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之文庫開館
HOT 閃亮星─光汐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幸福,不滅。

漆黑的夜晚,路燈照射下拉出她長長孤寂的影子,她抬頭,天邊卻連月亮的蹤跡都消失無蹤,一如她內心的荒涼黑暗。

身旁店家閃爍著七彩的光芒,她不經意望見一家餐廳,透明的玻璃可以直視裏頭的和樂氣氛,彷彿和她隔的遙遠,她試圖伸出手,貪婪地想要吸取那一點的溫暖,卻還是無法填滿內心的空虛與寂寞。

「幸福」對她來講已是遙不可及,曾經她也擁有過這樣美滿的家庭,或許人總是要在錯過之後,才會明白昔日的一切是多麼的難得。

她已經失去幸福的資格,無聲的苦笑,止不住在內心蔓延的淒涼。

緩緩地步伐走向和他共同的公寓,每一步都沉的宛如千斤重,她是拋棄了一切只為了此刻的生活,她卻愈來愈感到無力和疲累,她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問自己:「這樣值得嗎?」

卻沒有任何回應。

有些錯誤一旦造成就再也無法挽回,所以只能日復一日的過,偶爾,在夜深人靜時輾轉難眠,這個疑問就會盤上心頭,後悔似乎已無法改變什麼,只能假裝過得很好。

踏著一步步的階梯,終於來到門前,拿出鑰匙的手往門把一轉,頓時發現門沒鎖,便輕推門進屋,卻看見玄關處擺放著一雙突兀且不屬於這裡的紅色高跟鞋,她的心瞬間受到猛力撞擊,足足愣了一分鐘才回過神。

踏著不穩的腳步逐漸走到他們的房間,門半掩著,透出一絲門縫可窺見裏頭兩人交纏的身影,她的心如玻璃球般急速往下摔落,碎成滿地大小不一的碎片,回憶已殘破不堪,她甚至覺得當初不顧一切離開的理由,是多麼的可笑與荒唐。

微微的喘息聲,卻令她如此難受,身邊的空氣變的稀薄,她必須更大口的呼吸才能吸入氧氣,視線如浸了水,模糊不清。

她轉身,離開了快讓她窒息的空間,走出公寓後,才猛然想起自己不知該往哪裡走,她已經無「家」可歸,沒有可以容納她的地方。

她心不在焉地漫步在街上,天空似乎也因她的悲傷而下起了濛濛細雨,如那些傷痛一點一滴地滲入她的身體,她沒有反抗,也無力掙脫,任著那段畫面殘酷的撥放在腦海,如刀子一次又一次劃開她的心,靜靜地淌著血。

她佇立在一家公園前,憶起過往和朋友在此嘻笑打鬧互相追逐的身影,多年的交情卻是她一手切斷,她不禁感到懊悔和愧疚,只怪當年的愚昧和衝動。

每當思起那位好友,眼眶總是染成一片紅。

她靜靜地坐著鞦韆,回想這一路走來的艱辛,倔強的任性早已被磨平,苦咬著牙撐下去,她不能被打敗,否則就是承認自己是多麼的傻。她為了不讓父母發現,特地搭公車到較偏僻的地方打工,每天早出晚歸只為了賺取那微薄的薪水,回到公寓時已疲累不堪,有時還會和他發生爭執,無數的夜裡是伴著淚水入眠。

她才明白,愛情很簡單,但是共同生活卻是不容易,一點的摩擦都能引爆一場大戰,彼此死咬著對方不肯認輸,結局就是兩人都遍體鱗傷。愛情不如親情,每一點傷害都使愛情的傷口又擴大,傷痕累累的愛,壓榨著僅存不多的甜蜜回憶。

親情,不管發了起次脾氣,終究還是完好如初,一點的爭吵像是生活中的調味料,感情依舊,在她難過時會有人伸出手安撫她,家人不會因為這些小事而停止付出關懷,或許親情是一條緊密的線,將彼此綁在一塊。

肚子發出陣陣哀嚎,她才想起晚餐還沒有進食,為了節省開銷每餐都是麵包果腹,偶爾奢侈一點會買碗熱湯來喝。她的思緒飄回幾年前,每當放學回家總是有一桌熱騰騰的飯菜,每一道菜都蘊含母親的愛心。

她現在才知道,原來自己也曾經是如此的幸福,如今發現似乎已太晚。

她偶爾會走回家門口,盯著大門幻想著裏頭的畫面,充滿著溫暖和笑聲,或許少了她一個人也不會有所改變。她總是待了幾分鐘便掉頭就走,那份幸福是她自己親手毀滅,如今已沒有臉回去。

「采芸?」一道清亮的聲音拉回陷入沉思的她,她的身體因為這聲叫喚而微微顫了下,她的名字正是采芸。

采芸緩慢地回頭,看見撐著傘向她走來的女生,是她以前的好朋友,她家就在這附近,手上拿著購物袋似乎正打算回家。

她把傘拿在她們之間,替她擋雨,「妳怎麼會在這裡?沒帶傘還不去躲雨。」她臉上閃過一絲詫異,瞧見采芸如此脆弱的模樣,不由得感到心疼。

采芸張了張嘴,卻發現喉間湧上一陣酸意,溼了眼眶,說不出話。

「算了,等等在向妳慢慢盤問,看妳濕成這樣,先到我家來吧。」她拉住了采芸的手臂,和往常一樣熱情的挽著,把人拖回她家。

她讓采芸先去洗澡,順便換掉身上濕的衣服,把自己的衣褲借給她穿。待采芸出來後,她熱情地衝上去,然後搶著要幫采芸吹頭髮。

采芸只是淡笑,沒有阻止,任由她的手指來回撥弄著長髮,吹風機的轟轟聲像是伴奏,使兩人的沉默不會感到一絲尷尬。

「今天妳就住下來吧,我有好多話想要問妳。」她開口,而采芸對上她認真的眼眸,她依舊是那抹開朗的笑容。

「我爸媽這幾天出差所以不會回來,所以妳別擔心。」她又補了句,似乎看見采芸眼底的顧忌。

「嗯。」采芸現在還是覺得在作夢,沒想到還能和她像朋友般的相處,她沒有對采芸惡言相向,反而在她落寞的時候伸出手拉她一把,感情好得和以往一樣,彷彿那些話語從未從采芸口中說出。

她當初因為陷入戀愛,而荒廢了課業,甚至把朋友和家人間的關懷當作是阻撓,當時的她聽不進去他們的話,所以便憤然的離家出走,和他租了一間公寓,一開始的生活的確很甜蜜,沒有任何人打擾。

但是漸漸地當熱戀過去後,他的缺點漸漸浮現,抽菸喝酒不務正業,沒有責任感的男人。這時她才看清似乎也太晚,因為她為了他而放棄了所有。

甚至在好朋友面前出言傷害她,采芸永遠也忘不了當時她的眼神是如此的絕望與痛苦,但是她現在卻願意原諒自己,並且不計較過往的待她如此好。

思及此,她的淚水又悄然滑落臉頰,卻揚起了彎彎的嘴角。

這天,她們兩位徹夜未眠,互相傾訴許多事情,直到天邊露出第一道曙光才漸漸睡著,她許久沒有睡得如此安穩。

將近中午才爬起身,發現好友不在身旁,然後走下樓,發現好友正在廚房忙碌,她發現采芸已經清醒,笑著和她說:「在等一下,午餐快好了。」

而采芸坐在餐桌上,等著午餐。一道門鈴聲響起,好友對她說:「可以幫忙我去開個門嗎?我現在走不開。」

她點了頭,走向門邊,開啟門的剎那,她滿臉詫異,當她想轉過身逃跑時,身後卻是她的好友,「對不起,是我打電話通知妳爸媽來的,采芸,這幾年來妳爸媽很想妳,不要再讓自己後悔了,好嗎?」好友溫柔地朝她一笑,話語中充滿著鼓勵,給了她面對的勇氣。

采芸靜下心來,調整呼吸,然後給好友一抹燦爛的笑容。接著她轉過身,面對她的父母,他們臉上的皺紋又添了幾筆,原本烏亮黑髮也逐漸被銀絲取代,她心疼他們在這段日子裡又老了幾歲。

她開口,卻忍不住哽咽,「爸媽,對不起……」她的眼眶溢出晶瑩淚珠,如斷了線的珍珠般落下。

而她的母親向前擁住了她,「傻孩子,吃了那麼多的苦頭。」跟著女兒哭成一團。

「我知道我錯了。」她懺悔,眼淚像關不緊的水龍頭,不斷的傾瀉而出,任由淚水在臉上奔騰。

「知道錯了還不知道要回來,我哪時有這麼笨的女兒?」父親始終繃著一張肅然的臉,卻也悄悄的崩裂,紅了眼眶。

一旁的好友也感動得落淚,她終於回來了。

「幸福」到底是什麼?在經歷過失去之後,才明白原本的簡單和諧就是幸福,不管做錯了什麼,身旁都有一群關懷著自己的家人,和包容自己的朋友,一起分享著生活的喜怒哀樂。

幸福,不過就是在身旁的一件小事,卻因為太過渺小而始終被人忽略,幸福其實都悄悄隱匿在身活周遭,等待著妳去發現。

只要妳願意細心去找尋周圍的小幸福,就會發現自己其實非常的富有,只要珍惜著身邊的幸福,那麼,幸福將會永遠的活在妳心裡。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安。
幸福永遠在,有時候找不著很迷茫,其實會頭就會看見。
2018-08-05 17:54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