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喜歡

「你不是說很喜歡她嗎?」

對於眼前的畫面,先是吞了口口水,把像是瞬間被抽乾水分的喉嚨潤了潤,再努力克制自己別用顫抖的聲音問著。

現在是什麼狀況?

長長的睫毛掛下的兩條淚痕。

白的像陶瓷玩偶的她,擁有著漂亮的瓜子臉蛋,還有著近乎及腰的長髮。

但一條粗厚的麻繩,對、就是懸掛在離地四、五公尺的那條懸樑,正綁著那雙纖細的手。

因為雙手被緊綁在上,無法坐到地上的她,只能用以幾乎半蹲的詭異姿勢,苦苦支撐著。

那修長的雙腿正顫抖著...

從沒想過兒時的秘密基地,有一天會出現這麼像警匪電影的場景畫面,更沒想過孩提時候的玩伴會是個變態。

眼前熟悉的,是個瘋子吧?

「我說...」

邊說著的我,努力的向前跨出一步。

是牛仔褲的關係嗎?   以前就覺得這件褲子的布料很粗,現在編織不平滑的表面更像是塊帆布包著我的雙腿。

現在的我,應該可以估計出這一腳所佔的布料大約幾百公克吧?

應該穿得更輕便點的。

「你來啦?」眼前那身影回頭一望,並掛著笑容的問著。

手上拿著的,是刀子嗎?   旁邊那些瓶瓶罐罐的又是什麼?

「這是怎麼回事?」

不知道什麼時候,左手已經指著被吊著的她,問完的我才發現這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

不知道是再裝傻,還是目前這狀況對眼前這位而言理所當然。

回問的這句話的口氣毫無疑慮。

平淡到讓人更加害怕。

意識到恐懼的我,四周慢慢清晰了起來,像是快轉的影片開始正常播放了。

眼前發現我的存在,被綁著的她口中發出「嗚嗚嗚...」的聲音這時也額外明顯的鑽進了耳朵。

她嘴巴被塞著長手帕,並且外面綁了圈繩子以免她吐了出來。

回復行動能力的我向前幾步,毫不猶豫的把繩子往下拉,接著把混著口水的手帕抽了出來。

或許這動作因為我無意識的緊張,抽的太快了些,眼前的她臉色變得更為蒼白,並開始乾嘔了起來。

並沒有想像中馬上出現的求救言語。

也或許當時的我,並沒有想了這麼的多。

這邊是在村落外圍的小工廠,但因為村中人口外移,或是其它的政治因素,還是其它什麼有的沒的我管不到的事。

但毫無疑慮的是這個村莊只會慢慢成為歷史,就連這個暑假過後的我也要被父母接去都市住,唸那邊的高中。

順道一提,現在的我是住在爺爺奶奶家。

眼前的那位是位高材生,小時候就玩在一起的死黨,一起做過很多瘋狂的事。

的好朋友。

但從沒來有一件事像今天、現在、這裡眼前發生的這麼的瘋狂。

瞭解字彙不夠多的我,只能用瘋狂兩個字來形容了,比看過的那些看不懂的抽象畫還令我難以理解。

知道眼前這位最近看了很多很奇怪的小說,甚至於還有些描述血腥場景的那種。

一直以來無法將小說電影搬進生活的我,還是無法接受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事。

「我很聰明吧?用繩子繞一圈她手帕就吐不出來了。」有點愉悅的口氣,甚至於帶了點期待。

這點期待的語氣代表了什麼?是希望得到誰的肯定或是誇獎嗎?

意識再次的回到了自己身上,眼前熟悉不過卻又像是陌生人的那位在我身上期待著什麼嗎?

幫忙約她出來見面的,是抱著好奇看熱鬧心態的我。

這種場景總是要有個見證人吧?畢竟我們都這麼熟了。

只是現在的光景、那畫面,跟想像中的差距甚為巨大。

沒有回答,並把目光放回了眼前這位同班同學身上。

是因為我來的關係嗎?她的眼神從剛接觸到的恐懼,變成了現在的憤怒。

已經停止乾嘔的她沒有說話,但是我知道她眼神正告訴著我,現在你要怎麼辦?怎麼還不解開繩子?

看來她跟我一樣,無法把電影小說情節般進生活理啊。

這本來就不是該發生的事情。

確定了接下來該做的我,把手伸向那粗厚的環節。

「我是說喜歡她沒錯呀,但我有說過我愛的是你,喜歡跟愛是不一樣的,請放心。」

講著這句話的她帶著點害羞的情緒。

也或許是這樣,她並沒有轉頭過來。

兩天前的她,的確是個可愛單純的女孩子吧?

還是那時候的她,就已經在腦海裡存在著這麼恐怖的畫面了?

喜歡她、想約她出來,知道這件事的我一開始的確有些驚訝。

畢竟女生喜歡女生...   嘛...   這種事情我連想都沒想過。

但是是最好的朋友,為了這份情誼,肯定要幫到底的。

要人煙稀少的地方,秘密基地附近有片荒蕪的農地,何況時間是下午,印象中那邊夕陽照下來會很漂亮的。

一開始到的我沒看到她們,就順道來這探探。

沒想到。

沒想到這繩結這麼難解開,她一個女孩子哪來這麼大的力氣這樣綁的?

首先要想辦法讓她站起來,但不知道為什麼的雙腳好似無力的癱軟著。

看著一下緊繃身子想支撐起來,隨即又癱軟下去的她,我開始了解為什麼繩結會難解成這樣了。

是被餵了什麼藥嗎?

多試了幾次,終於那瘦弱的雙腿好似漸漸恢復了力氣,開始不穩的站了起來。

但繩結依然無法解開。

而且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隔壁的她已經停止了手上的動作,並朝著我,用著她那純真的大眼睛盯著我看。

眼裡滿是迷惑。

「為什麼?」   她提問。

「不為什麼!」不知道從哪裡來的憤怒令我從嘴裡泌出這句。

「因為這是錯的!」她還沒再次開口時,我又以自己都嚇一跳的口氣說著。

說著。

接下來嘴角嚐到了一股鹹鹹的味道。

我哭了,不知道是因為憤怒、還是恐懼。

恐懼那個我所不瞭解的她。

繩結有一角鬆開了。

再次把變的模糊的視線望向她。

那位手裡拿著剪刀,表情變得很慌張的她。

繩結鬆了一角後,接下來變的很簡單,但我知道需要剩下的這幾秒時間。

「妳拿著剪刀做什麼?」沒有經過太多的思索,直接的提問了這一句。

雖然知道很可能是那個答案,但得到的回答卻出乎意料。

「我...   我想幫她剪頭髮。」慌張的她慌著的回答著。

聽了這個莫名其妙的回答後,再看看眼前那毫不做作的眼神,愣了快不知道幾秒的我向她伸出了手。

「剪刀給我。」

她也緊張的把剪刀直接遞給了我。

拿到剪刀,先放到了口袋,並快速的把已經被繩索綁到冰冷的那雙手解套。

比較意外的是那雙手的主人在解開的瞬間,用著幾乎無力的手,向我狠狠一推。

感受不到什麼力量,但不知道為什麼的我就是往後一跌。

或許是她最後的那個眼神,讓我沒有辦法抵抗她吧。

側身著地的我,看著她搖搖晃晃的跑了出去。

接著感受到側股間的一陣劇痛。

好像是剪刀?是剪刀吧?

劇痛後的第一個念頭是這個。

「我只是想幫她剪個頭髮,再...」

試著解釋的她,慌張的說著,並注意到了我的表情。

有點深色的牛仔褲顏色變得更深了,翻過身的我在地板上畫過一條紅色軌跡。

停止嘴邊話語的她,緊張的過來扶著我。

傷口會很深嗎?我不知道。

只知道現在有點暈。

醫生有說過,我的心臟有些血管比較小條,當身體流血失壓時可能會短暫暈眩的。

只是暈一下,應該不會有大礙。

感覺好像下雨了呢。

睜開眼睛的我,看見了她流下的、滴落在我臉上的東西。

「等等要跟人家道歉哦!」

雖然這種事情道歉可能也於事無補,但腦海裡無法思索太多的我還是這麼的開口了。

她點了點頭。

「趕快去叫大人過來吧。」輕輕的說著,並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應該是再次點了點頭吧,從肩膀上傳來的輕微晃動讓我這麼想著的。

更何況不知道為什麼,並沒有什麼太大的疼痛感呢。

她哭著,並開始有點口齒不清囁囁嚅嚅著。

「就說別穿牛仔褲嘛!沒有穿牛仔褲就不會有口袋,沒有口袋妳就不會亂把剪刀放進去,雖然妳的腿很漂亮,但我更喜歡穿裙子的妳呀...」

沒有什麼力氣的我試著微笑著。

臉上的表情應該是笑著的吧?不知道會不會很難看。

輕輕的把我放下,接著彷彿聽到她快步離開的聲音。

好像連聽覺都變的模糊了呢。

啊...   這麼說來,我答應要幫她約她出來時,她的確有說過的哦。

「放心,我最愛的還是妳的。」

她那時候是笑著說的。

那個時候的笑容是怎麼樣的呢?   我有點記不起來了呢...

還有她到底是看了什麼東西呢?  

雖然有點恐怖,但到時候跟她借來看看吧!

我繼續胡思亂想著。

應該只要保持著意識,就不會有事了吧?

就不會有事了吧。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