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突然從夢中驚醒的蕭詩雅渾身冒汗,即便是在冷氣房裡,她坐了起來,抹掉額上的汗,沒想到這樣的動作卻吵醒身旁的人。

「詩雅妳又做惡夢了!」傅威任十分肯定,彷彿他已經經歷了不少次。

「總覺得越靠近回國的日子,我就反覆地做著不知名的惡夢,每次醒來我老記不得是夢到的什麼。」

「不記得也好,不然你白天也會一直想著這件事情。」傅威任把她拉進懷裡抱住:「既然都醒了,要不就起來吃早餐,今天我大發慈悲,包了煮飯工跟洗碗工。」

「不勞煩你這個經理大發慈悲,你大發慈背後,某方面可是會讓我難過很久。」想要推開他的擁抱,卻推不開。

「我以為妳十分喜歡我當煮飯工跟洗碗工,不知道是誰,每天下班都在哀號不想做晚飯、不想洗碗、不想卸妝。」傅威任又抱了一下子,才鬆開了懷抱。

「哀號歸哀號,但我還是都會做好嗎?至少我還不想隔天攤死在床上。」

「今天經理心情好,就是想要做飯,妳總不能不聽經理的話。」他起身把蕭詩雅給推進了浴室:「我做早餐,妳梳洗,就這樣決定了。」

蕭詩雅看著他走出房門後,轉頭看著鏡子前的自己,因為噩夢的關係有些憔悴。雖然不記得夢到什麼,但是每次的感覺都很像,翻覆的重播。

整理好自己,到衣櫥挑了一件連身洋裝,平時很少會穿,一部份是因為工作的關係,但是大部分都因為是傅威任的關係。說什麼她那雙美腿只能給他看,不能讓別人隨隨便便看去,或者是要跟著他出門才可以穿。她個人是滿無言的,或許是她自己也不太在意腳上的疤痕。

走了出去,他也將早餐弄了差不多,桌上有炒蛋、火腿、吐司,還有一杯豆漿,抬起頭看見她的穿著,皺眉但也沒說什麼又繼續弄著其他東西。

「有話就說,在那欲言又止,看得難過。」她看著別人想說又不說話的表情,感覺就很難過,就像身上面有蟲一樣,不用掉一樣。

「妳今天不是要上班,怎麼穿了裙子?」傅威任終於忙完坐下。

「就突然想要穿,感覺它已經要在我的衣櫃發霉了,所以就穿出來透氣,而且我最近去上班,也只是去跟新人交接。」蕭詩雅無所謂的聳肩,拿起桌上的叉子開始大快朵頤。

「我只是覺得妳腳上的傷痕……」

「威任我們現在是在國外,而且疤痕這種東西,大家的想法不一定都是不好,更何況我並不覺得它哪裡不好,如果你很在意,我就去把它給用掉。」

「好吧,你看得開,那就隨妳把,只是覺得回國後,這可能會影響別人對你的看法,畢竟他們比較保守。」

「大好的早晨,我們不要這樣悶悶不樂,這樣一整天都會心情不好。」

「好,一切都聽妳的,老婆大人。」傅威任笑笑地看著她。

「老婆…」蕭詩雅在嘴裡咀嚼著這兩個字後說:「傅威任先生,我記得我好像還沒嫁給你。」

「雖然妳還沒嫁給我,但是叫久了妳就會是我的了。更何況,我們這次回去就是要跟父母們討論我們的婚禮,不是嗎?」

「還差地遠呢!我身分證後面還是空白的好嘛!」

他看著蕭詩雅氣嘟嘟的樣子很有趣,又說:「但是幾個月過後,妳的身分證後面就會出現我的名字了,這妳可不能否認。」

「我要悔婚,大家都被你這副衣冠禽獸給欺騙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