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異】吉田家

這是一幢豪華的巴洛克式宅子。

 

 

            宅子的地點在山上,台北城盆地北邊方向往上走,還得經過兩個山頭,繞過幾條迂迴曲折的小山路,穿過幾座廣衾的森林,宅子就座落在森林的深處。

 

 

            吉田先生是日本皇軍的地質專家,也是宅子的主人,他奉天皇御令駐守在礦區。

 

 

            殖民地的地質探勘隊在這兒發現大量的金礦,藏量之豐富少見。為了完成東亞共榮圈的偉大夢想,祖國需要龐大的經費,各個殖民地礦區開採成為振興國家經濟的重要來源。

 

 

            吉田是個充滿武士道理想的狂熱份子,能接天皇手諭駐紮在台灣是吉田家族無限的光榮。田臉著淺笑,看著葱葱鬰鬰的遠方,挺著背脊,啍著軍歌,軍歌歌詞的內容滿是歌頌偉大的天皇與日本國。

 

 

            比起其他的同僚,吉田是幸運的。

 

 

            為了體恤山居的無聊與寂寞,天皇浩恩,同意讓他帶著家眷小孩共同駐守台灣,還在這偏遠的山上蓋上一幢豪華的宅子讓他們一家子安居樂業。

 

 

            每每吉田下班離開礦區,踩著鐵馬回到宅子,隔著雕花彩繪玻璃窗台看著宅子裡晃動的人影,他心中就興起大大的滿足,兵荒馬亂的年代,還能安逸奢侈的擁有這一切,吉田覺得自已是被神眷顧的凡人。

 

 

            吉田的家人,有太太「雪子」,六歲的兒子「健太」與四歲的女兒「光子」。

 

 

            吉田雖然是個充滿武士道性格的日本人,但他的家庭個性一點都不日本,他寵愛妻子、溺愛小孩,他把妻子、小孩照顧得無微不至。

 

 

            雪子嫁給吉田十年,從沒有下過廚,家中隨時都有廚娘侍候著。小孩的教育問題也是吉田自已一手攬,閒暇之餘,吉田會一手抱著一個小孩,說著大日本國的神話故事,他也會告訴他們有關豐田秀吉、德川家康的豐功偉業。他希望健太未來可以和自已一樣的有成就,也希望光子未來能和媽媽一樣秀外慧中。

 

 

如果日子就這麼走下去,除了幸福,沒有更適合的形容詞來形容吉田一家了。

 

 

 

 

 

            和往常一樣,太陽西斜時分,下班的吉田輕鬆的吹著口哨,騎著鐵馬,優哉的回到宅子。每次走進前院銅鑄大門,他都會習慣性的抬起頭看看二樓的窗台,有時光子會在窗台上對他做著鬼臉,吉田非常喜歡看到女兒那張吐著小舌頭紅噗噗可愛的臉龐,像極了天使。

 

 

            但是今天,小天使的臉龐並沒有在窗台出現,平時敞開的一樓大門被嚴嚴實實的關上,吉田有些納悶。

 

 

            打開門,夕陽已完全西沈,室內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

 

 

            「雪子!雪子!健太!光子!」吉田心中有些著急,朝室內的叫了幾聲,邊叫邊往二樓走去,光線不足還讓他跘了一跤,腿脛骨狠狠的撞上實木梯。

 

 

            整個空間彷彿沒了人跡,廚人、僕役皆不知去向,而他的太太和小孩竟像憑空消失般不見踪影。

 

 

            吉田試著打開電燈,停電了。他點燃煤油燈,在微光中,翻天覆地的搜索著,心中的焦慮與不安,一刻勝過一刻。

 

 

            隱隱約約,在某個角落,傳來輕輕的啜泣聲,很微弱,微弱到幾乎不存在般。

 

 

            吉田試著平復情緒,專心尋找啜泣聲的方向。

 

 

            他終於聽清楚,啜泣聲來自閣樓儲藏室。

 

 

            吉田打開暗門,憑藉煤油燈的微光,緩緩的踏上木梯走上閣樓,此時,啜泣聲越來越明顯,吉田聽出來,那是光子的哭聲。

 

 

            吉田三步併兩步跨上閣樓。

 

 

            「啊…!把燈熄掉!把燈熄掉!」

 

 

            吉田才一轉身,雪子就發出淒厲的嘶吼聲,要求他把燈熄掉。吉田在光線掃過那一剎那,他看見蹲坐在一側披頭散髮的雪子,兩眼空洞,盡是驚恐,五官毫無血色,皮膚還透著接近死亡的灰,只有那兩片嘴唇,紅豔的彷如要淌血一般。健太與光子分明在雪子的左右脅下,健太面無表情,光子一張小臉龐滿是淚痕。但他們也和媽媽一樣有著死亡灰的膚色與紅唇。

 

 

            吉田趕緊轉過煤油燈放到一旁,他半跪在地板緊緊的抱住受驚的母子三人,餘光中,他突然發現光子的手上握有一串奇怪的東西,被圈成手環狀的山豬獠牙飾物,吉田正納悶,這個手環似乎並不屬於這兒……。

 

 

 

 

 

            從那天開始,老宅子所有的窗戶都蓋上厚重的窗簾布,不透一絲光,因為雪子母女三人眼睛不能見光。吉田試著找醫師來看診,卻遭到雪子粗暴的拒絕。

 

 

            雪子、健太、光子在受驚嚇後,似乎也失去行為能力,每天只是呆坐在起居室,不言不語。

 

 

            為了照顧妻女,吉田再也不去礦區,他要求副官松本每天送食物來宅子,而且只送到大門外。除了松本,吉田嚴格要求不准任何人接近宅子,否則格殺勿論。        

 

 

          深山幽谷,除了忠心的松本每天出現以及偶爾因打獵經過的原住民外,巴洛克宅院逐漸淹沒在荒草漫野之中。連原本在山區通行的小路徑,也被高長的蘆葦草佔據,時間的意義僅剩下綠紅黃白的春夏秋冬……。

 

 

 

 

 

            睡夢中的吉田聽見有人聲靠近宅子,他輕拉開厚重的簾布往窗邊一探,一群男男女女,站在宅子的大門外,在他們聚集的地方放了幾盞強力的探照燈,把一片野林照如白晝。在探照燈燈光的交集處,一位奇裝異服的女子,手上拿了一支黑色的棒子,女子一直對著棒子滔滔不絕的講話,更不時的回頭向宅子指指點點,站在女子面前的一名男子,肩上背著一台吉田從未見過的機器正對著女子,其他人分列數側各自忙碌。

 

 

突然,手上拿著黑木棒的女子,從鐵門破損的欄杆處鑽進長滿野草的前庭院,背機器的男人隨後也跟著進來,其它人則陸續魚貫進到宅子的前院。

 

 

            吉田意識到,這群人要闖進宅子來。

 

 

            光子倏地捉住健太的手啕嚎大哭,「哥哥,我怕。」

 

 

            雪子眉頭一皺,不發一語,逕自拉著兩個小孩扭頭就往閣樓衝。

 

 

            「巴格野鹿,這是我的房子,你們是什麼人敢闖進我家,我可是本地日本皇軍統帥!還不快滾!」吉田對著窗外大聲咆哮斥責,但不速之客們似乎絲毫不為所動,完全沒理會吉田的忿怒,甚至連抬頭看他一眼也沒。

 

 

拿著木棒的女子伸手打算開啟一樓的大門,吉田眼看不好,回頭掄起他的武士刀往樓下奔去,木屐踩踏在地板上的震音在空盪盪的宅子裡顯得異常的刺耳。

 

 

            吉田跑到一樓大門口,大門正開著一條小縫,刺眼的光線從小縫中流瀉而來。女子躡手躡腳緊閉雙眼的探進半顆腦袋,待她要睜開眼睛,吉田也在這個同時,揮舞武士刀朝女子的腦勺劈去。

 

 

            「啊……!」一聲駭人的尖叫聲劃破夜空,不速之客們也因為這聲尖叫聲都嚴重的受到驚嚇。

 

 

            雙眼滿佈血絲的吉田,看來可怖十分,他高舉武士刀,準備再一次的攻擊。

 

 

 

 

 

            「原來是蝙蝠,嚇死人了。」幾隻受驚嚇的蝙蝠從大門門縫奪門而出,拿黑木棒的女子拍拍胸脯一付驚魂未定。

 

 

            「不過就是蝙蝠嘛,有沒有搞錯,嚇死人了。」其它尚未踏進宅子的人們在門外議論紛紛黑木棒女子的大驚小怪。

 

 

            「怎麼會這樣?」吉田看看武士刀不可置信的望向還活生生的黑木棒女子。

 

 

            黑木棒女子踏進客廳,背機器的男子與其它人等也跟著進來,拿著探照燈的男子使用燈光環顧四周,宅子裡,所有的家具看起來古樸陳舊,但排列整齊,只是上面灰塵厚厚一層彷彿幾十年沒有打掃過。

 

 

            燈光掃過吉田先生,刺眼的光線讓吉田睜不開眼,吉田發狂般的嘶吼:「你們到底是誰,怎麼可以進到我家!」不速之客們還是不理他,吉田怒火中燒,抄起武士刀不分青紅皂白,見人就砍,左砍右劈,一陣猛殺。

 

 

吉田牛喘著氣停下動作,他吃驚的望向這群人,竟然沒有一個人受傷,他銳利的武士刀猶如砍伐在空氣中,黑木棒女子甚至還和背機器的男子有說有笑。

 

 

              「你們到底是人是鬼?」向來高傲的吉田心中竟浮現絲絲懼意,他高舉著武士刀一步一步退回樓梯口怒視著眾人,狀似修羅

 

 

              不速之客們在一樓每個角落大肆的搜索,間或傳來些許叫鬧式的尖叫聲。吉田眼見家園被褻瀆卻又莫可奈何,只希望這群人逛完一樓就罷了。

 

 

            闖完了一樓,一群人集結在樓梯前,黑木棒女子面對背機器的男子吱吱喳喳說了一會話,他們打算上樓。

 

 

「不行,你們不能上樓,你們不能……」吉田張開雙臂站在樓梯口橫擋來人,原本咆哮的語氣卻變得無助與無奈。

 

 

            不速之客們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他們無視於吉田先生的阻擋,也沒繞過,一群人猶如幽靈般竟然直接穿越吉田的身體走上樓梯。當最後一個人走上樓後,吉田驚嚇之餘,頹然的放下雙手,武士刀直落落釘在木梯上,他將臉埋在雙手裡,似乎在哭泣。

 

 

            「咦?你們有聽到什麼聲音嗎?」走到排尾的馬尾女孩突然聽到沈悶的敲擊聲,轉頭查看,開口詢問,但後面空無一人。她再一回頭,前面的人已走有些距離,心中一緊,趕快小跑步跟上。

 

 

            吉田,悄無聲息的跟在馬尾女孩的後面。

 

 

            這時候的他,雙肩墜垂,兩眼無神,彷彿剎那間老了五十歲,吉田曾有的光采已不在,此時此刻,宛如垂死之人。

 

 

            二樓很快的被逛完,不速之客似乎要結束今晚的行程,幾盞照明用的小型探照燈已滅了光源。

 

 

            「你們看,這兒有一道暗門。」黑暗的角落有人興奮的出聲提醒,發現新大陸似的。

 

 

              吉田一聽到他們打算上閣樓,再也忍不住心中的不捨與恐懼,為了保護自已心愛的家人,他拋棄曾有的尊嚴與驕傲,雙膝一跪,瞌起頭來,「我求你們不要上去,我太太怕光,我小孩怕生,你們會嚇到他們,我求你們,我求你們……」

 

 

            不速之客們好像都無動於衷,連看他一眼也沒。

 

 

            「不要啦,快天亮了,我們走吧。」幾個膽小的女生好不容易熬到要收工,迫不及待想回家。

 

 

            「只是個小閣樓,上去看看不需要花多少時間。來,開機!」背機器男子口令一下,原本熄滅的探照燈紛紛亮起。

 

 

            上閣樓的樓梯很窄,所以先頭由拿探照燈者倒著走第一順位,第二位是背機器的男子,也是倒著走。第三順位是拿黑木棒女子。

 

 

            自從發生那件事後,吉田再也沒有上過閣樓,現在他的妻女都在上面,他要上去保護他們,但前頭被擋,他只好佇在黑木棒女子後面,焦急得想往前擠。

 

 

              黑木棒女子走上閣樓後仍不停地對著木棒說話,同時,她餘光發現左邊角落似乎有異狀,她示意拿探照燈者把燈轉過去。

 

 

            還沒看清楚怎麼回事,拿木棒女子已然暈厥過去。

 

 

            吉田對眼前所見無法理解,他拖著沈重步伐繞過黑木棒女子,繞過背機器男子和探照燈男子,他睜大血紅的雙眼,楞楞地往閣樓內側走進去。

 

 

            吉田在閣樓的角落看見蹲坐在地上的四具骷髏,兩大兩小。

 

 

            從停格的畫面來看,三具骷髏分明在攻擊另一具大骷髏。

 

 

            毫無疑問的,這四具骷髏曾經是吉田先生,雪子,健太和光子。

 

 

            只看見,雪子咬住吉田的脖子,健太啃著吉田的左手臂,光子最為可怕,她手上那串豬獠牙手環竟然有一半嵌進吉田先生的頭蓋骨。

 

 

            而化為骷髏的吉田,他的雙臂仍緊緊的抱住他的家人們。

 

回應 (1)

睡蟬
2011-08-29 10:4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這短文真不錯。

O <--(這是我奉上的珍珠O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