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永遠,說再見》

¥圖由曉雲拍攝¥

我有一位,被我深深愛著的男朋友,以及一位,我最信任的好朋友。

我一直以為,他們也會用同樣的態度對待我。

然而到最後,我才發現,是我太天真了。

太天真了。

/

升上國三的暑假,白孟婷交了一位男朋友──周裕杰。

周裕杰跟白孟婷並不同班,雙方認識是因為曾經參加過同個社團,可惜那個社團在他們升上國三後因為人數太少而廢社,讓原本在社團的每個人都很傷心。

起初是周裕杰先告白的,原本就對他有好感的白孟婷,自然而然的就答應了。

交往後的他們十分相愛,他對她很好,好到讓白孟婷都覺得自己再也無法更幸福了。

直到她把她最好的朋友──方若曦介紹給他,從那次的一個月後,所有的一切都漸漸變的不一樣了。

周裕杰不再像以前一樣每次白孟婷得一個人走路回家時,陪著她走。他開始拒絕她的邀約,總是說有事情便一溜煙的跑走了。

對於一開始他的異樣,白孟婷沒多想什麼。她真的相信他是有事才不陪她的。

真的相信。

但是這個情況已經連續發生了一個月,這讓白孟婷真的很疑惑周裕杰到底有什麼事情讓他屢屢不陪她。

直到那一天,所有的謊言、真相硬生生的被她揭發。她再也無法相信了……

再也,無法了……

/

「裕杰,今天可以陪我走嗎?」白孟婷挽住周裕杰的手臂,親暱的靠在他的肩上,問。

「孟婷……抱歉,我今天有事。」他露出歉意的笑容,手輕輕撫著她那柔順的長髮。

「沒關係啦,你在學校肯陪我我就很開心了!」她加重勾住他手臂的力道,一臉幸福的回應。

「嗯……」他一臉心不在焉,這讓白孟婷雖然疑惑卻也沒有多想。

看來他真的很忙吧!

對於周裕杰在忙什麼,白孟婷當然好奇的要命,但為了避免惹對方不開心,她也就作罷去詢問了。

「若曦,我們放學去咖啡廳吧!妳已經好久沒陪我去了,不會今天又有事吧?」下課時間,白孟婷對身旁的人兒詢問。

方若曦先是一愣,接著就像前幾日一樣,雙手合十,露出歉然的微笑,「抱歉──孟婷!我今天還要去我媽公司幫忙!」

「蛤……又要去哦……妳跟裕杰最近都不陪我回家,害我好寂寞喔。」白孟婷勾住方若曦的手,靠在她的肩上,不滿的噘著嘴。

對方身子忽然猛烈一顫,靠在她肩上的白孟婷明顯感受到。白孟婷愣愣的放開手,擔憂的問:「若曦,妳怎麼了?」

「沒事啦。」方若曦莞爾,話一頓,又道:「只是有點冷,妳也知道我的身體在冬天會特別不舒服嘛。」

「對齁。」白孟婷放心的勾起唇角,看在方若曦眼裡卻有點難受。「那要不要去保健室休息?」

「不用啦,等一下就好了。」

「那,若曦,妳可以陪我去找人嗎?」

「嗯?可以啊,找誰?」

「當然是裕杰啊。」

聞言,方若曦身體再度一顫,接著臉色蒼白,緊張的抓住白孟婷的衣袖,喊:「孟、孟婷,我還是去保健室一趟好了。」

白孟婷見對方臉上幾乎毫無血色,立馬點頭。

送方若曦到保健室後,白孟婷為了讓她好好休息,決定先回教室。

再回去途中,她順勢繞道去周裕杰的班級。原本打算找他出來聊天,卻因為看到他趴在桌上睡覺而作罷,心想他應該每天都忙的很晚吧?

決定不打擾他睡覺,白孟婷轉身朝教室的方向走去。

因為昨天講電話講了幾乎快一整夜,周裕杰到了學校根本就昏昏欲睡,一副隨時會昏倒的模樣。

到了第三節下課他決定繼續補眠到中午吃午飯為止。然而上課鐘響沒多久,便被放在桌上的手機震動聲給吵醒。

他閉上眼不耐的解鎖手機,半睜開眼,看到訊息內容時,他精神頓時恢復一大半。

趁老師還沒到教室之前,他告訴隔壁的男同學「我身體不舒服去保健室」後,他便拿著手機衝出教室。

來到保健室後,周裕杰馬上走到裡頭。看到第二張床上坐著一位綁著中馬尾的女孩後,他輕喚:「曦。」

原本閉目陷入思緒的方若曦,一聽到熟悉的低沉嗓音,馬上睜開眼,也喚對方的名字,「阿杰!」

方若曦神色蒼白,眼眶有些泛紅。周裕杰見狀,不禁心疼起床上的人兒。他走到床邊,溫柔的問:「怎麼了?」

方若曦再次聽到那溫柔的嗓音後,她的情緒漸漸平復,「孟婷……今天叫我陪她來找你,但是一想到你們兩個親暱的模樣,就讓我好難受。怎麼辦?我漸漸的無法控制對你的感情了……怎麼辦……」她緊緊地抱住他的腰,臉埋進他的懷裡,語氣哽咽。方若曦脆弱的模樣再度讓周裕杰心疼。

「放心……孟婷她不是曾說她不可能跟我們讀同間高中嗎?畢業時,我在跟她分手,然後我們就在一起好不好,嗯?」周裕杰輕撫對方的頭,試著讓她安心。

「嗯……」對方點頭,沒多久又開口,「阿杰,你會不會覺得我很過分?跟自己最好的朋友愛上同一個男人,而且還偷偷的在一起。」她抬頭,眼神竟是害怕,害怕總有一天被自己最好的朋友揭穿這所有的一切。

再度聽到她語氣裡的不安,周裕杰沒有任何不耐,只是繼續安慰,「不會的,不會很過分的。因為誰也不知道自己下一秒會愛上誰,愛上就愛上了,誰也無法阻止自己的感情日漸溢滿。」

「真的嗎?」見對方點頭,方若曦再度埋進周裕杰的懷裡,帶著安心的微笑。

他們兩個緊抱對方許久後,周裕杰輕輕推開她,語帶寵溺,「現在還會不舒服嗎?」

她搖頭。

兩人靜靜的互相凝視著對方,半晌,周裕杰俯下身,方若曦慢慢閉上眼睛,兩人的唇重疊在一起,由蜻蜓點水變成激烈的深吻。

周裕杰用舌頭撬開她的唇辮,她也配合他似的打開。方若曦兩手環繞住他的脖子,周裕杰的手從碰她的臉頰逐漸往下移。她沒有反抗,反而更加享受這樣的感覺。

然而甜蜜的時光卻沒有維持多久,幾分鐘後鐘聲便響起,兩人被突如其來的聲響嚇了跳,趕緊離開對方的唇。

當他們再度看向對方時,兩人不由得害羞的笑了起來。

當時的他們,以為他們能隱瞞到國中畢業為止。

以為一定能用最好的方式不傷害任何人……

「唉……」

白孟婷無聊的嘆了口氣,只要想到最近周裕杰跟方若曦都沒空陪她,尤其是周裕杰近期對她蠻冷淡的,她就不由得嘆起氣來。

「孟婷,妳怎麼啦?」坐在她旁邊、上一節課才回來上課的方若曦,不解的詢問旁邊的自家好友。

「就因為你們放學不陪我啊!」看著老師口沫橫飛的講著課,白孟婷無聊的轉起筆來。

方若曦眼一斂,神色再度異常,「抱歉啊,孟婷……」

「我、我沒有要妳道歉啦!」突如其來的被道歉,白孟婷慌亂的解釋。

這時的她,並不知道,方若曦單單不止因為這件事而道歉。還有另一件事,只是她沒勇氣說明罷了。

──對不起,和妳愛上同一個男人。

「不然我放學時請妳喝飲料吧!」方若曦提議。

「妳自己說得喔!敢毀約我就揍扁妳!」

「來啊來啊,我才不怕呢!」

兩人嬉笑打鬧,小心翼翼不被台上的老師發現。

她們絕對不知道,這一切,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耶!喝飲料!」白孟婷舉雙手歡呼,慢慢走向學校附近的飲料店。

「孟婷,妳要喝什麼?」跟白孟婷並肩走在一起的方若曦,看到她孩子氣的舉動,不禁莞爾,笑容卻有些黯淡。

「我喝珍珠奶茶就好啦!」

「嗯,妳坐在這裡等我吧,畢竟是我要賠罪,我自己去買就好了。」

「嗯!」

兩人把身上的書包袋子放下來後,方若曦便拿著錢包走向櫃檯。

心想等等得自己喝飲料,莫名的苦澀卡在喉嚨裡,讓白孟婷有點難受。

夕陽照亮眼前的白色桌椅,讓它呈現了些許橘色。被餘暉染紅的天空、雲朵,美的讓她看得入神。

等了五分鐘後,方若曦仍舊還沒回來。視線落在她身上的同時,白孟婷才發現今天買飲料的人不少。

看著她沒多久,一陣鈴聲響起,白孟婷收回視線,看向聲音來源處。

早就習慣幫自家好友接電話,然而一從袋子裡拿出手機,她的腦袋再也無法思考。

裕杰……螢幕上寫著大大的兩個字,那是她最深愛的男人的名字。

為什麼他會打給方若曦?為什麼他不打給她?

為什麼?

回過神來,她的手已經按下通話鍵,移動到耳邊的手不斷顫抖,頃刻間,她聽見另一頭低沉的嗓音溫柔叫喚:「曦,妳怎麼還沒來?我在老地方等妳很久了,有什麼事情耽擱嗎?」

「……」她的腦袋一片空白,兩眼倏地無神,顫抖的手快讓她拿不住手中的手機。

「曦?」見對方沒有回應,周裕杰再度試探性的喊了聲。

那一剎那,她的心臟貌似被無形的刀用力劃了幾下,她感覺到自己的心正在淌血。

她迅速把手中的手機摔了出去,力量之大導致手機屏幕碎裂。

這一幕正好被剛買飲料回來的方若曦撞見,當看清那是她的手機後,她愣愣的問:「孟婷……妳為什麼要摔我手機?」她瞠目結舌,內心忽地湧起一絲不好的預感。

「若曦……」白孟婷眼眶泛淚,兩眼無神,「為什麼要背叛我?」

方若曦愣住,手中的飲料「咚」的一聲,倒在地上。

「為什麼要背著我、背著所有的一切偷偷在一起呢?為什麼呢?」她語氣顫抖,情緒隨著心臟的跳動愈來愈激動,「難道你們不會愧疚嗎?不會有罪惡感嗎?難道你們……」她摀住嘴巴再也說不下去,淚不斷的流,濃濃酸楚朝她襲來,讓她整個人喘不過氣。

「孟婷……對不起、對不起……」方若曦不斷道歉,語氣哽咽。

「真是操你媽的雞雞歪歪,你們這群王八蛋!」白孟婷眼裡帶著憤怒,瞪視著對方。握緊著的拳頭讓指甲刺入手掌裡,她卻沒有感到一絲疼痛。「妳知道為什麼我不曾懷疑過妳跟裕杰有一腿嗎?因為信任耶!我居然到現在才知道信任一個人是這麼愚蠢的事耶!」顫抖的語氣讓她覺得自己實在是太可悲了,她伸手抹去臉上的淚,卻止不住淚從眼眶流下。

「孟婷……妳冷靜一點,妳聽我說……」方若曦不停的哭,語氣裡帶著懇求。

她勾起唇角,輕笑,「聽妳說什麼呢?聽妳為什麼會喜歡上裕杰對不對?」笑容突地褪去,她眼神冷漠,淡然道:「不必了,方若曦,真的不必了喔。」語落,白孟婷又笑了出來,「哈,現在仔細想想,我還蠻蠢的。虧我之前這麼相信妳、信任妳,虧我一直以為我們會永遠在一起!」

聽出了白孟婷的弦外之音,方若曦睜大眼睛一臉愕然,「孟婷,不要、不要……妳不要離開我啊!」

「……欸,若曦,我問妳哦,妳有沒有想過妳跟裕杰在一起的那剎那,未來會發生什麼事?」她眼角掛著淚珠,偏著頭,問:「有沒有想過,會失去我這最重要的朋友呢?嗯……不過妳應該也不把我當最好的朋友吧,不然怎麼會做這種事呢?」她摸著下巴,露出一副思考的模樣。

「沒有、沒有,」她不斷的搖頭,「我一直把妳當最好的朋友,只是因為……」

「因為什麼?因為妳太愛裕杰了?嗯,看得出來。」白孟婷深呼吸,閉上眼,半晌,她睜開眼,語氣毫無起伏的道:「方若曦,我們絕交吧。」

所有的一切在這一刻忽然靜止了,白孟婷靜靜的注視著對方,方若曦微睜大的雙眼透露出她的錯愕。白孟婷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這麼的平靜,通常一般人都是哭吼著,叫對方去死之類的才對。

或許,是因為太信任了,所以傷害太大了,導致,傷疤痲痹讓她感覺不到痛。

「再見。」

她轉身離去,方若曦不斷的對著她哭喊著。白孟婷開始跑起來,她想要趕快遠離這裡,她覺得自己已經快被這一切給擊倒了。她想要尖叫,她想要怒吼,到最後卻什麼都做不出來,只能愣愣的衝到附近的公園,直接癱倒在地上。

半晌,她拿出手機傳了封簡訊給周裕杰。

──我已經知道所有的一切了,趕快帶走你深愛的女人吧,她在學校附近的飲料店。還有,我們分手吧。

她打字的手不斷顫抖,當她按下傳送鍵後,她才終於正視自己的心情。

悲憤、孤單、寂寞,朝她襲來。她覺得身上有個無形的重物壓著她,讓她難以呼吸。

這次,她失去她人生中最重要的兩個人,失去了她最好的朋友,以及她最愛的男友。

幾個月後,他們三人畢業了。白孟婷就讀原本就預計要上的高中,那所高中位在高雄,離原本居住的台中有很長一段距離。而方若曦跟周裕杰繼續待在台中,並且也讀了同所高中。

白孟婷搭著火車前往高雄,她失神的望著窗外。

橘紅色的天空就跟那天一樣,明明美的讓她想好好欣賞,她卻覺得越看越痛苦。夕陽餘暉照亮她的側臉,讓她眼神裡的黯淡更為明顯。

半晌,她從口袋裡抽出手機。對著手機再度發了半晌呆,她解鎖,點進訊息,對著通訊錄裡的某兩個人傳送訊息。

傳送訊息完後沒多久,她便接著下車。她把手機關機,最後丟進車站的垃圾桶裡。

夕陽把她的影子拉的長長的,卻也顯得更加寂寞。她握緊手中的袋子,深吸口氣。

卻只感受到濃濃的酸楚與苦澀。眼眶再度泛紅,她得告訴自己別再介意了。因為他們已經是……

──永遠的,陌生人。

                                                                                    〈全文完〉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