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章八:她不是塑膠做的(3)

鄭楠竹望向立在易汝佩身旁的呂書佳,回想起上星期,他去六班想邀請呂書佳與他同遊,去賞海芋,結果呂書佳說沒空的冰冷表情。

他內心一陣鈍痛。

還有什麼比心上人連同外人炮口轟炸自己還扎心?

他沒想到呂書佳寧可幫易汝佩來撻伐他,也不願意答應他的交遊邀約。

向來只有拒絕人的他,居然淪為被她厭惡的對象。

在心儀女子的逼視之下,他不得不放下驕傲,走向被他鄙夷的少女,忍住內心的不滿向她道歉:「抱歉。」

說聲抱歉,已是他最大的讓步!

「抱什麼歉?你可以再說清楚一點嗎?」一旁的呂書佳把手附在耳畔,一副沒聽到的樣子。

易汝佩想起前世,鄭楠竹第一次把她錯認成呂書佳而強迫她的夜晚,事後也是這樣說:「抱歉,我喝醉了,把妳看成是佳佳。」

嘴上說抱歉,看起來卻一點不像有歉意的樣子。

抱歉兩個字就想將她打發,當她塑膠做的?

從前她因愛情妥協,這一次,易汝佩不會再任尊嚴如此被他踐踏!

「如果你是太慚愧才詞窮,我可以給你一個方便。」易汝佩從百褶裙口袋裡掏出一張摺好的信紙,交給鄭楠竹,「照著上面唸就行了。」

攤開信紙掃完上頭的字句後,鄭楠竹面色鐵青,把那張紙揉成一團,咬牙盯著她:「易汝佩,妳不要得寸進尺!」

易汝佩聞言,嘲諷地勾起嘴角,「得寸進尺?嗯,這是個很好的提議,那我就得寸進尺了。」

說著,便立刻望向江二男,後者會意,直接喊了幾個名字:「阿德!阿勇!阿茂!阿……」

幾個塊頭不小的少年從一班教室走了出來,眾人譁然,想不到被列為精進班的一班也有江二男的跟班,連易汝佩都吃驚。

見江二男比了個手勢,幾個跟班瞬間把鄭楠竹箝制,江二男緩緩地走向鄭楠竹,把鄭楠竹手中那張信紙重新攤開,亮在鄭楠竹眼前,笑得很肆意:「好好地讓你唸,你就唸,我可不像她們只用嘴巴說話。」

他用拳頭說話。

鄭楠竹原本還想以鄭易兩家的合作為要脅,不過若拿這來作文章,估計易汝佩會說:今天都這樣了合作肯定破滅,不如先揍人再說!

只能忍氣吞聲,等他返家,定要跟父親告一筆狀!

鄭楠竹盯著那封信,一字一句唸:

「我,鄭楠竹對不起所有被我言語傷害的女同學。我不該用言語攻擊她們、不該說她們長的那麼醜應該去死、不該說成績不好的女生喜歡我真噁心、不該說她們像妓女一樣見到男人就倒貼、不該說她們寫的情書是垃圾,我應該更有禮貌地拒絕,即便不喜歡我也不該帶著輕視的心,我才是內心醜陋又噁心的人,今後我願意痛改前非,如有再犯,心想事不成,我喜歡的人,永遠不喜歡我。」

有些傾向鄭楠竹這方的同學看不下去,悄悄地去找班導師告狀,結果班導師一聽鬧事者是易汝佩跟呂書佳,立刻擺手說這件事無法處理……

那同學很訝異,想不到在木棉中學,居然有人後臺比鄭楠竹大!

原來,校長本人其實是呂書佳的舅舅,只是她行事低調,轉來那天就下了封口令,這是只有老師之間知道的內幕。

加上鄭楠竹仗著自己是鄭紀企業的少爺,時常在學校橫行霸道,看誰不爽就弄誰,他不像江二男那樣四處鬥毆,而是把骯髒事交給追隨他的人去做。

而他,永遠端著高冷不食人間煙火的人設。

比如每次期中考,鄭楠竹的跟班就會威脅一班的班導,要求班導提前透漏考試範圍給他,否則就要綁架老師的女兒。

所以一班的班導也對他的行徑不滿許久。

所幸前陣子,江二男私下找過他,也不曉得江二男是怎麼知道的,竟然說願意找朋友保護他女兒,前提是如果他哪天看鄭楠竹不爽,痛扁鄭楠竹一頓時,他不許插手。

向來反對校園暴力的一班導師,還在納悶江二男怎麼還不快點去揍鄭楠竹,今天正好發生這件事。

江二男好歹是個校霸,底下跟班很多,各種類型都有,允文允武,文的幫他蒐集情報,武的跟他翹課去打架。

至於江二男找的「朋友」,當然是透過前世他混過的幫派組織—耀威幫的高層,前世江二男跟過那位大哥,為人還算有些公道。

時常做些劫富濟貧的事,有時還會保護弱小,江二男跑去他開的熱炒店打工,有意無意說起鄭楠竹的人品,講出鄭楠竹在學校都幹過什麼壞事。

那位大哥聽了,對鄭楠竹的表裡不一感到髮指,拍案答應幫保護人。

至於,鄭楠竹私下這麼黑心,以及江二男又跟前世的耀威幫的人扯上了,這些易汝佩都不曉得。

「大消息大消息!想不到鄭楠竹也有今天!」

剛從低年級學弟那聽到八卦的齊光宇,興沖沖地湊到好友身旁。

「林沖,我有一則最新的插播新聞,你想不想聽?」

正在做數學習題的林璁銘不假思索地道:「不想。」

尤其是跟鄭楠竹有關的,就更不想聽了。

「就知道你會這麼說,不過啊……這次的消息,跟那個會拉小提琴的學妹有點關係喔~」

在紙上飛速寫著公式的筆尖一頓,林璁銘默默地掃了齊光宇一眼。

呦呵呵,這可真難得,齊光宇偷樂著調侃:「不是不想聽嗎?你可以繼續寫題目啊~」

說著,還比出「請」的手勢。

「你就算不說,她也會告訴我,所以問題是你自己想不想說,不是我想不想聽。」

呿!明明就很想聽,還裝!不過齊光宇還是很願意照顧學霸好友的情緒的。

「是是是,我最喜歡自言自語了,你寫你的,我說我的,OK?」

於是,齊光宇繪聲繪影地描述,易汝佩三人如何大陣仗在高一教室外遊街,才走到一年一班,軟硬兼施地讓鄭楠竹開口道歉。

「…………然後鄭楠竹就被五班那個小混混的手下團團包圍住,最終只能俯首認錯!」

「齊光宇,你很閒啊?還有時間在這邊當說書人,地理老師交代的複習進度完成了嗎!?」說話的是班上的學藝股長。

齊光宇一臉無辜地看著學藝股長,「早就複習完了。」

「複習完地理,那歷史呢?理化呢?」

「……」齊光宇強烈懷疑她在公報私仇。

其實,高三也是有不少愛慕鄭楠竹的學姐們,三年二班就有好幾個,不過畢竟是高三生,終究還是以學習為重,無法像高一高二那樣前去助陣鄭楠竹。

當齊光宇以看戲的口吻,說起鄭楠竹被高一學妹逼著道歉時,她們只能眼刀子射向齊光宇,而班上的學藝股長,恰好也是鄭楠竹的迷姐之一……

「打擾到大家的午餐時間很好玩嗎?」

「就是嘛!不好好學習玩什麼遊街啊?真是幼稚!」

「阿竹學弟真可憐,長得帥錯了嗎?倒楣被一堆拐瓜劣棗喜歡還要被要求道歉……」

「配不上他的人去告白,就應該被他羞辱!」

嗤!一堆腦迷姐!

齊光宇不屑地撇撇嘴,「好啊!放學都別走,我們組個告白旅遊團,集體去高一那邊跟鄭南竹告白怎麼樣?讓他好好選妃,看會答應誰,如何?」

「你!」其中一位迷姐同學氣得筆芯斷了好幾根。

齊光宇狀似沒看到,又嘆了聲氣,「我看還是算了,我怕他羞辱妳們……」

整個高三教室都能聽見二班傳來整齊一致的怒吼:「齊!光!宇!」

一旁的林璁銘見狀,無奈地搖了搖頭,他重重地拍桌:「你們都太吵了,安靜。」

聽到學霸發話,暗戀鄭楠竹的女同學們雖然懷疑他偏袒齊光宇那一方,但也不好再多說什麼。

畢竟林璁銘是全年級第一、全班第一,各科老師可寶貝他了。

之前班上有個女同學暗戀林璁銘,纏著他一個星期,連放學都要跟蹤他,好勸歹勸都不聽,結果林璁銘一狀告到班導師那兒,那同學一天的作業等於大家一個星期的量。

後來怕到了,趕緊遠離林璁銘,才結束了爆肝的作業量折磨。

知道要是得罪他,恐怕會被多罰寫幾張測驗卷,教室這才停下此起彼落的議論聲。

齊光宇朝那些不得不閉嘴的女同學們露出勝利的微笑,還挑釁地挑了挑眉,正想用口型嗆聲,結果被林璁銘冷冷一掃視,趕緊低頭乖乖複習。

終於安靜下來,林璁銘滿意地舒了一口氣,想繼續寫數學習題,易汝佩的臉龐卻驟然浮現腦海。

他甚至可以想像出,少女紅著粉頰,氣呼呼地瞪著她水汪汪的雙眼,可能還叉著腰,指著鄭楠竹,嬌嬌地說:「你要跟我道歉!」

一點也不具威嚇作用,反而還很可愛。

等他在校園論壇看到易汝佩抱胸,面無表情地要鄭楠竹唸悔過道歉文,才知道原來她生氣時是這樣的表情。

又冷又酷,他還是喜歡。

不過這都是後話了。

放學後,易汝佩婉拒了呂書佳提的婦仇慶功宴邀約,喜孜孜的跑去找林璁銘,說是要感謝他這些日子幫她複習功課。

看著好友踩著歡快地步伐,呂書佳恨鐵不成鋼地搖了搖頭。

她忿忿地呢喃:「好友陪妳報復渣男,放學找妳去慶功,妳居然要去請喜歡的男生吃大餐!」

易汝佩上輩子是為鄭楠竹接近她,這輩子為了林璁銘拒絕她,真是為愛而生的少女,沒救了!

不過易汝佩也不是真那麼重色輕友,而是她真的和林璁銘約好,如果成績出爐這天她達標了,就要請他吃大餐。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