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Miru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誤入遊行的大馬士革人

《誤入遊行》by   午夜藍   2011.11.07

          諾在深夜獨自開著汽車走在空蕩的車道上,他剛結束了在土耳其的商務旅程,今晚才回到敘利亞,預計經由阿勒頗回到大馬士革。

          因為最近敘利亞民眾要求政府修憲的示威遊行越來越頻繁,所以諾出發現先打電話問過阿布杜拉這條路線安不安全。阿布杜拉說不太安全,遊行民眾偶而會在那條道路上聚集。

          但諾仍然決定出發,因為他想再等下去也不會比較安全,畢竟遊行示威這種事情不會一、兩天內就結束,繞路又太遠了,他已經六十歲,經不起這樣折騰。諾跟阿布杜拉說,他會看路上有沒有其他車子經過,如果有的話他就繼續走,看不到車的話,他會找個地方過夜,天亮再繼續走。

          諾在路上看到幾個大貨車,載著番茄、玉米等各地收穫,運送到其他國家去。但是沒有小客車。

          諾仍舊開著車,他覺得有些累,很想早點回到大馬士革,躲在沒有任何革命氣氛的家中睡覺。

          其實諾不太了解這些每日不怕死的跑上街頭的年輕人在做什麼。曾經有一次他坐在街道上,抽著菸配上他最愛的加了許多冰糖的熱錫蘭紅茶,悠閒地看著街道上的行人。

          遠遠的諾就聽到右方傳來喧鬧聲,他往右邊看去,看到一群年輕人正往這個方向移動,喧鬧著他們的主張,要小獅子   修憲。

          小獅子不可能同意修憲的。諾想。如果真的刪掉「總統可持續任職直到死亡」這點,等於叫小獅子下台一樣。

          小獅子說修憲是大事,需要半年研究,但是這些年輕人一點也不能接受這種拖延。哪個敘利亞人不知道,當初為了讓小獅子上位,議會只花了幾分鐘就把憲法中的總統年齡下限從40歲改成34歲?然後在小獅子一上位後隨即又改了回來?當時修憲不是挺容易的嗎?

          右邊喧鬧聲越來越近,諾想著要避一避,但是當他將視線轉到左邊,就看到左邊的街道上,也來了幾名鎮暴警察。諾苦惱的坐在正中央,看著兩人馬越來越近,卻哪裡也去不了。

          但是諾沒有緊張太久,他看到右方的那些年輕人一看到前方有不少的鎮暴警察接近,馬上就一呼而散,四處逃逸了。諾想,這些行為到底有什麼意義?

          不管如何,諾還是很慶幸這些人自動自發的散了,他可不想被流彈打到。上週才有兩個婦人,因為看到自家前面有人聚集遊行,就站在陽台上觀看。沒想到鎮暴警察示威的對空鳴槍幾下,她們倆就被子彈打死了。之後新聞呼籲民眾不要觀看遊行,但還是許多人會打開門窗出來看。

          碰!

          突然一聲爆響和一道刺眼的火光喚回了諾飛遠的思緒。諾驚恐地發現,他竟然不知不覺開到了一群反政府的年輕人中間!

          在諾的左方,諾可以看到他們正在燒一輛汽車。這輛車已經被打爛,不知道裡面的駕駛到哪裡去了。諾沒心思去擔心那個可能已經躺在哪裡被打得鼻青臉腫的駕駛,他只是害怕地緩緩行駛。

          遊行的人敲打著諾的車子,有人大喊著:「開快點!」也有人吆喝:「停下!」,但是諾不理會他們,他只是閉緊嘴巴,小心翼翼地緩緩開著,就怕激起這些年輕人暴躁的情緒。諾甚至不敢去多看那輛被燒毀的汽車一眼,不過他想很有可能是掛著阿勒頗車牌的汽車。

          諾不禁想著:「好險,我的車牌掛的是大馬士革。」因為敘利亞各地皆有人出來反政府,只有阿勒頗一個也沒有,這種行為觸怒了那些年輕人,在他們眼中,不與他們一起的就是他們的敵人,所以只要看到車牌上寫著阿勒頗,他們就會把人和車爆打一頓。其實大馬士革也不算是有參予,只是大馬士革區域很大,郊區邊界的小鎮有參予反政府遊行,那些就算作大馬士革的代表了。

          其實這真的不怪阿勒頗人。諾想,這些年輕人根本不知道阿勒頗人的恐懼。阿勒頗人在1983年的時候曾經發起過反政府活動,但是老獅子派出軍隊,封城屠殺,地毯式的搜索,每個一個角落都不放過,把每個可能藏匿的空間都翻出來,連馬桶都砸爛檢查,他們的腳印踏遍阿勒頗的每一寸土地。短短15天,殺了約3萬人。

          恐懼,深深地植在阿勒頗人的心裡,再遺傳給下一代,那種深植在心中的恐懼,令他們不敢反抗。

          其實不只是阿勒頗人,諾也對獅子父子恐懼,他們都是。諾甚至不敢在敘利亞說獅子父子的壞話,就算他到台灣去看他在台灣唸書的女兒時,也不敢放鬆評論,除非是把門窗緊閉,他才能釋放壓力般地講述。軍人出身的老獅子從來就不是個會手軟的人,他們沒有人敢挑戰小獅子。

          諾知道他的同胞,他們都是膽小怕事、安於現狀的人。他不管埃及和利比亞發生了什麼,但那不可能是敘利亞。諾還記得年初他去台灣探望女兒的時候,在台灣大學旁邊的咖啡店,對著那些和他討論中東情勢的大學生信誓旦旦地說:革命浪潮波及到敘利亞至少還要60年以後。但現在是怎麼回事呢?

          諾嚇到了,他們都嚇到了。他不知道網際網路和Facebook到底給了這些年輕人怎樣的力量,讓他們可以不怕死的站出來反抗小獅子。難道他們以為小獅子是學牙醫的,就不會跟他父親一樣嗎?更何況敘利亞跟利比亞不一樣,敘利亞根本沒有可接替小獅子的人,過去幾十年來,只要有優秀的政治人物興起,就會被處理掉,不是強制退休,就是送出國外,就像諾的好朋友一樣,為國家奉獻幾十年,突然被調去科威特作駐外大使。

          在這種情況下,年輕人們所期待的美國根本無法給予幫助,一旦小獅子下台,等待敘利亞的將是內戰,前一刻還緊緊結合的貪婪政府和軍方會分裂,急著搶佔這個國家。

          諾終於慢慢地開出了示威民眾的範圍,他看著眼前黑漆漆的道路,不由自主地鬆了一口氣,但是他的心情仍舊緊繃,為他的國家深深地擔憂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整理文見時看到這個3年多前寫的短文。當時放上網路後沒多久被故事主角得知,因為過度恐懼而要求我刪文。當時雖然不以為然(他們政府官員看得懂中文嗎?),但尊重本人意願還是刪文了。

          現在.....小獅子還沒下台,當時擔憂的內戰就已經爆發也近3年了,再看到這篇實在感嘆又傷心。午夜很想念在敘利亞的家人,也很擔心就算逃離了敘利亞內心卻時刻受煎熬,為祖國痛心的家人。

          午夜不想小獅子下台,只希望世界列強放過敘利亞,它已經千瘡百孔,沒有半個世紀無法恢復。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1)


 You'll never walk alone, I'll be at your side.
2015-01-25 22:1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去過Aleppo幾次,跟Damascus一樣是古城。經歷希臘和愕圖曼土耳其的統治,最為有名的是一個希臘時期建立的大水車,小時候老爸都會帶我們去水車旁邊看它轉。
有時會想它還在不在。其實這麼嚴重的內戰,應該很多古蹟都不存在了。
2015-02-04 13:4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