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6-3好約禮與壞約禮

        約禮注視著楊斳天緊閉眼眸上的細長睫毛,楊斳天粗沉的呼吸與平靜的睡臉,說明他這段時間經歷了多疲憊的事。

     

        約禮將弄濕擰乾的溫濕毛巾輕輕地擦拭上楊斳天的臉,再幫楊斳天擦拭身體與清潔掉雙腿間,自己弄出來的污穢。

     

        自被那股憤怒的情緒掌控後,他便策劃出這一場綁架與囚禁。

     

        他制止不了另一個自己對楊斳天做出這些過份的事。

     

        他只是不想楊斳天繼續逞強下去,但見到楊斳天脾氣那麼倔強、自尊心那麼高傲,就被激起那種強烈的征服感,想把楊斳天弄哭,最好像小時候那樣哭得雙眼發紅,將最脆弱的一面袒露在他面前。

     

        結果做到楊斳天暈過去了。

     

        約禮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冒出另一個人格,大概是一時難以接受那樣結果導致。

     

        他解開綁住楊斳天雙手的繩索,因為掙扎,在楊斳天的雙手手腕上留下觸目的紅痕與些許破皮。

     

        約禮抬起楊斳天的手,像對待最寶貝的東西親吻而上那紅痕,再吻上楊斳天的手背……與手指頭。

     

        楊斳天的指尖上殘留著淡淡的梔子花香氣,約禮將鼻尖埋入楊斳天的掌心,想像著是楊斳天在撫摸他的獸頭,像以前一樣,乞求著楊斳天原諒他。

     

        他幫楊斳天把被子蓋好,維持著上半身套著襯衫、下半身光裸,看了眼時間已經下午四點,準備去料理晚餐讓楊斳天醒來後可以吃。

     

        他走出房間,擱在餐廳桌上的手機閃爍著訊息通知,他走近點開一看,是楊鑫的秘書傳來的,內容:「今天下午回主宅一趟。」

        約禮眸色暗沉下來,知道楊鑫找他做什麼,再望向臥房一眼,決定先去見楊鑫,但又怕楊斳天在他回來前醒來,會離開他,所以換了一個方式來囚禁楊斳天。

     

        他走回臥房拿出另一個自己收在書桌抽屜裡的某樣物品,將楊斳天的單手與床頭櫃的金屬欄杆綁在一起,這才放心的出門。

     

        前往楊家主宅的車程不需很久,約禮進入裡頭,管家一看到他,主動去向楊鑫報告他來了。

     

        約禮站在客廳裡等待,不久楊鑫自書房出來,坐上單人沙發的主位上。

     

        「他在哪?」楊鑫直接問。

     

        「老爺指誰?」

        「你的主人。」

        「其實少爺在被警方逮捕前就已經將我趕走,不許我出現在他面前。」

        聞言,楊鑫皺眉,短暫思索楊斳天這麼做的原因。

     

        楊鑫接獲秘書通知楊斳天在半路上下車,不回來主宅見他,便命令秘書去楊斳天家裡,把人帶來。

     

        可是楊斳天竟然沒有在那裡。

     

        最能了解楊斳天行蹤的人就是約禮。

     

        如果約禮也不知道,那楊斳天會去哪裡?

        在最後判刑出來前,楊鑫可得讓楊斳天安分守己一點,現在有多少人等著看他們楊家的笑話。

     

        楊鑫已經犧牲了楊斳天,不許自己再犧牲掉什麼。

     

        「把他找出來,帶來找我。」

        「是,老爺。」

        「另外,明天會有三隻獸人要你協助運送回去獸人區域,照同樣方式走私出去。」

        「我明白。」

        因為白濛的事,現在政府正在極力徹查在人類區域生活的獸人數量跟身份,一些曾和楊鑫交易過的買主,為避免這把火燒到自己,選擇將獸人送走。

     

        短短三天內,約禮就幫楊鑫處理五件走私案子。

     

        在這種風聲鶴唳狀態下,楊鑫為避免遭受波及,真的很鋌而走險。

     

        能讓那些獸人回到自己的世界是好事,但楊鑫造成的傷害依然在。

     

        約禮要的是楊鑫主動認罪,不是由他揭露,至於要怎樣讓楊鑫照著他想要的做。約禮還在收集他需要的東西。

     

        楊斳天仍在家裡,約禮不多留,離開楊家。

     

     

     

     

     **

        楊斳天是被臀裡的悶疼與腿間流出的黏稠東西驚醒,本能地想起身,挺起的動作卻卡在一半,因為左手被困住,右手倒自由了。

     

        他光是一動,就感到臀裡悶痛一下,幸好沒有直接坐起,一定痛爆。

     

        被約禮擴張過的感覺仍很鮮明,楊斳天往扣住他左手的東西一看,那是一個毛茸茸的灰色手銬,扣上床頭櫃的欄杆,在連結的鏈子上掛著兩隻小爪子。

     

        楊斳天先是一愣,接著爆怒地用力扯動手銬。

     

        該死!約禮竟然改用這種東西綁他,含意太明顯了!

        ──他,楊斳天是他約禮的所有物。

     

        到底哪根筋錯亂了?

        楊斳天情緒很久沒有這麼起伏過,逼自己冷靜下來,但是被約禮侵犯的過程與約禮所說過的話、各種碰觸、交合時的快感,叫楊斳天腦袋一陣熱燙,那種屈辱感依然很強烈,除了憤怒,卻也感到有些慌亂。

     

        他應該恨約禮才對,這樣做才能壓下那股被男人侵入體內的動搖感,可是他又不是真的想恨約禮,所以困惑了。

     

        楊斳天試著緩慢地坐起身,臀間的那股黏稠感因新流出的東西更加濕黏,他想到是什麼,頭皮一陣發麻,隨便抓起棉被去擦拭。

     

        身上只有一件遮蔽物,發痠的大腿內側,與隱隱作痛的手腕跟臀部。

     

        「約禮!」楊斳天恨不得馬上見到約禮,大肆地發洩出來。

     

        但門外沒有反應,約禮不知道有沒有在外頭或是在家,他這樣被銬在床上也什麼事都不能做,只能等待。

     

        即便他極度的想洗澡,想清潔掉約禮的氣味,但他現在是被軟禁的人,只能乖乖待著。

     

        楊斳天脾氣暴躁,把枕頭墊高,靠上床頭櫃,小心喬了一個不會讓臀部發疼的姿勢,努力不讓體內的東西流出來。

     

        他不停想著見到約禮時要說什麼,他仍對約禮做愛時說的一些話與表現感到不解,好像不是他熟悉的約禮,變了一個人。

     

        但如果是為了報復他才變這樣也是有可能。

     

        約莫過了十分鐘,外頭有動靜了。

     

        楊斳天知道約禮回來了,卻反而不叫了,要等約禮自己進來面對他。

     

        緊閉的那扇門終於被開啟,約禮進來後,看到楊斳天臉色發沉地坐在床鋪上,開口:「少爺醒了。」

        「放開我。」

        「不能。」

        楊斳天發怒地瞪著約禮,「你到底想要什麼?」

        想要什麼……

        約禮沉著地看著楊斳天,他只是不想讓楊斳天回到楊鑫身邊痛苦的過日子,等他對楊鑫做出最嚴厲的制裁,他會放開楊斳天的。

     

        「少爺餓了嗎?」

        楊斳天不回應,約禮走出房門,到餐廳那裡拿出剛外帶回來的壽司跟蛤蜊味增湯,將紙盒跟湯碗一起拿進房間,人坐上右側的床鋪,將熱湯擱著,先夾起一塊炙燒鮭魚握壽司要餵楊斳天,「這是你喜歡吃的。」

        楊斳天揮手打掉壽司,再將約禮手上的壽司盒拿起,全摔向地面。

     

        散落一地的壽司,約禮維持著一臉平靜,楊斳天則壓不下眼裡那股對約禮的厭惡,「別假好心了,對我做出這種事,還想我聽話的讓你餵?」

        楊斳天這麼做情有可原,所以約禮默默地離開床鋪去撿那些壽司,把地上清潔乾淨。

     

        「放開我。」楊斳天對著他道。

     

        約禮依然保持安靜,惹得楊斳天更加生氣,「你耳聾了嗎?」

        「不吃東西你會肚子餓。」約禮自顧說著。

     

        「我餓死也不會讓你得逞。」

        楊斳天再次用力拉扯手銬,有毛茸茸的保護,約禮稍微能放心。

     

        他也相信依楊斳天的脾氣一定做得到,暫時不再去惹他,端著弄髒的壽司離開房間。

     

        約禮將所有買回來的都給楊斳天,現在打翻,他也沒得吃,好在他今天才出門採購不少新鮮食材回來,還買了楊斳天喜歡的草莓。

     

        只能等楊斳天氣消一點,再做新的,哄楊斳天吃一點。

     

        約禮走去廚房,處理掉這些浪費的壽司。

     

        **

        楊斳天忘記說要洗澡了,他快要被腿間那股腥羶氣味惹瘋,全是約禮侵犯他的證明,想必也是故意不讓他穿褲子,要羞辱他。

     

        楊斳天不知道約禮什麼時候會進來,又不願開口叫約禮。

     

        隨便抓梳起頭髮,望向牆面上的時鐘,時間走到六點多,他從看守所被放出來快七小時,又不跟秘書回主宅,楊鑫沒找他嗎?

        楊斳天沒對楊鑫抱持什麼期望,其實他有沒有被約禮抓起來軟禁都沒差,人生早毀了。

     

        楊斳天維持著相同坐姿發呆,神情恢復他這段時間最常出現的消極與冷沉。

     

        約莫過了一小時,約禮進來了,手裡端了一盤去完蒂頭,清洗好的草莓,「少爺要吃點水果嗎?」

        「滾!」楊斳天嘴裡吐出這個字。

     

        但約禮沒滾,神態平淡地來到楊斳天身邊,將草莓擱在楊斳天伸手可觸及的櫃子上,讓他想吃時自己拿,把變冷的湯收起來。

     

        約禮轉身要離去馬上聽見一聲碎響,楊斳天把草莓跟玻璃盤一起摔向地面,玻璃盤已碎裂成數塊,草莓則散落四處。

     

        楊斳天凝視著他的神態是傲慢,就算被軟禁,他依然是主人,約禮只是一名下人。

     

        約禮在他注視下,蹲下去收拾殘局,先將草莓撿起來,拿去廚房放,有些洗一洗還能吃。

     

        他拿來掃把跟畚箕,將大片一點的玻璃撿起,其他碎屑打算用掃的,怕楊斳天下床時不小心傷到腳。

     

        「你是不是有病?」楊斳天冒出這一句。

     

        約禮的動作頓了一下,明白楊斳天一定對他的行為很困惑,這麼做是在發洩。

     

        「被我拋棄了,不爽,所以綁架我、侵犯我,現在卻又服侍起我,你到底有沒有自尊心?」楊斳天嘲諷地續道。

     

        約禮像以前一樣面對楊斳天,不去更加惹火楊斳天,然而他的唇角莫名地勾起一抹淺笑,違背自己的想法,甚至無法掌控地自己回應起楊斳天。

     

        「看來你比較喜歡被人狠狠羞辱的感覺。」

        楊斳天眸怔,擰起眉,眼前的約禮突然間不爽了,看似被他激怒成功,不演了。

     

        他神情強硬地對上約禮一臉富饒興味。

     

        約禮將地面掃好,東西擱在一旁角落,從容地雙手插進口袋裡走到他身旁,彎腰將臉湊到他面前,低語:「我會如、你、所、願。」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