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七天之約

      在山崖下的一個山洞內,有兩個人躺在洞穴內,一個面色發白,嘴角還有血絲,四肢僵硬,顯然已經死了多時。

      另外一人也是躺在山洞內,睫毛微微搧動了幾下,顯然還有知覺。

      溫玉珩從沒有想過,自己打過幾百場的戰役都沒有死,最後竟然會孤令令的死在這樣的一個山洞裡。

      不過,就算沒有死,他之後的人生也有如行屍走肉,那是不是現在死了會比較痛快?

      無論他怎樣做怎樣努力,到了最後,她還是選擇另外一個人,她還是離開了他。

      本想自嘲一笑,卻發現連面部肌肉也變得僵硬,只能微微的扯起嘴角,接著,淚水悄悄從眼角淌落。

      勉強的撐開眼睛已經很費勁,他慢慢的閤上眼,滿腦子都是那名女子的倩影,他一輩子也不會忘記第一次遇見她的情景,一個在森林中與蛇共舞的奇異女子,詭異又美麗,即使那已經是很多年前的事,但是那情景仍舊歷歷在目。

      金龍皇朝十四年

      那是一個明媚的的下午,陽光燦爛,涼風習習,他正躺在一棵大樹上午睡,一陣輕快的調子在寧靜的林間響起,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睜開了一隻眼睛,皺起眉頭。

      誰打擾他的好夢?

      輕鬆的從高聳入雲的松柏樹躍下,循著曲音走向更茂密叢林,聲音愈來愈近,潺潺的流水聲與曲子尤其配合,他撥開橫生出來的枝椏,看到一名少女正在一邊吹著葉片一邊跳舞。

      他不自覺的握緊枝椏上,眼睛一瞬不眨的看著在那耀目的金光下,翩翩起舞的纖美身影,他是不是遇到亂闖人間的妖精?

      少女年約十三、四歲,穿著樸素,赤腳,容貌清麗脫俗,柳眉杏眼,輪廓分明,肌膚是淡淡的小麥色。

      少女的美麗讓他驚艷,但更詭譎的是,有一大群蛇圍著她,青的、黃色、紅的、七彩斑爛的,有些他甚至從未見過,而她卻毫不驚慌,還笑容燦爛,正確來說,這少女與這群蛇一起跳舞。

      為了看清楚少女的樣貌,他再踏前一步,咯嚓的踩斷了枯枝。

      她警覺的望了過來,對他匿藏的方向喝道:「是誰?」

      溫玉珩擦了下鼻子從樹叢中走出來道:「我剛才聽見有人吹曲子,就走過來看看。」

      「那看夠了,還不走?」

      「這森林又不是妳一個人的,我就愛坐在這。」

      他走到溪邊的一塊大石上坐下,朝少女露齒一笑。

      少女看了他一眼,撇撇嘴,將一片細長的葉放在唇上,吹出輕柔的調子,一群蛇兒慢慢四散回林中各處。

      他繞著二郎腳托著頭說:「妳這召蛇的技藝好生特別,可以教我嗎?」

      少女沒有理他,轉頭就走。

      他走到她跟前攔下她說:「妳叫什麼名字?」

      「讓開。」她別開面故意不看他。

      「妳明天還會再來嗎?」

      少女沒有理會他,繞過他沒入叢林。

      在她經過他身邊時,一陣清香撲鼻而至,讓他失了神,再清醒過來時,少女已經走了。

      走到她剛才跳舞的地方,拾起她吹過的翠綠葉片,手指輕輕撫著她唇彰碰過的位置,還有淡淡的餘溫,他放在嘴上,輕輕的吹了吹,吹出幾尖刺的聲音,笑了笑,小心翼翼的將葉片放進懷中。

      ***

      第二天,溫玉珩還是悠閒的躺在那棵松柏上,百無聊懶的把玩著狗尾草,唯一有變的是耳朵時刻豎起,留意著前方叢林的動靜,他皺了皺眉,不死心的第四次走過去溪旁察看。

      她終於來了。

      這次他光明正在的走到大石坐下,看著少女在溪水裏與魚兒嬉戲。點點金光從林隙間透進來,灑在溪水中,映在少女的輪廓分明的側臉。

      忽然一陣清涼迎撲面而來,他抺了下面上的水珠,仍然一臉笑意,對她怒氣視若無暏。

      「真舒服——」

      「這森林這麼大,你就不能到別處納涼去嗎?」

      「我就是喜歡來這裏。」

      她氣沖沖的上岸,一手提著一隻鞋子就要離開。

      「喂,別走!」

      女孩不理他繼續走。

      「不如我們打個賭吧。」

      她轉身看著他說:「賭什麼?」

      「就賭這七天我在森林裏找不找到妳,若然我嬴了,妳要教我召蛇的技藝。」

      「那你輸呢?」

      「我從此不再打擾妳。」

      少女低頭思考了一會兒,抬頭道:「好,不過,我也有條件,要七天都找到才算你嬴,只要有一次找不到我,都算我嬴——」

      「妳、妳這也太奸賴了吧。」

      「怎樣?要不然拉倒——」她作狀轉身欲離去。

      「哼,誰怕誰,就這樣決定。」

      少女坐在地上,穿上布鞋,站起來拍拍身上的草屑道:「那明天就這個時辰見咯。」

      「一言為定。」

      凝視少女的背影漸漸遠離,他這才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

      ***

      盛夏陽光燦爛,薛千柔剛打掃乾淨前院,這時大家都躲在屋中納涼,沒有人會來她這僻遠的後院,她回到自己的小木屋,換下湖水綠的婢女服,穿上一件簡單的杏色麻衣,就往院子內靠牆的大水缸走去,她身形細小,走進大水缸和牆壁的隙縫,蹲下撥開雜草,赫然有一個大狗洞在這裏,她穿過去還綽綽有餘。

      再次站起來,前面就是她夏日每天都去避暑的森林,在那裏休息,比待在悶熱的小木屋舒服太多了。

      她已經在這森林悠閒過了三個多月,一直都沒有遇到人,也沒有人發現她出去了,是她私密的小空間,唉,這幾天卻忽然來了一個煩人。

      這森林她熟得很,哪裏有山洞,哪裏有樹洞她都知道,那個煩人一定找不到她的。

      她來到溪邊,看到他頭抌著雙手,單腳曲起的躺在草地上。

      她在與他相距十步之遙停下,端詳著這個少年,約有十七、八歲,   雖然衣衫襤褸不堪,但是相貌俊俏,劍眉星目,英氣逼人,笑起來壞壞的。

      她走到他旁邊,踢了踢他的腳。

      少年張開一隻眼瞟了她一眼,隨即反手來了個蜈蚣彈,笑看著她道:「來了。」

      「嗯。」

      「我叫溫栢,妳叫什麼名字?」

      她皺起眉頭道:「反正七天後,我再也見不到你,知道我名字也沒有用。」

      「好吧,我嬴了,就請姑娘告訴我芳名。」

      他故意文謅謅起來,讓她忍不住笑了:「好吧。」

      接著薛千柔便找地方藏起來,一刻鐘後,溫玉行便開始找她,若三刻鐘找不到她,便算她嬴。

      薛千柔自信滿滿的匿藏在這個小山洞內,他一定找不到。

      她聽到腳步聲由遠而近向這邊走來。

      她連忙用手掩嘴屏住呼吸。

      怎麼這麼快就找到這裡來?不用怕,即使來到這裡,也一定發現不了這個山洞的。

      一道強光射入山洞,他撥開蓋著山洞的雜草:「哈,找到妳了。」

      薛千柔呆呆的看著他笑容燦爛的俊俏面孔,忽然覺得他的笑容很可惡,為什麼他好像不費吹灰之力就找到了她?

      接連的幾天,讓薛千柔更感絕望,她由自信滿滿變得自我懷疑,每天不消半刻鐘就給人找到。

      「哈,又找到妳了。」

      第七天溫玉行在一大片花海中找到她,薛千柔垂頭喪氣的站起來,蝴蝶在他們兩人穿插飛舞著,彷似慶祝他們的老鼠躲貓的遊戲終於完結。

      「你嬴了。」

      「那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薛千柔。」

      「很好聽的名字。」

      「你是真的想學召蛇術嗎?」

      「怎麼了?」

      「只有真誠實意的人,才能與動物接通,召喚到蛇兒。」

      「什麼嘛?說得有多難似的,妳這技倆,不就是街邊賣藝的——」

      她食指放在唇邊,道:「你先別說話。」

      她閉上眼睛,不消半刻,四周傳來窸窸窣窣之聲,再次張開眼,一撮一撮的蛇群在他們的腳邊爬行,有兩條極毒的蛇,還爬到千柔的臂膀。

      「看到了吧?」她溫柔撫摸臂上的蛇兒說:「我是用心靈和他們接通,並不是單純的靠聲音召喚牠們。所以,首先你要做的是真正的喜歡他們,這樣他們才會聽你的話,你能喜歡牠們嗎?」

      她盯著溫玉行有點不自在的眼神,又道:「你對牠們有敵意,根本就無法召喚。」

      「算了,其實我對這玩意也沒有多大興趣。」

      「不學了?」

      「是啊,妳叫牠們回去吧。」

      薛千柔莞爾,有幾十條有劇毒的蛇兒在腳底下盤旋,沒有幾個正常人不膽戰心驚,望著他強自鎮定的樣子,她也不說破,再次閉目片刻,蛇群開始漸漸散去。

      「是你說不學的,那我不欠你了。」

      「等等,我說不學這個,但還有東西妳是可是教我的。」

      「教什麼。」

      溫玉珩隨手摘了一塊葉片含著:「這個。」

      薛千柔失笑:「不會吧,這個你不會?」

      「怎麼覺得我會?」

      「看你的樣子,就像是流連山間的長大的。」

      「別說這麼多,就教我這個。」

      「好的。」

      薛千柔瞄了一眼他手中的葉片說:「你這塊吹不了,我再找長一點,厚薄適中的才行。」

      她到處找著合適的嫩葉,不慎絆倒石頭,眼看就要五體投地,感到腰際被人一摟,接著掉進一個堅實的胸膛裏。

      「沒事吧?」

      她愣愣的看著他,背著陽光,他的面孔離她很近,鼻尖幾乎都碰到鼻尖了,熱呼呼的氣息,拂到她的面頰,腦袋頓時有無數的蚊子在飛,嗡個不停。

      她慢慢的搖搖頭。

      他扶她站好:「看路呀,小心點。」

      「啊,謝謝。」

      「我們回溪邊吧,還是那裏最舒服。」

      「當然,那是我找到的,最舒服就那裏了。」薛千柔帶點意得的道。

      潺潺的流水聲,間中夾雜著一陣陣走調的曲子。

      薛千柔聽到溫栢總是吹著走調的曲子,有點無奈說:「有這麼難學嗎?教了這麼多天也不會。」

      溫玉行將葉片掉了,說:「不學了。」

      「是你自己說不學,可不是我不敎。」

      他神秘的朝她笑了笑,接著在懷中拿出兩支竹笛。

      將一支遞給她:「送妳的。」

      薛千柔興奮的接過笛子,然後狐疑的看著他,說:「怎麼忽然送我笛子?」

      「沒什麼,看妳這麼落力教我,就是想送給妳。」

      「那我就收下了。」

      「會吹嗎?」

      薛千柔得意的笑了,將笛子放在嘴唇,一陣陣美妙悠揚的曲子流暢而出。

      溫玉行也笑了,跟著她的曲子隨興的吹奏起來。

      薛千柔轉頭笑瞇瞇的看著他。

      笛聲合奏,吸引了很多鳥兒飛了過來,圍著他們,吱吱喳喳的一起大合唱。

      千柔放下笛子,隨著他的笛音翩翩起舞,笑靨如花,一曲既畢,兩人相視而笑。接著,悠閒的坐在草地上。

      薛千柔說:「原來你會吹笛,還吹得這麼好。」

      「妳也吹得很好。」溫王珩凝視她的眼睛,滿眼星光,熣燦耀目。

      「你從哪裏來的?」

      「從山上來的。」

      「來這裏幹嘛?」

      溫玉珩問:「妳呢?怎麼每天來這裏閒晃?」

      「我……   就是喜歡來這裏閒晃——」

      「明天還會來嗎?」

      她用樹枝逗弄著地上的螞蟻,說:「能來便來。」

      「我在這裏等妳。」

      薛千柔看了他一眼,迅速低下頭,說:「我不一定會來的。」

      她站起來:「我要走了。」

      他也站起來,拿起放在大石上的竹笛:「別忘了這個。」

      薛千柔接過笛子,雙手握緊放在胸前:「謝謝你了。」

      「好好保管,這笛子我可造了很久了。」

      薛千柔再次仔細看了一圈竹笛,發現笛子下方刻了一個柔字:「你造的?」

      「怎麼,仰慕我了?」

      「還真不錯。」

      她再打量他一身破衣的裝扮:「你相貌堂堂,年紀輕輕,又有一技旁身,別整天游手好閒。」

      「哈,妳這小女孩,竟然對我說起教來?」

      她故意捏著鼻子,一臉嫌棄的道:「我才沒空管你,你究竟多少天沒洗澡,這衣服穿了多少天?」

      他連忙嗅了嗅自己:「我有洗澡,可是衣服就只剩這件。」

      「你來這裏幹什麼?」

      「回家。」

      「那你為何還不回家?」

      他往大樹一挨,望向林中深處道:「唉,我從小就離家了,有十多年未回過家,也不知回去該怎樣過。」

      「所以你就一直待在這裏?」

      他沒有作聲,只是看著不停流動的溪水。

      薛千柔走到他身邊道:「父母親人還健在,是種福氣,要好好珍惜。」

      溫玉行低頭觀看了她好一會,忽然道:「妳的眸子好漂湸,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琥珀色的瞳仁。」

      薛千柔面孔發熱,道:「沒個正經,不理你了。」

      接著越過他,準備離開。

      身後傳來溫玉行的叫喊:「明天見。」

      薛千柔轉身向他揮了揮手,小步跑離森林。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