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這個寒冬不下雪-戀之四季,角色自由配對:遇見

「好久沒回來看你了,最近還好嗎?」葉子秋蹲著身子把貓抱在懷裡,溫柔的用手疏過牠背上的毛。

「喵~」貓像是發現什麼似的,輕盈的從葉子秋的懷裡跳下往花叢奔去。

葉子秋好奇的跟過去看,那隻貓正試著抓住飛舞在野薑花上的彩蝶,可愛的模樣實在惹人愛。

這麼一靠近,野薑花的香味如海浪般毫不客氣的撲向葉子秋,也瞬間波濤洶湧了過去在高中時期的點滴。

「倪苗跟秋時緯過的很幸福呢。」回憶歷歷在目,最後葉子秋漾起了笑顏,抬眼望向沒有雲朵的穹蒼,「山奈一定也很幸福吧。」

「喵~」貓在葉子秋腳邊磨蹭,向他伸出貓掌,眼睛瞇成一直線彷彿在微笑。

這樣的舉動看在葉子秋心裡很窩心,於是他遵下身子再度抱起貓,輕拍貓的頭:「你也很幸福對吧?」

聞言貓頻頻叫了好幾聲,彷彿在回應葉子秋。

「大家都很幸福。」葉子秋看著野薑花發愣,在陽光的照耀下白色的花瓣顯的閃爍,一陣微風輕輕把花香吹往另一個方向,「那麼我呢?」

高中畢業後葉子秋順利考上離家近的大學,平時假日他都會去打工打發時間,大學生活過的也挺愜意、悠哉。

秋時緯也仍像往常那樣關心、照顧他的生活,和倪苗結婚後倆人有空也會一起去找葉子秋。

葉子秋漸漸諒解了秋時緯,不過說實在,兩個曾經喜歡過的女孩的心最終都歸屬秋時緯,這點葉子秋直到現在還是有些在意。

他偶爾會想,如果秋時緯沒有出現在他的生命中,那麼山奈和倪苗有沒有可能會是永遠陪在他身邊的人?

經過這些日子,他真的沒有像過去那麼恨秋時緯了,即便如此,他仍覺得寂寞。

縱使山奈離開、高中畢業了幾年,那些回憶卻恍如昨日,每天一睜開眼睛就像一夕間失去了一切。

他覺得寂寞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只是沒有表現出來讓身旁的人擔憂。

「這個世界到底還剩下什麼是永恆的?」葉子秋把貓高舉與他的雙眸平視,「你知道答案嗎?小貓?」

「曾經都已經是不會改變的事實。」一道沒有溫度的聲音從葉子秋身後傳來,「所以是永恆的。」

葉子秋嚇的跌坐在地,差點放開手中的貓。

他把貓安放在地上,站直身子轉過身,對方身穿和他同所高中的制服,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妳‧‧‧‧‧‧」葉子秋被眼前這位的美貌震撼到了,說她是他這輩子見過最美的女孩絕對不誇張!而且還有些似曾相識。

「怎麼?我只是剛好聽到你的問題呀。」杜洵恩對於葉子秋的反應感到不解,不過腦海中迅速閃過國中時在榜單前他看見她的表情,很快就明白原因。

「沒事。」葉子秋回過神後內心的怦然冷靜了許多,「不過妳一開始說了什麼?我一時恍神沒聽清楚。」

「我說,曾經都已經是不會改變的事實,所以是永恆。」杜洵恩緩緩道,「一個大男生這麼容易被嚇到?也太遜了吧。」

葉子秋一時有些語塞,都被嚇到了還要被打槍,這女生還真是個狠角色。

「不要說我打擊到你的信心,我只是陳述事實罷了。」見葉子秋不語杜洵恩又說道。

「我、我才沒被嚇到!」葉子秋急忙澄清,他可不想被女生鄙視。

「為什麼要說謊呢?我一開始說話的時候你明明就嚇的跌坐在地,只差沒放聲尖叫。」杜洵恩毫不留情的戳破葉子秋的掩飾。

「誰會尖叫啊!妳一聲不響的躲在我後面,然後突然講話誰不會被嚇到‧‧‧‧‧‧」葉子秋感到耳根子一陣熱,到最後原先的理直氣壯都削弱了。

「我才沒躲在你後面。」杜洵恩沒好氣的翻白眼,「這裡是公共場所,我只是剛好經過看到你一個人在自言自語很可憐,才好心回答你的問題!」

「我不需要妳的憐憫!而且我是跟小貓講話不是跟自己講話,請不要隨便誤會我。」葉子秋也不服氣的反駁。

「你真的很表裡不一呢。」杜洵恩瞇起眼直盯著葉子秋,像是要把他整個人都看透,「還很不擅長說謊。」

杜洵恩的一針見血再次讓葉子秋臉頰脹紅,「要妳管!」

「我也不想管你。」杜洵恩冷哼,逕自走向空中花園的欄杆處。

畢業那天就是在這個地方,他要她什麼都別說。

是啊,曾經都已經不會再被改變的事實,確實是永恆了。

杜洵恩,事情都已經過去這麼久了,怎麼妳還是眷戀著曾經的永恆呢?她在心裡反覆的問著自己。

如果時光能倒轉,她多麼希望能回到過去,回到那最初他們互相喜歡的時候。

她一定會勇敢先說出那始終無法親口說出的感情‧‧‧‧‧‧

畢業後她沒再見過樂宇禾,也沒勇氣去知道有關他的消息,倒是夏生真的遵守了當初的承諾時常跑來學校找她。

少了樂宇禾和夏生的校園生活,杜洵恩又回到像過去那樣獨來獨往,所以她特別珍惜和夏生見面的時光。

儘管她還無法接受夏生對她的感情,不過她願意繼續和夏生當朋友。

「欸,妳是杜洵恩對吧?」葉子秋靠在杜洵恩旁邊的欄杆上問道。

「是。」杜洵恩大方的承認,她一點都不訝異葉子秋知道她的名字。

「我記得妳和我差兩屆,是很有名的校花呢。」葉子秋忽然有些慶幸自己有及時想起她的名字,否則突然搭話會被當作怪人吧?雖然嚴格來說是杜洵恩主動跟他說話的。

「你也不錯有名呀,葉子秋學長。」杜洵恩高一時早就耳聞了不少有關葉子秋的「偉大事蹟」,再一開始她就認出是他了。

「能被妳這樣的校花記住我的名字還真是榮幸。」葉子秋脫口而出他的真心話,不自覺揚起嘴角。

「不客氣。」杜洵恩這才意識到他們倆靠的很近,肩幾乎都要併在一起了,她不禁感到有些不自在。

葉子秋給她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而那個感覺,跟當年他給她的感覺十分相似。

「我們‧‧‧‧‧‧」即便葉子秋已在內心練習了幾次,但真的要開口時還是很難以啟齒,「交個朋友吧?」

杜洵恩轉頭,發現他們恰巧在同一時間轉頭看對方。

「不要。」杜洵恩面無表情的別過臉,但是立刻就產生了莫名其妙的懊悔感。

「為什麼不?」葉子秋不打算放棄,「我長的雖然沒比當年的校園王子帥,不過也沒差到哪去吧?」

「我才不像你們男生這麼膚淺。」語落杜洵恩甩甩長髮轉身離開空中花園。

「妳說曾經已經是不再會被改變的事實,所以是永恆。」

葉子秋看著漸行漸遠的背影輕聲道:「那麼我們剛才遇見也已經是曾經,也是永恆了對吧?」

「這個說法,聽起來很不可思議。」他再度望向蒼穹,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顏,「以及——」

「遇見。」杜洵恩嘴邊掛著溫柔的笑意,看著因為驚訝而眼睛微微瞪大的葉子秋,「你想說的應該是這個答案吧。」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