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Miru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嘛、七夕隨筆短文

嘛、只是因為七夕+每個月14號情人節太閃了、所以只好寫個短文撫慰自己想看BL的小小心靈(x

沒辦法單身什麼的(不爽翹腳

好久沒寫BL了我好害羞哦(*ノωノ)

而且要寫還沒靈感qwq只好隨性的吐出我喜歡的屬性(?

雖然我是打著少年,不過我心裡其實是規劃著22歲左右的年輕人了(x

如果你已經做好了看渣文的準備請往下看ヾ(´▽`;)ゝ

-

少年在電腦前熬夜寫著小說,因為明天就是萬惡的截、稿、日了。

因為他有個比惡魔還殘忍的編輯,所以就有了拖稿的習慣,雖然這兩者之間並沒有任何關連。

順道一提,那個編輯是他的高中學長。

拖稿是作家的習慣嘛(並沒有。

少年因為情調,真實情況是燈泡壞了他不會修理,所以只好摸黑打文章。

在一番奮鬥下,終於完成了。

一定是老天憐惜他明天是情人節,所以特地幫助他在今天完成☆

伸了伸懶腰,準備投奔溫暖的被窩,但是正在關電腦的他,卻覺得背後毛毛的。

雖然他是寫恐怖小說的、

雖然現在正是農曆七月、

雖然現在已經是大半夜、

但是,他八字很重一定不會遇到的啊!

應該吧。

少年不敢轉頭,他平常才沒有這麼膽小。

絕對、絕對不是因為他不在,我才、才沒有希望他會來陪我!少年在心裡吶喊著。

恐懼感因為四周的黑暗,突然佔據了少年的心。

突然,一雙手撫上少年的雙頰。

少年愣了幾秒,終於忍不住尖叫,更扯的是他竟然下意識叫出了那惡魔編輯的名字,不過卻被一隻大手摀住嘴。

「安靜,笨蛋。」那少年再也熟悉不過,充滿磁性,三天兩頭來摧他稿的聲音,現在聽起來卻美妙至極。

「唔......」少年想要掙紮,張開嘴卻被幾隻手指伸進嘴裡肆虐。

「雖然我看不到,但是你現在的樣貌一定相當色情。」編輯大人用著和平常相同的平淡語氣在耳邊講著,還略帶不明的笑意。

少年把編輯大人的手拉開,羞赧得說:「你、你在說什麼啦!」

「希望我再多說一點?」編輯用著迷人的聲音在少年耳邊講著。

「誰希望啊!」少年從椅子站起,卻不偏不倚的跌進編輯的懷抱裡。

「口嫌體正直。」編輯的笑容更加燦爛了,只是少年並沒有發覺。

「哼、你怎麼進來我家的!」少年忽略口嫌體正直這句話了。

「你有給我鑰匙。」編輯大人無辜的說著,卻還有意無意的不讓少年掙脫。

「我才沒......好吧我有。」少年突然想起上次喝醉後不小心給的鑰匙就懊惱。

「你來幹嘛!」少年接著問。

「摧稿。」編輯大人用著理所當然的口氣說著。

「我、完、稿、了。」少年沒有發現自己驕傲的模樣在編輯大人眼中,相當可愛。

「那我們來過情人節好了。」編輯放開懷中的少年,去開燈。

本來壞掉的電燈,其實那是因為某人動過手腳,編輯大人一按就亮了。

「我們兩個大男人有什麼情人節好過的。」少年嘟著嘴不滿的說,但是一轉眼,桌上就擺著紅酒。

「我愛你。」編輯笑盈盈的說著,那笑容比面無表情更讓少年畏懼。

「你說什麼!」少年一步步退後,編輯卻一步步靠近。

「我說、我、愛、你。」編輯大人又重複了一次,用著相當溫柔的語氣,他對少年的狀況外沒有任何慍怒,眼裡卻是藏不住的侵略,如同看著獵物般。

少年滿臉通紅的看著他那平常不苟言笑的惡魔編輯。

「你、你在開什麼玩笑!」少年愣了許久,好不容易才吐出一句話。

「我在告白。」編輯大人輕輕的將少年壓在沙發上,用灼熱的視線盯著少年。

「我、我才不會答應你。」少年想將頭撇向一旁,卻被某個霸道的編輯大人狠狠吻上他的唇。

明明對方是男人,他卻一點噁心的感覺都沒有,似乎還有點享受。

「學長......」少年脫口的呻吟聲,切斷了對方的最後一條理智線。

此時客廳的電燈突然又滅了。

真是美好的七夕(笑)

有情人終成基屬<3

『嗶――』

「我、才不會說我從高中就喜歡你!」

「這就是為什麼我會特地來當你的編輯。」(笑)

-以下是牛奶君補的H文ㄛ<3未滿18的孩紙速速離開(謎音:作者也未滿欸這個#

「嘖,燈竟然真的壞了。」編輯皺眉表示不悅。「這樣就看不到你的表情了...」他惋惜的說道。

「你你你、你在說什、什麼啦!」少年漲紅著一張小臉,舉拳捶了編輯一下。

「夜晚戲碼裡最大的遺憾。」他正經的說著,讓少年一陣困窘。

趁著少年困窘的空檔,編輯當機立斷的吻了上去。「唔...唔...」少年被吻的哼出一聲聲軟軟的鼻音,有意無意的挑戰著編輯那一旦遇上他就薄弱的可怕的理智...以及最原始的欲望。

"真想看看他的表情啊..."編輯熟練的騰出右手...「唰」的一聲拉開了窗簾同時放過身下快斷氣的人兒。

銀白月光悄然灑進室內,勾勒出更曖昧的氛圍。

「呼...呼...嗯...」月光下的少年微張小嘴汲取新鮮空氣。

被吻得紅腫的雙唇在銀白光線的點綴下顯得更加誘人可口,起伏不斷的胸膛引得編輯令人心癢難耐的點火愛撫....

「前...編、編輯....」少年的聲線略為顫抖,並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因為湧起的情慾讓他無所適從。

「嘖。」編輯不明究理的撇了撇嘴,但手上的愛撫動作卻沒有絲毫停頓。

溫暖厚實又帶點薄繭的左手由衣擺伸入,摩擦在

少年細嫩的皮膚上引起少年混合著低吟的細細顫抖...「不...不要...」

「可是我要。」編輯面不改色的誠實表達出慾望,讓少年一愣...因為他從編輯的黑眸中讀出他對自己深不見底的渴望...一股莫名的滿足感由心底油生...漸漸替代了原本的排斥..不,打從一開始,他們在校園初遇的那時,他對編輯就只有崇拜,從來就沒有排斥感。

...就連被催稿,也完全沒有任何不滿,反倒覺得甜蜜...

剛開始的拒絕,只是因為從未想過會發展到這個地步而感到驚訝而已吧。

編輯見他不再反抗,便不客氣的繼續下去。

他俯下身用濕熱的舌隔著衣料舔弄著少年右邊的紅櫻。「唔...嗯...」右手揉捏著另一邊,時不時予以按壓。「啊...唔...」左手持續在平坦的小腹上撫著,還惡趣味的搔著肚臍...「啊...啊啊...!」

「這裡敏感嗎?真是可愛。」編輯微勾嘴角,牙齒輕咬紅櫻...

「啊嗯...唔...不、不要...哼嗯...」少年咬著衣袖,硬是壓下到嘴邊的呻吟。

未經人事的青澀軀體耐不住小巧紅櫻被有纖維的衣料包覆著喫咬的快感...下身忍不住起了反應。

「有反應了啊...」少年精神起來的分身恰好頂到編輯,惡趣成性的編輯抓住機會捉弄他一番。

見少年沒有預料中的惱羞成怒,反而咬著下唇,臉頰浮現明顯紅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編輯表示被萌到了...

「我、我...」少年輕撇過頭支支唔唔的說道:「我才沒有因為你、你的觸碰起反、反應...你說的是自、自己吧...!」紅暈蔓延至耳根。

「噗...」編輯輕笑出聲。

事實明明就擺在眼前卻還死不承認...真的太有趣了。

「你、你笑什、什麼...!!」少年不滿的鼓起雙頰,那模樣說有多可口就有多可口...

「沒什麼,只是覺得你說得很對...」編輯抓過少年的手摸向自己的。「我確實...對你起反應了。」

「唔....」少年紅著臉想抽回手,卻被編輯緊抓著繼續撫摸著他腫脹不已的下身。「不要讓、讓我摸奇怪的地方...!」少年羞澀的瞪向編輯.....但編輯那明顯寫著享受的俊臉,和喉間輕哼出的彽吟...讓他心跳猛地快了好幾拍。

「...光是這樣被你觸碰,我就快受不了了...」他專注的望進少年眼裡...少年羞得撇開頭。一張俊美的臉受不住少年紅臉的誘惑,緩緩向他湊近...

「不要說...唔唔..!」邊轉頭邊反駁的少年被吻個正著。

編輯滿意的加深吻,靈活的舌擠緊雙唇,熟練的撬開少年的貝齒滑了進去。

他細心的舔過少年口腔中的每一處,想在他嘴裡留下自己的味道...最好是只剩下自己的味道。他纏捲起少年軟而不知所措的舌,引領起舞。「唔嗯...唔....」他開始覺得不夠,貪心的吸吮起他的津液和腔中的氧氣...「唔...嗯...哼呃...」

上頭吻得纏綿,他當然不會放過下身。

本來揉捏著少年紅櫻的手,沿著少年優美的身體曲線,滑進居家褲內撫摸著他大腿根部...再慢慢摸上....「唔唔....!!」才稍微碰到,少年立刻敏感的弓起身子掙扎,一隻有些無力的手無濟於事的推拒。另一手...依舊被半強迫的摸在自家編輯精神的男性象徵上。

「哈...」編輯稍稍離開少年的唇,低聲誘哄道:「別怕。我會讓你舒服的....」還沒得到少年的回應,手就已迫不及待的鑽進底褲內掌握住男人最敏感的地帶,輕輕搓揉套弄。

「不...哈啊...不....」少年用手遮住嘴拼命想壓抑羞人的呻吟,但牙縫間仍擠出幾聲曖昧的悶哼。

「你也...摸摸我的...」編輯用上全身的力氣才成功壓下想立刻撲上去狠狠疼愛少年的念頭。

他輕輕抓著少年的手腕上下移動著,讓少年的嫩掌在自己燙熱的下身,如己所願的遊移。

「....」少年突然沉默了下來...雖然快感仍直襲他的每一絲神經....

忽然,少年開始主動撫摸編輯,讓他一時會意不過來。「看什麼....!不、不是說會讓我舒服嗎...?!   我、我....」少年逃避似的閉上佈滿水氣的靈動雙眼,不敢看向編輯。「我、不喜歡白白接受別、別人的付出....」言下之意非常明瞭--他也想讓編輯舒服。

「呵呵...」編輯愉悅的笑了幾聲。「想讓我舒服的話就要這樣...」他解開褲頭,拉下拉鍊,輕捉起少年的手往底褲裡伸...動作一氣呵成又快速,完全不給少年半點反應的時間。

「不...!」等少年反應過來後,他的手已經直接貼上編輯的分身曖昧的撫摸著了...在編輯的輔助下。

編輯不給他任何掙扎的機會,當機立斷的開始套弄挑逗少年的分身。「啊....不....」少年來不及防備便呻吟出聲,誘人的高音呻吟為房裡更添一股情色,編輯的下身也跟著更加脹熱...

「很好聽...再多叫點....」他誘哄的說道。

他一手搓揉著少年全身神經的集中處,一手捉著他朝思暮想的溫軟嫩掌半自慰著,舒服的低吟了幾聲。

看著身下人兒一向有神又靈動的雙眸因為他的動作而失焦氤氳,他心裡湧起一股說不上來的征服感。

「唔...哼嗯....哈....」在少年被水氣模糊的視野中的是...認真的取悅著他的....他最心愛的前輩。那雙從以前就彷彿進駐不了任何事物的眼,此刻卻映滿了他的模樣...即使自己是這般淫亂又情色,他也覺得值得了。

編輯接收到他的視線,溫柔的望進他眼裡....但手並沒有因此停下。

手技巧性的套著柱身,姆指指腹摩擦上少年敏感的前端--是讓人瘋狂的螺旋式摩擦。「前、前輩...不...嗯哈...不要..」少年在快感攻頂、意識不清的情況下,用極為媚誘的軟音嬌吟出這個久違的稱呼。

「好久...」編輯挨近少年的耳旁感慨的說道:「好久沒聽你這麼叫我了啊...」表面上平靜,但從套弄的更快的手就能看出他內心的激動。

「快、快放...放開...!」感覺自己快到高潮的少年無力的想推開編輯。「要、要去了....啊啊啊!」在他興奮的尖叫聲中,他釋放了大量的白濁在編輯手裡。

「真多吶。」編輯舉起沾滿少年愛液的手端詳著。「趕稿期間都沒自己弄吧?」

「呼...哈...」少年沒有回答,但由他更紅的臉就能得知答案。

「放心,照顧作家生理需求也在我的工作範圍內,」他揚了揚手:「趕稿期間,你的"生理現象"我會負責"處理"的。」編輯壞笑著舔了一口手上的愛液。

「唔...!」少年被眼前的編輯情色的舉動和意有所指的話刺激,臉部溫度呈直線上升...但他卻沒拒絕甚至連反駁那項「業務」的意思都沒有。

被愛人愛撫至高潮的快感就像罌粟,只要嘗一次便會上癮。(作者:對對對!所以快拋棄DIY吧!!騷年!!我會讓編輯好好滿足你的!!(一臉興奮(#妳滾)

「禮尚往來的意思你應該懂吧?」他曖昧的笑著,仍沾著愛液的手往少年未經人事的密穴探去....

「啊...」少年不可置信的看著編輯動作輕柔的按壓穴口。他雖然從未做過,但他身為男人的本能已經告訴他接下來會是什麼樣的局面。

他開始害怕,害怕自己被進入後是不是會痛死....畢竟那裡本就不是生來承受的...更何況編輯的那裡又這麼...他想到這,白淨的臉整張刷白。

編輯細心的在穴口塗抹少年的愛液作潤滑,輕按壓試探過確定穴口較為鬆軟之後,食指前一節緩慢的伸了進去。「唔....」被異物入侵的不適感傳來,少年的秀眉皺在一塊。

「放鬆。」編輯低聲在他耳邊說著,因忍耐而沙啞的嗓音意外的勾人...帶著安撫性質的濕熱舔弄落在少年小巧的耳垂上。「唔嗯....」少年輕吟出聲,被舔吻的耳一瞬間染上紅暈,小小的身子微微顫抖著。

轉移注意力讓編輯的第一根手指順利的進入少年的小穴中。

少年的後穴濕軟緊緻,內壁還羞澀卻饑渴的吸著他的手指....編輯差點就想跳過擴張階段,直接進入了。但為了不讓少年痛苦、而只有自己感受歡愉,他開啟「催稿模式」,用一百二十萬分的耐心和愛心....催熟少年的蜜穴。

「哈...嗯....」少年難耐的喘息,吃力的適應著。

「乖...看我。」少年聽話的看向編輯...在他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時,他伸進第二根指頭。

編輯貼上少年的唇瓣,溫柔的磨挲著。

少年看著編輯閉眼的深情模樣,不覺深深著迷,心跳飛快,下身的不適立刻消逝無蹤。

「啊啊....啊!!」編輯修長的指劃過某個點時,少年猛地向後弓起身,拔高音調尖吟不已。他的下身受不住刺激,又再一次挺立。

「找到了...」編輯笑著把手指抽出,他滿意的看著少年的小穴彷彿不滿他的離開而飢渴的收縮模樣,少年迷離的眼疑惑的望向他,彷彿在質問著為什麼要把手指抽出去?....如此活色生香的挑逗,讓編輯不自覺舔了舔乾澀的唇。「如果敏感點在那裡的話....」編輯一把攬起少年的柳腰,在少年還未反應過來時,就已把位置移動到少年平時寫稿的電腦桌前...少年上半身趴在桌上,背對著編輯,因桌子的架構而高高翹著白嫩的美臀。

「前、前輩.....!!」少年意識到自己在自家編輯眼下的模樣是多麼撩情後,難為情的漲紅了臉。

"這、根本是...叫人、快點進來嘛...."少年顫顫握拳,咬牙忍耐升起的羞恥心...但很快的,他要忍耐的便換成後穴渴望被填滿的搔癢感...

編輯看著眼前的豔麗光景,腫脹到發痛的下身催促他迅速卸去上衣,並貼上少年光潔背。「別急...這就進去了...」修長骨感略深色的手覆上少年的手背,指扣指輕輕掌握少年的手。「放鬆...別擔心,我會慢慢來的。」

編輯對準了穴口後,緩緩的推入...「唔啊....」少年捏緊扣在手心裡的屬於編輯的指,想藉此減緩被急遽撐大的痛楚...以及莫名的快意。

快感隨編輯的深入漸漸增強,尤其在他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用力磨過那點時,強烈的快感讓少年險些滅頂、就此沉淪。「唔...咕啊....」一道透明的津液情色的從少年的嘴角流下,滴在他平時放咖啡的位置....

少年沒有餘裕去感覺羞恥,他全副精神都在感受著進入自己體內的愛人...他雖然覺得有些難受,卻也滿足的不得了。

編輯的下身已蠢蠢欲動的跳著...."該死...這麼舒服的小穴是要人怎麼溫柔?"他難耐的俯下身湊近他的耳邊低聲說道:「我可以...動了嗎?」被情慾沙啞的聲線極具誘惑力。

「哈嗯...」少年沒有說話,只有微微回頭,小嘴輕輕吐息,雙眼失焦迷離的望著他。

「....」編輯同樣維持面無表情,但卻已開始律動....他緩緩抽出一小節,用力挺入...

「哈啊...唔...」"喀啦!"

一個熟悉的聲音和少年的嬌吟隨著編輯的挺入一同響起...少年聽到那聲音整個人都醒了,雖然前後夾攻的快意讓他沉淪了一下。

他不可置信的看向自己的下身...但因編輯壓在身上的關係,他看不到想看的地方....所以編輯大人很貼心的為他說明他關心的事:「不用看了,你沒聽錯也沒感覺錯。」他壞壞一笑。

少年挺立的下身,會因為編輯的挺動而--摩擦到鍵盤。

「不...!不...唔啊....」"喀啦喀啦"編輯的挺動慢慢加快,少年燒紅了臉聽著平時用來打字的好夥伴被自己下身磨出的聲音....他不知道以後要用什麼心情去面對它...因為它給他的快感,出乎意料的令他喜愛。

編輯測著頭欣賞少年陷入矛盾的撩人神情,不住伸舌舔了少年的臉頰。「不、不要....哼嗯...舔...」少年喘著氣無力的說道。編輯有力的挺動讓他快站不住腳。

編輯著迷的舔著他的頸窩,迷戀他的細細顫抖。左手緊環住他的腰隻,右手逗弄著他胸前的紅點,下身則毫不客氣的快速抽插著。

他感受著少年的內裏,不禁低吟出聲。軟又濕熱,還會不經意的配合律動絞緊和放鬆...這要一個想要他很久的人怎麼把持得住?

「啊啊啊...那邊..不、不行...!」性感帶被用力戳中,讓少年尖叫出聲。

找到性感帶,編輯當然不可能放過,他不斷刻意撞擊著那點,讓少年嬌吟連連。

交合處傳來的淫糜水聲、下身磨著鍵盤的喀啦聲及愛人的色欲磁性低吟在少年耳裡交織成的催情樂章、下身不斷的磨擦,再加上敏感點接連不斷的被刺激....少年繳械了:「前、前輩...我、我要....去、去了...哈嗯...」

編輯吻舔他的耳。「我也快了...一起吧...」他埋首少年的肩窩,右手技巧的揉弄紅點,下身做著最後衝刺....

「前輩...前輩....!」高潮前的少年只剩接收快感和喊著愛人名的能力。

「....慕。」編輯溫柔道出少年的名,給了少年最終的刺激。

「唔啊啊啊.....!!」少年在那聲呼喚下再次攀上高點,比前一次稍稀的白濁射出,流滿了鍵盤。

後穴隨少年的解放而絞緊,編輯低吼一聲,濃濃愛液填滿了少年。有力的射精力道和愛液熱度讓少年在顫抖中又達到另一高潮。

編輯緊擁少年,兩人之間只有喘息,還沒有任何話語。靜默的感受情事餘韻。

突然...編輯湊近他的耳。「....」一句低語,讓少年落下一行淚....情動的淚。

---吶,我們合為一體了呢,你是我的一半,別想離開我了。

                                                                                                fin.   Milk煞9/18補

oh看別人寫H給我看看神愉悅(你這種發言可以嗎#

我就關燈嗶一下帶過就好了XDDD

我才、才不會不會說其實我很想寫看看H(夠了妳沒有傲嬌#

只是我怕崩文(還敢說#

在這裡備註牛奶君大人的H補上囉   ohya(謎之興奮###

然後_我才不會說是因為被七夕閃瞎才有黑化的☆

-微冰黑化後續-不喜勿入-

「欸那個Amy怎麼今天沒來上班。」編輯大人隨口問著他那傲嬌的作者。

「怎樣,想她啊。」少年的口氣相當不悅。

「隨口問問罷了。」編輯大人還沒講完,就被少年趁著四下無人,偷嘗了嘴上的甜美。

「我也只是隨口嚐嚐。」少年講完就離去了。

-

「妳這個壞小孩怎麼可以覬覦我家編輯大人呢☆」少年用著手中的利器切割著女人的手臂,享受得看著傷口的血不斷湧出來的快感。

「妳是用這隻手摸我家親愛編輯的吧。」少年的笑容濺著女人的鮮血。

「還有那雙眼呢,一直盯著我家編輯呢。」少年拿著刀子在女人眼睛周圍劃著,女人下意識的閉上雙眼,卻被少年用刀狠狠插入,眼球因為異物的插入而凹陷。

「最後是妳那張嘴。」少年用力撕開黏在女人嘴上的膠帶,然後拉出舌頭,毫無考慮的用著珍藏的手術刀割斷,頓時鮮血淋漓,少年的臉上顯現著滿足的笑容。

「誰敢動我家的編輯,都該死。」少年收拾了一下殘局,沖洗乾淨被那些骯髒女人血汙染的身體,因為他等一下要跟親愛的編輯大人約會☆

-

「怎麼這麼晚到。」編輯臉上帶著無奈的神情,少年明明知道他很討厭遲到這件事的。

「抱歉因為一些事耽擱了、原諒我嘛!」少年撒嬌的說,編輯也就沒有再多問了。

「話說最近出版社怎麼那麼多人辭職,而且都是女人。」編輯剛好想到就開口問了一下。

「我才不知道哦。」(笑)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我要看H!(舉牌
如標題,所以我決定要出手補H文了w(?
不過我可能要...A抖...晚點才能把它交給妳(#聽起來好像在嫁女兒
因為我現在沒電腦可以用qwq用平板打表示平板會被興奮的我戳壞(?
編輯x作者好看wwwww
 
2013-08-14 00:5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要看H!(舉牌+1
(↑1開頭就糟糕言論了XDDDDD
其實我也好喜歡編輯x作者www
果然要適時看一點BL補充腦內能量(´∇ノ`*)ノ(不是你自己寫的嘛#
2013-08-17 14:2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