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 憐憫和羨慕

今天的早晨很不愉快。

劣質音響傳出來的非主流重金屬傻逼音樂吵醒了昨夜一晚上輾轉難眠的宋宇。

他不知道這東西到底有甚麼好聽的,能讓宋子真循環著聽那麼多遍,甚至不惜犧牲他親哥的睡眠也要把他放出來。

喔,對了,他說過了,他沒有他這個老媽子似撈撈刀刀的哥哥。

煩躁。特別煩燥,他也不知道自己脾氣為甚麼這麼糟糕,一點點小事都能令他爆發。

"宋子真!我限你三秒鐘把那該死的音樂關掉!"

宋宇坐起身,往床後喊,他和宋子真的房間中間其實只隔了一片塑膠板,一點點風吹草動都能聽到,當然就算中間隔了一面牆,那個重金屬音樂的聲音還是透的過來。

音樂停下了,不過等宋宇緩過神站起來,音樂又開始響,不知道是宋子真想起昨天才和他吵過架事還是怎麼著。

宋宇本來想先衝去隔壁把音響砸掉,不過看了一眼時間,還是決定先洗漱。

收拾完東西後,宋宇就直接出門了,他怕多待在家裡一秒,他又會認不住開始念宋子真。

他不需要我這樣的哥哥,他對自己說。

宋宇走出巷口就看到路僅風,那傢伙就站在隔壁巷口,靠著牆,逆著光,帶著墨鏡,自以為很帥的裝逼著。

"哎!班長!"   路僅豐一看到他就狂揮手,聲音響亮的整條街都聽得到。"

"真的,路僅風,你出去外面千萬別說認識我。"   宋宇走到他前面,接過偷手上的早餐。

"為啥?"

"丟人。"

"啥?我那裏就丟人了?"

"哪裡都丟人。"

他們就這樣一路拌嘴到走到學校。

南華一中,這幾年來他最願意多待一會的地方。

這話絕對不假,至少這裡的人,並沒有給他一種格格不入的感覺,這樣就夠了,真的。

"哎,你昨天小卷考幾分啊?"   路僅風一過校門又開始狂問問題。

"滿分多少我就多少喽。"

"哇!這麼牛逼!"  

"對,你宇哥就是那麼牛逼。"

"是喔~原來你這麼牛逼呀~"

路僅風突入其來的陰陽怪調,使他們之間突然安靜,然後同時轉過頭,看著對方的眼睛,開始狂笑。

也不知道是在笑甚麼,就是突然想笑,所以就笑了。

直到第不知道幾個同學帶著疑問的目光走過去後,他們兩個才終於停下來。

"我操,你在笑甚麼?"   宋宇轉頭問路僅風。

"你才在笑甚麼吧。"   路僅風回。

"是你先笑得。"宋宇說。

"是你。"

"是你。"

"好好好,是我是我,都是我好吧。"   路僅風敗下陣來,先服了軟。

他們之間每次有爭議的時候都是這樣,不管是誰對誰錯,路僅風都一定會遷就宋宇,這點宋宇其實也感覺得到。

這種感覺就好像,有一個人在乎著你,這對一向缺乏安全感的宋宇來說其實很重要,所以這也是為甚麼他和路僅風能玩得到一起。

"快上課了。"

"回教室吧。"

在他們踏進教室的同時,上課鐘響起來了。

坐到位子上的時候老師還沒到,宋宇猜老師應該是去處理事情了。

所以可憐的宋宇班長,就只能帶著一顆很不情願的心很負責任的走到講台上管理秩序。

和別的班不同,他們班的人那是特別的吵,聽教導主任半真半假的說他們是他帶過最吵得一班,不過真相無從考證,因為他貌似跟很多班都那麼說過,不過同樣的和別的班不同的,他們班也非常容易安靜。

基本上,宋宇一離開座位,不帶任何表情的走到講台上的那一刻,班上就會慢慢的調節音量,然後到完全靜音。

路僅風說,那是來自【前前前】年級第一的威嚴,不過很顯然的,只是因為宋宇不笑的時候太冷了,看上去就很不好惹。

宋宇在講台上寫完一份卷子後,老師也走進教室來了。

他走下講台時,順便看了一眼老師,發現老師心情不是很好,然後再順便得看了眼老師後面,發現後面站著一個不認識的人。

恩,目測長得不錯,男的。

等宋宇坐回位子,老師就走到講台上。

"各位同學早上好,這個學期,我們班迎來了一個新夥伴。"老師把講台邊的男生拉上講台。

"這位是周南同學,因為家裡的一些特殊原因,轉來我們學校,希望各位同學可以好好地善待他,友好的相處,另外,周南對學校不熟悉,記得要帶他到校園多走走,認識校園。"

正常的情況下,帶新同學到校內觀光應該是老師的工作,不過南華一中的教職員一向秉持著能少做一件事就少做一件事的原則,將照顧新同學的工作交給了班上的同學。

對於這一點,沒有人有異議,也沒有人敢有異議。

周南走下講台,環顧了一圈教室,走到了最後排,拉開椅子的那一刻,坐在旁邊的宋宇頭抬了起來。

"去坐別的地方。"   宋宇看著周南,神色有些疲倦,語氣生硬。

"為甚麼?"周南把書包放到椅子上。

"你很麻煩。"宋宇說。

"怎麼說?"   周南笑了笑,一屁股坐到椅子上。

"你是城裡來的吧。"  

"嗯?你怎麼知道?"   周南轉過頭,略有驚訝的問他。

"因為你身上有城裡人才有的惡臭味啊。"   宋宇開玩笑似的回答。

"開個玩笑,說你麻煩只是因為你是轉學生。"   宋宇說。

周南沉默地看著他,然後又笑了笑,轉過頭來。

宋宇還是在盯著他看,眼中閃爍著微光。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眼裡充滿著憐憫和羨慕。

作者的話:呀呼!周南小寶貝出來啦,大家晚安。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