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2.兩個老師

      葉奕流本就不是話多的性子,柳芳荋見葉奕流安安靜靜吃飯也沒好意思找人家搭話,一頓飯就在寧靜中吃完了。

      幾乎是與葉奕流同時放下筷子,柳芳荋站起身正欲收拾碗盤,葉奕流卻是抬手輕輕一擋,柳芳荋什麼也沒能碰到。

      「老師讓我來吧,總不能吃免錢的還什麼都不做。」柳芳荋又伸手去接碗盤,不過依然被葉奕流給擋了回來。

      葉奕流抬眸,淡淡地瞥了柳芳荋一眼,被那樣的眼神一看,柳芳荋臉上掛著尷尬的笑容頓在原地。

      咋地是不高興了嗎?我做了什麼嗎?

      實際上只是因為跟陌生女孩子獨處一室而緊張到面無表情的葉奕流不顧柳芳荋的反應,端起碗盤,邁著僵硬的步伐走進廚房,稍微離了柳芳荋遠一點後才稍微放鬆下來。

      事實上,這位面容俊俏的帥氣小伙,有個不為人知的秘密。他其實是個與女孩子接觸就會害羞到耳根發紅、面色僵硬、語氣冷淡的純情男人。好不容易教書幾年後能和女孩子正常互動,但是只要離得太近或者附近沒有其他人時這個症狀又會復發。

      但柳芳荋並不知道這些,搞不清葉奕流的反應到底是什麼意思,她一臉莫名,收回沒能觸碰到碗盤的手,乖巧坐在椅子上發呆。

      不久後,聽到水聲停歇,陶瓷碗盤扣在金屬架上的聲音,柳芳荋的焦距從虛空中恢復,轉頭看向拿著手帕擦手的葉奕流。

      果然是精緻boy,還拿手帕呢,要是她肯定就隨手抹在身上了。

      「老師,為了今天這餐我願為您肝腦塗地,我能做到的我必定完成。」柳芳荋正經八百的握拳在胸膛上用力拍了兩下,似乎是為了證明其真心,還站起身彎起腰鞠了個標準直角躬。

      對著女孩誇張的表演,葉奕流微不可察地抽了抽嘴角,隨後點點頭,回房間拿了一本書出來,遞給柳芳荋,為了避免再次緊張到面癱,他狀似不經意地倚在廚房門邊,與柳芳荋保持距離,朝捧著書一臉呆愣的她道:「以後妳就像我的助理,班上的事歸妳管,有問題就找我討論,能做好嗎?」

      「啊?」

      柳芳荋捧著「說明書」,反應不過來。

      「老、老師是語資班的班導師?」

      葉奕流點了點頭。

      一時間接收的訊息量有點大,柳芳荋還沒反應過來,葉奕流也耐心的站在原地等待。

      過了幾分鐘,柳芳荋還是沒有回過神的跡象,葉奕流走進廚房削了兩顆蘋果,一顆切塊放在盤子裏端到柳芳荋桌旁,一顆沒切,他握在手上站在廚房門邊,一邊啃一邊等柳芳荋消化完畢。

      待葉奕流手上的蘋果都啃了大半,柳芳荋這才回過神,喃喃道:「真的假的......我上輩子拯救了地球嗎......」

      「什麼?」

      沒有聽清柳芳荋說了什麼,葉奕流問道。

      「不,沒什麼,呃......我在想,這樣我權力會不會太大,對其他同學可能不公平。」

      喀嚓一聲,咬下一塊蘋果,葉奕流咬著蘋果思考了片刻。

      「妳懂得分寸,對吧?」

      柳芳荋直勾勾地盯著葉奕流被果汁溼潤的淡粉薄唇,手指不自覺撓了撓手下的椅墊,感覺喉嚨有些發乾。

      她點了點頭道:「嗯,我有分寸......」

      這一句彷若回答葉奕流又似自言自語,尤其是最後一字,聲音淡的宛如消散在空氣中。

      沒有發覺柳芳荋的不對勁,葉奕流繼續道:「班上的幹部仍然照常選,我會有顧不到的事,就交給妳了。」

      終於把眼神從葉奕流的唇上撕開,因為能和葉奕流有「助理」這樣一層關係而高興的柳芳荋並沒有細想太多。迅速站起身,認認真真的鞠躬道:「我懂了,老師,我會做好這份工作的。」

      說完,柳芳荋抱著資料,跟老師互道晚安後回到宿舍,把今晚剩下的時間都用在讀那本使用說明書上。

      走之前不忘多拿幾塊蘋果走,解解饞。

      翻閱著「說明書」,柳芳荋忽然想起有件事沒做,趕緊拿出手機撥通電話。

      「喂,爸爸。」

      那方男子的聲音有些委屈。

      「芳荋怎麼這麼晚才打電話,是不是忘了爸爸......」

      柳芳荋乾笑兩聲,她難道能說是因為遇上了葉奕流太開心導致忘了打電話給她爸嗎?那她爸可能會親自殺來學校看看那個讓自家女兒樂得忘了爹的男人。

      「怎麼會呢,因為整理宿舍花了點時間,現在才有空而已。」

      柳爸爸頓時心疼。

      「哎唷我的小寶貝,在那邊吃的還習慣嗎?有沒有迷路啊?唉,當初就不該讓妳到那麼遠的地方讀書。」

      柳芳荋抽了抽嘴角。T中是他們縣的第一志願,坐車回到她家也不過三刻鐘的事,實在算不上多遠,只是為上學方便才選擇住宿的。

      「哎呀爸爸,你別擔心,我遇上了很照顧我的老師,沒有迷路,吃的也很合胃口,一切安好!」

      又和自家爹說了幾句話,讓對方安心,柳芳荋這才掛了電話,收拾收拾上床睡覺。

      隔日一早天未亮,柳芳荋起床梳洗,換上T中制服,鏡中女孩身著白衣和及膝黑裙,一頭如絲綢般烏黑滑順的髮絲垂至腰下,髮尾修剪整齊,明顯看出主人對頭髮的愛護。

      柳芳荋看著裙子,不滿地撇了撇嘴。

      早知道會遇到葉奕流,她就把裙子改成迷你裙了,最好還是及臀的那種。

      對自己的路癡屬性有足夠了解的柳芳荋提早出門避免遲到,不過她仍然高估了她自己,等她好不容易找到教室時,班級的同學已經來了大半,大家都分成一群一群的交流感情,氣氛和樂融融。

      找了個窗邊的位置坐下,柳芳荋隨手拿起桌子上的課本翻看。

      雖說昨日葉奕流給她的「說明書」裡有說她要幫忙發放課本,不過柳芳荋看了看四周。

      每張桌子都擺著各科課本和習作,後面的考卷櫃貼著小小的標籤紙寫著科目名稱,講台還放著一疊疊的資料,非常整齊。

      完全不需要她做事。

      過了一會,全班同學都已到齊,早自修的鐘打響,一名男子才從容踏入教室。

      他先是在黑板上寫下自己的名字,然後讓坐在前面的同學幫忙發下資料。

      字跡娟秀,一撇一捺都是俐落結束,邊角卻是圓潤的曲線。

      就像他這個人一樣,一身清冷氣質,不太好相處的樣子,實際上非常溫柔,對著陌生的女孩也能耐心陪她在街上找合適的晚餐。

      「各位同學好,我是你們的班導師,也是國文老師,我的名字叫葉奕流,希望未來能夠好好相處。發下去的這幾張是......」葉奕流井井有條的將新生該注意的事項和班級事物粗略講解,詳細資訊都在一張張的紙上。

      語資班裡大多數是女孩子,台下的學生們早在葉奕流踏進教室時就開始躁動。

      「哇啊啊我好幸運,媽媽!感謝妳督促我學習!」

      「這個聲音,我醉了。」

      「別說了,這屆班長我的了。」

      這是女孩子們。

      「這老師太帥了吧,沒想到我進了高中的第一個情敵居然是老師。」

      「兄弟,你可能對你自己的顏值有一些誤解。」

      這是男孩子們。

      葉奕流的長相著實好看,若說他是藝人恐怕都不會有人懷疑,除了面容俊美,他的身形流暢,背脊直挺,露在袖子外的手臂覆蓋一層薄薄的肌肉,線條流暢而不誇張,包裹在長褲下的腿修長筆直。

      聲音磁沉迷人,因為沒有麥克風的關係,揚著聲說話時反而襯出他嗓子的清澈涼意。

      柳芳荋撐著頭,絲毫沒有收斂打量葉奕流的眼神。昨天雖然已經近距離接觸過了,但不妨礙她再欣賞一次。

      看著看著,她不禁疑惑學校到底怎麼選老師的。一般學校都不太會找長得太好看的老師,尤其是高中這種青春躁動的年紀,就怕學生搞師生戀。

      既然學校會找葉奕流來當老師,應該是有什麼他特別令人放心的條件。

      柳芳荋專注地看著台上那人,而那人卻從沒將視線落到柳芳荋身上,不過柳芳荋並不在意。

      只是看著,足矣。

      葉奕流講完了注意事項,詢問大家還有沒有什麼不明白的。

      一位女同學舉手發問:「老師你今年幾歲了呀?」

      葉奕流歪了歪頭,惹得台下又是一小波騷動,他回道:「應該沒大你們太多,今年24歲。」

      另一位女同學再問:「老師你有女朋友了嗎?」

      葉奕流早已習慣被女同學問到這個問題,似笑非笑道:「等妳們考了年級第一再來找我領答案吧。」

      台下的女學生哀嚎,跟葉奕流撒嬌著,試圖讓對方降低標準。

      男同學則是不正經的吹了口哨,說:「美女們放心吧,校一肯定是實驗班那群怪物的,勸妳們放棄台上那位遙不可及的男人,乖乖投向我們的懷抱吧!」

      他隔壁的女同學笑的臉紅撲撲的,對著他說:「等你考上校排第一再來做夢吧!」

      班上的同學們笑的東倒西歪,柳芳荋也跟著笑了兩聲。

      待大家笑聲終於歇了一些,葉奕流再問了幾聲有沒有其他問題,忽視對他的身家訪問,確認沒問題後讓大家按照座號入座,順帶一提,柳芳荋的位置在講桌正前方。

      雖然可以近距離欣賞葉奕流的盛世美顏是很不錯,但不代表堂堂都是國文課啊!

      散發著不滿的氣息,柳芳荋沒好氣的由下而上拍起露出桌面一角的課本,撅著嘴吹起額前一縷瀏海。

      看見柳芳荋的反應,葉奕流心底好笑,反手輕叩柳芳荋的桌面,向全班說道:「現在的座位可能有些同學不滿意,但是我們會在一個月後換座位,之後就是每兩個禮拜換一次,讓大家輪流熟悉班上同學。」

      低頭一看,柳芳荋睜著圓潤的大眼盯著他,乖巧的模樣就像是小動物一樣,讓人想要伸手在她看起來手感不錯的髮絲上揉一揉。

      朝柳芳荋招了招手,示意對方站起來。

      柳芳荋乖巧地站起來。

      「這位是我的小助理,有事可以找她。」

      柳芳荋沒想到葉奕流會不打一聲招呼就宣布這件事,心臟一緊,無意識地用力捏緊食指。

      耳邊彷彿響起尖細刺耳的聲音。

      「不就是仗著成績好。」

      「只會對老師搖尾巴的賤狗。」

      「自以為正義,只不過是賤狗在吠而已。」

      ......

      「沒有人有異議的話,那就請我的小助理來自我介紹一下。」

      柳芳荋回過神來,茫然地看向身旁的葉奕流。

      猜測柳芳荋可能是緊張,葉奕流回以對方鼓勵的眼神,低聲說道:「別緊張,自我介紹而已。」

      啊,自我介紹。

      「呃,大家好,我叫做柳芳荋,很榮幸成為班級助理,我會盡力為大家服務。」

      柳芳荋回過身,有些緊張的看著台下大家的模樣。

      有的人不甚在意的撐著頰看著台上,有的人抬著臉一臉乖巧,有的人對上柳芳荋的視線後給予善意的笑容。

      沒有惡意的眼神。

      見大家都如此友善,柳芳荋放鬆下來,竟也起了開玩笑的心思,雙手掌心向上,側身指向葉奕流,「這位是我們的葉總,英俊瀟灑一表人才年輕有為熱心助人,不僅有英俊的外貌,聰明的大腦,還有一顆善良的心,讓我們掌聲歡慶咱語資班能夠被葉總收購!相信在葉總的帶領下,各位的成績蒸蒸日上,成為全校第一!」

      台下的同學哄堂大笑,立馬捧場的鼓起掌,幾個同學捲起方才發下的單子放在嘴前歡呼幾聲。

      葉奕流琥珀般的眼眸映著柳芳荋的身影,眼神裡充滿無奈。

      柳芳荋縮了縮肩膀,俏皮地笑了兩聲。

      班上的氣氛非常歡樂,幾乎沒有剛開學時的陌生疏離。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