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三章 名字

        飛機正在科納國際機場的跑道上滑行。

        對少年來說,這趟旅行帶給他的感覺相當奇妙,不僅是第一次出國,也是第一次坐飛機。除了突破音障的那一小段期間有點晃動以外,其他時候乘坐起來就像高速鐵路一樣舒適。

        如果不是這樣的機緣,少年一輩子也想不到自己會受到那麼豪華的待遇吧。

        當飛機落到夏威夷島的土地上時,李釋亞局長的簡報也正好到了尾聲。他伸出手再一次按下桌角旁的按鈕,關閉全息投影。

        「……原來如此。」

        不曉得是該感嘆自己太幸運還是太倒楣,少年在心中暗自嘆了口氣。

        「所以說,我就是你們在台灣找到的彩虹眼能力者?」

        唐納德先生和李釋亞一起點點頭。

        「這樣啊……」少年語氣無奈,但表情依舊鎮定。

        少年忍不住心想,生為彩虹眼的機率是六千萬分之一,台灣人口為兩千三百萬人,依照條件機率來算,自己是彩虹眼的機率……還是六千萬分之一。

        他覺得自己又做了許多無謂的思考。

        「……我還是覺得難以置信。」

        「是吧!」李釋亞說:「我當初也這麼覺得,直到我親自到了美國去學,才發現這一切並非神話。」

        少年表現出一點興趣:「所以你會超能力?」

        李釋亞微笑了一下,隨後伸出右手。一瞬間少年懷疑自己是否眼花,但他看見了許多光芒出現在對方手掌中。光芒緩緩凝聚起來,並逐漸成形,最後變成了一把銀色自動手槍。

        「喔——!」少年發出讚嘆聲。

        「這個……我覺得讓你看一下是無所謂。如你所見,我是屬土的能力者,可以使用自己的生命能量製造出槍械,當然子彈也是由我的生命能量提供,所以不用浪費時間在換彈匣上。」李釋亞的語氣帶著一點自豪。

        少年觀察了一下:「這把槍參考的原型莫非是……沙漠之鷹?」

        李釋亞點點頭:「好眼力!」

        少年又問道:「可是我記得,這把槍雖然威力巨大,但因為槍身重、後座力大,導致操作不易、反應時間遲緩,所以實戰上沒什麼人在使用不是嗎?」

        「是沒錯,要是沒受過訓練的人拿來用的話,很容易就把手腕弄骨折了。但我可以使用自己的生命能量強化身體的骨骼與肌肉,所以後座力和反應時間都不是問題。甚至要我單手射擊也辦得到呢!」李釋亞又說:「你知道很多奇奇怪怪的東西嘛!」

        「也還好啦。」少年苦笑。

        土生金!少年開始思考。如果土是他最擅長的系統,那麼金就是第二擅長的,如此不僅可以強化身體能力,還能讓子彈威力再提升一個層次。再加上火生土,擅於放出生命能量的火應該是他第三擅長的系統,正好搭配上了槍枝射擊屬性的能力。

        這能力選得真不錯。

        「那麼……你花了多久的時間?」

        「大概兩年半吧。不過還沒有在實戰中試過,本來你今天如果選擇反抗的話,我還打算給這把槍裝上具有麻醉或麻痺效果的子彈,然後用在你身上呢!不過沒有用到真是太好了。」

        「哦……這樣啊。」少年不由得感到有些害怕。

        一開始,少年慶幸自己當時沒有試著逃跑或抵抗,雖然李釋亞說他會用具有麻醉或麻痺效果的子彈,他還是想像了自己被具有超能力加持的子彈打到腦袋開花的畫面。但他又轉念一想,既然抓捕自己是全世界的共識,而且協議中提到不論生死都要將彩虹眼能力者帶回夏威夷的研究基地,那麼自己接下來會受到怎樣的待遇還是未知數,既然如此,不知被一槍解決是否還比較好。

        在他們聊天的過程中,飛機已經不知不覺滑行到了跑道的末端。隨後並非像其他客機一樣前往航站,而是九十度轉向,漸漸停泊到機場一側的一個機棚裡面。

        廣播傳來聲音,機長宣布:「本班機已到達目的地,各位乘客可以解開安全帶了。」

        聽聞廣播,三人緩緩解開飛機下降前依照慣例繫上的安全帶。

        唐納德先生站起身來,笑著說:「那我們走吧!」

        李釋亞與少年也跟著起身。

        少年覺得很奇妙,原本以為超音速噴射機引擎的聲響應該會相當巨大,但也許是機艙的隔音做得很好吧,全程都沒有聽見那類噪音。現在機長應該剛剛關閉引擎,正在處理之後的手續了。

        三人就這樣緩緩通過走道,來到機艙的門前。唐納德先生帶頭,少年走在中間,李釋亞則走在最後方負責押送的任務。唐納德先生解開了艙門的安全鎖,門外的自動梯順利下降,少年看見了,門外有一群手持自動步槍的武裝士兵,還有幾輛像是來送自己一程的裝甲車停在外頭。

        少年不確定這些士兵是否知道彩虹眼等等的情報,否則當他們看見自己重裝來此出任務只是為了押送一個不起眼的男孩時,不知會做何感想。不過目前看來,士兵們都維持著一貫嚴肅的模樣,沒有任何的動搖,果然平時相當訓練有素。

        不過他們從長官那裡聽到的任務內容也有可能是被其他緣由代替了,畢竟理由這種東西總是能事後再想出來的。

        當三人走下飛機,緩緩穿過成排的士兵走向裝甲車時,少年悄悄對著自己身後問道:「李釋亞先生?」

        「什麼事?」

        「你們難道就不怕……我在這裡突然覺醒自己的能力嗎?」

        少年又偷偷瞟了幾眼四周的士兵,想著要是自己現在有彩虹眼的力量的話,手銬自不用說,連那幾十把看起來挺嚇人的自動步槍都會喪失功用吧。

        「這個嘛……」李釋亞淡定地回答:「雖然簡報裡那樣說,世界各國政府也都相當忌憚那些仍然在外遊蕩的彩虹眼能力者。但實際上,要不靠外力協助、僅憑自己覺醒超乎常人的力量非常、非常困難,至今還未有這樣的紀錄。但為了防止這種事情發生,我還是親自來負責這項任務了。」

        「這樣啊……」

        想想也是,少年到目前為止也絲毫不覺得自己隱藏什麼超常的能力。事實上,他覺得人生中沒有一件事情是照著自己的期望發展的,更別提要用自己的意念造成實體物質上的變化了。

        「那麼……唐納德先生也有自己的能力嗎?」少年又對著前方問。

        「嗯……我不會確認或否認自己具有任何能力。」唐納德先生答道。

        「是喔。」

        好狡猾!少年心想。

        三人來到了裝甲車前。唐納德先生將手搭在車門上,另一手做出邀請的動作,並說:「那麼,請上車吧!」

        少年點點頭,接著坐上了裝甲車,李釋亞與唐納德先生隨後跟進。門外的士兵將車門關上後,裝甲車隊伍隨即出發。

        車隊逐漸從科納國際機場駛離。沿路上除了兩旁的椰子樹外,大部分都是黃綠色的荒野景象,往西可以看見蔚藍的海岸線,往西可以看見微微隆起的山峰隱藏在雲朵裡。

        雖然來到如此遠離家鄉的地方,少年卻表現得相當平靜,沒有任何緊張或害怕的感覺。對他來說,不論待在哪裡都像是個異鄉客,總沒有任何的歸屬感,自己來到世界上就像是個不恰當的偶然,自己只是個過客、是個旅行者。

        也因此,他當初遇見李釋亞時也是乾脆地跟著走了,畢竟此生似乎沒有留下什麼值得掛念的事物,倒是充滿了一堆不值得留戀的過去。

        自己到底來到這個世上做什麼?

        自己究竟該不該存在於這個世上?

        少年至今仍未找到這些問題的答案。

        但至少,現在他還可以享受一下夏威夷海島的美麗風景。

        「那麼,還有一點時間,我可以跟你介紹一下你未來的同伴。」唐納德先生一邊說,一邊將一疊文件遞給正撐著頭呆呆看著窗外的少年。

        少年回過頭來,接下了那疊文件,並開始閱讀。

        「如果只算夏威夷研究所中的彩虹眼的話,你是第五個來到這裡,呃……被活捉的彩虹眼,不算那些已經不在世間的。」

        唐納德先生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對了!方便的話,我還是希望能有一個稱呼你的方式,不曉得你希望我們怎麼稱呼你好呢?」

        少年閉上眼睛,仰頭開始思考。

        對他來說,有許多記憶都已經在腦海中散失掉了,但那些痛苦的感覺卻還清楚地殘留在心中,時不時浮現。他想拋棄一切過去,事實上,如果他還保有關於過去的記憶的話,自己說不定就不會活在這裡了。

        充其量,這也只是一種自保的生存方式而已。

        自己的稱呼……?少年在自己腦袋裡不停搜索。

        突然間,像是一點光芒,又像是偶然浮起的微小泡沫,一段記憶浮現在少年腦海裡。那是一段古老的記憶,不是由任何人給予,而是自己給自己起的名字。

        少年睜開眼,緩緩將臉重新面向唐納德先生。

        「不介意的話……你就叫我,普里傑特(Purijet)吧!」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