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

蒼天闊闊,雲霧繚繞。

 

 

 

眼前一片遼闊的綠草上,再無那棵高聳參天的綠樹。

 

 

她無法再環繞於四周,看那隨風搖曳的樹葉飄動。

 

 

她總是在那樹的身旁,輕聲的述說自己的盼望。

 

 

她盼修煉成形。

 

 

她盼能用雙腳踏於土地之上。

 

 

她盼能真真實實的與他面對面。

 

 

 

當成形的那一刻,她興奮的摸著自己的手、自己的臉,感受著身體的存在。

 

 

踏著輕盈的步伐,她飛快的來到他的身旁,眼前卻找不著他的蹤影。

 

 

那棵他曾說過的,已經深埋在此的大樹,有著他的根,他的心和他的魂魄,那是他生生世世永遠離不開的證據。

 

 

她不曉得他到底在這兒待了多少個年頭,百年?千年?

 

 

她不明白,然而她卻曉得,那一身穿著綠衣的人以無蹤跡,還包括了那顆承載著他的生命的大樹,通通都消失無蹤。

 

 

「梧桐......」她站在嫩綠的草地上,那曾經屬於他的位置,然而身旁有的只是她喚他名的迴盪聲。

 

 

 

那一直以來都孤寂的男人,去了哪呢?

 

 

為何過了百年後醒來的她,有了期盼已久的形體,卻不見他仍在原處?

 

 

「梧桐......」她繼續喊著他的名字,回應她的,只是那一聲又一聲的迴盪聲。

 

 

她無助的蹲落在地,手指輕觸著身下的綠草,無法明白的疑惑在她心底蔓延。

 

 

是因為等不到她嗎?

 

 

她努力的讓自己活下來,只是沒想到一過卻是百年。

 

 

她本來弄不懂自己為何能夠活的下來,只是一陣讓人使喚的風,用盡全力的達成目標,只希望快點回到他的身邊。

 

 

如今她回來了,只是他已不再。

 

 

 

 

<B>「妳有什麼願望?」梧桐站在樹下,問著那在他身旁調皮的風,時而滑過他的臉龐,時而吹起他一身綠衣。</B>

 

 

<B>他沒有生氣,嘴邊仍掛著笑意,對著那還未有形體的「她」發出好聽的嗓音說著。</B>

 

 

<B>「有形有體,像你一樣雙腳踏在綠地上,摸花、摸草、摸樹,還有......」她話說到一半,忽然停了下來,那調皮的動作忽然成了一股柔順的風,將他的頭髮輕輕吹起。</B>

 

 

<B>「還有什麼?」他伸出手來,感覺著那環繞在他四周的她,問著。</B>

 

 

<B>「還有......摸你。」很想,很想做的一件事,卻是怎麼都做不到。</B>

 

 

<B>他的笑變得更加溫柔,像是知道她就在他面前一樣,抬起頭來,看著前方,那迎面而來的微風,輕拂在他臉上。</B>

 

 

<B>「會有那麼一天的,因我無論過了百年或千年,都會在這兒,而妳會有幻化成形體的一日。」他也深深的期盼有那麼一日。</B>

 

 

<B>一個人在此過了千年,從什麼時候開始,有了她在身旁圍繞他也記不清,只記得有她的聲音、有她的笑聲,還有她每日每日來告訴他外頭的世界發生何事。</B>

 

 

 

<B>「好,要等我,等我可以真真實實的站在你的面前,你不能消失,也不能不見。」她對他許下承諾。</B>

 

 

<B>「不會的......除非.......」</B>

 

 

 

飄遠的思緒拉回,她發現自己已經掩面哭泣。

 

 

何以?何以如此?

 

 

<B>「夕霧......」</B>

 

 

他的聲音清晰的在她耳邊響起,她驚訝的抬起頭,卻未見眼前有任何屬於他的綠衣身影。

 

 

原來,那只是思念的聲音,是他過往喊著要她別搗蛋的嗓音。

 

 

淚水再度掉落。

 

 

 

 

你去哪了呢?

 

 

 

<B>「除非我死了。」</B>

 

 

他過去說過的話再次躍近她的腦裡,那讓她的臉色頓時變得如雪般蒼白。

 

 

 

除非我死......

 

 

 

她猛然抬頭,整個人從地上躍起,轉著身子向四周觀望。

 

 

每一圈都讓她覺得心痛。

 

 

梧桐離不開這,他的根深深的扎在這裡。

 

 

他的根理應深深的盤據在此......

 

 

她的心忽然感到又悶又痛,按著自己的胸口,她聽見心碎的聲音。

 

 

 

梧桐.....

 

 

 

梧桐.....

回應 (1)

Akira
2011-07-15 12:0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有種苦澀的FU (┳Д┳)
回覆:2011-07-15 15:10 是的.......還滿苦澀的,
因為他們本來就很悲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