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老師開課啦,教你擺脫老梗 脫穎而出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格格不入

五月中旬,夜間的徐風微涼。

年久失修的路燈光源斷斷續續,時不時還發出   吱─   吱─   的電流雜音。

宋宇拐進巷口,一股腐爛的廚餘味混著酒氣飄來,街邊的幾隻老鼠翻弄著垃圾桶,

菸蒂、空酒瓶、老鼠、蟑螂,遍地皆是,一切令人糟心的東西,是這群人一輩子能接觸到最多的東西。

而照宋宇的話說,他就是這群人的其中之一。

"喂!宋家那小子回來了!"

這裡有整天吃飽沒事幹,勁管別家閒事的鄰居。

"宇哥好!"

有根本就不熟,卻又硬要裝熟的心智不成熟混混小子。

宋宇在這裡生活了十八年,同時,也格格不入了十八年。

在他眼中,這裡的人大多都是敗類,用著國家給的最低薪水,用著國家給的最低健保,吃著最便宜的食物,住著最爛的屋,整天打架、喝酒、抽菸、賭博,一輩子永遠活在他人的施捨和救濟中。

這裡沒有夢想,沒有生機,像是一潭泥沼,每個人都沉在裡面,掙扎著、無奈著、然後被時間淹沒,渾渾噩噩度過一生,好像活著,就真的只是為了來這個世界走一遭。

宋宇走到巷子的最盡頭,老舊的房屋斑駁,門牌搖搖欲墜,一群認識的,不認識的人圍在門口。

"哎呀,老宋又被人打了。"

"這不活該嘛!誰讓他又借高利貸不還。'

"這不是一次兩次了吧?甚麼人啊?"

人群中有人認出他,紛紛讓路,宋宇走過去。

巷子裡的燈光微弱,不過宋宇還是能認出門口躺著的人是誰。

宋志偉,他爸。

地上有一灘血跡,還有一些碎裂的磚頭塊。

"那個,小宇啊,你要不要把你爸先送去醫院看看?"

人群中有個大媽開口問他,宋宇抬頭看了一眼,搖了搖頭。

"死不了。"

大概是他回答得太過果斷,惹的群眾不滿。

"你這小孩怎麼這樣啊,那是你爸,死了怎麼辦?"

離他最近的那個大伯指著他說。

"我說了,他死不了,就幾磚頭,留了點血,然後為了應景,在昏個倒,再說了,死了就死了唄。"

宋宇把宋志偉撈起來,打開門,扔進屋裡,然後看著剛剛那位大伯。

"如過你真的擔心宋志偉會死,就老早把他送去醫院了,還用等我回來嗎?"宋宇語氣冷淡,如果仔細聽的話還能感受到他隱約的嫌棄和不屑。

"你!"

"我甚麼我?我說的不對嗎?"

"你真的是,你!"

那位大伯大概是沒話說了,氣擊敗壞的你了老半天也沒在吐出一個值得聽下去的句子,宋宇白了他一眼,直接無視他,走進屋裡,關上門。

貼著門聽外面的動靜,等確定人都走後,宋宇才轉過身來看宋志偉。

還有呼吸,牙齒掉了幾顆,肋骨好像斷了。

活著。宋宇總結道。

宋宇先泡了杯泡麵吃完,才把宋志偉抬回床上。

也不等他醒過來,他就回自己房間了。

宋宇看了一眼時間,把功課放到桌上,拿出手機,傳訊息給宋子真讓他早點回來。

雖然這種提醒最後都會被無視掉,但身為一個哥哥,還是要做點事,來彰顯一下自己的存在。

宋宇還在考慮要不要傳訊息給宋志偉他老婆,不過後來想了想還是算了。

不熟。他跟這裡的每個人的不熟。

寫完功課,洗完澡,躺到床上,睜著眼睛看著天花板。

宋志偉大概是醒了,哀叫了好一會,罵罵咧咧的吼了一句,然後見沒有人理,又自己安靜下來。

不知道又過了多久,重機的聲音出現在巷口,吵雜的引擎聲把剛要入睡的宋宇吵醒。

宋宇走出房間,正好從窗口看到宋子真從重機上下來。

宋子真打開大門,看了一眼站在客廳的宋宇,錯愕了一下,甚麼話都沒說,自己走進房間。

"你現在才幾歲?"

宋宇皺著眉拉住宋子真的手問道。

"關你甚麼事?"

"關我甚麼事?宋子真,你是要我隔三差五的就要去局裡領你嗎?"

"不用你領。"

"不用我領?!"   宋宇煩躁到了幾點,一整天下來的疲倦讓他情緒暴躁。

"我不領你,誰可以去領你?宋志偉那個廢物嗎?還是你要指望你媽去領你?你今年國三了,宋子真,你做甚麼事前能不能考慮考慮後果,你能不能想想未來,你以後能幹甚麼,你難道要這樣過一輩子嗎?"  

"對!就你做事之前會考慮,就你有未來,就你有以後,你跟我們這些廢物不!一!樣!我就想要這樣過一輩子,宋宇,你就當沒有我這個弟弟,我也沒有你這個哥哥,沒有我們這些廢物家人,不用操心那操心這,整天跟個老媽子似的,煩不煩啊?"

宋子真吼完之後就摔門躲回房間去了,留宋宇一個人待在客廳。

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也不是沒有出現過,但每一次被吼完,宋宇還是會感到深深的無力。

這裡的人都討厭他,他其實是知道的,就跟他也討厭這裡的人是同一個概念,只是他一直覺得宋子真只是年紀還小,總有一天還能變好。

結果還是這樣,這裡發生的每一件事情,都像是要證明他的格格不入。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