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御喬兒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J字的謎團(一)

        身穿著淡灰色的燈籠上衣、洗白的牛仔短褲、一雙染了黃漬的白色布鞋,頭髮雖梳理整齊的紮了公主頭,但晦暗無采的褐色臉蛋、深凹的眼眶、無血色帶著些暗紫的雙唇,如鬼爪般細長的手指,枯乾的身材,不停的拉住偵一隊的組員喃喃說著:「我是兇手……我是兇手……我就是殺了羅膺晏的兇手,把我抓起來吧……」

            被拉住的組員,心裡頭直嘀咕:「每天一睜開眼就見到這個瘋子,真是……」他的眼神朝一旁低頭佯裝忙碌的同事瞄了一眼後,嘴上不由自主的官腔逕自出了口:「羅太太,妳先生的案子已經結案了,他確實是因為心臟病發作死亡,妳不要再自責了,節哀順變吧。」說著,伸出手想要掙脫這婦人緊握自己手腕的枯爪,竟沒料到這婦人竟似有神力般,手指像警用手銬般緊緊嵌進手腕中,一時間用盡全力也擺脫不掉,這組員掙著掙著,臉上漸漸閃現血色……

              管斯澧和黃伊正從偵察隊的門口走進來,見到警員跟人拉扯,管斯澧的臉色瞬間變得更加難看。警員見到管斯澧的臭臉,忙不迭的站直身子,舉手敬禮,大聲說:「長官好!」

              管斯澧點點頭後,大步走進辦公室,羅太太終於鬆開警員的手,想快步衝到管斯澧的面前,卻被身後的黃伊一把拉住,柔聲勸說:「羅太太,妳先生的案件已經結案了,妳還是回去休息吧。」

              婦人的另一隻手突然抓住黃伊的右手臂,雙眸瞪視著她,眼神裡充滿著殺意且歇斯底里的大叫:「是我殺了膺晏,是我殺了他,我殺人了,你們怎麼辦案的?連殺人犯都不抓嗎?」

              手臂傳來一陣劇痛,黃伊卻不為所動,反而嘴角泛起笑容,語氣堅定的說:「羅太太,我看……這樣吧,我去請示長官,若是妳先生的案件有任何的疑點,我一定會到府上拜訪,到時候請妳務必與我們警方合作,好嗎?」

              聲嘶力竭的婦人聽見黃伊這麼說,吼叫的聲音漸漸變成哽咽,她鬆開手,眼神變為哀求的看著黃伊:「妳說的是真的嗎?」

              黃伊滿臉堆著笑,點點頭,語氣柔和卻肯定的說:「真的!妳也明白,警方辦案,在程序上頭,可能要花些時間,這幾天請妳務必在家裡等我們前去拜訪,好嗎?」

              婦人雙眼直視著黃伊的雙眸,彷彿想從她眼中找出任何蛛絲馬跡的騙人想法,但黃伊的態度既誠懇又堅定,婦人這下才如同洩了氣的皮球,低下頭:「好!我會等妳……」

              黃伊輕輕拍了婦人的肩,邊朝剛剛被婦人緊抓手腕不放的員警說:「請你送她出去吧。」說完,站在一旁目送婦人離開警局。

              婦人邊走邊回頭看著黃伊,黃伊始終維持著笑容看著她,直到警局門關上之後,她臉色一沉,轉身走向管斯澧的辦公室前,輕輕敲門:「長官……」

              一聲低沉又威嚴的聲音從裡頭傳了出來:「進來!」

              黃伊轉開門鎖,恭敬的走了進去,順手將門給帶上。

              管斯澧雙手橫放在胸際間,雙眼低垂,面色凝重的坐在椅上沉思,黃伊見到管斯澧沉默不語,靜靜站在一旁等候時,對於剛剛那位婦人的行為,心中不禁開始嘀咕起來:「已經結案的事情,成天上這裡吵鬧,若不是體諒她喪夫之痛,加上她精神有問題,我大可執行我的職權,把她從局裡轟出去,那能容得下她成天盡往這裡吵鬧的行為。還讓她騷擾其他同事……」儘管內心充滿著不悅,但黃伊的臉上仍舊帶著平靜且嚴肅的表情,等著管斯澧開口指示。

            「妳剛剛處理的不錯。」管斯澧半晌才開口。

            黃伊向管斯澧行禮:「多謝長官誇獎……」

            說完話之後,管斯澧拉開辦公桌右側第一格抽屜,拿出一些官方用的信紙,又從制服上衣的口袋取出一隻鋼筆,按了一下筆尾的彈簧後,似乎在考慮要寫些什麼字句般,足足停了一分鐘之久後,才下筆寫了些字句。寫完之後,收起筆放入口袋,只見他眉頭緊鎖,將信紙直立在面前,仔細斟酌許久,才稍稍嘆口氣,又從第一格抽屜取出信封,細心的將信紙折成三折後,又停下動作,稍稍猶豫片刻,彷彿即將收到這封信的人,令管斯澧自覺難堪似地。終於,他還是將信紙放入信封之中,並且用膠水封緊,然後便平放在桌面上,凝望著信許久,才擡起頭用著平素嚴肅的表情看向黃伊。

            「羅宅的案件,依照法定程序,加上鑑識科及法醫的報告,證實死者的死亡純屬『自然死亡』。」說到這裡,管斯澧停頓了一下。

            黃伊聽見長官如此說法,頗有同感:「屬下也這麼認為,只是羅太太似乎將丈夫的死往身上扛,果真如同家屬說法:『她害了嚴重的精神疾患』!是否針對她需要採取什麼樣的行動?」

          「這是依法定程序走過的案件,沒有新的事證足以證明死者是他殺,只能就證據說話。」

            黃伊默然贊同。

          「在死者筆電上留下了紅色的『J』字的人究竟是誰?而此人為什麼要留下這樣的字誘導警方辦案?」管斯澧雙手抱胸的自問。

          「或許這是死者將死前想留下心中思念的人所寫的……」

          「死者嘴角的一抹微笑,這是我辦過這麼多案件中,唯一見到心臟病發者死前還能笑得出來的特例……」

          「或許,他正在想著什麼令他開心的事情……」

            管斯澧凝望著眼前分析案情的黃伊,威嚴的語氣中稍稍露出一點無奈:「這就是憑證據辦案的好處。就現有的證據將案件結束,對於無法查證的線索,只能視若無睹。這在講究辦案效率的警察系統上,非常有用。這也是法定程序辦案的好處。」

            黃伊聽見長官這麼說,心頭浮現一種奇特的想法:「難不成,長官對此案另有看法嗎?」但她礙於官階,也不好開口問個究竟,只能沉默不語。

          「剛剛妳對家屬的應對,十分得體。只不過,我的直覺告訴我,除了警方結案的事實之外,這件案子似乎另有未查之線索。」

          「長官剛剛所提之事,經過查證,無法有新的突破,或許這是死者臨死前跟家人開的玩笑。」

            管斯澧再次凝視黃伊半晌,說:「妳能在短短期間裡升到我的副手,確實讓我刮目相看。不過在公理之下,我相信還有人能夠嗅出犯罪的氣味。這個案件雖然結案,但在我心中,它始終是個懸而未決的謎團,能解開這個謎團的人,只有她才能勝任。」

            黃伊面露疑惑:「長官想要重開此案的調查嗎?那您屬意誰來辦理呢?」

          「在程序上,本案已經完結。但真相卻隱而不彰,難道妳沒有興趣了解嗎?」管斯澧意味深長的看著黃伊。

            黃伊不明白管斯澧在想什麼,只能低頭承認:「屬下愚昧,請長官指點。」

          「剛剛妳打發羅太太的話,字字鏗鏘!妳準備什麼時候去拜訪她呢?」管斯澧神色嚴厲的看著黃伊。

            黃伊啞口無言,心想:「這不過是權宜下所說的話,難不成長官真的要我前去敷衍了事一番嗎?」但是管斯澧的問話,又不能不給個滿意的回答,黃伊只好說:「如果長官許可,我自然會親自登門拜訪,並且再次重申結案的報告。」

            「只怕妳這番『報告』會再度引起羅太太的不滿,屆時妳該如何處理?」

            「這……」黃伊暗自思索之後,隨即正色道:「屆時就請羅家人自行約束羅太太的行為。」

            「處理的恰如其分,符合法律程序!」

            「謝謝長官指導。」

              管斯澧拿起桌上的信,面無表情的說:「妳要到羅宅之前,帶著這封信,去找我的後進朱增年,等他看完信之後,他會告訴妳該找誰陪妳前去羅宅拜訪。」

              黃伊恭敬的上前接過信之後,管斯澧坐在椅上說:「去吧!」

              黃伊朝長官行禮後,中氣十足的說:「是,長官。」隨即轉身開門出去。

              管斯澧見黃伊出去後,嘴上喃喃說著:「法律辦不了的事情,就讓她去管吧,希望她能彌補警方程序辦案下的缺憾。」接著,他凝視前方的眼神中帶著些許敬佩又有些不甘心的神采。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