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章八:她不是塑膠做的(2)

吃完簡餐,兩人拾階而上,琳瑯滿目的書櫃,上頭的標籤寫著各式各樣的書。

易汝佩徑直走向音樂相關的櫃位,挑了幾本精進小提琴技巧的工具書,又走到語言類的區域。

而林璁銘拿了一些水墨畫、油畫技法教學本。

選好自己想要的書,易汝佩開始尋找林璁銘的身影,走沒幾步,居然發現看書看得津津有味的江二男。

這就稀奇了,想不到江二男也會逛書店……

見狀,易汝佩躡手躡腳,悄悄地移步到江二男身後,用氣音說:「你在看什麼?」

看得正入神的江二男,被此舉駭得全身一哆嗦,一回頭就看見易汝佩笑咪咪地盯著他。

他鬆了口氣,「是妳啊?」

易汝佩眼神掃向他手中的書,「你在看什麼呀?」

聞言,江二男第一反應居然不是告訴易汝佩,反而是將書本藏到身後。

「幹嘛怕我看?」

「就……現在還不是時候。」江二男的臉上浮現一絲可疑的暗紅。

易汝佩噘著嘴,黑又亮的眼珠子瞟著他,正想踮起腳尖偷窺,忽然聽見有人叫住她:「易汝佩。」

循聲望去才知是林璁銘,他手裡攬著幾本繪畫相關的書籍,緩緩走向易汝佩,「我書選好了,要去結帳嗎?」

「好啊!」易汝佩立刻走上前,又彷彿想到什麼似的,轉身朝江二男揮了揮手說再見,便跟著林璁銘下樓了。

江二男捧著書站在原地,默默地望著兩人並肩而去的背影,眸光黯然。

易汝佩上回在醫院說過有喜歡的人,是他嗎?是他吧?看來這回,他又輸了,而且輸定了。

因為那男人跟鄭楠竹不同,他看她的眼神充滿溫柔,看著自己就寫著敵意。

走出書店,林璁銘若有意似無意的問:「剛剛那個人,好像跟妳很好?」

易汝佩聽他這麼問也沒多想,就照實話回答,「他是我隔壁班同學啦!不過我個人是把他當兄弟看待的。」

林璁銘眉峰一挑,兄弟?但那男生似乎不只把她當兄弟。

「你買了什麼書啊?」

「一些跟畫圖相關的書。」

易汝佩眼睛一亮,「那你很會畫畫囉?」

「還好。」少女崇拜的眼神取悅了林璁銘,他內心一陣暗喜,但還是保持謙遜的態度。

下一句,易汝佩張口就問:「那你可以畫一張我嗎?」

林璁銘想起書房裡好幾張畫像,上頭的主角都是她,頓時耳廓泛紅,低聲地道:「改天吧。」

「那妳買了些什麼書?」

易汝佩把袋子裡的書亮出來,「都是一些精進琴技的書啦!還有一本學德文的。」

「妳對德文有興趣?」

易汝佩沒說將來想去奧地利留學,只說:「嗯,就以後想去奧地利觀光也可以用到。」

考試成績出爐,易汝佩每科都有及格,發揮得最好的還是國文跟英語,都拿了九十幾分,至於史地與自然科,在林璁銘的輔導與自己又努力拚的催化劑之下,也拿到了八九十以上。

唯有數學,勉勉強強地卡在六十分。

成績公開的這天,全校總排名一大早就貼在教務處外的公告欄。

才第一節下課,呂書佳就迫不及待地拉著易汝佩到教務處,兩人站在公告欄那處,努力從高一總排名當中找出易汝佩的名字。

易汝佩從最下面開始找……然後她在最後一行看到自己的名字,第一百名,不多不少剛剛好。

「啊哈!這下鄭楠竹非道歉不可了!」呂書佳雙手一拍,眼眸閃爍著興奮的光芒。

看這反應,怎麼還比她這個當事者高興?

不過,能夠擠進年級前一百名,易汝佩也很開心,恨不得立刻和父母以及林璁銘分享此消息。

回教室後,易汝佩開始擔憂,鄭楠竹那樣高傲的人會不會耍賴,一旁的呂書佳聽到她的顧慮,一臉胸有成竹地叉腰,「妳放心,我有秘密武器,他敢食言,我就讓他丟臉。」

秘密武器?

呂書佳對這件事如此上心,易汝佩心真是感動,又有那麼點同情鄭楠竹,畢竟他是真的愛著呂書佳。

或許是看出易汝佩的猶豫,呂書佳無奈地嘆了一聲,「我們先試試看鄭楠竹會不會道歉,如果他拒絕,那就……」

不出所料,鄭楠竹拒絕道歉,甚至譏笑她:「不過是走運才拿到一百名,好意思拿來說嘴。」

「我就知道他會想抵賴,所以準備了這個!」呂書佳挑起唇角,從書包裡拿出一個喇叭造型的擴音器。

說完,呂書佳在擴音器上一按……

「鄭楠竹,出來道歉!鄭楠竹,出來道歉!鄭……」呂書佳按住那支擴音器,朝易汝佩挑眉,「怎麼樣?」

……這是什麼時候準備的?不過一想起方才鄭楠竹那睥睨的眼神,易汝佩忽然覺得,自己還是太軟弱,根本不該同情那傢伙。

她的情緒被點燃,慷慨激昂的看著呂書佳:「調到最高音量!」

對於易汝佩終於決定硬起來,呂書佳滿意的點頭,把頭湊過去,兩交頭接耳暗自擬定好了此回的絕地大反攻。

中午時間,該提早出教室搶便當的呂書佳,一反往常地沒去搶便當,連易汝佩也不待教室裡吃午餐了,兩人就拿著那支擴音器,準備在走廊上遊街……

「不過,這樣真的好嗎?」踏出教室前,易汝佩有些猶豫地問。

因為她原本以為,呂書佳帶那擴音器的用意是直接殺去一班,催鄭楠竹出來道歉呢!

「有什麼不好!?」呂書佳恨鐵不成鋼地瞪著她,「鄭楠竹這人,什麼都要,只有臉不要。」

簡而言之就是不要臉。

「既然如此,我們何不讓他臉丟得更徹底呢?」

言之有理。易汝佩內心的最後一點掙扎也沒有了,緊接著拿出另一支小的擴音器,當然這也是呂書佳帶來的……

易汝佩正要按下播放,呂書佳見狀,想了想,把手中大的擴音器交給她,「我還是跟妳換吧,小的這支我拿。」

聲討遊街正式開始。

於是整個走廊都不斷充斥著:鄭楠竹,出來道歉!

經過五班,江二男探出頭來,躍躍欲試:「我也要去!你們去討伐鄭楠竹都不揪的嗎?」

易汝佩正想婉拒,結果呂書佳很親切熱情的說:「好啊好啊!」

「那這個小台的就交給你了!」她遞出手中的小型擴音器。

這個小的不知道放出來會是什麼?不過他想一定挺有意思!

江二男興奮的伸手要接,結果呂書佳又把手縮了回去,「算了,還是我拿吧!這樣更好玩。」

「……」怎麼還耍人呢?

雖然江二男沒拿到小型擴音器,卻剛好擋住了想出來阻止易汝佩二人的蕭暢秋。

呂書佳也沒看到江二男臉上的哀怨委屈,鎮靜自若的按下播放鍵……

一位男性以主播報導新聞的口音,響徹雲霄:

「午安您好,歡迎收聽木棉新聞!今日特別報導一則人物專刊:鄭楠竹。」

聽到擴音器提到的人物,眾人望向窗外,就看見兩個少女拿著大小不一的擴音器,後面跟了拿著一台平板的校霸江二男。

「鄭楠竹,父親是鄭紀企業的總裁,號稱木棉中學新晉校草,就讀木棉的一年一班,由於幸運,擁有一張搶眼的外表,每日都有女同學慕名前來告白,然而外貌受到命運眷顧的鄭楠竹,卻挾貌自重,對於前來告白的女同學總是出言侮辱,從開學至今共計兩百一十四位女同學受害,輕者情緒憂鬱,重則跳樓輕生……」

兩百一十四?怎麼知道的?易汝佩用疑問的眼神望著呂書佳,後者淡定道:「我掐指一算的。」

當然,這數字她還是有經過調查確認的,畢竟呂書佳在學校還算受歡迎,剛好認識幾個比較八卦的同學,找幾個問問,都說有兩百四十一個。

「有人輕生是真的。」江二男對這件事很有印象,因為那女孩是他跟班的妹妹,當時她是從光綻樓跳下去的。

幸好最後摔進草皮人沒事,只不過也是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走出傷痛。

那聲音還在繼續:「鄭楠竹曾經答應過向一位受害女同學,如果考進年級全一百名,就會當面道歉,如今那位女同學達標了,鄭楠竹卻食言而肥……」

小型擴音器大聲控訴完鄭楠竹的斑斑劣跡,居然還用英文複述一次。

這也太專業。

易汝佩目瞪口呆,悄聲在呂書佳耳邊問道:「妳這什麼時候錄的?」

「事先預錄好的。」呂書佳眨了眨眼,「我們這個行動總要有Plan   A,Plan   B。」

「不瞞妳說,我叔叔正好在美國當新聞主播。」

呂書佳前幾日跟叔叔視訊通話,說了鄭楠竹的劣跡,順道講出他們這次的婦仇計畫,叔叔義憤填膺,二話不說答應獻聲。

三人便帶著震撼四方的音效,大搖大擺地把整個高一的教室都晃了一圈。

許多同學紛紛聞聲而來,有的連飯都忘了吃,有的甚至捧著便當邊吃邊看,當配菜。

經過的教室越來越多,圍觀的吃瓜群眾也隨之俱增。

他們浩浩湯湯地來到一年一班……

「鄭楠竹,出來道歉!」

「……挾貌自重,對於前來告白的女同學往往是出言侮辱,從開學至今共計兩百一十四位女同學受害,輕則情緒憂鬱,重則跳樓輕生……」

坐在教室裡的鄭楠竹,沒想到易汝佩這麼快就又來了,而且還搬救兵過來。

許多愛慕鄭楠竹的女生聽見廣播的內容,內心格外的複雜,她們覺得為了一個渺小的道歉把事鬧大的易汝佩很可笑,但又有些羨慕。

羨慕她有表達的勇氣。

跟鄭楠竹要好的,自然是對此嗤之以鼻:「阿楠上!用你冰冷的眼神、劇毒的口水,凍死他們!毒死他們!」

討厭鄭楠竹的,則搬好了板凳準備看戲:「就愛看這種惡有惡報的情境劇!」

背負著全班各異的期待眼神,鄭楠竹不得不硬著頭皮走出來。

見他一走出來,呂書佳率先發難:「你答應過佩佩,如果她考進年級前一百就會道歉的!如果你想否認,我們有影片為證。」

說著,朝江二男伸手,後者遞上一台平板電腦。

纖細手指在平板上點來點去,然後一部影片就直接播放出來,那是易汝佩當天告白被拒絕的影像,連易汝佩追上去要求道歉,以及鄭楠竹答應如果達標就道歉通通在內……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