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之二 訂票

7.

踏進教室時,意外地看見一個鮮亮的身影佇立在屬於教官的小隔間旁。金黃的髮色在透窗而來的陽光中熠熠生輝。

我想起那個女孩似乎在教官室打工。平時來和教官閒扯淡時偶而會遇見,長髮突出的色調讓人很難忘記。

教官不知道和她說了什麼,女孩爆出一陣大笑,標誌的臉蛋瞬間像是鍍了層光。他也笑著。

我從沒看過教官笑得這麼開懷。彷彿少年一樣,爽朗的笑聲越過整個辦公室傳到門邊。我幾乎沒多想什麼就轉身走了。

逃跑的衝動排山倒海而來。

8.

我還是在下課時間騷擾他,還是笑得跟沒事人一樣。

但卻再也提不起勇氣走上通往五樓的階梯。他曾經不經意地問起,但我隨便扯了個藉口傻笑帶過,他便再也沒提過這件事了。

9.

宿舍慶生那天他剛好出差。我領了蛋糕,一個人窩在角落發呆。

「教官教官,我這個月生日喔!」金髮女孩意外的沒跟他說上什麼就離開了。我一如往常跳到他的隔間外,卻發現他儀容整齊,正收拾著深色的公事包。從不在辦公時間收起的筆電已經拔下電源。

我愣了愣,直到看見他詢問的眼神才開口。

「.....咦,教官你要出差喔?」

他著低頭,漫不經心的應了一聲。手上翻找文件的動作沒有停過。

我突然不知道該跟他說些什麼。眼前桌面上的東西一件件消失,我攀在隔間上的手越抓越緊。看著他俯身拾起電源線時緊抿的雙唇,腦海瞬間閃過那天他大笑的模樣。

異樣的委屈湧上心頭。我退了兩步,轉身跑了出去。

10.

眼角似乎瞥見他抬頭的樣子,但來不及了。

11.

眼淚滾落在手背上,然後順著傾斜的指尖滴在廁所的角落。

12.

操場上的雲越來越少了。我聽見槍機彈上時整劃一的俐落聲響,緊接著,槍枝觸地的細微撞擊聲再次傳了過來。

一排同學魚貫走出模擬射擊區,我站起來,在心裡把射擊步驟默念一遍,然後才走進排列在隊伍前頭的草蓆陣。

教官只有在這種時候才比較有軍人的樣子。我隨著他的號令向前臥倒,拾起彈匣,然後用力拉開槍機。宏亮簡潔的口令就從不遠處傳來,隨著腳步聲漸漸接近,他的皮鞋尖已經進入我的視線。

臥在我右手邊的女孩遲遲拉不開帶動槍機的橫桿。教官蹲在她身前,好脾氣的要她慢慢來。臥倒的動作加上步槍本身的重量讓女孩本來就沒什麼力氣的手臂顯得很吃力,教官一手替她固定住不斷滑動的槍托,另一手直接越過槍身,用十分不可思議的姿勢把槍機推開。女孩的手還來不及收回,就這樣被他連著橫桿握住。

那也不過是幾秒間的事而已。讓我回神的是槍機彈上的巨響和小指爆出的劇痛。沒留神到小指就貼在槍機的前進路線上,恍惚中按下機關,槍機用足以夾斷成年人指頭的速度擦過小指指腹。

我與猛地抬頭的教官四目相對。但沒有維持太久,他很快地抓住我的手要查看,我卻下意識的大力縮了回去。

瞬間他看著我的眼神閃過一絲嚴厲。我愣住了,而他垂下頭,用後頭同學聽得到的音量,說:

「......瑋珣,你的手沒事吧?」

我用力彎起嘴角,「沒事沒事。」

教官站起來時很輕很輕的嘆了口氣。

而我直到下了課才發現指尖的血多到幾乎滿盈。

13.

打靶日意外的帶了張空白靶紙回來。明明每個人只配五顆子彈,有人就是可以帶十個彈孔回家......而有些人,例如我,似乎就是把子彈都送到別人的靶上了。

「一個彈孔兩分,每個人八十分起跳,沒打中也不要緊,交報告來可以加分。

「重點是開開心心的去,認認真真的打,平平安安的回家--這樣就很好了。」

我瞪著電腦螢幕,毫無頭緒。打靶那天教官異常嚴肅,幾個平時吊兒郎當的男生都被他狠狠訓斥了一頓。大半的時間我都在槍聲與他的背影中發呆,無意識的撫著好的差不多但還包著OK繃的小指。

那時的疼痛程度讓我除了逞強以外什麼也辦不到。

「瑋珣,手還會痛嗎?」

「嗯.....是有點.......咦?」我猛的回神,發現蹲在我旁邊的教官露出狡猾的笑容。

糗大了。

「其、其實也不是很痛啦,我還、還可以--」我感覺連爾後都像要燃燒似的發燙,尤其是他的臉此時離我不到一個手掌的距離。

教官拍拍我的頭,乾燥的輕觸令我呼吸一窒。我想起了五樓永遠燦爛的陽光,卻又好像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他突然低聲地說了些什麼,我湊近了些,才勉強聽清楚。

他說,從天臺可以看見他家。幾年前大火燒掉後就搬走了,現在還能找到焦黑的遺址。

他說,升學學校對於通識課程的怠慢讓他難以苟同。看見學生死氣沉沉的在下課時間惡補小考讓他心疼。高中生就該快樂活潑。

他說,他上上禮拜從教官室看見我打球。排球能打成這種程度也算某種程度上的厲害了。

他說,最近工作很多很難招架。

他說,一個人吃午餐其實有些安靜過頭。

聽到最後我的心跳聲幾乎要蓋過他的自言自語。即便在五樓時他也沒對我說過這些話--近乎抱怨的輕喃讓我有種被他當成垃圾筒的錯覺--儘管我甘之如飴。

但最後一句話,他是看著我說的。

然後他笑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