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雜感

Etude裡的每篇文章都是在這荒誕詭亂的一年開始之後寫的。世界開始傾斜的號令響起,然後我順勢跟著倒下,即便自己其實比誰都清楚這樣是不對的--但是管他呢,我已經走到了這裡,剩下不管是回頭或者轉彎還是停留在原地都不在我的選項之中。我只想繼續走下去,如果睜眼閉眼這一切都讓我厭煩,那就乾脆掏空眼眶,什麼都別想了。

那天之後,我開始分不清楚自己身在哪一個時空之中。十八歲期待刺激的年紀,十九歲渴望陪伴的年紀,二十歲前夕、對一切感到疲憊只想獨自待在無人之境的夜裡。身邊的人不斷抽開了手,昨天倚在耳邊親暱地說著話,今天只剩下一張空蕩蕩的椅子。有機會再見吧--嗯,有機會的話。當手臂顫抖著扶不住牆想放聲大哭的時候,我獨自看著空無一物的房間,眼淚就停了。

我還記得躺在地上、流進耳裡的淚水比磁磚地還冰,手中握著話筒卻得笑著說話。征戰完整個東部縱谷的S說好累好睏,想好好睡一覺撫平繃了六天五夜的神經--我說不出口,寂寞難耐孤單委屈全像眼淚一般流進耳窩中,除了鬢角是濕的以外,臉上杳無痕跡像是不曾哭過一樣。

我的假期寫照大概就在這短短的十五分鐘裡,具體而微的體現了。通話結束後,起身揩乾臉頰,撿起吸塵器面無表情的清理下一個房間。

我只是想離開而已,卻沒想到光是這麼想就已經是奢望。

想到放假前,考完最後一科,L騎車獨自帶我上山。面對過於體貼的朋友總是會不自覺的興起些許佔有慾,不過我一點也不在乎,像是任性得想讓世界只剩下我們倆的存在,用轟響的瀑布聲掩去我所到之處。水是沁涼的,山是墨一般的濃鬱,還扯著半天的烏雲。回程時下了大雨,他反穿著開襟的雨衣,用下襬給我擋風。

如果可以讓時間停止在那一刻該有多好。我也許會愛上他,也許可以永遠的脫離一切壓得我喘不過氣的孤獨與不甘寂寞--我們一起像更深的山林之中奔去,走訪每一條幽暗而令我們神往的密徑,看看衝動的青春,最後會帶領我們走到哪裡。

也就想想而已罷了。週日救生班的聚會,要實習,去不成了。

獨自在角落呆望著時光流逝,終究比赤裸裸地站在眾人眼前舔舐傷口還要更像我的選擇。即便歸根究柢,也不過是希望有人能找到我罷了。

那人是誰,一點也不重要。是不是你都不重要。期待什麼也不重要,就算誰都沒出現,也不過本該如此而已。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