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POPO線上編輯室 EP3》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不是找我,是找她(一)

        鋪著瀝青的路面在烈焰般陽光的照射下,彷彿即將溶解似的冒出海市蜃樓模樣的熱氣,人站在毫無遮蔽的陽光下,幾乎自燃似的猛流汗水,再過幾分鐘後,說不定這烈焰就將人體整個蒸散,連衣裳都燒成灰燼。

            路上行走的人們,個個穿成像在沙漠中生活的人般,全身包裹得密不透風;而另些人卻褪去衣服,露出精瘦或肥贅的上半身,貪圖個涼爽;愛美的女人,則穿著細肩帶背心、短得不能再短的褲子,蹬著夾腳拖,撐個陽傘,算是避暑氣。在這個夏季,高溫帶來的奇景,真是令人目不暇給。

            頂著警帽、穿著警察制服及長褲,帶著一身熱氣走進警局的朱增年,嘴張得老大,猛吐氣,深怕再吸一口熱氣就會灼傷了五臟六腑,進警局之後,同事迎面來,他連看也不看,雙眼搜尋著風扇,瞧見立在會客室旁扇頁轉動不停的大型風扇,他像追補嫌犯般,神情焦急,忙跨大步朝它而去,直到站在風扇前接受涼風的吹襲,整個人才鬆懈下來,讓涼風將全身的暑熱給帶走。朱增年的死黨兼同事笑嘻嘻的走到他面前跟他說:「你女朋友找你唷……」

            朱增年一聽,破口大罵:「見鬼!你熱瘋啦?我要是有女朋友的話,早叫她送個大冰塊過來給我抱抱,讓我消消暑氣……」

            同事見他火氣挺大,嘲諷的說:「怎麼啦?這麼大火氣……」

          「我火氣大?」朱增年忙把帽子摘下,沒好氣的說:「路上有人騎著摩托車就這樣倒地死了,你去外頭站二個小時,看你會不會熱到跳腳……」

          「真的?假的?熱死人了!」同事嘴張的老大,滿臉驚訝的說著。

          「不信啊!屍體還在太平間,要不,我帶你去看啊!」朱增年閉起眼享受涼爽的風,口氣平和許多。

            同事睜大雙眼,不可置信的喃喃說:「溫室效應的作用,讓氣溫一年比一年高,熱死人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是沒想到今年似乎特別嚴重……不過,整個警局也不只你一人出外勤啊……問你個話,火氣這麼大,真是……」

            朱增年面有愧色,但仍舊抱怨連連:「唉……這種鬼天氣,熱得我連制服裡的背心都可以擠出鹽塊了,真是讓人抓狂的夏天!還好,終於可以進局裡吹個冷氣了……」邊說,邊動手把短袖制服的鈕扣由上往下一顆顆解開,同事臉色微紅的忙拉住他說:「別脫啊……等見人之後再脫吧。」

            熱得失去理智的朱增年疑惑的問:「見人?見什麼人啊?」

            同事滿臉窘態忙說著:「你就算要脫,也到後頭的休息室去脫啊……你說沒女朋友,不過那個人確實指名道姓的要找你啊!」

          「找我?」朱增年被酷暑熱的頭昏腦脹,腦袋一時間無法運轉,實在想不出誰找他。

            同事走近他的身邊,在他耳旁輕聲說:「二條槓加二個星的耶……還是個混血兒,跟我們差不多高喔……挺漂亮的,嘿嘿……」

            若在平時,朱增年早就推開他,邊罵道:「講什麼悄悄話啊,弄得我耳朵都是水氣……」但是此刻,他滿心疑問:「官階頗高,究竟是誰啊?我沒認識這號人物啊。」

          「我們都是一線三星的警員,你怎麼認識這個女生的啊,教教我吧。」同事仍舊在朱增年耳邊細語。

            此時,朱增年些微不滿的用手肘輕撞他說:「站過去點,弄得我滿耳口水……怎麼教你啊,若是我有本事認識這種人,才不會一直被人逼婚呢……嘖,帶我去見人啦。」

同事陪著笑臉說:「好,好,……那位美女就坐在你的座位上,你自己去吧。記得把衣服扣子扣好啊……」

          朱增年無奈的搖搖頭,伸手把警帽摘了夾在腋下,朝座位走去邊將剛剛解開的鈕扣一顆顆再扣回來,只見對方背對著他,一只馬尾高高束起。

          朱增年停下腳步,深吸幾口冷氣帶來的涼爽感,舒緩了酷暑引發的不適後,才緩步走到座位前,朝背對自己坐著的人大聲喊:「長官好!」

          黃伊緩緩的將座椅轉過來,瞧著眼前這位濃眉大眼、一臉憨氣、皮膚被太陽折騰後而黝黑的壯碩警員點點頭,語氣平淡的說:「你就是朱增年?」

          「是,長官!」朱增年雙眼平視,身子挺直的回答。

            黃伊站起身,朱增年一瞧,心想:「坐著看,不覺得她高,怎麼一站起身,就跟我眼對眼瞧上了……」

            黃伊眼睛雖凝望著朱增年,但實際上卻把他當成空氣似的看著,官僚味十足的從褲袋裡取了信,伸出手,語氣冷淡:「這是管隊長要我交給你的信。」

            一聽見是管斯澧要她來找自己,朱增年眼睛立刻一亮,嘴角揚起微笑,忙接過信,只見信封黏貼的十分紮實,朱增年看了信封一會兒,隨即就將信封從中撕開一角,接著就將手指鑽進去,信封剎那間就四分五裂……

            黃伊見他這樣粗暴的將信拆開,心想:「長官要我找這種人,究竟有何用意?」

只見朱增年專注的看著信,接著便露出燦爛的笑容,他朝黃伊說:「長官交待的事情,我馬上辦!」他搶過黃伊的身子,黃伊忙閃身讓開,朱增年抓起桌上的電話,突然間停頓了會兒,掛上電話,站到黃伊身前,恭敬的說:「還沒請教長官的稱呼……」

            還以為發生什麼事的黃伊,表情怔了怔,隨即恢復慣有的表情,平淡的說:「我叫黃伊!」

            朱增年聽了之後,又撲到桌前,忙拿起電話開始撥號;黃伊心裡直嘆息,邊挪開腳步,站往一旁。

            「……什麼?她不在嗎?知道了……」掛上電話之後,朱增年伏在桌上想了想,突然敲了一下腦袋,立刻把腰際間的手機拿出來,撥了號碼,接通後,語氣興奮的說:「欸,妳在哪裡啊?……喔,那順便到我局裡來吧。……什麼?不方便?我哪有這麼閒要找妳喝涼的啊?是管隊長找妳……哼,妳最好立刻繞過來!好啦,我會準備冰汽水請妳喝,這樣可以吧……多久會到?……最好是十分鐘啦……我會對時唷,遲到一分鐘,就給妳啃冰塊,知道嗎?嗯,就這樣。」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