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卷一‧雲煙》〈章一‧三世為人〉#4

      「拾翠,丞相今日起值政事堂嗎?」拾翠與挽紅將晚膳送來繡樓與向雲煙時,向雲煙問道。

      向來她都等父親下朝後與之一同用膳,除非向延恩輪值政事堂,不會回府,才由僕人將晚膳端至繡樓。

      「是的,」拾翠恭敬答道,「大人傍晚還特地遣人回來通知,叫膳房趕緊準備晚膳,別讓小姐餓著了。」

      「是今日啊,我竟沒記清,真是該死。」向雲煙啐了啐自己。方才才想著今日父親必是又忙晚了,正欲傳人叫膳房慢些炊煮,以免父親回府時涼了飯菜。

      「不是的,今日本應值宿的張丞相今日身上有些不適,大人這才替他值政事堂的。」挽紅回答道。

      向雲煙聽聞挽紅答話,淡淡一笑,柔柔說了聲,「爹總是這般。」

      「小姐快些吃吧,別讓飯菜涼了。」拾翠看向雲煙說了一陣話,趕緊催著她吃。

      「知道了,全府裡就屬拾翠最像個老嬤嬤,老愛東叮嚀西囑咐的。」向雲煙看拾翠那般著急著要她用膳,她連忙打趣她。

      「小姐怎這樣調侃拾翠,難道小姐敢說拾翠服侍小姐服侍得不好不妥貼麼?」拾翠聞向雲煙調侃自己,扭過頭嘟著嘴牢騷道。

      「是是是,拾翠服侍我服侍得最是周到妥貼了。」向雲煙被拾翠的反應逗笑,趕緊拿起銀筷,夾了些菜到自己碗裡,讓拾翠看清自己正要開動了,以安她一顆心。

      「小姐,挽紅幫您收拾書案吧。」一旁挽紅見向雲煙稱讚拾翠,也爭勝似地做起事來。「會服侍人的才不只拾翠呢!」

      挽紅趕緊伸過手,收起一本本原先亂攤在案上的書,疊在自己胳臂彎中,欲等回兒便拿回書櫃上歸位。

      向雲煙看著身旁逗趣的兩人,兀自笑得開心。

      「小姐,您這架上的史書全讀遍了,怎老愛看這兩頁,都翻皺了。」挽紅正收拾著,看著其中兩本所翻至的那頁,書角有屢屢翻折的皺痕。

      「我就愛看這兩頁不行麼?」向雲煙瞥了挽紅一眼,頂嘴似地答她。忽而又開口問:「丞相是今日起值十日呢,抑或只暫代這一日?」

      一旁拾翠細細思索了,食指伸在頰旁點了點,才答向雲煙,「應是只有一日,四日前大人方值完一輪。」

      「那好,明日替我備車馬,我往遇仙樓去。」向雲煙吩咐道,一面舀了一口翡翠羹湯送入口中。

      「小姐去遇仙樓作啥呢?」挽紅好奇問道,「有什麼山珍海味咱們膳房做不出來的。」

      「挽紅妳糊塗啦,」一旁拾翠連忙啐她,「大人素來最愛遇仙樓的煎夾子與菊花糖餅了,每回十日輪值畢,小姐都要親到遇仙樓點買回來的。」

      「小姐每次都只帶妳出門,我怎知你們都出門幹什麼去了?」挽紅吃味。

      「如妳明日安分細心些,別沿街嚷叫,這回帶妳去又有何不可。」向雲煙笑道。她出府時向來都帶上拾翠,便是看拾翠個性沉穩,不會大喇喇地引人注意。而挽紅個性直接,雖單純可愛,然在外頭不比府裡,總是要低調些好。

      「小姐放心,挽紅定安安分分的!」挽紅拍著胸脯應道,聽向雲煙明日要帶她出門,語氣裡不免幾分興奮。

      「那拾翠這就去吩咐車駕。不打擾小姐用膳了。」拾翠拉了拉一旁挽紅的衣角,示意兩人退出房間。

      挽紅隨著拾翠走出房,順道將方才收在臂裡的那幾本書歸到櫃上,才出了房門。

      向雲煙看著她擺上架那些書,眼睫微微一沉。她總愛翻那兩頁,看著書上墨字記述、描繪著自己所認識的那人,或飛揚跋扈、或默然無語,提醒著自己,今世是為何而生。

      然她看遍史書,不過為了找他的蹤跡,想找他又出現在哪一朝哪一代,是否與轉世於此的自己錯身而過。

      她常常看著史書,暗笑自己的癡。

      若他真又轉世,怎是自己看得出呢?前兩世,那一個靈魂不就投世而成兩個大相逕庭的人麼?

      然她仍固執如此、癡迷如此,不肯醒悟。翻遍了經史子集依舊尋找著。

      皇城之中,人人讚她是才女,這樣的稱譽,總讓她惶恐。因為只有她自己知道,別人眼裡她的才識,不過是因自己累了二世的記憶、二世的才華,降生於此。她的前世,本就是官家子女,只因她未曾飲下那孟婆茶,未曾回到那無緣無明的狀態,因此順著故塵舊緣,又生入了官家之中。

      然她未曾忘卻,自己自始至終,是為了還情而生的。聲名利祿,她淡然視之;繁華紅塵,她不欲招惹。

      她本是喜愛寧靜、喜愛獨處的,及笄之前的自己不曾隨父親參加過任何朝中盛宴,然及笄那年,因一紙不小心誤摻於向延恩所擬奏摺之中的詩篇,為皇帝所驚嘆,向雲煙才名,一夜之間漫於朝野。

      連兩年聞喜宴,皇帝皆特詔她與宴。

      這起先只是一樁意外,向雲煙本欲推拒,然思索幾日,心念一轉,或許那般場合,更有助於自己尋找那人,於是她應著皇帝之詔,風光出席。

      那一年聞喜宴,她結識了趙元偓。

      她偶爾想過,會不會是六王?前兩世,他都那般輕易地被自己所吸引,今世恐也是不例外的吧?趙元偓偶爾染帶一絲滄桑的溫文儒雅,也總讓她覺得熟悉,讓她不禁回想起初初那一世的他。

      或許便是六王也說不定。

      就當她如此思索時,她才會赫然記起,在黃泉路上,孟婆所說的話。

      『妳可知,因這兩世的創痛,他已經決定轉生為一個無心無情的人。』

      不會是六王,不會是那個總是溫溫柔柔對待自己的男人。因為再世的他,已決定不再去愛。

      當她終於心無旁騖、可以無所牽絆地去愛他的時候,他已決定不再愛人。

      兀自陷入思緒中無可自拔的向雲煙,驀地失笑出聲。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