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畫漫畫的話,就不寫小說?

我會畫漫畫的話,就不寫小說!

 

 

看到某位作家在部落格這樣寫道。

 

 

但是我不會!

 

 

雖然,我常常會擔心自己的書(不一定是小說)缺乏美美、一見動人的封面,或者小說內容缺乏插畫來呈現筆下所描述的淒美情境。

 

 

不過,文字的魅力對我來說是大過一切。

 

 

我在寫第一篇小說的時候,被我忠實的讀者(空城)指出:「美女不美!」我就開始思考這個問題。

 

 

光是美麗這件事,有著畫面,無論是漫畫、照片、電視、電影,就是沒有文字描述來的多層次。

 

 

我這個新手剛開始只能用:美麗、漂亮、大眼睛、秀麗長髮…這種空洞的形容詞。

 

 

但一年的研讀名著下來,我發現哪形容詞有千百種,名言佳句更是不勝枚舉,表達方式,有直述法、襯托法、對話法…,更是超乎我想像。

 

 

直到我開始正式寫《來到現代做城隍》,我才發現光是一個女人的美麗,文字的深刻表達不只是在形容詞,還有不同層次的內涵:

 

 

這廚師做菜講究色、香、味俱全,那形容詞,最多表達色,跟個照片一樣,算是死的。

 

 

這女人的個性與心理描述,算是粗淺的味,這和漫畫、電視、電影所差無幾。

 

 

但那香,可就是文字和語言的專利!看看那美食節目為什麼得要有個主持人?就是要用語言文字來表達香氣、味覺。

 

 

而這是我寫《來到現代做城隍》快結束的時候,才驚覺,除了那「聞到一縷幽香」,我竟然通篇忘了要把「香味」這項文字的獨門武功放進去!但截稿時間已到,只能徒呼負負。

 

 

最難表達的是深層的「味覺」,那品嘗女人的滋味,可不是情慾小說的專利,而是極高難度的技巧,我在寫到第二大嫂李麗卿那求吻的法式喇機(舌)時才感覺到,那細細品味,令人陶醉的感覺該怎麼寫,只不過我功力太淺,再回頭看那段,就不如寫作時想像中的香豔與雋永。

 

 

眼睛飄,可以是個味道;鼻子聞又是另一個味道;肌膚接觸那種觸電的描寫是深一層的味道;用手撫摸的觸感與自己身心靈的變化,那是更高一層的味道;兩舌交纏、水乳交融,能寫到不火辣而刺激,不露骨卻香豔,那是極品的味道。

 

 

文字啊!文字!怎麼會輸給具象的圖畫?又怎麼無法挑戰那聲光效果的感官刺激呢?

 

 

如果說那具象是接觸到靈魂之窗,而那文字就是直接穿越靈魂,在裡面徘徊不已啊!

 

回應 (1)

可惜我太不成才
程 雅望
2011-08-05 04:4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可惜我太不成才

畫畫是我的死穴,一擊必殺。

所以我一直不斷地寫寫寫,然後一直不斷地感受著文字帶給我的感動及美好
回覆:2011-08-05 21:29 唉呀!是啊!現在用電腦繪圖也是我的弱點,不然用手繪我還有點把握,那手寫版總是首演不˙協調,無法做出任何好作品啊!年紀大了,再去學電腦繪圖,也總是話不出好作品。
不過,即使我真的能繪圖(我還蠻喜歡畫山水畫),我還是不會放棄文字的美麗,這寫文章有讓人難以罷手的魅力啊!
謝謝您在討論區也提到小弟的著作,感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