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1 預言

一、

      終於,世界只剩下六萬名人口,原因不外是各種災害與疾病而來導致,其中最大的問題是陰陽之間不再誕生生命,彼此身體機能退化且相互嫌隙,惡性鬥爭的結果,戰爭便是結束問題的方法,只能讓一個群族存活。大體而言,這世界最活躍的戰爭便是性別的戰爭,因為兩者必須有一個性別被犧牲,一個最偉大的預言顯示:「只有讓性別歸一,世界才有希望」,所以贏家只能有一方。

      兩年前最後一次的祁平之戰,四萬人參與這場生死決鬥,實力不分軒輊,最後戰場上遍地殘骸、滿目瘡痍,但總算結束混沌時代,大家各退一步,就此進入偏安局面,世界分為四派:

      陽家:主要將領居民皆為男人,目標是毀滅女人。

      陰家:結構和陽派相反,目標是毀滅男人。

      雜家:住著來自四面八方的人民,沒有戰爭的慾望。

      秘家:由一群自稱「極」的人組成,目的不明,身分不明,性別不明,製造怪物攻擊陰陽兩家。

      陰家重要軍事基地裡,此地守備戒嚴,內有十名外型幹練的女子集結於一層透明黑幕後,氣氛相當凝重,聚精會神的積極聽取陰家精神領袖七緯的預言。

      「或許全世界的人都會滅亡,當男人失去精子,女人失去卵子,包括月經,生為人已經沒有意義了,這場戰爭若要結束,就是兩敗俱傷,如今加上秘家的突襲,更可能陷入滅亡。」七緯閉目對著陰家十位將領預言道,她一頭如白緞般長髮流洩在地,聲音低沉幽幽,她一出生即帶著不幸的命運,必須比所有人更早看見未來,外加傑出的軍事能力,雖年紀只有十八卻成為陰家不可或缺的精神領袖。

      「我們沒有後路,戰爭是我們唯一的希望,上次妳說掌握關鍵的人已經出現了,到底在哪裡?」大元帥繭沉重回問,她必須為了陰家近兩萬的人民斬出一條血路,即使七緯的預言是這麼的悲觀。

      「去找一個擁有煞星守護的人,她身上會擁有火鳥的標記,會是陰家……不,是全世界存活的關鍵。」同時,也是毀滅的開始,為了這一刻,她等了三年了,七緯在內心暗自想,如果不再陰陽完全憎恨彼此以前挽回,人類將會滅種,一聲嘆息後便消失幕後。

      「繭,我們該怎麼找,七緯老是說的不清不楚?」將領排名第八,脾氣暴躁,身材壯大足足有兩百公分的冥耐不住性子問,身為最佳武將,卻也是標準的火爆女子,臉型剛毅配上一道粗眉,讓人畏懼萬分。

      「等待吧,並安排軍營身體檢查,找出有火鳥標記的人。」繭望向遠處灰色朦朧的山,希望,會不會也是如同這個景象一般呢?她握緊拳頭。

      戰後氣氛低迷,人類沒有精力去享受過多的娛樂,但有一種職業仍然廣受歡迎,就是幻術,結合魔術與製造幻覺的技藝,在戰場上,也是重要軍事戰略之一,不過,在休戰期間,幻術是最奢侈娛樂的活動之一,身為幻術師會使用各種魔術、技藝、甚至是小手段來博取人民的笑聲,然而幻術師的人數少之又少,要受到的訓練十分嚴酷。

      雜家是一群來自四面八方的人民所居住,有男有女,住在四處高山屏障的窪地處,既不能攻也不能守,在這的人沒有戰爭的慾望,靜待死亡的到來,他們相信未來遲早會毀滅,只能一天又一天灰心無望又盡情享樂的過日子。

      而在專屬幻術師的休息室內,一位短髮俏麗女子正唱著小歌愉悅的收拾行李,而一名倚在門邊的白髮婦女則憂心觀看她的舉動。

      「七星,妳確定妳過得慣男人的軍旅生活嗎?」白髮婦女劉氏憂心的詢問,眼前這擁有一雙靈活杏眼,額頭上一顆紅痣的人就是她的女兒。

      「我的目標是當上大元帥!而且我的守護星是歷代最凶狠的星,我一定可以平安的啦!」七星無畏無懼的膽量總讓人捏一把冷汗,外表的天真無邪和內在的雄心壯志實在是十分不相襯。

      「妳只是女人,我們就繼續做幻術師就好,為何妳不能夠安穩的過著自己的生活,為何我的孩子都要遺棄我。」劉氏崩潰失聲,滿臉淚水,她不能再次承受失去孩子的痛苦了,好不容易歷經漂泊來到這裡定居,並使用幻術謀生,她覺得這樣的生活很幸福。

      「母親,在這時代已經不能掉淚了,我受了這麼多磨練就是為了拯救天下,我不去,他們也會來找我,我們也不能夠在躲躲逃逃了。」七星說話口氣比年紀還要來得老成,十八花樣年華少女,身上使命卻非常人能夠想像。

      「用不著這麼做的,被預言又怎麼樣,已經沒有未來了,沒有未來了!這是神的懲罰。」她不能諒解為何她的孩子不肯安於這小小的幸福當中,硬要加入這場戰局,陰陽戰爭不斷,她的孩子七緯加入陰家並成為精神領袖,現在她的另一個孩子也要投入陽家。

      「母親,在妳撫育我們長大之後,我相信妳很清楚我們是不祥的孩子吧!」

      「……」劉氏並非她們的親生母親,她們是誕生於天上的一顆煞星,熟於星相學的她雖然早知道這是不祥的孩子,卻仍然懷抱著愛心撫育她們,孰料七緯三年前離去,並預告三年後七星的命運。

      「我跟七緯必須分別為兩頭進行,即使我不了解為何被心驅使這麼做,但我相信這是有意義的,還有一個人可以知道我們誕生的原因,在秘家,不過那裡不好潛入,現在也不是時機,我打算先去為陽家效命。」她眼神堅定的訴說她的目的。

      母女兩人相互擁抱後,七星就此告別這個照顧她十八年的母親,踏上成為女鬥士的命運。

      在陽家徵招士兵的軍營外,一群血氣方剛的男子大擺長龍報名,七星偽裝男子身分混入其中,她一百七十八的身高,雖不夠高壯,卻與一般男子無異,打扮粗糙試圖讓自己更陽氣,相貌除了靈活杏眼引人注意外,其餘五官倒也很平凡。

      陽家規定報名通過的人一律從基本兵做起,在一個月後便會進行武力和文書測試,以便決定軍階。但在戰爭頻繁階段,除了由武力測試決定,也可以藉由上場立功,提升軍階。軍階決定了厚祿、生活待遇跟名譽,共有五等級:武〈文〉兵、武〈文〉尉、武〈文〉將、武〈文〉帥、大元帥。

      「為什麼要脫衣檢查啊?只要能立功就好!」七星臉紅氣憤的抗議這個瞇眼文兵要求,如果脫光了,身分豈不是暴露,在這裡女人的命運不是奴隸就是被屠殺。

       

      「這是規定,難道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秘密嗎?還是沒有那話兒!」瞇眼文兵低級的夥同周圍報名男子對這樣貌平凡男子大笑。

      「我身體好的很,只是我有潔癖。」七星尷尬的解釋,腦子正盤算有什方法逃脫,突然,她想到一個計策,「好吧!好吧!別說我太小氣,我當眾脫就是了!」說完周圍一陣迷霧四起,她將衣服往上一扔,精壯十足的身體在眾人眼前呈現,完美的肌肉、粗大的男根(足足有二十五公分長,六公分寬,七星以生澀的想像打造一具噴血的男體),讓在場的人嘆為觀止,紛紛不敢在嘲諷,之後,她一件件穿起衣服,誘惑力十足,讓周圍的人臉紅心跳並心猿意馬。

      自從陰陽分開後,彼此情慾需求幾乎也就此終止,僅剩下戰敗的奴隸可以滿足,所以同性之愛也廣受歡迎,可以滿足感情與肉體上的需求,七星習慣用幻術師誇大的表演滿足觀眾,卻一時不察,不了解她使用幻術的下場將造成她日後的危險性劇增。

      「身材很好嘛!通過通過,你叫做七星是吧。」瞇眼文兵別於之前態度,立刻讓她迅速過關,讓七星大喜自己的計倆成功。

      軍力幾乎是陽家的結構,也是多數人生活的地方,因此建蓋的跟正常城鎮一樣,有吃、喝、玩、樂的各種場所,且福利設施都比一般人民來的優渥。基礎士兵住所則是四人一寢,七星帶著行李走入寢內,看到一名黑色長髮男子,相貌英俊並且彬彬有禮向她彎身問好。

      「你好,我叫做睿,我剛剛對你印象深刻,你的「那裡」,令人甘拜下風。」睿帶著笑意揶揄,他散發的氣息是溫柔仁慈的,像一陣徐風。

      「真不好意思!我叫做七星,目標是當上大元帥,拯救天下!」七星樂觀的宣布自己偉大志向,她終於來到這裡了,她的命定之地。

      突然睿如輕煙般從後抱住七星,嚇得七星不敢動彈,幸好她束胸還裝上假男根,否則就被識破了,但她也不是被欺負的好玩,兩手往後一抓,將睿拋上五尺,用力一踢,他整人以時速一百里重重摔向牆壁,讓鐵壁裂出一個大縫。

      「你這是常人的力量嗎!不過,或許你真有稱霸天下的本事。」睿爬起來,拍打身上的塵埃,高深莫測的望著這骨幹柔軟,卻一身蠻力的平凡少年,原本他只想試試他的身手,捉弄他,想不到測出一個有趣的東西,值得向組織報備這個情報,這情報應該值不少錢。

      「你錯了,我才不想稱霸,是拯救,我要統一天下,我不恨男人,也不恨女人。」七星認真的說,在她有生之年,她一定要完成這個夢想。

      「你真是想太多了,大屌,女人啊實在是一個無趣的生物,沒有生殖能力就等同廢物,要毀滅她們的存在。」一名邪氣男子從外進來,舌頭有八吋長,像蜥蜴一般,臉色蒼白嚇人,綠色短髮,噁心十足。

      「你是鼷吧!你好,這是七星,我是睿。」睿溫和的說。

      「誰是大屌啊!你的舌頭才長的猥褻!」七星覺得這外號可真難聽,她不敢想像今後要跟這名樣貌噁心猥褻男子一同生活。

      鼷輕視的看著七星一眼,然後蠻不在乎的躺在床鋪上不發一語。突然一名光亮的頭閃閃出現,是一名和尚打扮的男子,身上穿著袈裟的華麗打扮,他也不發一語走到自己床鋪,開始誦經,七星聽清楚他唸的經文後,滿臉羞紅,居然是充滿色情猥褻的劇情文章,淫亂邪惡的禱文。

      「死和尚,你唸那什麼東西啊!大變態!睿你也太鎮靜了吧!」七星遮起耳朶不敢耳聞。

      「他已經唸了一整天了,我毫無感覺,我心很平靜。」睿說完,溫和的拿起他的書開始做研究。七星開始覺得自己的錯誤是不是下錯了,來到一個很奇怪的地方。

      做完一整天的基礎練習後,睿和七星回到寢內,兩人是寢室內較為正常的自然就混在一起,至於鼷神蹤不定,而和尚戒則又到外頭男妓院荒唐去了。從開始生活一起四個禮拜後,七星比較不會大驚小怪。

      「七星,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你想拯救男人和女人,但是加入這裡卻是要殺女人,你要如何完成自己的目標?」睿相信七星不是表面純真的人,而且也發現到他擁有幻術,因為經常有男子向七星突襲,他把自己憑空便消失或是使人產生幻覺的手段只有幻術師才可能會有。

      「哈,不用擔心,很快的新敵人就會出現,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

      「喔?」睿挑眉。

      「你對這世界分裂成這樣有什看法?你也是要毀滅女人的嗎?」

      「我不在乎世界變成什麼樣子,因為這一切都是謎啊,不過……我喜歡男人,七星你太單純了,你說的敵人是密家對吧。」睿邪氣的一笑,溫和仁慈似乎只是他的表面。

      「你知道?」七星對睿掌握情報的能力更加佩服,一方面秘家是一個相當神秘的族群,探查不出性別,似乎是中性體質,在世界分為三派後,神秘出現,並開始以神秘的儀式製造怪物攻擊兩家,造成人數傷亡慘重,也因此陽家開始緊鑼密鼓徵招士兵,培養戰力,兩家之間也因此暫停對打,全力維護自己的地盤。另一方面,睿總可以準確無誤的告訴她,哪裡窩藏變態男性要襲擊她,自從外頭有人稱她為「大屌星」後,許多色情男子對她產生興趣。

      「我當然知道,但是你總有一天會和女人對打的,現況遲早會突破,太多人來當兵只是為了要過優渥的生活,為了戰爭而戰爭,但很奇怪,我們這一寢的人恰好都不是,你……在幹麻?」睿已經探查其他兩人的背景,唯獨七星是一個謎,真是太有意思了。

      七星躡手躡腳走向鼷的床鋪,從枕頭下翻岀一張女子的畫像,畫中女子美若天仙,面如芙蓉,婀娜多姿,讓人不敢深信是平常鄙視女人的鼷所收藏的。

      「原來他小心翼翼收藏的是這玩意。」睿很高興又得到一個情報,看來鼷這傢伙還是無法忘記「她」,不知道是恨還是愛的思念方式。

      「鼷真是表裡不一,這女人是誰呢?」七星感到疑惑,但畫中女子的模樣她好熟悉,似乎在那裡見到過。

      「你在幹麻,小偷!」鼷怒氣衝天的將畫奪走,舌頭伸長到一公尺長要擒住七星,七星靈巧的閃躲過去。隨即兩人展開對打,鼷拼命的攻,七星則是如猴子般的靈巧左躱右防。

      「等等,我向你賠罪!」七星露出慚愧的神情但仍然打不動鼷的鐵石心腸,眼看寢內將被破壞,為了顧及往後住處安全,七星只好利用幻術變出自己的分身引誘鼷到外處對打。

      「差點沒地方住!」她大口呼吸的說,鼷是一個相當難纏的對手。

      「你居然又騙我!」鼷識破後,又衝回來繼續打鬥,「等等,我看過畫中那個女人!」七星只好使出另一個手段,果然,戰術成功,鼷愣了一下,不敢置信的鄧大雙眼。

      「這女人我看過,不過,現在年紀應該不小了吧!」七星有自信的說,如果她猜得沒錯,那女人應是……

      「不是唬我?她在哪裡?我要殺了她!」鼷衝動的說,眼裡藏著無盡的恨意。

      「你說出你們的關係,我才能說,畢竟她也是我很重要的人。」

      「你也認識她,太好了,你應該知道陰陽兩家的最後一代止在十八年以前,陰陽決裂分家是在十年前,而我是她兒子,在分家前,她殺了我全家,只留十二歲的我逃跑了,我恨她。」鼷一直活在孤獨的絕望裡,他要殺光所有的女人填補內心的空虛,他恨!

      七星驚愕的不敢接受,原來劉氏有兒子,她怎都不知道呢?隱瞞的太天衣無縫了,那麼她是抱持怎樣的心情扶養他們長大,每個人的過去似乎都隱藏神秘,連她自己也極力找出自己誕生的意義。

      「她是我養母,不過她不是一個殘忍的人,我想這之間一定有誤會。」

      「她在哪裡?我要殺了她。」鼷噴紅的雙眼,嘴伸出兩尺舌。

      「夠了,鼷,要克制一點,明天就要武力測試了!恕我說一句公道話,陰陽分裂早已經是事實,男人之後一定要殺女人,女人也是要殺男人,我們的性別只能存在一個,這是偉大的預言師透說的,總之,你和你母親遲早會互殺,不必急於一時。」睿冷靜的分析道,如果男女終究是敵人,那對決那一天,活下來的只有一方,想到這裡,他就興奮的顫抖不已。

      「偉大的預言家?睿,你忘記透早就被秘家給囚禁了,他說什麼也沒用了,如果不是他,陰陽怎可能會演變成這一場局面,害我無法在看到男女之間的淫蕩事情了。」戒似乎嗅覺到殺氣而提前回來,他相當厭惡「預言」的存在,將人引領到絕望之處,預言一堆世界毀滅有什好的,他討厭打擊自我信心的言語。

      「女人沒有卵子,男人沒有精子,不能生殖的我們只能對殺,造物主已經無法平衡這個生態了,只有戰鬥、殺戮,選擇一個最優秀的性別存活,才能開始。」睿冷酷的答,難道大家都不明白,性別已經毫無意義可言,陰啊!陽啊!都是笑話,在他內心裡,失去「她」之後,他再也不去思索、不去歌誦性的偉大。  

      「夠了,夠了,難道你們都不再有理想了嗎?人跟人原本不就應該相愛?」七星怒吼。

      結果其他三人一致回答:「可笑!」或許是默契十足的因素,三人笑成一團,七星只是愣愣的望向三人,這笑,好悽涼啊!

      陰陽分家,丈夫會失去妻子跟女兒、母親,妻子反之;小孩會失去父母其中一方,過著同性生活。男女之間是多麼依依不捨的分離,也帶著多麼沉重的殺戮,只為了存活。女人無法生育、沒有經期,男人則沒有精液,只能單純變成享受性愛的動物,兩者之間過著本質上同化,心理上、文化上卻有極大差異的矛盾生活。

      同性之間的愛情雖然可以彌補缺乏伴侶的空虛,但卻不是所有人的選擇,絕大多數的人,只能壓抑慾望,選擇自我的墮落而已。當然有近一萬的人無法接受而逃到雜家,但是遲早有一天,仍然會被多數的人硬生生分離或是全部毀滅而已。

      這是一個無法逃避的悲劇,不明所以的恨憤慨的燃燒全世界的戰場,陰陽兩家的戰鬥只是以悽涼的方式來結束人類的命運。

      「等測試完,以後我再好好問你。」鼷說完,甩動他如黴菌般的綠髮走回床鋪,又繼續大睡,除了吃飯、比武、拉撒,他唯一的娛樂就是睡。

      和尚看打鬥結束,又繼續回自己床鋪唸色情禱文,那也是他的娛樂,當然享受色情也是。而睿老是看著艱澀的書和四處探查情報〈用美色〉,或是捉弄七星。至於七星本人,只能練習武術和研究戰略與觀看星相,她相信,這時代的戰爭快要結束了。

      測試那天,大家各渾身解數,四人得到的軍階如下,戒是文尉,睿是文將,鼷跟七星則是武尉。

      「為何你的軍階最高?」戒不敢置信的問,新徵的一千名士兵,只有睿破格當上文將。

      「僥倖。」睿謙虛回禮,戒發現他是一個不能小覷的對手。

      「過不久終於有任務了,真好!」七星開心的說,突然老纏著她的色狼A又撲過來,她左腳一踢,又飛出十尺之外。

      「我看你平常就在執行任務了吧,色情狂都快被你踢光了。」戒對於作戰能力相當強的七星相當有興趣。

      過不久,四人的第一道任務就是到秘家暗殺透。

      接獲命令後,四人來到武帥卿的軍營,等待了解更詳細的內情,七星內心十分猶豫躊躇,想不到了解自己身世之謎的時刻就快來了,只要找到透,希望在他被殺之前了解一切。

      等待片刻後,一個身材高壯,外貌俊逸,劍眉挺鼻,尤其是一雙深遂藍眸足以迷死權天下女人的男子走入,那懾人的氣勢壓迫全場,他就是卿,權力僅次於大元帥,在戰場攻無不克,讓陰家敗戰連連的狂士。

      「想必你們應該知道我的目的,殺了透。」低沉嗓音出口直接切中題旨。

      「為何要我們去送死。」鼷壓抑怒氣。

      「對自己那麼沒信心嗎?你們可是新兵裡最優秀的。」卿露出頗有興致的眼神繼續說:「沒錯,潛入秘家是會有風險,目前我們所派去的人沒有一個回來,你們怕了嗎?」

      「我死了是無所謂,但殺死那個廢物透值得嗎?」戒輕蔑望著卿,他總覺得事情不對勁。

      「我看你們只是把我們當實驗品,我來這裡可不是為了理念犧牲的,我是為了自己。」鼷乾脆的表明自己不接受的態度,沒錯,他還有想報復的人,他不能輕易死掉,那一份恨讓他活到現在。

      七星內心還在有所盤算,而睿則是始終保持沉默,五人氣氛緊張。

      「為何要殺他?預言本身的危險性就是選擇相信它,殺了那個人於事無補。」戒不明所以陽家的企圖在哪裡。

      「預言師是掌握一國壽命的主要精神領袖,陰家的七緯使原本占優勢的陽家開始連連敗退,而秘家的危險程度更高於陰家,他們的手段殘酷,如果透被他們利用,陽家會很危險,因為陽家靠的只有先天上的優勢跟體魄。」睿打破沉默解釋。

      「沒錯,最近秘家派出的怪物雖然被我們擊滅,但他們死後所散發的屍毒卻具有高度傳染力,已經因此死了好幾百個人,你們除了去殺了透,還要了解這些怪物是如何而來。」四人均感受的到卿精銳的鷹眼背後所散發的怒意。

      「你是說他們製造怪物的原因,除了殺人,還可以傳染病毒,那些怪物主要的目的就是要減少陽家的戰力囉?」七星想了想說。

      「沒錯,你們如果不能接受任務,就除去軍籍吧,我們不需要沒有氣魄的將領。」卿仔細上下打量這名叫做七星的平凡男子,發覺此人散發某一種獨特的魅力,有一種殺氣在他周圍盤繞,像是天生的。

      卿一說完,四人陷入沉默,七星知道自己必須要去,否則就算陽家不去殺他,陰家也會早一步下手,她相信自己的守護星,也相信七緯的預言,她還不能死,為了全人類的命運。

      鼷伸出長舌輕輕劃著自己的臉頰,這種舉動是代表他陷入兩難的局面,如果他不能以軍人的身分存在,那他就殺不了自己的母親,因為陽家規定平民百姓不能持兵器也無法上場打仗,重點是父親希望他能以堂堂正正的方式去面對自己的敵人,他內心想:「唉,父親呀父親,你還看不透我是一個為了邪惡存在的人嗎?這種信念……我……我做不做得到都是問題……」

      睿似乎早已有所打算,他鎮靜的開口:「我可以去,但條件是,如果任務成功,回來我要當上文帥。」

      「我也可以去。」七星附議。

      「我還不想死,不過,如果我成功了,卿你就他媽死定了!」鼷恨恨的咬舌切齒。

      「哎呀呀…我可是為了其他目的才來的,不過,憑老子的本事沒什辦不到的啦!」戒似乎靈光一閃想到自己必須去的理由,看看那傢伙也好,他要問清楚他預言的用意。

      卿高深莫測的一笑,眼前這四個傢伙的戰鬥力可不是開玩笑的,如果真的可以回來,那就太好了,期待他們能成功……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