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之一 班次表

1.

抬起頭,男人的輪廓幾乎就要消失在光暈之中。靠著窗向我看來,翻飛的簾幕帶著整片整片的日光撒上男人略略痀僂的身形--我說不清那股想拔腿就跑的衝動是從何而來。

現在想來,那只是光影造成的錯覺罷了。

2.

項恩抽走我手中的筆時,我才發現自己已經淚流滿面。

他側向窗口,那欲言又止的神情被日光塗抹的一派朦朧,我瞇了瞇眼,嘗試抓住畫面裡殘存的輪廓--在完全消失之前。

男人消失之前,我也曾經這樣飢渴欲狂捨不得一刻閃神的注視,直到記下他略染風霜的臉上每一道因為無奈而鋪展開來的細紋。

但終究還是消失了,一點一點的,時間彷彿凌遲一般將男人從我的記憶中抹去,唯一不變的還是那無奈的神情。

他說,「這樣......有點困擾呢。」眼角因為苦笑稍稍彎了幾度,有道紋路順著臉部線條一露向下,勾勒出大約三十出頭歲的男人的平淡五官,平淡的幾乎一轉眼就會消失在陽光裡。

但那也只是我的錯覺。

項恩開了口,沒發出聲音,最後徒勞的閉上了。

最後,他握住我的手,很輕很輕的在唇上碰了下,帶著種奇異的疼惜與酸楚。

「.......乖,我沒事。」

唯一的弟弟深深望了我一眼,像是可以穿過我看見心裡那道永遠無法癒合的創口一般。

                就是這樣,所以才更放不下。搶著在他離開之前消失在他的世界裡。

                但卻留不住某一部份的自己隨著他遠走高飛。

3.

男人和我相識的時間很短暫。高中時代的自己沒有什麼長進,時間老是一轉眼就消失。

男人就是這樣,在我怨嘆著一個學期又要結束時突然出現。

記憶裡教官室的冷氣總是搶在所有處室之前進入狀況,本該充滿肅殺氣氛的隔間瞬間被偷涼的學生占得水洩不通。我也在裏頭。

先是為久久一次的人事更動感到新鮮,上了他的課,才開始真真切切的觸摸到他的存在,平時話不多,在教官室裡安靜地排著校車班表,偶爾才能聽到他開口說話--一反預期的冷冽語氣。

總覺得該是個溫和的人。

課堂上倒是一反常態,第一次知道他也可以用這樣風趣幽默的語氣示人時,突然像是某個開關被撥上了似的,心念一動就舉起手來。

「以後也請多指教了,小老師」。他笑起來時眼角的細紋幾乎無法察覺。

4.

開始進出教官室,開始熟悉寫有他名字的辦公桌面,開始用一整天的時間想念校門口有他站崗的早晨。其實充其量一週也只需要找他一次,但不知是什麼時候開始--也許是發現他一個人在五樓陽台享用午餐之後,見面的時間突然多了起來。沒有別人的時候他顯得溫吞許多,說起話來輕輕緩緩地,像是喉間不小心滾出的悶哼。大部分時間都是我一個人喋喋不休地說著,他偶而應個兩聲,耐心地聽我說完。日光的陰影照在他的深綠色軍服上,他有時會失神的看望著據說是大肚山腰的遙遠山景,被人說是不怒自威的眉宇舒展開來,像是要閉上眼一樣安適。有次他靠在牆角睡著了,我坐在他身旁靜靜地看著他,才發現平時頗有英氣的五官在日光強烈的照射之下,竟然平淡的幾乎消失。然後,注意到他的年紀其實大我許多許多。

5.

我特地回班上一趟,把違反服裝儀容規定的便服外套小心翼翼地披在他肩上。

想著,如果醒來時發現是女生的制服外套,說不定會窘得不知如何是好。

但還是沒這麼做。眷戀的退後兩步,然後才跑回陰影之中。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