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3.三個老師

      開學第一天沒什麼作業,柳芳荋放學後一個人待在宿舍也無聊,也沒到可以去葉奕流家蹭吃的時間,索性玩玩遊戲打發時間。

      打開筆電,點了兩下桌面的遊戲圖標。

      柳芳荋所玩的遊戲是《新世》,一款前幾年剛出現的遊戲,沒什麼特點,在眾多網遊中它不僅沒有寵物系統或隱藏任務,也沒有特別精美的場景,更沒有多重角色種族職業可以選,要說吸引人的地方大概就只有操作和讓人眼花撩亂的生活技能。

      《新世》非常考驗操作,打怪要好操作,連練生活技能都要考驗操作,沒有提示也沒有教學,一切都要靠自己摸索,所以遊戲裡強弱差距很大。

      她在遊戲裡的角色名字是「秋荋」,一個白髮紅眼的蘿莉,職業是拳聖,全能型職業,可加血可抗怪也可攻擊,不過沒特別突出的能力。

      她從內測時就開始玩了,平常沒事就做做任務刷刷怪,目前角色也是隻滿等大佬。

      柳芳荋在遊戲中沒有加入公會,也沒有結識幾個好友。起初玩這個遊戲是因為好友介紹,不過後來好友離開遊戲了,她卻被遊戲中各式各樣的生活技能給吸引了,不知不覺投入其中。

      仍然是把大型網遊玩成單機遊戲的一天,柳芳荋在各個地圖閒逛,蒐集材料。

      偶然路過副本傳送門前頭,看著一群一群的玩家進入副本,柳芳荋忽然覺得,一個人玩遊戲,有點無聊。

      合上了筆電,柳芳荋打算出門晃晃,順便買點東西當作上門拜訪葉奕流的禮物。

      「叮咚。」

      「來了。」門內的葉奕流應了聲。

      一開門,見到門外仍穿著學校運動服的柳芳荋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和他揮手,葉奕流的臉上浮上錯愕。

      「嗨老師,我又來了,今天吃什麼?」彷彿沒見到葉奕流錯愕的眼神,柳芳荋的笑容依舊燦爛。

      「宿舍沒有供餐嗎?」葉奕流愣愣地問。

      「有啊。」柳芳荋笑著點了點頭。

      嗯?然後,妳來這?

      「宿舍有供餐就去吃那邊的吧,妳一個女孩子來這邊不好。」葉奕流微微地皺了眉。

      柳芳荋立馬一臉受傷,低頭看了眼手上的甜點,語氣裡濃濃的失望:「啊?買了兩份提拉米蘇呢。」

      葉奕流這才看到柳芳荋手上印著附近烘焙坊商標的袋子。

      那家烘焙坊葉奕流經常光顧,尤其是提拉米蘇更是葉奕流的心頭愛。

      葉奕流:......

      頓時有些心動。

      不過葉奕流也不能這麼簡單就被賄賂了。

      柳芳荋見葉奕流沒有表示,趕緊再加把勁:「其實是想要感謝老師昨天的幫忙,所以買了甜點要給老師的,如果老師不要的話也只能丟掉了。」

      葉奕流:......

      「在這邊也沒有幾個認識的同學,還以為可以跟老師一起吃飯,很期待的說。」

      葉奕流:......

      「未來三年也是要和老師一起工作的,如果現在不好好交流一下,以後應該會很容易出現摩擦吧。」

      葉奕流:「......進來吧。」

      柳芳荋雙眼一亮,小聲喊了聲yes,邁著歡快的步伐踏入屋內。

      葉奕流神色無奈的關上了門,在心中說服自己:「下不為例。」

      多年來一直與女性保持距離,這位大概也不會例外。

      到了葉奕流家中,柳芳荋反而拘束了起來,彷彿真的只是來蹭吃的一樣,吃完就走。

      隔天一早鬧鈴響,天還未亮,宿舍裡透著濛濛的黑,一隻纖白的手從棉被裡伸出,摸索著切掉了鬧鈴。

      纖細白皙的小腿探出被窩,腳掌試探地觸及地板,圓潤小巧的腳趾不習慣地板冰涼的溫度,微微蜷曲動了動。

      一邊打著哈欠,坐在床上的女孩抬起手,大大地伸了個懶腰。

      柳芳荋習慣早起,當她洗漱更衣完畢,到食堂裡領餐時,裡頭只有三兩位學生。

      校園裏的小動物似乎也還在歇息,蟬聲未響,鳥兒的啁啾聲也細微的像是怕吵醒大地。

      踏入樓梯間,柳芳荋看見一抹粉紅色一閃而過,直到踏進教室,才發現那抹粉紅色的身影是葉奕流。

      他早早就到了教室裏做那些使用說明書上要她做的事。

      老師是個正直清新向上勤勞樸實的好青年。

      在心裡給葉奕流點了個讚,揮揮手朝氣十足地朝他打招呼。放下書包,柳芳荋跑到導師辦公室搬了一箱子,再走回教室放著,又跑回導師辦公室......來回好幾趟,在這秋老虎肆虐的季節,柳芳荋的背後早已汗濕了一大片。正準備轉頭再去搬的時候葉奕流阻止了她,「其他的下次再搬就好。」

      柳芳荋轉頭,看見葉奕流那疑似心疼的小眼神,瞬間被萌化了,心中的小鹿一邊嗷嗷叫一邊蹦蹦跳。

      柳芳荋捂著心,彷彿回應告白一般,紅著臉一臉既感動又欣慰,認真的點了點頭。

      葉奕流:......。

      戲精。

      葉奕流在心中給柳芳荋下了個註釋。

      柳芳荋聽話的改天再搬箱子,不過還是要整理一下剛才自己搬過來的那堆東西。

      由於穿著運動褲,柳芳荋沒怎麼顧忌形象,就著舒服的姿勢,馬桶蹲在箱子旁,葉奕流見狀抽了抽嘴角,搬出一個小板凳給柳芳荋。

      「啊,謝謝老師。」沒跟葉奕流客氣,接過小板凳後柳芳荋大馬金刀坐在板凳上,認真地整理起來。

      葉奕流:......。

      這姑娘真是不顧形象。

      搖了搖頭,葉奕流單膝跪地,蹲在了箱子旁,和柳芳荋分工整理。

      「嗯......老師,你怎麼會來當老師呀?」

      單整理東西也很無聊,柳芳荋想了想,趁這個機會多了解一下葉奕流,順便閒聊拉近距離。

      「不來當老師的話就要回去繼承家業。」

      做老師的都會有一些小幽默,葉奕流半開玩笑的說道,不過也不算是說謊。

      「繼承什麼家業,葉氏集團嗎哈哈。」壓根沒信葉奕流的話,柳芳荋順著他也開了個玩笑。

      葉氏集團,世界排名前五百的國際財閥之一,其業務之廣大,又以科技及能源為大宗,在科技方面更是國際上的重要角色之一,可以說是帶領國家在國際上佔有一席之地的重要人物,基本上國內沒有人不知道這個名號。

      情緒莫測的看了眼柳芳荋,葉奕流輕輕道:「是啊。」

      柳芳荋哈哈大笑:「老師幽默哦,果然是我們葉總,說不繼承家業就不繼承,自立門戶啊!」

      看著女孩笑的彎成月牙狀的眼眸,葉奕流也被唇角也被笑意染上。

      柳芳荋看著葉奕流的笑顏,臉上了笑容也愈發燦爛,還欲開口再與葉奕流搭話,此時同學陸陸續續的進來教室,柳芳荋便沒再跟葉奕流閒聊。

      大部分沒事的同學見柳芳荋在幫老師整理東西,自動自發的跑過來幫忙。

      柳芳荋想起昨日的場景,台下的每個人都懷抱著善意,氣氛和諧友善,每個人的自我介紹最後總是綴著一句:「希望我們班上沒有小團體,大家都是好朋友,我們語資班就是一個大家庭。」

      她可能是到了一間滿是綿羊的班級。

      挺不錯的。

      抬手抹掉額上的汗珠,柳芳荋笑得燦爛,眼中閃爍著光芒。

      卻在不久後馬上被打臉。

      事情的發生是這樣的。

      當時,柳芳荋正窩在宿舍的床上,抱著她的筆電玩的正開心,而一通電話突然打來。

      「喂?」柳芳荋接起電話。

      「快來操場!班上有人打起來了!」

      柳芳荋心中震驚。距離開學已經有三個禮拜多了,班上氣氛都還算融洽,在此之前也沒傳出誰和誰不合的消息,怎麼會突然打起來了。

      「好,你先打給老師。」

      手機那頭非常嘈雜,柳芳荋疑似還聽到「不要過去!那兩個人瘋了!」。

      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班上同學對柳芳荋的管理感到相當滿意,她總是公平公正客觀,也不會仗著自己是老師的寵兒就濫用權力,為人親切和藹,所以基本上班上有事都會先找柳芳荋,反而常常將老師排在後面。

      掛掉電話,柳芳荋什麼都來不及拿,抓著耳麥朝電腦那頭通知一聲,然後急匆匆的跑到了操場。

      而另一邊葉奕流接到了學生的電話,也趕緊出門趕到學校。

      這邊柳芳荋剛趕到現場,只見許多同學圍成一圈,柳芳荋側著身賣力擠到中間,看見中間的景色,柳芳荋一時愣住。

      本以為會是兩個男生發生口角然後左一拳右一拳的打,沒想到是兩個女孩子發了瘋一般的在對方身上、臉上留下抓痕,兩個人滿臉是血,手臂上也有好幾條血痕。

      柳芳荋趕緊跑到兩人中間將兩人隔開,兩人卻像失去理智一般,見誰傷誰,一個狠狠摳著柳芳荋的手臂,一個撓柳芳荋的肩膀一下還不夠,順勢將柳芳荋的衣服給扯了下來,露出光滑白皙的肩頭,而此時上面印著鮮明的四道紅痕,柳芳荋竟一時比兩人還要更狼狽。

      「把她們兩個架住啊!」柳芳荋痛得大喊。

      她這輩子是第一次遇到女人打架,太兇殘了,太可怕了。

      一旁幾人見狀趕緊上前幫忙,但不是被撓回外圈,就是被揮到不敢靠近。

      柳芳荋正愁該怎麼辦的時候,一人的出現宛如救世主,讓兩個瘋狂的女人停下來。

      葉奕流看見班上的三個女孩身上都是血,臉上也都有不少抓痕,趕緊上前把瘋狂攻擊的一個女孩制伏,柳芳荋少了一個要對付的傢伙,趕緊使出國防課教的防身術,將剩下的那位踹倒在地。

      葉奕流放開臂中粗喘著氣的女孩,眼神撇過那頭衣衫凌亂、按著膝蓋痛的呲牙咧嘴的柳芳荋又迅速收回,耳根蔓延上紅意。

      「妳們三個,跟我到辦公室。」

      西下的夕陽將辦公室映上一層暮色,蟬聲吱吱不停歇,籃球場傳來熱鬧的歡呼聲,外頭的喧鬧更襯辦公室內的沉默。

      由於時段是放學後,醫護中心的人員早就下班,辦公室內的女老師們幫忙三位女孩上藥,葉奕流在辦公室外規避。

      「什麼冤仇,怎麼打成這樣......」

      幫忙柳芳荋上藥的老師嘖嘖兩聲,見女孩疼得雙眼濕潤,下手的力道不禁又輕了一些。

      她在這學校任職也有幾年了,T中作為地方第一志願學校,鮮少出現打架鬧事等事件,沒想到這一發生居然是女孩子打架。

      嘆息著為女孩上藥,這位老師心疼的摸了摸柳芳荋的臉龐。

      這麼好看的臉,要是留了疤痕就不好看了。

      待女孩們都上藥完畢,柳芳荋疼得嘶嘶抽氣,緩慢走出來通知葉奕流。

      葉奕流知道柳芳荋是傷的最重的。方才她一人夾在失去理智的兩人中間,為了將兩人分開,硬生生承受了兩人的攻擊擋在中間。

      抿著唇,葉奕流有些挫敗。他是第一次當班導師,想說有個學生來幫他管理班級事務會更加全面,沒想到發生了這種事,反而讓他的學生無辜受傷。

      「......抱歉,妳......」葉奕流垂著頭,一時失語。

      柳芳荋停下腳步,抬頭對上葉奕流的眼神,琥珀色的眸裡頭充滿了心疼與愧疚。柳芳荋咧開嘴,對著葉奕流綻放燦爛的笑容。

      「為了老師,這傷都是榮譽的勳章。」

      葉奕流不自覺摒息,心頭好像被什麼東西給重重地撞擊了一下。看著女孩燦爛的笑顏,那圓圓的眼中盈滿流光,漆黑如墨的眼瞳讓他可以在其中輕易找尋到他自己的身影。可惜這美麗的眼旁還掛著一條滲著血絲的紅痕,模樣本該是滑稽,葉奕流卻只覺得心疼。

      不自在的移開眼神,葉奕流步伐有些慌亂地走進辦公室。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