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原創小說大賞|把握最靠近夢想的機會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各類稿件大募集

02_最危險的力量

      衛凌靈遽然坐起,對還在睡眠模式的電子管家低喝:「查孫淨元的最新消息!」

      鑲在床頭邊的電子管家是一顆可愛的圓球,被猛然喚醒後,沒有一點人類的起床氣,盡忠職守地在數據海裡掃描過一輪:「早安,沒有您不知道的最新消息。」

      男人擰著的眉微微一鬆。

      只是惡夢而已,孫淨元一定還活著。如果孫家少爺死去的話,身為巨大商業利益的相關人士,至少還是會上一下社會版面的。

      他起身,電子管家溫順地化成手環扣在腕上,碧綠的電子眼轉了轉,非常人性化地提醒道:「根據台灣的普遍大眾審美觀,我建議您出門前刮刮鬍子。」

      衛凌靈到浴室草草洗臉,望向鏡子裡蒼白至極的臉,以及臉周那些仔細看仍能辨認出來的傷痕,安靜地沒有反駁電子管家。但他依然沒有刮鬍子,只是從破舊衣櫃裡翻出皺巴巴的襯衣,努力用手撫得稍微平坦些後,穿上身:「記得在外面別說話,裝成普通的電子管家。」

      其實並不普通的電子管家愉悅地答應了。

      他最後戴上鴨舌帽,把帽沿壓低遮住臉龐、戴上口罩,走出破舊公寓,騎著腳踏車去學校賺點鐘點費。

      這是學期第一堂課,台下實體與虛影的學生交錯坐著,一齊望向教室中央巨大的環狀投影幕。他架好投影片,血紅的字寫在黑底投影片上:『共感理論與應用課』。

      教授是一位年約六十的女子,清婉的聲音從接收器裡響起:『歡迎來到這堂課,我是你們的教授林心。在開始之前,我想先給大家一點入門概念。看看你周邊的同學,在共感科技如此發達的時代,他們可以用共感的權限和你分享同一具身體的感官,你們可以看到、聽到、感受到一模一樣的東西,即使你們可能身處兩地。這種共感叫做相對共感,安全、有趣,每個人都能無負擔地體驗看看。』

      衛凌靈出神地望著窗外大片的陽光,即使是在室內,他也依然沒有拿下遮住眼睛的帽子。

      林心繼續說:『但有另外一種共感,超越現在科技產品的範疇,更危險、力量更大,只有非常少數的人能夠使用,我們叫它絕對共感。』

      話音一落,她隨意地點了一位同學:『知道這兩者差別在哪裡嗎?』

      同學略略猶豫:『我只聽說過絕對共感對大腦很危險,很多人嘗試後都瘋了。』

      『你說得沒錯,那你知道為什麼他們會瘋嗎?』

      同學遲疑著答不出來,林心好脾氣地一笑,抬手發了個連結到群組:『我特別準備了一個安全版本的體驗,讓大家利用共感親身感覺一下。順便介紹個,這位是你們的助教,凌。』

      衛凌靈起身和大家打招呼,口罩上方的眼睛形狀很美,優雅但凌厲。

      學生們紛紛點入連結,幾秒的連結時間後,他們發現自己多了一副極其靈敏的感官,來自他們的助教。

      然後下一秒,他們跟著助教的感官,墜入了一片陌生的深海。

      學生們的瞳孔乍然放大。

      他們不只感受到了助教的五感,還被助教帶著入侵了另一人的意識。如果平常玩鬧的共感體驗是平面的線條,現在他們的感覺就是三維的空間,除了助教原有的五感,還有另一個人的感官,以及數十年累積的心思與記憶,同時鋪天蓋地淹過他們。

      他們在紛湧的記憶裡窺見,這是教授林心的意識與身體。

      平常用接收器玩的相對共感,只能感受到五感,不能操作對方身體,也不能感知到對方的思維或記憶。

      但絕對共感,顯然完全是另一個層級的東西。

      助教帶著他們抬起林心的指尖,僅僅是一個簡單的動作,他們同時感知著助教的手臂在動,也同時感受到操作著林心指尖的感受,控制身體的神經互相影響,讓不少人已經難耐地皺緊眉。

      意識迅速超載,冷汗泉湧,他們在自己的腦袋裡無聲哀號,在密密麻麻的記憶和意識裡沉浮著,喪失所有思考能力。

      就在所有壓力堆疊到頂,恐慌感開始蔓延時,林心的聲音彷彿在他們的腦中輕輕響起:『凌,該停了。』

      沉重的桎梏忽然一輕,學生們喘著氣睜開眼,發現自己安然無恙回到各自的身體感官裡。

      一個學生下意識看一眼時間,發現那宛如煉獄的體驗,其實只過了短短五秒,但已有不少人摀著嘴,臉色鐵青地忍住劇烈作嘔感。

      教室裡一片沉靜。

      『實體來的學生,下課後來我這邊領藥,今天睡前吃一顆。』衛凌靈平緩地打破寂靜,『線上的學生也請到藥局出示課堂證明去領藥,沒吃的話,你們今晚會睡得很不好。』

      『這就是絕對共感的力量。你們剛才只是跟著助教的感官,用絕對共感的方式進入我的意識,就已經覺得難以忍受。如果是以你們自己的身體素質進入,大腦神經肯定會受損。』林心仰頭望向所有學生,神情嚴肅,『這是你們學到的第一堂、也是最重要的課。絕對共感是極度危險的力量,我衷心希望上過我的課的學生,永遠不要想著去嘗試它。』

      『這麼危險的東西,是合法的嗎?』

      人群裡有學生低聲討論,林心捕捉到這個問句,唇線微微向下:『因為不明的基因突變,大約千分之一的人口擁有這樣的異能,我們叫這些人「共感者」。』

      衛凌靈微微一動。

      『因為任意使用共感是絕對禁止的重罪,這群天生就能夠使用絕對共感的人,在社會裡往往被視為危險的不定時炸彈。除了教學用途,唯一能夠合法使用的是「糾察者」,你們可以把他們想像成負責管控共感的警察,平常需要嚴格監測共感的相關使用,特別是掌握這群「共感者」的一舉一動。』

      剛剛討論的學生們互看一眼,七嘴八舌:『要怎麼管控「共感者」?這樣的人應該把他們都集中一起,禁止他們外出。』

      『這樣太沒有人權了吧。』

      『對有高度犯罪可能的人,要有什麼人權啊?到時候出了事,受害者的人權呢?』

      林心默默聽他們說完,才慢條斯理繼續說下去:『如果發現共感者有危險行為出現,糾察者必須馬上出動逮捕,嚴重的情況甚至可以當場擊斃。但是,究竟對共感者的管制應該如何拿捏,至今各界仍在爭論中,沒有定案。』

      有些活潑點的學生已經漸漸恢復,其中一位舉起手,好奇道:『請問,為什麼助教有辦法做到絕對共感?』

      林心微笑,回頭看一眼神情平靜莫測的衛凌靈:『抱歉,這個問題的答案是助教個人隱私。我唯一能向你們保證的是,助教的能力僅供教學使用。』

      待課程結束,學生紛紛離開線上會議室或實體教室後,衛凌靈收好東西,和教授告辭。

      「凌靈。」林心溫和地叫住他,「剛剛學生的問題,你覺得如何?」

      衛凌靈大半神情藏在口罩後:「我的能力是僅供教學用的沒錯,但妳我都知道,這實際上是不合法的。」

      「沒錯,我用教授的權限讓你可以留在這邊工作,只是暫時的作法。」林心和藹的目光幾乎讓他無所遁形,「但你真的不考慮回去當『糾察者』嗎?」

      他以沉默回應。

      良久,林心嘆了口氣:「凌靈,你是我見過、在共感領域最有天賦的學生,不要再把自己困在過去的事件裡了。那個孫家孩子的意外,不是你的錯。」

      衛凌靈一言不發,只是輕輕點頭,轉身離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