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老師開課啦,教你擺脫老梗 脫穎而出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五章 死氣沉沉

凌晨4:35

宋宇眨了眨乾澀的雙眼,手撐著地試圖把自己從地上撈起來。

很晚了,要趕快回家了,很晚了,他對自己說,但手臂卻怎麼也使不上力氣,宋宇深吸了一口氣,漸漸地收力,重新靠回牆邊。

他的意識逐漸模糊,恍惚間他好像看見了曾經那個繁華的城市,看見了衝忙奔走了人們,看見了無憂無慮和自由。

_但那都是曾經,離我很遠的曾經。一陣陣疲倦傳來,從腳到頭漸漸無力,宋宇閉上雙眼,昏睡過去。

好累……

"小宇啊,媽媽等一下要工作,你先去外面玩好不好呀?"   女人溫柔的聲音貼過耳畔,溫暖的氣息吐在臉頰邊,一切跟平常沒有任何不同。

不要……不要答應她……不要離開她……

"嗯!那媽媽我出去喽!"   男孩穿好外套,跟母親揮了揮手,眼中盡是笑意。

"恩,不要玩得太晚喔。"

"知道啦!"   男孩推開大門,一邊回話一邊狂奔出去。  

__   如過做錯的決定都能更正的話……

那房子太小了,有限的人气浸染不过来,散发着一股死气沉沉的味道。

那是歲月、香氛與溫情都无法驱散的死气。

他站在門外,卻始終不敢走進去。

這裡是他的家,他每天都會從這扇門走出去,再走進來,可這一次,一股恐懼油然心生。

突然,不屬於這灰敗小區的古典音乐从房間傳來,沉著而低沉的男中音吟唱著,他恍惚了片刻,呼吸漸漸變得急促,推開大門,好像隐约知道要发生什么似的,邁開腳步緩慢地走進房子內。

不知為何沒關上的窗戶,一絲絲涼風輕輕拂過他裸露在外的肌膚,上面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

"沒事的"他對自己說。

沒事的……

陽光灑了進來,卻令他感到更加窒息。

他走向房間,音乐声也越来越清晰,他深吸了一口氣,控制著自己隨時要向外奔跑的衝動。

陽光好像逐漸被黑暗吞噬,不著痕跡地離開。

他腳步慢慢。

指尖逐漸碰上門把。

"喀擦!"   他手挽一轉。

"媽?"   他推開了房門。

房間沒開燈。

"媽?"   他顫抖著聲音再喚了一聲,吐出一口氣,把燈點開。

女人坐在那張她最愛的紅色皮革椅上,背對著門口,手裡拿著一本專業書,頭垂在一旁,好像睡著了。

音樂不斷著重複那句歌詞。

'不想再做具有心跳的屍體,我的靈魂遊蕩在深淵"

"脈搏還在不斷跳動,但冰冷的手,以感受不到來自心臟的溫度"

"我的孤魂在泥裡腐敗,我的身軀空洞冰涼"

"下葬吧,我已經死亡。"

男孩在也不敢往前走,敏感的神經很快明白了房間內的死氣從何而來。

"媽?你在睡覺嗎?你在睡覺對不對?那你起來好不好?好不好?"   男孩走向女人,瘦小的手臂輕輕的推著女人的肩膀。

"媽?!你看看我!看看我!媽……"

你再看我一眼好不好……

_________

光源透過窗戶投到他的臉上。

周邊細碎的聲響喃喃低語。

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撲鼻而來。

"咳!咳!咳!"   宋宇睜開眼睛,咽喉彷彿被人硬生生掐住,空氣瞬間順著口腔流入肺中。

"哥?"     趴在床邊的宋子真聽到聲響,連忙站了起來,手忙腳亂地把他扶坐起來,給他拍背順氣。

"咳!咳!呼……呼……"   宋宇大口粗喘著氣,暈眩的大腦來不急運轉,他又四肢無力的倒回床上。

"哥,你還好嗎?要不要喝水?"

宋子真坐回椅子上,替宋宇到了一杯水,還不小心滴到被子上,從來沒以照顧過人的經驗,他的一舉一動都顯得格外笨拙。

宋宇轉過頭,有些迷茫的看著他,宋子真身上還穿著昨天的衣服,眼睛底下一片烏青。

"咳!我……咳!子真?我怎麼……在這?"

潔白無瑕的牆壁,透明的大窗,陌生的氣息,每一點都讓他瞬間處於戒備狀態。

宋子真把杯子遞給他,等宋宇喝到快見底時他才開口。

"哥。"他喚了一聲,語氣是宋宇從沒聽到過的溫順和乖巧。

"你打了幾份工?"宋子真問。

"啊?沒啊,我就只有……"   宋宇開口就想辯解,話說到一半,張了張嘴卻發現怎麼辯解都顯得很牽強。

"你今天沒去上課,你們班那個姓路的打電話過來,他跟我說你現在除了去網吧當網管到三更半夜,有時候還會去工地裡打工,去給人洗碗做家務,還有……"   宋子真突然哽咽了一下,眼眶逐漸布滿淚水,吸了吸鼻子,把頭輕輕靠到宋宇懷裡。

"   嗚……你為甚麼要那麼累啊……"   宋宇看著懷裡的宋子真,一時竟不知道應該坐甚麼是來安慰他。

"沒事了…沒事了……你哭甚麼啊……"   宋宇緩緩抬起還扎著針的手,在宋子真頭上不輕不重的揉了一下。

往年的不愉快都在今日冰釋前嫌。

_______

"你們年輕人啊,仗著身體還健壯,成天胡搞瞎搞,你看看你看看!又是低血糖,又是過度疲勞,趕著投胎啊小夥?"     護士尖銳的嗓音穿刺著耳膜,宋宇不好意思地直道歉,再三保證自己會照顧好身體,不會在到處胡搞瞎搞才被放了出來。

"哥。"   宋子真說。

宋宇回過頭看他,發現宋子真今天叫他的次數都可以趕上前面十幾年了。

"你回去先休息一下,然後就去把那幾個工作辭了吧。"   宋子真說得小心翼翼,像是怕說錯了一個字宇就

不高興了一樣。

"嗯?我不工作你就沒飯吃了好嗎?說話要符合實際情況啊子真。"   宋宇說。

"那我不吃飯也行啊!"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