他。

然而,我聽見她在後頭的叫喊:「回來!不要跑!」我卻什麼也不理,不停往前衝。

我自作聰明的知道,他會在前方等著我,或許他就在附近忘記家的方向,所以我要去找他才行。

這一去,我也忘記怎麼回家。

雨還沒有停,我呆愣望著天空卻只是憂鬱,少女留在原地的雨傘剛好被一旁等雨的路人拿走。

我無力的挽回,只能看著那個人悄然倖倖離去,而獨留我一個仍在這裡。

出門時因為氣憤所以沒有帶任何東西,而我聽見我的肚子咕嚕不停的叫,無助的左右盼望希望哪個好心人願意施捨給於我一點食物。

受到冷風瑟瑟的刮起,雨隨著西風飄打在我身上,這下連個遮雨的騎樓也無法在繼續保護著。

一陣暈眩讓我負荷不起而倒地,我不斷的眨眼視線卻非常模糊。

我隱約還看得到少許的人還在接上來往,也有些旁觀投射過來的緊張與憐愛朝我過來,卻沒有人願意接近我,大概因為被污水與雨淋關係,顯得我非常髒兮兮吧。

我還是...他還是沒找到我......

有雙令人感到溫馨的手將我給抱住,我確定那不是他,因為那個懷抱沒有他的味道。

我想逃離卻因為全身沒力只能投降的躺在那人的懷裡。

「哎呀,誰將你給拋棄呢?」

那是一道滄桑卻溫和的老婆婆聲音,她懷著我讓我感到股安心。

「小傢伙,婆婆帶你去回家吧。」

感受到搖晃,知道將被帶離這裡我卻只能無力反抗,微弱的力量只隨著她帶我離去。

雨過天晴的天空,還有些濕潤的氣味瀰漫在空氣中,而路上又多了不少人閑晃,那些剛剛還躲雨的人一定慶幸自己那麼幸運終於等到天晴,不必再受困住無法行動。

然而在街道的某個地方,隱隱約約地可以聽見機械聲從一間雜貨店傳出來。

『現在為您特報!前日有架回歸本國的飛機在海上失事

機上人員統計旅客50名加上機組員5名,目前尋獲45名,其中20名送醫,25名死亡,仍有5名旅客還未尋獲。

而巡邏部隊表示仍在努力尋找剩下那5名旅客,若有最新消息,本台會盡快為您報導!』

「呀,還有5個人沒被找到,這次的事件真是太恐怖了。」

「你說是不是啊,白白。」

坐在搖椅上的老婆婆,輕柔撫摸腿上安穩沉睡中的白貓喃喃自語。

那不久小時前在她店門口撿到的那隻黑灰色的貓兒,被她帶去看醫生檢查,洗乾淨後,搖身一變成一隻白毛柔順的貓兒,但似乎目前仍有些微弱。

看起來有人養,卻似乎沒人找尋,婆婆不忍心丟下這隻無法保護自己的貓兒而離去,而將牠給收養,取個名字叫白白。

然而貓兒聽見婆婆呼喊卻絲毫不理,牠沉浸在自己的夢中不願清醒。

那個夢裡出現了一名男人,他有一雙溫厚細白的手,有一對炯炯有神的目眉,有一道低沉不凡的聲音。

還有一句:「等我回來,白兒。」的承諾。

牠仍相信,他會來找牠。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