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緣起

「你怎麼會想要找這種剪報?我的意思是,不是每年都有人想找十年前的報紙......誰知道這些發霉的老舊東西突然變得搶手了?」

蕭爾看著那個日期。永遠銘記在心的1999年八月十四日。接著往下瀏覽那一天《憲章報》的頭版標題:一屍兩命!懷有身孕的警察慘死於強盜殺人。

۩    ۩    ۩

「警局固然是恪守偵查保密原則,不過事情不會盡如人意。應該是發生在1999年底、亞特蘭大奧運公園旁的殺人案,因為死者是可口可樂的前任高階主管而引起很大的矚目。當時有個消息靈通的記者注意到這件事,我記得這個犯罪特徵有見諸報端。」

「那起案件的資訊很少,警方根本一籌莫展。兇刀上有指紋,但是指紋沒有登記在案。行兇手法與如今的卡本特案極為類似,除此之外沒有別的線索。」羅素‧蕭爾將桌上的剪報攤開,手肘支撐在桌面上,指著其中一篇案發後三天登報的延伸報導。「這名跑犯罪線的記者的見解值得重新考慮。」

「我只能依據一些眾所周知的事寫些敲邊鼓的報導,但我不甘心就這樣放過這則大新聞,於是透過警局公關部門打探消息......一切程序都是合法的。」老記者像是作賊心虛似地再次強調了這句。「我透過少得可憐的線索查詢,找上某個可能曾是山茶花殺手的顧客......我承諾對方這純粹是為了報導蒐集素材,不會透露他的名字、甚至不會影射有人現身說法,對方才願意向我透露一些事。那也是至今我唯一聯繫上、曾經跟殺手面對面的人物。」

۩    ۩    ۩

「出現在命案現場的山茶花皆為白色的野生種,主要分布於加州地區,不過在東岸具有砂質酸性土壤的地區也有零星分布,包含喬治亞州在內。」

「你要的命案資訊都蒐集全了。蕭爾警探當初經手的案子的死者是肯尼斯‧梅森,一個靠生產瓶蓋起家的實業家,後來開了幾間模具製造廠而大撈一筆,不過也因此被同業覬覦而捲入侵權訴訟,後來雙方和解......不過那起訴訟法庭外還惹出一些令人非議之處。1999年八月十日,梅森在自家遭山茶花殺手殺害,心臟與頭部各中一槍,行刑式手法。」

就在當下,馬修突然明白了蕭爾特地前去查詢報紙的用意。

۩    ۩    ۩

「你聽過羅素‧蕭爾嗎?」

「我記得十年前幹掉了他老婆。就這樣。」他輕描淡寫地說,把人命說得像是拈死一隻螞蟻般不值一提。

「他昨天找上我,說是找到了我們勾結的證據。」

「不可能。」殺手重申。「除非,你看過他手上的證據了?」

「我沒看過,但......」葛雷格試圖解釋。

「那就是假的。你中計了。」

「他索價兩千萬,先付訂金五百萬才讓我看證據」他強調:「我們輸不起。」

這是第一次,殺手稍微遲疑了。「你打算怎麼辦?」

「我不相信他,就這樣。就算我傾家蕩產付了這筆錢,我還是一輩子無法心安。」葛雷格字句維艱地說:「我可以付你一百萬......甚至兩百萬都沒關係。作掉這傢伙,我們才能高枕無憂。」

۩    ۩    ۩

「我們目前只能聚焦在這個叫艾維斯‧葛雷格的律師身上。我從事件的源頭建立了事件的時間軸,出乎意料地有了一些收穫。」馬修將電腦的畫面同步至大螢幕,往下說:「八月二日葛雷格賄賂陪審團的消息曝光;肯尼斯‧梅森在兩天後遇害;喬安娜‧蕭爾在八月十三日起,隔日被發現在家遇害,我們藉此可以得知甚麼?」

「殺手可說是隨傳隨到,應該是在亞特蘭大周圍定居的人。」凱特說。

「這代表我們把嫌疑犯的人數從好幾億縮減為五百萬人?」犯罪調查部的皮耶羅大惑不解。

「雖然十年前化驗技術不佳,不過只要樣本保存得當還是會對我們有用處。每個地區的土壤都有不同的無機質、有機質、礦物質,以及族繁不及備載的液體與氣體組成,而種植在上頭的植物也能保留住一部份的土壤特性。我們從萃取物分離出花辦的生物組成跟鹽鹼值,從而跟有限的土壤成分資料比對,與已知成分符合的土壤只有這個:亞特蘭大南郊的南彎公園及相鄰的斯萬保留區。」

۩    ۩    ۩

他下車,步行過再熟悉不過的街區,橫禍隨時有可能會發生。他事前得知了一些眉目,目前一切都在掌控之中,但是接下來的進展隨時都會失控。這是抓到山茶花殺手的完美劇本、他自導自演的劇本。

說時遲那時快,一條孔武有力的手臂越過了蕭爾的肩膀,緊緊地扣上他的脖子。他不知是甚麼時候被尾隨的,這個剎那他完全沒有時間思索這個問題,正當他掙扎著以逆時鐘方向轉身的同時,一把鋒利的長刀已驟然而下。整個過程不消半秒的時間,乾淨俐落。

砰的一聲巨響擊破了沉靜的夜,利刃在同一時間狠狠刺入蕭爾的胸口左側,炙熱黏稠的溫熱湧上他的側臉、灑下一地鮮紅,蕭爾朝那把刀看了一眼,短小的刀柄、靠近握把處的窄刃,使得鮮血能毫無阻礙地湧出。

刀刃倏地被抽離傷口,蕭爾的雙膝被尾隨者從後面頂撞了一下,而他毫無抵禦能力,頹然倒地。

他隱約聽見兇手匆促逃離的腳步聲;也隱約看見暗夜中僅存的燈火正離他遠去。所見所聞都伴隨著潺潺流出的鮮血,漸漸模糊,漸漸消逝。

۩    ۩    ۩

「手術中」的燈號亮起。

「我們並不是沒有收獲。蕭爾倒地前開的那一槍有擊中歹徒,在現場留下的血跡是過去警局一直沒能得手的寶貴證據。如果你真的很在意案情的進展,就儘管回局裏追這條線索,把這個空間留給此刻更關心蕭爾性命的人。」

۩    ۩    ۩

他已經事前打探清楚格拉迪醫院的情況,蕭爾病房前的只有兩名員警駐守,肯定不敷防備,這是不言自明的事。他不清楚警局那些人在想甚麼,或許對市警局局長而言,小小一個重案組長的性命還比不上安撫市民情緒重要。

他替手槍栓上滅音器,看了一眼彈匣裏填滿了的子彈。殺人從來就不是他的專長,只不過眼前他也沒有別的選擇。殺一個警察跟三個警察也沒甚麼分別。

除了他自己以外,他不知道這個殘局還能由誰收拾。

是時候動身了。

۩    ۩    ۩

「艾維斯‧葛雷格,你將因為謀殺未遂與重大傷害罪被捕,你有半分鐘的時間做出正確的決定:緩慢地打開車門、將雙手舉到我們看得到的地方,然後下車趴伏在地面上。重複一次,你還剩二十五秒的時間......」皮耶羅在敞開的車門後頭用揚聲器宣布。

艾維斯‧葛雷格忿忿地瞪視著凱特,無能為力地被剝開襯衫的衣釦,任由她將領口扯開,袒露出白皙而纖瘦的左肩。

「沒有傷口!」凱特大聲宣布。

「真的被丹尼爾料中了......」帕斯科的抖音流露出足夠的畏懼。「如果他不是兇手,那會是誰......?」

۩    ۩    ۩

「放下槍。」

梅森別無選擇

蕭爾問:「殺害我的動機有那麼強烈嗎?」

「因為你威脅葛雷格要把這些事抖出來,葛雷格那個混帳就想把我拖下水!」

「怎麼?找山茶花殺手謀殺喬安娜‧蕭爾你也有份嗎?或者那一次同樣也是由你親自痛下殺手?」

「不!那件事跟我無關......」

「沒甚麼說服力的說詞。」

「你相不相信根本不重要。外面應該有你的人吧?叫你的人進來逮捕我吧......」

「我的人不在外面。」蕭爾彷彿自顧自地說著。「殺你只要一顆子彈就夠了。」

「喔,是嗎?」

砰聲乍響,接著蕭爾面無表情地收起了他的槍。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