喚不回的愛

雅蘭,今年十八歲,她追求物質生活,因為她總覺得享受就是生命,所以她打人、偷錢、恐嚇等。

 

『反正也這世界早就那麼黑暗了,多我一個又何訪?』這是她心中的想法,也是她一直信仰的真諦。

 

「蘭姐!今天要做甚麼?」一個混混問著雅蘭。

 

她是大姊頭,有能力當大姊頭其實並不容易。

 

雖然只是等級很低的不良少年團體。

 

「不知道,去搶劫吧!今天我不想去!條子來了就跑。」雅蘭吐出著蒼白的煙氣,毫不在乎的說著。

 

反正,遇到的人就算他運氣不好吧。

 

就算是老弱婦孺又怎樣,很多人表面看起來窮的要死,但卻很有錢呢。

 

有錢人都是超低調的,經驗法則告訴她。

 

「蘭蘭啊,媽媽勸妳改邪歸正吧!」雅蘭的媽媽從角落走了出來,苦口婆心說著。

 

「滾!管甚麼?!靠!走開!離我遠些!」雅蘭的語氣非常的不客氣,好像極厭惡這個媽媽。

 

「妳又是怎麼知道我在這翹課?」

 

「蘭蘭,不是媽媽愛說妳……」雅蘭的媽媽還沒說完,雅蘭就叫旁邊的小混混趕走她。

 

雅蘭媽媽心裡傷心又難過,因為以前的雅蘭不是這樣的。

 

以前的雅蘭是個乖孩子,但自從雅蘭最好的朋友傷害過她後,她就變成這個混混樣。

 

「是誰跟那個賤女人告狀我在這的!媽的!」雅蘭不但翹課又翹家,還滿口髒話。

 

「不知道。」雅蘭的小弟們異口同聲的說。

 

「下次我在被那個賤人找到的話,你們就給我小心一點!」雅蘭用生氣帶警告的口氣跟她的小弟說。

 

 

**********************

 

 

『蘭蘭阿…要怎麼才能挽回妳那迷失的心?媽媽真的好不捨你這樣啊!』雅蘭的媽媽苦苦著思索著。

 

「媽?又失神了阿……姐姐真的是喔!」雅蘭的弟弟忿忿不平的說。

 

「好了拉!君翔乖,姐姐是不得已的!」雅蘭的媽媽到現在都還在幫雅蘭說話。

 

「媽…」君翔無奈的看著媽媽,因為君翔搞不懂媽媽為甚麼那麼「孝順」姐姐。

 

 

~~~~~~~一個月後~~~~~~

 

 

「蘭姐!黑狗幫的人說叫你交出五十萬,不然要找人暗殺你妳!」一個小弟急急忙忙的跟雅蘭說。

 

「甚麼鳥屁東西啊?!黑狗幫是怎樣!靠!我要去做了他們!」雅蘭生氣的說。

 

「蘭姐阿!我們也要準備啊!後天在去吧!」小弟攔住雅蘭,這樣建議她。

 

「得寸進尺!以為他們有槍我們就沒有嗎?幹!」非法持有槍械對於入黑道的人來說,很正常。

 

「媽的!我沒做掉黑狗幫的幫主我就寧願死在他們手上!」雅蘭氣憤的說。

 

『我一定要幫助他們…』偷偷站在外面偷聽的雅蘭媽媽,急急忙忙的跑回家去跟君翔商量。

 

「君翔,君翔啊!」雅蘭的媽媽匆匆忙忙的跑回來。

 

「媽?甚麼事?怎麼跑那麼急?」君翔關心的問著,因為君翔真的是一個孝子。

 

「你姐她後天要跟人家去拼命了啊!」雅蘭的媽媽緊張的說。

 

「甚麼?!我要去找姐姐!」君翔很震驚,想要去找雅蘭說清楚。

 

「不要啦!後天我們去暗中幫助你姐姐就好了…」雅蘭的媽媽怕雅蘭會說她多管閒事,所以這樣跟君翔說。

 

「媽!妳不要去!!是黑道火拚欸!」君翔情緒激動的說。

 

「君翔……我們小心一點就好。」

 

「媽!如果姐姐怎樣了也是她自己自作自受!她入黑道就已經大錯特錯了!現在要去拚命,妳也要去攪和?媽,妳……」君翔氣得說不出話來,走回房間。

 

『蘭蘭呀,媽媽後天要怎麼才能幫助你呢?唉。』雅蘭的媽媽說著又往外面走了,因為她要去打聽他們要在哪裡跟那些人會面。

 

 

=========兩天後==========

 

 

「小黑!你們黑狗幫憑甚麼要跟我們要五十萬?」雅蘭氣憤的鄧著小黑說。

 

「哼!誰叫你們太囂張!根本不懂江湖規矩!」小黑冷冷的說。

 

「不懂關你屁事!把你們自己管好吧!靠!」雅蘭說完後就拿出她手中的槍。

 

談判宣告破局。

 

槍聲響起,一群人在廝殺著,雖然這種事在現在的社會是常常發生的。

 

在一番激戰後,雅蘭的小弟死的死,傷的傷。

 

小黑趁雅蘭毫無防備的情況下,瞄準了雅蘭的心臟。

 

【蹦!】說時遲那時快,雅蘭猛然回頭,她沒受傷,因為她「孝順」的母親幫她擋下了這一槍。

 

「媽!!!」雅蘭大叫,無法思考太多,只是發瘋似的開槍、躲子彈,她的腳跟手都有些被打到,她痛的冷汗直流,卻不在乎。

 

一轉眼,黑狗幫帶的人都死的差不多了,剩小黑一個,雅蘭怒瞪著她,眼神中有令人懼怕的恨意。

 

【蹦蹦!】雅蘭連續開兩槍,一槍對著左邊胸口,第二槍是生殖器官。

 

雅蘭的槍法雖然準,但她故意不打準,是為了讓他享受死前的痛苦和恐懼,因為這混帳對媽媽開槍。

 

享受他死前痛苦的表情,才像審判官一樣,給他最後一槍。

 

【蹦。】

 

第三槍是他的頭,這才結束了小黑的生命。

 

「媽!」雅蘭衝到她媽媽面前,跪在那狂哭。

 

「蘭蘭,媽希望妳改邪歸正,不要在外面玩了…」雅蘭的媽媽幫雅蘭擦掉她的眼淚並這樣說著。

 

「我會的!媽!我帶你去醫院,快點!」雅蘭邊哭邊叫的說著。

 

「蘭蘭,不要…難過,我會在…別的地方看著妳……」雅蘭的媽媽嚥下了最後一口氣,臉上似乎還有幸福的微笑。

 

「媽!!!我對不起你!啊!」雅蘭狂哭、狂叫,但卻喚不醒躺在她懷裡沉睡的母親。

 

「李雅蘭,警察在二十分鐘後就會到了!我勸妳趕快走!」這熟悉的聲音,帶著淚痕的臉,不是君翔是誰?

 

「弟弟,我……」內心帶著愧疚的雅蘭看著弟弟。

 

「不要叫我弟弟,我承受不起!妳若是想對的起媽,就把媽媽安葬,繼續去讀你的書!」君翔邊說邊走到她媽媽身邊,摸著她的臉,還感受的到殘留在臉上的餘溫。

 

雅蘭抱著媽媽走了,雅蘭媽媽身上獨有的味道,讓她想起以前。

 

這次她真心的悔改了,雅蘭沿著山路亂鑽,她根本不知道她要去哪裡。

 

如果早一點聽媽媽的話,現在媽媽不會逐漸冰冷……

 

再也不能承受更多的痛,雅蘭的心像被撕碎一樣,弄得無法言語,淚跟和混合,譜下最酸最痛的樂章。

 

 

這邊是火拚現場,只有一個人站在這,就是君翔。

 

他手上拿著姐姐用的那把槍,是他這輩子第一次拿,應該也是最後一次了。

 

「你是誰?在這幹麻?這些人你殺的嗎?」警察來了,問著君翔

 

「嗯。」君翔冷笑,幫姐姐頂罪。

 

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了。

 

「跟我走!」警察帶走了君翔。

 

 

~~~~半個月後~~~~

 

 

「媽…妳喜歡這裡嗎?我去上課囉!」雅蘭把媽媽葬在一片花海中,因為她媽媽最喜歡花了。

 

到了學校。

 

「雅蘭?好久不見阿!」唯一理雅蘭的晴月說著。

 

「嗯…」雅蘭淡淡的回應了。

 

「李雅蘭,過來一下!」老師叫雅蘭過去。

 

「雅蘭阿!妳弟弟怎麼會殺了人呢?而且是三死二十一傷的黑道火拚,現場只有妳弟存活,他今天要被槍斃處決了…」雅蘭的老師有點不相信的對雅蘭說。

 

雅蘭跪在地上,捶著地板,因為她的親人全都離她而去了!她的淚水像洩洪一樣,悽慘的哭著,因為她害死了媽媽,君翔還幫她頂罪……

 

媽媽因她而死,也賠上了弟弟的人生。

 

心又再次被撕碎,這次連碎片都找不著。

 

全班人看著雅蘭第一次的失控,心中充滿不解。

 

 

⊙處決場上⊙

 

 

『姐,好好的活下去,不要辜負我們一家的期望!媽,我來陪妳了,妳不會孤單。』君翔死前這樣想著。

 

【蹦!】清脆的槍聲,結束掉了君翔的生命

 

 

######某天#######

 

「大家來看!大家來看!」一個同學大呼小叫的說。

 

「啊啊?怎麼了怎麼了?」大家都問著發生甚麼事情。

 

「你們看!李雅蘭她這次考全校第一名耶!」這個同學不敢相信的公佈了這個消息。

 

「我不相信啦!真的耶!上面寫的第一名真的是她耶,她會不會作弊啊?」一個同學這樣說。

 

「我是不會作弊的!」雅蘭大聲的說著這句話。

 

「哇!那李雅蘭真的太利害了!」大家這樣說著。

 

『媽、弟弟…我考這樣能喚回你們嗎?』她輕咬著下唇,眼角緩緩滑下一顆珠淚,晶瑩剔透,彷彿攝人心魂般似的。  

回應 (0)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