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4)

   「反正還有第二次考試。」我能說的安慰話語不過如此實際。

   但樂宇禾卻搖頭,手緊捏著成績單。

   我思考了一下,說了幾句不像我會說的話:「你這半年來也很努力了,老師們對你刮目相看,一度成績還排行到全校五十。」

   「那妳有對我刮目相看嗎?」他問。

   「當然。」很難不。

   「妳覺得我會考上嗎?」樂宇禾又問。

   「如果你念個半年就考上,那其他努力很久的人做何感想?」

   「妳還真不會說謊話安慰我呢。」他失笑,輕勾著嘴角。

   「不是說好了當不說謊的朋友?」

   這句話讓他嘴角的笑容更大,「看在妳說話老實的份上。」然後他將手上的成績單遞給我,我先是猶豫,他輕喏了聲,拿著那張單的手輕晃著。

   我接過,他的神情猜不出端倪,是只差幾分就達到高中的低標嗎?

   但當我打開看,卻發現不是那麼回事。

   我幾乎是倒抽一口氣,睜大眼睛看著上頭的數字。

   「怎麼樣?很爛對吧?」樂宇禾的笑窩此刻礙眼得要命,我瞪著他。

   「你不是說自己不是念書的料?」

   「是啊,這半年來我快死了,我這輩子都不想再碰書了,我查過那間高中雖然重視升學,但也不會退學,我打算高中三年都不念書。」他聳聳肩蠻不在乎。

   「但你的分數卻高得嚇人?」我指著上面除了數學外其他近乎滿分的成績,他只差一點就比我高分。

   「這就說明我們的教育有多填鴨式了,我記憶力好,運氣也好,死背,全都死背。」他拿回成績單胡亂塞到口袋內。

   「理解,必須理解,不是死背。」他果然全都用背了,光靠背的就直逼我理解過後的成績。

   「我不需要理解,反正我又不在乎。」他嘿嘿笑著,我明白他是說真的,我已經可以想像高中的他蹺課偷抽煙,然後交白卷的模樣。

   「那幹嘛愁眉苦臉啊剛剛?」

   「因為我以為死背的科目可以滿分,少說也能拿到120吧?」

   「你會讓所有認真念書的人氣死。」我直接翻了他一個白眼,轉身朝校門口走去。

  

   「嘿,總之我們應該是會考上同一間高中,那距離我們這有點遠啊,妳打算怎麼上下課?擠那123台校車?」他追了上來,在我後頭問。

   「你呢?」

   「我騎腳踏車吧,這樣比較青春。」

   「我以為你會蹺課。」我側頭,風吹散我的頭髮。

   「妳真的很漂亮呢。」他說著,走到我旁邊,「不過我不會喜歡上妳的啦,放心,這只是一種對美的事物的欣賞。」

   我輕哼了聲,「最好。」

   「哈哈,喂,我要說的是,乾脆我載妳就好啦,反正我們都在同一區,」忽然他賊笑起來,「當然以後妳交了男朋友要給他載,我就會自動退出啦~」

   「白痴。」

   被他的笑容感染,我也稍稍扯了嘴角,最後在國中校門口跟他說再見。

   幾個月後的國中畢業典禮上,所有人都訴說著離別,為國中美好三年流下眼淚。

   然而我卻更期待的是未來,畢竟從沒有朋友的我,有了一個奇怪的純友誼朋友。

   「杜洵恩。」樂宇禾手拿裝著畢業證書的圓筒抵在肩上,站在校門口喊著我的名字,像是在等我,那樣輕倚圍牆。

   而我瞥見從我身邊跑過去的同校女生流著眼淚。

   「你弄哭人家?」我問。

   「她跟我告白,我拒絕了而已。」

   我瞇眼,「怎麼人都會想要在畢業這天告白?」

   「就算被拒絕了反正都要畢業也不怕尷尬吧。」他聳聳肩。

   「那如果接受了不就開始遠距離戀愛?」

   這一次換他瞇眼了,「大概只有像妳這樣的美女才不怕被拒絕吧。」

   「你以為人都跟你一樣膚淺?」

   「男人就是這樣膚淺啊,外表至上。」他嘿嘿笑了幾聲,「而且高中是能離多遠,就算基隆和屏東戀愛,距離也不過短短的一個小台灣。」

   「也是。」我同意。

   微風徐徐吹來,散落了一地種植在校門口的鳳凰花瓣,我伸手為他拭去落在他髮梢的花,輕輕看著說:「為何鳳凰花代表畢業呢?」

   「因為代表離別與依依不捨。」他挑眉,「妳有哭嗎?在畢業典禮上。」

   搖頭,我為什麼要哭呢。

   「也是,妳又沒朋友。」他說出事實,「國中對妳來說應該沒什麼好依戀的吧?」

   「嗯。」

   「那我們去吃個什麼慶祝一下吧。」他轉過身朝斑馬線方向走去,我也往前走去。

   在離去之際,原想回頭望一望這讓我無所依戀的三年,但最後我還是邁開腳步。

   對我來說,過去的就是過去了。

   如果說除了知識,國中三年我還獲得了什麼的話。

   我想就是眼前的樂宇禾了。

   一個可以說真話、一個保證男女間只有純友誼的奇怪男孩。

   我忽然想起來,自從他說要和我當朋友的那天起,朝會上便沒再唱名過他的名字。

   他再也不遲到、抽煙或是蹺課。

   我輕輕抿唇,他說想要一個真實的朋友那句話言猶在耳,而隱藏在他笑窩下的情緒,又會是什麼呢?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