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6-4 主人的餵食(慎入)

        「你敢再碰我試試看!」楊斳天顧不得臀上的不適,一把抓上約禮的衣領。

     

        「要試幾次都可以,就怕你承受不住。」

        楊斳天身體頓時一僵,約禮近距離照映在他眼中的神情是認真,眸裡暗藏著會帶來巨大危險的熱度。

     

        他也清楚約禮指的是什麼方式。

     

        「你這麼做有何意義?」

        「我說得很清楚,我要你哭、要你憤怒、顧不得什麼面子,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

        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

        楊斳天試著思索,可是真的不知道答案。

     

        「你以為這樣做會有什麼用嗎?」他冷笑著重新用力抓緊手中布料,只明確一件事,「就算被你侵犯、被迫高潮,那也只是暫時性的,無法改變什麼。」

        「是嗎?」

        約禮的口氣是不認同,楊斳天推開約禮,繼續用著眼神警告。

     

        「那就看看我能把你弄到什麼程度。」

        「你最好能關我一輩子!」楊斳天很不爽約禮一副能對他為所欲為。

     

        「如果能這麼做我會很開心,看著你在我眼中裸露出全部,沒辦法遮掩自己,想哭就哭,生氣的發脾氣,只屬於我,就感覺人生足夠了。但我有其他重要的事得做,在那之前你就好好的當我的俘虜。」約禮看起來很開心的道。

     

        楊斳天要自己別去思考約禮那些充滿暗示性的神經病話語,與直視著他逐漸發燙的目光帶著什麼含意。

     

        就當作約禮是在戲弄他。

     

        「你做夢,只要我不出現,警方跟我爸那邊會開始找我。」

        「你那偉大的父親現在只想著怎樣把獸人運送離開人類區域,怕波及到自己,他只在乎他自己,至於你……怎樣被毀了也沒關係,因為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你還期望他會為你做出什麼?」約禮極盡嘲諷的說道。

     

        「你還有回去主宅?」楊斳天皺著眉頭。

     

        「他需要其他人繼續幫他幹那些骯髒事。」

        「愚蠢。」楊斳天唇洩嗤聲,諷刺回去,「明知道那是骯髒事,你還願意回去做,到底多需要我爸給你的好處?」

        約禮笑而不語,只用著讓楊斳天無法理解的開心眼神看著他。

     

        「你在關心我?」約禮說了出來。

     

        「誰關心你了!」楊斳天嘴硬的回。

     

        「對了,忘記帶你去洗澡,你應該很想好好清潔一下。」約禮突然提起楊斳天在意的事。

     

        「先放開我。」楊斳天扯動一下手銬回。

     

        「不行,要是被你逃走那就不好了,我會幫你好好洗澡。」

        「我不需要你。」楊斳天嫌棄地瞇眼。

     

        「之前明明被我洗得很舒服。」

        楊斳天一陣語塞,那時是想刁難約禮,才要約禮幫他洗,現在多了其他狀況,可想而知畫面會有多尷尬。

     

        但照著狀況,大概逃脫不了。

     

        楊斳天一副很不屑約禮的服務,仍給他表現的機會,看著約禮來到他的左手旁,從口袋裡取出鑰匙打開欄杆上的手銬,卻很快的銬上他自己的手,防止他逃走,冷笑一聲,「你把我當作什麼?沒穿褲子又掛著手銬,我會這樣逃出去?」

        約禮笑著拉開被子靠近他,伸手將他抱起來。

     

        「你做什麼?」楊斳天要推開約禮,可是約禮力道驚人,不動泰山,抱著他朝浴室而去。

     

        等楊斳天人站在浴室浴缸旁,再看著約禮解開手上的手銬,扣上一旁牆壁牆壁上的毛巾架上,改面無表情的等著看約禮怎樣幫他洗。

     

        約禮將他右邊的襯衫袖子脫下,左邊的直接從肩線位置咬出一個開口撕裂掉它。

     

        「很好。」

        楊斳天嘴角抽一下,要知道他隨便一件訂製襯衫要價上萬元,但楊斳天不在意那點錢,而是他唯一的衣服沒了。

     

        眼下一絲不掛的站在約禮面前,楊斳天依舊坦蕩無感的任由約禮欣賞。

     

        約禮轉開蓮蓬頭,調整到適合的水溫,開始幫楊斳天把身體沖濕,再抹上肥皂沫,從脖子到胸口、手臂到腹部,然後腰桿跟背脊,最後是雙腿與臀部。

     

        約禮雙手滑動的力道剛好,確認每一處都有抹到,就幫楊斳天把肥皂沫沖掉,並很仔細地用掌心去確認真的有清潔乾淨,在楊斳天注視下緩慢地蹲下身,距離只有十公分的看著他的腹部,猛然朝著他的精練腰桿咬上一口。

     

        「呃!」楊斳天身體用力一縮,錯愕地瞪向約禮,再看向被約禮咬的地方,留下一圈明顯的牙印,還強烈的發痛。

     

        「瘋狼!」楊斳天怒氣一瞬間飆高。

     

        「俘虜就要有俘虜的印記。」約禮唇噙狂妄,很滿意地看著自己的傑作。

     

        「你這隻寵物怎麼沒有寵物的印記?」楊斳天一把抓上約禮後腦的頭髮,睥睨著。

     

        「有。」

        約禮順著楊斳天落在後腦的力道,仰望著他看。

     

        楊斳天一臉「在哪?」,視線在約禮身上到處掃射,不記得有在約禮赤裸的身上看到過。

     

        約禮蹲在楊斳天的面前,由下至上看著他,眼帶笑意的比著自己的左胸口。

     

        「這裡。」

        心裡嗎?

        「永遠消除不了。」

        「滾──」楊斳天內心很火,可是耳朵紅了,胸口也怦怦地,似被撞了好幾下,鬆開掌中的髮絲,各種瘋狂的嫌棄約禮。

     

        「還沒洗完滾什麼?」

        約禮突然站起身攬住楊斳天的腰桿,讓楊斳天貼靠上他,手朝楊斳天的臀部而去,觸碰上臀間裡的細縫。

     

        楊斳天眼神殺傷力十足寫著「找死」,要推開約禮,可是只有一隻手能動,沒什麼作用。

     

        「這裡還沒清洗。」約禮很快探入一截指頭進去,明顯察覺懷中的楊斳天,身體震了一下,更加扣緊他腰桿上的手臂。

     

        「我自己會洗。」

        「東西是我射的,射得有多深、有多少?怎麼掏出?只有我最清楚。」

        楊斳天要被約禮放大在他眼前的囂張神情惹得心煩意亂,從彼此交疊的身體可感受到約禮的體溫。

     

        約禮臂力很強的捆住他,在浴室發出抽風嗡嗡嗡聲的空間裡,他莫名清晰地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約禮手指探入更深,一邊利用水花沖刷、一邊淺淺地攪動起來。

     

        楊斳天忍耐地揪起眉頭,但約禮攪動的範圍越來越大,甚至探入第二根手指,挖掘起他敏感的肉壁。

     

        「呃、」楊斳天受不了抓上約禮的手臂,約禮掏弄得越來越深,他臀部裡一陣悶疼,全身爬滿疙瘩。

     

        「夠了!」

        「還不行。」約禮有注意著指腹上的觸感,得沖洗到流出來的水沒有滑溜感,只剩清水才行。

     

        楊斳天張口喘氣著,這種姿勢只能讓他雙眸佈滿抗議的盯著約禮發洩。

     

        約禮毫不在乎褲管被水沖濕,埋在楊斳天臀裡的手指尋找起他的敏感點,輕輕地抽動起來──

        除了疼,漸漸地也有一種酥癢產生,楊斳天還沒反應過來,是隨著約禮更明確按壓上他的前列腺,他人反射地抖了一下,再次要推開約禮,但約禮不讓他走,指尖落在那片嫩肉上的更強烈的揉蹭,猛力抽動起手指。

     

        「唔嗯!」楊斳天怔大的眼眸,身體竟然自己往約禮的身體貼靠上,他卻又想要推開約禮。

     

        約禮一眼就看到楊斳天腿間的性器勃起一點點。

     

        「你不餓、不吃,但我餓,我要吃了。」約禮淺笑著說完,便突然蹲下身,張口含住楊斳天的性器,嚇楊斳天一跳。

     

        「你、」約禮將他半軟垂的性器全含入嘴裡吸吮,前後擺動起頭顱,一點一點拉扯起那海綿體,把它吸硬、吸大,吸吮到脹硬成一根粗長的肉莖。

     

        那畫面真叫楊斳天腹部一陣熱癢,腦門轟炸。

     

        被含在約禮口中的性器最後無法輕易全部吞沒,約禮改探直舌尖去品嚐,舔著他暗紅的冠狀龜頭打轉,埋在他臀穴裡的手指也重新攪動起裡頭的嫩肉。

     

        「住手……」楊斳天身體一陣發軟,有點彎下腰,手沒什麼力氣推開約禮的頭,但約禮繼續前後夾攻他的弱點,吸吮跟抽動一起來。

     

        「約禮──約禮……約禮!哈……哈……」楊斳天只能不停的低啞叫著,張口喘息。

     

        約禮的刻意玩弄,讓他全身發抖,一下子就射出精液。

     

        約禮將他射出的精液全吞下,舌尖繼續舔著他的肉莖品嚐,吸吮起龜頭上的馬眼,「夠了……」楊斳天抽動著腹肌,沉入情慾的面容非常漲熱,一頭淺金髮散落的垂落。

     

        當約禮的手指抽出後,他的穴口卻跟著約禮扳開他單邊臀肉,指腹重新揉蹭而上,一開一合的收縮。

     

        「上面的嘴不吃,下面的嘴卻看起來還想吃嘛。」約禮戲謔地道。

     

        楊斳天怒視著約禮。

     

        約禮如果敢再插入,他一定會掐死他。

     

        「我可不捨得弄痛你。」約禮似讀出他的內心想法。

     

        「屁!」

        「我突然想到一個很好的方式來處理那些你不吃的草莓。」約禮眸裡突然升起的興致勃勃,讓楊斳天有股不好的預感。

     

        他看著約禮走出浴室,放他一人被鎖在裡頭,沒過多久回來,手裡端著一盤草莓。

     

        「你敢塞進來試試看!」楊斳天全身寒毛肅起的警告。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