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初識測驗

      公元六千七百八十三萬年,位在斯亞古大陸東域的絕海港口前豎立著一座雕像,是曾經險些又毀了始界的復仇者,但卻也是曾改寫絕望鬥爭中帶來希望的救世主,人們都稱祂為──死神。

      吞噬人心、漆黑且深不見底的絕海旁,就因為沒點本事就無法靠近的人們,這座雕像建立在這不僅是厭惡,也代表著世人對此人的敬畏之心。

      多年以來,只有傳說中的三大奇人會在固定的時段聚在這,以友之名。

      事到如今,依稀還會聽見那清脆的鈴聲,就像你還存在著……

      「對不起,我們又來看你了。」

      十年前,位在東土的四大名院之一、魔洛契亞學院,正舉辦新生招募測驗。因曾遭不明人士惡意攻擊的關係,學院遠從東域四百多公里處轉移到東南域,並設下重重隱藏結界做為庇護,而今年則以想辦法找到學院的正確位置做為測驗目標。

      「救命啊!要被吃掉了啦!」

      測驗中,素白色衣裝的黑髮少年、清田徹,嚇到快飆出來的眼淚在他天藍色的眼眸中打轉,他明明揹了把黑色的長刀,但卻不拔出地被一條好幾十呎高的大蛇追著跑。

      「火符!」

      頓時一道火光衝入大蛇即將吞掉少年的血盆大口中,一聲轟然巨響後、五臟六腑全掛在樹上當裝飾,烤得色香俱全的蛇肉塊也飛得到處都是。

      「阿徹你力氣不是很大嗎?虧你剛才能徒手擊倒石怪,怎麼不抓著牠的尾巴把牠丟出去就行了?」

      一旁的紅色長髮少女、洛梧桐,輕便的衣裝搭不適合在叢林裡奔跑的短裙,手持幾張冒著微微火光的符咒正是她炸蛇的證據,明明有雙溫柔的琥珀色眼眸,但和她剛烈的性格恰好相反地瞪著清田徹。

      「好了啦梧桐,他也是好心幫我們引開那條蛇呢。」綁著兩條紅絲帶的黑色長髮少女、風伶兒,身著樸素的短裙洋裝自樹木後頭走出,碧綠的雙眼盯著停在她手上、長了一對蝙蝠翅膀的眼珠子,「小眼球,接下來我們要往哪走?」

      「是的,伶兒小姐。」小眼球飛了起來,並用牠細長的尾巴指了個方向,「繼續朝這邊走,大概半天的時間就能看到學院了。」

      「居然還要半天啊……」洛梧桐轉頭望向一旁的樹梢上,有名翹毛翹得超嚴重的黑髮高馬尾少年,正抓著剛烤熟的蛇肉大快朵頤,「真噁心……葉月天!這種時候你還吃什麼鬼東西啊?快下來繼續趕路啦!否則遲到了可是會失去資格!」

      吞下最後一口蛇肉塊後,他舔了舔自己的手掌,再來面無表情地望了底下的洛梧桐一眼,純黑風衣的身影接後一躍而下並降落在她面前,緩站起身的同時、右耳上的黑十字耳環傳來了清脆的鈴響。

      「矮子,妳叫那麼大聲是想再找條蛇過來嗎?」即使話中帶刺,他依然掛著毫無變化的撲克臉,眼神死了大半的黑色雙眸只令他更欠打。

      「你這死魚眼只不過高我一顆頭而已,少來這麼囂張!」洛梧桐持符指他鼻頭,恨不得當場將他炸熟。

      「月天行了。」清田徹靠過來拍拍他的肩膀,還帶著天真的微笑,「我們應該好好合作到測驗結束為止,別起無謂的爭執了。」

      「哼。」葉月天拍下他的手,並自顧自地朝著小眼球方才指的方向前進。

      「請稍等,葉大人!」身為測驗監視人員的小眼球,因曾慘遭他狠狠凌虐,無奈又沒資格將他從招生名單中剔除,於是只好對他獻上自己最誠懇的敬意,「我來替您帶路,請大家一起跟在我後頭走吧。」

      「為什麼我們偏偏得跟這傢伙一組啊!」為了測驗不知相處幾天了,洛梧桐看不慣他的囂張暴怒到對老天吶喊。誰叫這次的測驗得四人一組,並自始至終不離不棄才行。

      「往好處想嘛,月天可是讓小眼球老實地帶著我們直往學院走呢,聽說這是別組都沒有的好事喔。」風伶兒帶著苦笑拍拍她。

      「我們也趕快跟上去吧,希望我們大家能一起通過測驗!」清田徹笑道。

      這,便是傳說的開始。

      四人一路緊跟著翩翩飛舞的眼珠子走了不知多久,這樣的畫面說起來有些怪異,畢竟對其他組別而言,監視員只會給一點提示而已,並不會如此好心一路帶到底。

      飛呀飛,瘦弱的蝙蝠翅膀頂著一粒大眼珠的身軀,長時間飛個不停真的很累,也不能怪老媽把自己生得那麼畸形,好歹都是懷胎十個月蹦出來的,只能自認倒楣偏偏得負責監視有名頭痛人物的組別。

      「小眼球,你還好吧?」看牠飛行的路線一上一下的,風伶兒不免為牠擔心。

      「累透了……」小眼球緩緩地降落在清田徹頭上,並且像窩在鳥巢中的雛鳥似的,找到舒適的位置還先扭了扭才進入休息狀態,「不好意思,我們眼蝙蝠沒辦法長時間飛行,請讓我坐一下就好。」

      「你很想當太空中的眼球流星吧?」葉月天握張了下右手的指關節,喀喀作響地故意威嚇牠。

      「哪嗚!饒命呀!」小眼球用翅膀包住自己的眼珠身體,並邊抖邊帶著哭腔說:「這一路上有許多陷阱和學院養的看門獸做為測驗之一,我都帶你們避開了,而且還作弊抄了捷徑呢!」不過自己冒出來的除外。

      「為什麼你那麼怕月天?」清田徹戳了戳頭上的小眼球。

      菜刀、叉子、殺蟲劑……加上被一隻阿狗阿貓當成食物或玩具,一想起來簡直是惡夢……小眼球幼小的心靈為此受到相當大的打擊,換算成人類的年紀牠只不過是八歲左右的孩童,最後只能默默地用尾巴指了個方向,要是透露出葉月天的虐待方法肯定又會惹到他。

      「既然想休息,還是別趕路了吧。」風伶兒閉上雙眼,口中唸唸有詞地舉起手,掌心中跟著凝聚出一顆小光球,她吹了口氣使光芒散去,緊接著出現了隻僅一隻眼長在半空中、以時鐘的長短針做為翅膀飄著的小沙漏,「我的能力還不足,沒辦法讓牠成長成時鐘的樣子,不過至少看得懂現在晚上九點多了。」

      「可是天還很亮呢。」洛梧桐抬頭望向上空。天亮得跟什麼樣,這座森林不會永遠都是白天吧?

      「妳看到的光亮是光蘚菌,這裡的氣候很適合它們生長,它們是喜歡附著在樹葉上吸收綠葉中的養分發亮的蘚苔類。」風伶兒解釋,至於停在掌心上的小沙漏,在她放下手的同時消失無蹤。

      「哦,那麼那隻是什麼?」清田徹指向附近樹上,葉月天正想伸手摸摸超大型蜥蜴。

      「樹蠑螈,居住在亞熱帶食肉性的兩棲類,常利用自身的保護色趴在樹幹上休息,而且……」風伶兒講解到一半熊熊頓了下,並且緩緩地再次吐出「食肉性」這個字眼。

      ……

      「快溜啊!」三人同時放聲大叫,清田徹還得在混亂中勾住對食肉性這個字眼沒反應的葉月天落跑。

      回頭一看,「牠追上來了啦!」身後的巨型蠑螈竟以超驚人的速度狂奔,一方面還張著大嘴想咬下葉月天不斷擺動的雙腳,害得清田徹得使勁地邊跑邊跳躲避那不斷開合的大嘴。

      「嘖!區區一隻蜥蜴跩什麼!」洛梧桐緊急煞車並轉身掏符,再來趁牠張嘴那一瞬間擲出手中火光乍現的符咒賞牠粗飽。

      「轟!」的一聲巨響,又一隻被炸得稀巴爛的動物,烤得香噴噴的肉塊滿天飛。

      葉月天順手接到一塊,毫不在意能不能吃這個問題地咬了一大口,「妳的火力真虛,怎麼都不弄焦一點?」他似乎也不在意味道好不好吃,反正都要弄焦了就是。

      「你這從頭到尾都沒幫上忙的傢伙閉上嘴就夠了!」洛梧桐怒吼。

      他怎麼都不怕吃壞肚子啊……

      「小眼球,不如你帶我們找個過夜的地方先,今天趕路了整天,我想大家肯定都累了。」風伶兒苦笑提議。

      「嗯,我記得這附近有條河,河邊能捕捉以及採用的糧食很多,我們就到那兒吧。」

     

      一行人在小眼球的指引下很快地來到河邊,河上並無聳立遮天的樹木,能清楚地看見夜空中的明月,而帶著各式繽紛色彩的繁星也在空中相互映照成河,附近樹梢還飄下了點點生命即逝的光蘚菌,並為這條河增添更為幽美的氣氛。

      除了葉月天又跳到附近的樹上欣賞風景外,大家皆忙著各做各的事,對他而言肚子正餓著可沒心情忙。

      清田徹帶著小眼球去找尋牠喜歡吃的黑藍莓,畢竟眼蝙蝠是吃樹果維生的哺乳類,要是牠這監視員在測驗結束前就先餓死了,可就沒人能好心地帶著大家一起作弊。

      洛梧桐抽出四張符咒,並找了塊空地貼在固定點上架起結界,這是為了避免過夜時又有奇怪的肉食性動物靠近。確認結界設置妥當後,她便走進森林找尋乾柴以便準備生火。

      至於最後的風伶兒則又喚出奇怪的小動物幫忙抓魚當晚餐,除了連動都懶得動的葉月天之外,在這小組中看似最弱小的她只能靠自己養的役獸幹活。

      「好可愛呀!水娃不管怎麼看都超可愛的!」風伶兒相當陶醉地用臉頰蹭了蹭。

      水娃和布娃娃一樣大,下半身是魚尾、上半身則像個幼兒,整體僅有水藍色還帶點透明,滑溜的身軀並無任何毛髮,頭上及肩上的半透明魚鰭正不斷地開合,指間的蹼爪像在撒嬌地對空抓呀抓,但鼓著圓滾滾的臉頰卻像在抗議想趕緊下水玩,毫無眼白的黑色大眼看起來隨時會哭出來似的。

      「請妳幫我們抓幾條魚回來吧,但別游太遠喔,麻煩妳了。」聽見懷中的水娃呀呀呀的叫了幾聲,風伶兒才將她輕輕放入河中。

      「為什麼妳的寵物都是幼兒?」

      聞言,風伶兒這才發覺葉月天無聲無息地來到身後。

      「因為我怕呀,牠們長大後會很恐怖又超大隻,因為這樣的心理才促使牠們停留在幼年期。」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畢竟剛喚出的水娃,可是能在具有腐蝕性絕海中生存的動物,通常在河邊長大的水娃都是無害的,但要是不小心游入絕海……都會成長為喜愛血肉的凶殘人魚。

      「妳身為使魔者不該抱著這種想法,牠們無法成長便沒力量能保護妳,妳會死的。」

      在這現實又嚴苛的世界處處充滿血腥與鬥爭,力量是唯一戰勝一切的真理,沒有力量就無法繼續生存下去,這是眾所皆知的事。

      當然也是有人不管這些的,有一點本事的話,多少還能靠打雜工在別人的庇護下過活。

      「這我知道……」雖然被唸的有點心虛,而且也常被家人如此訓話,但她還是無藥可救地捧著雙頰害臊道:「小小隻的比較可愛嘛。」

      「……愚蠢,別以為光靠妳那一點小聰明就可以倖免一切。」

      「死魚眼的!」洛梧桐丟了根樹枝砸他腦袋,並且罵道:「你打從開始到現在都沒幫上忙,還老是要阿徹帶著你落跑,像你這種傢伙才沒資格對伶兒訓話!」

      「哼。」冷哼了聲,葉月天轉身走進樹林中。

      「討人厭的傢伙!」洛梧桐對他離去的方向豎起中指。

      「其實月天說的也沒錯,他只是好心提醒我而已。」風伶兒無奈地笑了笑。說蠢也不為過,而且從頭到尾沒幫上什麼忙的人,自己還算是第二名呢。

      「那種傢伙根本就不了解妳,妳用不著替他說話。」洛梧桐轉過身,並準備再次進入樹林中,「我再去撿幾根柴火來,妳別亂跑喔。」

      稍晚。

      清田徹總算前來會合,還抱著一堆色彩斑斕且奇形怪狀的水果,至於小眼球則在他的頭上享用著牠最喜歡吃的黑藍莓。

      每當牠以尾巴最尾端的口器吞掉果子,果子自尾巴擠到眼球身軀的階段、總會令人捏把冷汗地看似隨時會噎死牠,但果子進入眼球身軀後卻像平白無故消失了,直到牠全數吃完體型也才漲到比拳頭還大一些。

      「你回來了啊。」洛梧桐好不容易點燃了剛撿回來的乾柴堆,接著抬頭看他,「收穫不少嘛,但看起來挺詭異的……你確定它們沒毒嗎?」

      「這些都沒有毒,我都讓小眼球確認過了。」清田徹答道。畢竟小眼球是吃樹果維生的動物,有沒有毒都分辨不出來的話,那這裡早就不會有顆眼珠子在亂飛。

      「好痛……水娃!別這樣玩啦!」一旁的風伶兒,正忙著接住水娃猛丟到岸上的魚,時不著地還會被魚群流彈砸中腦袋。

      水娃似乎卯上了你丟我撿,不管岸上的魚已堆得像座山,竟還拼命地繼續用魚尾把路過身旁的魚拍死打上岸。每當飛魚命中風伶兒的腦袋時,牠就會跳出水面騰空翻了圈呀呀呀地叫,偶爾還會拍拍小手樂得很呢。

      「水娃抓太多了啦,把牠收回去吧。」看到一旁的魚山……洛梧桐不免為此感到頭痛,能否吃完是個問題沒錯,只怕惹來一身魚腥味。

      沒得玩了……水娃一躍而起,並在半空中對建議主人把牠收回去的洛梧桐吐舌頭,接著乖乖地主動消失。

      望向那堆魚山,三人只好認命用撿回來的樹枝串起個個魚串,恨不得只有翅膀的小眼球能長出一雙手來幫忙,反正畸形怪狀的動物夠多了,不差一隻能長出手臂的眼球也好。

      「奇怪,月天跑哪去了?」清田徹一個接一個迅速地用樹枝插進魚嘴,接著直插在火堆旁烤。

      「管他那麼多幹嘛?」洛梧桐沒辦法像他一樣一口氣插好,還得多補插幾次才行。

      「希望他別發生什麼意外才好。」風伶兒沒辦法像另外兩人一樣殘忍用插的,但又不能不幫忙,只好勉為其難地用轉的把樹枝鑽進魚身……好像比他們兩個更殘忍?

      「別替那種傢伙擔心啦,發生意外只能算他活該。」想起一路上除了主動冒出來攻擊的野獸外,幾乎有一半都是葉月天好奇亂摸惹來的,這使洛梧桐更是憤恨地捅魚出氣。

      好不容易把魚山滅了一半左右,沒事做的小眼球老早在清田徹頭上睡得打呼,營火旁的魚串排得像煙花綻放一樣壯觀,不管能否吃完的問題,肚子早餓得咕嚕叫的三人決定放下捅魚行動填飽肚子先。

      過了段時間。

      「……好多魚。」葉月天總算是回來了,還抓著一條巨蛇的蛇尾拖牠回來,「看來不夠吃,加上這條蛇剛好。」

      這樣還不夠吃?三人不禁為他那無底洞般的胃感到愕然。不夠吃,大概是說全部給他一人不夠吃吧?真佩服他老爸老媽能把他養到這麼大。

      「你可別叫我幫你烤蛇啊,光烤這些就夠累的。」洛梧桐揮揮手。這麼大隻的蛇靠這堆小營火當然烤不熟,想必他會叫自己用火符比較快。

      「怎麼不直接對那堆魚用火符?」葉月天疑惑。能攻擊又能烤肉,有這麼方便的能力連他都想學了。

      「你想吃空氣啊?用了就全炸飛走了啊。」洛梧桐沒好氣地說。

      「原來如此。」葉月天放下蛇尾,走近營火旁找了個舒適的位置坐下後,便擅自伸手拿烤魚吃。

      「……不要臉。」洛梧桐不爽他沒幫忙就能吃個痛快,但這裡的三人肯定無法消耗完那堆魚,與其浪費食物還是讓他吃個夠……當然,剩下的他想吃得自己烤。

      看那不知幾呎長的蛇尾巴還躺在原地,腦袋肯定還趴在樹林中某處,「牠掛掉了嗎?」清田徹好奇地問道。畢竟這裡有四個人在,能飽餐一頓就來不及了,總不會乖乖趴著等這些人烤了牠吧?

      「掛了。」

      「你殺的?」洛梧桐懷疑。從頭到尾他只會讓別人帶著他落跑,根本沒看他出手過一次,還以為他是只會靠別人救自己小命的孬種。

      葉月天正以超快速度解決烤魚中,大概兩、三口不必五秒就能解決一條魚,好像是為了不讓其他人吃飽便能繼續幫忙烤魚,他自然是沒空理會洛梧桐的問話,只稍稍點頭做為承認。

      「你怎麼殺的?」風伶兒好奇。這世間什麼樣的人都有,攻擊方式及持有武器也就更不用說,既然他有能力解決掉一條蛇,多多少少會好奇他是怎麼做的。

      葉月天直接拒絕答話對她揮揮手,填飽肚子顯然比這些問題來得重要多了。

      見狀,洛梧桐忍不住敲他的腦袋一拳,「起碼應個聲啊你!」看他無視那一拳還故我地繼續吃,她乾脆搶走他手中的魚,並抽出火符威脅,「厚臉皮的傢伙!不怕我炸了這裡讓你吃不飽?」

      他的痛覺反應似乎慢半拍,摸摸剛才被敲的地方後,先是看了眼這堆魚再看看她手中的符咒,以食慾為優先考量的他,很想罵她一個賤!不過卻說了:「劍。」怕被誤會,還順手以食指劃過自己的脖子作解釋。

      「用劍?」清田徹看了看他全身上下,除了臉色較蒼白外還真是黑得徹底,「那你把劍藏在什麼地方?」

      「口袋。」

      口袋?一把劍那麼長,藏在口袋總說不過,但如果是短劍的話,一般來說是繫在腰上吧?

      不管面前的三人一臉疑惑地想追問,葉月天直接抓起一條魚串令道:「繼續烤。」

      ……好強,居然在不知不覺中把剛烤好的魚都吃光了。

      「我睡囉,晚安。」清田徹先把頭上的小眼球安置在一旁,接著就地躺了下去。

      「我也先去休息囉,明天還要趕路呢。」風伶兒也和前者一樣以休息為由,但不像他那麼直接就倒了,而是找一塊乾淨的地方先,並喚出了隻黃毛小胖貓當布娃娃抱著就寢。

      「我去找水喝,吃了一堆烤的口真渴。」洛梧桐選擇暫時逃離現場。

      ……

      「小氣鬼。」

      翌日一早。

      昨日隨意倒下去睡的清田徹,因沒事先挑好位置的關係,天才剛亮就被艷陽和林中的光蘚菌刺眼得無法繼續睡。

      「臭狗,誰叫你吃我的早餐?」一旁的葉月天,正忙著阻止風伶兒的寵物吃他拖回來的蛇。好笑的是雖罵牠是隻狗,不過牠卻在喵喵叫地表達抗議。

      「早啊,月天。」清田徹揉著眼睛向他道早,接著無意間望向一旁……汗顏,昨晚的魚山此刻成了骨頭山,而且辛苦抱回來的水果也成了一小堆果核山,「你也太會吃了吧……」

      「哈啊……吃什、靠!」洛梧桐醒來先是打個呵欠,接著看見骨頭山不禁傻了,「這都是死魚眼一人吃光的?」

      「唔……吃光什麼?」聽見他們的聲音風伶兒便跟著醒來,但還沒搞種狀況前看見葉月天抓著她的寵物,她當下完全被嚇醒地跳起來大叫:「哇啊!不能亂碰雷獸寶寶啦!會電人的!」

      聞聲,本來沒打算發電的小雷獸,似乎是被她的尖叫聲嚇到發電,下一秒葉月天渾身被金黃雷光裹上,至於剛吃飽的小雷獸……竟藉此做為餐後運動,電完後還打了個飽嗝呢。

      「……牠電我了嗎?」葉月天歪頭,依然面無表情的他實在看不出有沒有被嚇到。

      「嘖,可惜妳的雷獸年紀太小,電不死人就算了,但至少得電暈他吧?」洛梧桐嘆道。

      怎麼可能……

      看葉月天似乎真沒受到任何影響還能活動自如,風伶兒不禁陷入苦惱。雷獸可是神獸之一,就算年紀小、但爸爸和哥哥曾都差點被牠給電死過,會有這樣的結果難不成……是我又退步了?

      剩不到半天的路程,四人提高警覺地跟在小眼球後頭,再怎麼說這是個測驗,前面的路程輕鬆是多虧小眼球願意帶路,但越靠近學院肯定會有更多危險,何況看門獸可不只是乖乖地坐在原地當門神,真的找上門攻擊的話,可就不在牠幫忙作弊的範圍內了。

      順著河流走到底後,河的源頭平白無故消失在一棵樹上,「我們就快到了喔,等等你們別亂摸學院的隱形屏罩喔。」小眼球提醒,接著拐了個彎繼續向前飛行,但穿過一整排顯眼的紅色灌木林後,牠卻停了下來東看西看的。

      「我們到了嗎?」風伶兒興奮地問。

      「不,我忘了正門在哪邊……」小眼球偷偷瞄了葉月天一眼,他正握拳,「請等等!給我一點時間想想,相信我很快就能──」

      話未說完,葉月天直接伸手抓住牠,並隨意朝某個方向對著天空一丟,再來「噹!」了聲、小眼球飛出的方向正好撞到了什麼,還讓牠反彈到遠在後頭的某顆樹上。

      「你這白痴!你把牠扔了誰要帶我們進去啊!」洛梧桐氣得揪住葉月天的領口大叫。

      「牠剛才撞到結界了,學院就在眼前。」葉月天拍開她的手。

      「但小眼球剛才說過要從正門進去,而且不可以亂摸結界耶。」清田徹提醒。

      「管他。」

      葉月天徒手碰觸結界,明明眼前什麼都沒有,感覺卻像是摸著一面冰冷的鐵牆,正當他想以指尖穿入結界試探時……

      「警告,發現入侵者,全面戒備。」一名全身都是機械裝甲的女性憑空出現在四人上方,她絕對是剛從結界內衝出來的。

      「那、那個……我們是這次的新生,所以──」

      「否定。」不等風伶兒解釋完,她插話後繼續說:「無監視員晶片帶隊,確定為入侵者,實行殲滅指令。」

      「都是你害的啦!沒事幹嘛把小眼球丟掉!」洛梧桐敲了葉月天腦袋一拳。

      「掃描中……人類,攜帶大量靈能咒符,判定為咒符師、D級。」

      「說我低級?妳這臭機器人穿得跟方糖一樣才低級!」洛梧桐暴怒地對她大叫,似乎沒發現誤會了。

      女機械人無視她的怒火,並轉眼看向風伶兒和清田徹,「掃描中……母的擁有魔寵魂約,判定為使魔者、E級;公的攜帶靈刀,判定為斬靈人、C級。」

      為什麼只有我們兩個要做公母之分?

      「掃描中……警告。」掃描至葉月天身上時,女機械人雙眼上的橫條感應器,頓時自綠色切換成紅色,雙手上的金屬裝甲竟轉換成能源槍對準他,「生命反應異常乘二,口袋中還存有第三生命反應,資料系統查無物種以便判定,請求編號零壹、零參前來支援,危險度A級特例狀況,通報高層人物……」

      看她說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話,似乎是被認定成危險人物了?就算被她用槍指著,葉月天依然面癱地僅抓抓自己的頭表示不解。

      「你真有那麼危險嗎?」洛梧桐冒汗,看她能源槍已調到最大火力,一開火肯定會炸出一個大洞來。

      「帥得危險吧。」

      「帥你個頭!」洛梧桐敲他,不會看情況有夠欠扁!

      在他們兩人又開始鬥嘴時,前來支援的兩名女機械守衛從結界內衝出,一個手持兩把能源刀、一個手持一刀一盾,接著一同從高空俯衝而下進行攻擊。

      「糟糕!」清田徹連忙向風伶兒衝去,她們三個居然先挑她下手!

      『說好了……要好好重新做人,別讓無辜的人受到傷害……』

      「叮鈴。」

      剎那間,葉月天搶先衝動到風伶兒面前,三名機械守衛見狀趁勢想直接了結他,但還來不及痛下殺手之前,不知眼前的人做了什麼,三名守衛皆像是被一股狠勁同時踹開。

      偏偏機械人是沒有痛覺的,她們被痛擊老遠之前有刀的丟刀、有槍的直接開槍,葉月天見狀則毫不猶豫地將風伶兒一把推得老遠,緊接著她們三個包括葉月天在內,分別在四個不同之地擦撞出爆破性聲響,

      「好痛……」風伶兒狼狽地被推倒在地,再來慌張地爬起身,並朝離自己最近的煙塵看去……畢竟他救了自己。

      「月、月天?」、「死魚眼的?」另外兩人輕喚了聲。

      靜待煙塵散去以後,葉月天似乎毫髮無傷地站在原地,但在三人正要鬆一口氣時才發現……他的左手臂不見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