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四章 地獄之花

        夏威夷島某處,彩虹眼能力者研究基地。

        這是一座由許多國家共同出資打造的基地。

        自從美、俄兩國將自己一直隱藏的超能力者研究機密向各國公開後,許多國家都紛紛投入了『彩虹獵人』計畫,作為交換,他們可以派遣少數人員來到美、俄來學習開發自己的能力。

        說白了,這種行為其實與向其他國家兜售自己生產的軍火沒什麼不同。

        然而,這麼做對美、俄兩國並非沒有好處。因為協助其他國家培養自己的能力者,對於抓捕彩虹眼這項行動也是有助益的。

        事實上,在美國剛開始進行彩虹獵人計畫時,加州就曾經有一時不慎導致目標開啟能力的案例。彩虹眼,這類極度稀有的存在,作為世上所有能力者的頂點,一旦覺醒了自己的能力就會非常難以對付。舉例來說,因為彩虹眼能夠看見別人生命能量的流動,所以只要施展五行系統之內的能力,很容易就會被具有天賦的彩虹眼模仿,加上彩虹眼五行學習力全滿,很可能會將模仿來的能力發揮得更加淋漓盡致。

        在協助各國培養能力者的同時,美、俄兩國可以發掘、挖角具有特別天賦的能力者,特別是那些難以被模仿的外道能力者,在碰到目標彩虹眼失控的情況下,可以及時用剋制的能力進行鎮壓。

        再者,開啟能力的關鍵技術依然在美、俄兩國手中,所以即使未來其他國家的能力者成了敵人,他們也不那麼忌憚。

        在加州的那起案例中,雖然那個不慎覺醒的彩虹眼造成了不小的破壞,但費了好一番功夫後,最終還是被美國自行培養的外道能力者成功制伏。

        而那位彩虹眼能力者,現在也被囚禁在夏威夷島的這個研究設施中,而且是活著的四人其中之一。

        今天,夏威夷島的研究基地將迎來第五位活捉來的彩虹眼能力者。

        「CIA到底在搞什麼鬼啊?」在研究所地下六樓的走廊中,一位綁著金髮雙馬尾的嬌小女性正邊踱步邊發牢騷:「他們傳來的報告中竟然說,這個台灣來的彩虹眼是以有意識的狀態被送過來的,開什麼玩笑啊?萬一他的能力中途覺醒了怎麼辦?以為那一個小小的手銬和一支重裝軍隊就能束縛住他了嗎?至少給他下一點安眠藥,讓他以最安穩的狀態送過來嘛!」

        跟在她一旁,穿著實驗服的白髮年老男子氣定神閒地安撫道:「放心啦!所長。能力者要不靠外力自行覺醒能力的機率極低,妳想想啊,我們到現在發現的彩虹眼都已經破二位數了,但自行覺醒的案例可是一個都沒有喔!」

        「可是啊,在彩虹獵人計畫剛開始的時候,我們在加州找到的那個強得像鬼的彩虹眼不就開啟能力了嗎?」她氣沖沖地反駁。

        「喔,那是因為當時執行任務的能力者不由分說對他發起了攻擊嘛。大概是因為被生命能量形成的攻擊擊中,再加上精神上的強烈刺激,導致原本閉鎖的穴道與經脈被強硬沖開,才會覺醒的啦!但這次從台灣來的彩虹眼相當安分,從頭到尾沒發生任何衝突,就乖乖跟著執行任務的幹員走了,所以應該是不會發生上次那種狀況啦。」

        「哼!你是沒有親自跟彩虹眼戰鬥過才敢那麼輕鬆。萬一到時候出事了,還不是我們這些能力者要收拾爛攤子。像你們這些科學家,只要在事後負責蒐集數據、修改理論就好了,不是嗎?偉大的馬克.希金斯博士!」

        「哎呀!上次加州那起事件你們不是成功壓制下來了嗎?我可是很信任妳作為世界頂尖外道能力者之一的實力喔!偉大的潔思敏.瓊斯所長。」

        正如他們所述,這位白髮老人就是人類未知能力開發計畫首席研究員馬克.希金斯博士。已經年過七十的他身體仍然相當硬朗,隨著時光的淬鍊,做人處事也更加圓滑,是個和藹又平易近人的長者模樣。自從內華達州那起事件以來,他就全心投入於彩虹眼的研究當中。此次前來夏威夷,就是想見識一下即將到來的第五位彩虹眼能力者。

        而那位潔思敏.瓊斯正是這研究基地的所長。雖然從麻省理工學院畢業已有四年,但外貌看來簡直像個高中生少女。淺色上衣、深藍色短裙加黑絲襪是她的標準裝扮,此外也許是理科出身的緣故,她總是習慣披著一件實驗白袍。本來是因科學研究的專長被招募進國家的超能力者研究機構,但在實驗中意外覺醒了強大的外道能力,因而轉為一線戰鬥相關職務。後來上級希望她能成為彩虹眼失控時,及時制止他們的最後一道防線,才來到夏威夷來擔任研究基地的所長。

        三十秒宿命通。

        這就是她擁有的能力。

        據她本人描述,這能力並非是預見單一可變動的未來,並作出因應的舉動改變事態發展。更精準地說,應該是預見無數個不可變動未來,再從中選擇最佳路線的能力,有如平行世界的概念。

        因此,她曾在戰場中多次起到指揮隊友的關鍵作用,立下不少功勞。

        然而這能力也有限制,只有在距離她一百公里的範圍內,並且給定以她為中心計算而來的座標,她才能對座標內即將發生的事情做出預知。

        雖然目前改任此研究所所長,不須再奔波沙場,但事實證明,她的指揮能力與大局觀依然對研究所起到良好的領導作用。

        有能統合眾人之力的良好軍師往往是比個人能力強大的將領更為重要的。

        希金斯博士繼續調侃道:「放輕鬆點!妳就是因為性格太兇了,才會……」

        到現在都交不到男朋友。在他吐出這句話之前……

        「閉嘴!」潔思敏搶先一步制止他:「明明就是男人這種東西都配不上我!」

        潔思敏哼了一聲,隨後繼續氣憤地邁步向前,步伐似乎又更大了。

        希金斯博士只是笑了笑,並繼續跟了上去。

        明明可以預知戰場變化,卻無法預知自己的感情狀況啊……!希金斯博士在心中感嘆道。

        雖然潔思敏經常像這樣與希金斯博士鬥嘴,但實際上兩人感情就有如父女一般。當初潔思敏會想加入超能力者研究計畫,一部份原因就是仰慕希金斯博士,儘管瞭解希金斯博士的慢郎中個性後經常會對他抱怨,不過這也是兩人關係不錯的證明吧。

        走了一段距離後,兩人推開了走廊上的一扇門,來到一個類似棒球場VIP觀景區的房間,透過一整面落地的強化玻璃,一同俯視一個約兩層樓高、極為寬敞的區域。

        彩虹眼能力者收藏室,這就是這個空間的稱呼。

        從這裡,可以看見九個巨大的圓柱透明水槽設置在這個區域內,還有一些研究人員穿梭在地面與水槽旁架高走道的景象。九個水槽中有五個是空置著的,其餘四個水槽中,分別囚禁著四位身穿綠色長袍的少男少女。他們的頭上戴著連接許多線路的頭盔,臉上有用於呼吸的面罩,四肢被鐵鍊束縛住,呈現維特魯威人那般大字形模樣。

        自從來到這個研究所的那天,他們就一直被囚禁在這些水槽內。雖然生存所需的葡萄糖、胺基酸、維生素等物質會經由導管直接輸送給他們,但同時他們也被灌輸了藥物,讓他們維持在無止境的休眠狀態。此外他們身上各個部位也被連接了導線,除了監測心跳、腦波等生命狀態以外,也能提供超能力研究所需的各種數據。

        彩虹眼能力者收藏室位於這棟研究所的地下七樓,同時也是最底層,佔了兩層樓的空間。各種偵測器收集到的數據,會往上傳給位於地下五樓的超級電腦,以供學者們分析、研究用。

        在四個水槽的前方,設有標示著能力者姓名、年齡、國籍、能力等詳細資訊的牌子。雖然兩人與牌子距離過遠,以至於看不清牌子上面的文字,不過作為研究所所長的潔思敏,自然能如數家珍般述說那些彩虹眼能力者的來歷。

        潔思敏的目光由左向右掃視,依照順序在心中默念關於他們的資訊,也就是來此的資歷最新到最老的順序。

        第四位,來自日本的島田俊(Shimada   Masari)。19歲,男性,原屬金的彩虹眼能力者,於四個月前來到此研究所。

        第三位,來自南韓的宋凡娜(Song   Bumna)。18歲,女性,原屬木的彩虹眼能力者,於六個月前來到此研究所。

        第二位,來自俄羅斯的安努露西亞.瓦西里耶芙娜.莎拉諾娃(Anurusia   Vasilievna   Sharanova)。21歲,女性,原屬火的彩虹眼能力者,於十個月前來到此研究所。

        潔思敏瞇起她的水藍色雙眼,以銳利的目光望向最後一個水槽。

        第一位,來自美國的卡斯托爾.布萊克(Kastore   Black)。22歲,男性,原屬外道的彩虹眼能力者,於一年又兩個月前來到此研究所。

        潔思敏認為,如果要論誰是世界上最強的能力者,那應該非這位卡斯托爾莫屬了。

        想當年在美國,政府透過龐大的篩檢後,在加州的一處普通人家發現了這位少年。當他聽到來自政府的幹員要求自己跟他們走時,理所當然地選擇了反抗,但當時負責的幹員似乎做得太過火了,導致他直接開啟了能力,大鬧了一場。

        在那次行動遭遇失敗後,卡斯托爾逃亡了數個星期。政府也將以潔思敏為首的能力者們緊急召回,組織了一個特別行動小組。在卡斯托爾的能力解析完成後,他們重新擬定了策略,並再次展開了捉捕卡斯托爾的行動。

        這場戰鬥令潔思敏永生難忘。

        在以往的戰鬥中,潔思敏能預見各種未來的可能性,所以在她的指揮下,對手就像如來掌中的孫悟空,逃不出她的手掌心。但在對卡斯托爾的那一場戰鬥中,潔思敏感覺是舉步維艱,只要走錯一步,後果就是隊伍全滅,她從未想過會接到壓迫感如此沉重的任務。

        潔思敏慶幸任務最後是以成功收場,否則不僅會在她心中留下陰影,恐怕連性命都難以保住。

        因為這次立下的功勳,潔思敏被委派成了這研究所的所長,但如果問她是否想再次和彩虹眼交手的話,她必定會斷然拒絕吧。

        也是因為這段經歷,讓她日後對於彩虹眼能力者特別防備。

        她敢說世上再也沒有比她更瞭解彩虹眼可怕之處的人了。

        「卡斯托爾……我真沒想到最後還是我的勝利,」潔思敏將左手輕貼在玻璃上,以帶點憐憫的眼神凝視水槽中的那位金髮少年:「我知道這不是你的錯,但你們是不應該出現在世上的一群人。我不知道犧牲少數以成全多數是不是正確的,但我也只是遵行我的任務而已,你就好好休息吧!」

        希金斯博士看了看潔思敏的表情,隨後轉頭跟著凝視那群無辜的年輕人們,神情也稍感落寞。

        過了一段沉寂的時間後,潔思敏像是祈禱完畢了,於是開口問:「我說……在被抓來這個研究所、關進水槽裡之前開啟能力的彩虹眼,就只有卡斯托爾一人對吧?」

        希金斯博士點頭:「是的。」

        「那麼……」潔思敏以有些擔憂的神情轉頭看向博士:「要是現在其他在水槽裡的彩虹眼醒過來了,他們也能馬上使用能力嗎?」

        「嗯……」希金斯博士思考了一會兒:「畢竟我們給他們接上許許多多的導線、打通他們的經脈後,我們才能收集到數據,開始研究他們的能力的。因此我想是……可以!」

        潔思敏露出有點驚恐的表情。

        「放心啦!」希金斯博士笑著說:「這棟建築本身動線複雜、建材也是使用經過能力者特別強化過的材料,走廊四處都有閘門與攝影機,全都是為了因應彩虹眼失控的情況而設計的。再說要是真的出了什麼事,妳不是還有一群可靠的夥伴嗎?」

        「啊,你說的也是喔……」聽見博士安慰的話語後,潔思敏的表情轉為苦笑。

        正如希金斯博士所述,這個研究基地內除了彩虹眼與研究人員以外,還駐紮著許多強大的能力者。他們都是政府在分析過這些彩虹眼的能力後,挑選出來能對付這些彩虹眼的能力者,其中還有不少是當年與潔思敏並肩作戰的戰友。

        順帶一提,政府尋找彩虹眼的辦法,即是使用靈感儀——一種狀似額溫槍的儀器——去感測生命能量的性質。一開始,這種儀器只能測定出五行和外道,並沒辦法發現屬於隱性狀態的彩虹眼。但近年經過改良之後,靈感儀也能偵測出彩虹眼,並開始加裝在各處的監視器上,一旦發現彩虹眼,電腦就會立刻回傳給政府知道。

        當一個彩虹眼能力者被發現時,政府馬上就會使用特殊儀器採集他們的生命能量,並送交能夠檢驗生命能量以分析出能力內容的外道能力者檢驗。待分析完成後,政府就能知道個別彩虹眼的詳細能力並想出對應方法。

        現在四名彩虹眼的能力都已經知道了,就等那個新來的彩虹眼檢驗報告出爐,一切就準備妥當了。

        「希望今天一切都能順利……」潔思敏像是要安撫自己般低聲說道。

        突然,掛在潔思敏腰間的對講機響起。

        潔思敏感到有點困惑。她拿起對講機,按下按鈕接通:「我是潔思敏,怎麼了?」

        另一邊傳來下屬急促的聲音:「局長,請快前往指揮室,運送新來的彩虹眼的車隊出事了!」

        「你說什麼——!」潔思敏感到驚訝,語調也跟著大聲了起來。

        她看向一旁的希金斯博士,博士也一同以詫異的表情看著她。

        潔思敏立刻回穩情緒,展現出所長應有的冷靜姿態:「我馬上過去,給我座標。」

        語畢,潔思敏拿出她的專用戰鬥裝備——一副無線耳麥,並匆匆朝著指揮室趕去。

        希金斯博士也趕緊跟了上去。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