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下午兩點的逃學生

      石頭,化作工匠細緻琢磨的雕像,屹立在山頂、美術館的中心;又或是大自然精雕細琢的奇景,矗立在海岸邊。

      所有人,讚嘆這些,經雕琢的宏偉奇物。

      下午兩點的淡水線,根本沒有什麼人。

      畢竟會搭這個時間點的捷運,要不是真的有事,就是像他一樣遊手好閒的人。

      少年低著頭,兩眼無神地垂望著地面。

      逃走了。

      終究是逃走了,從那間他一點都不想待的學校。

      老師一成不變的聲調、上課時沉悶無趣的氣氛、課本上那平板而毫無吸引力的內容。

      不管什麼原因,總之他逃走了,假借著尿遁,就帶著錢包手機逃走了。

      逃學的原因可以有很多很多,但結果只會有一個。

      來自爸媽、老師、長輩的失望。

      「說到底,我本來就是讓人徹底失望的東西啊……」

      喃喃自語著,少年略短的瀏海垂照在額面上,用手指捲著兩頰略長的鬢髮。

      其實他是很想把瀏海留長的,只是校規不允許。

      「過沒多久這旁邊兩搓也得要剪掉吧……」

      「很好看耶?為什麼要剪掉?」

      有些輕浮的聲音自身旁響起,少年轉頭看向旁邊。

      一名身穿燙平整的乾淨西裝,領帶規規矩矩地打在領子下,頂著一頭整齊的油頭和黑框眼鏡的男子,拍了拍椅子的灰塵後毫不客氣地坐在少年旁邊。

      衣冠禽獸。

      不知道為什麼,少年腦海裡瞬間浮現出這四個字,當然他並沒有說出口。

      「怎麼?覺得我很帥嗎?」

      男人朝後方鏡子搔首弄姿一番後,轉過頭對少年笑到。

      「……沒有,我只是想說為什麼要擠在我旁邊?這樣很熱。」

      「誒誒?明明冷氣這麼強還是覺得熱嗎?看來你是個內心火熱的熱血少年呢!」

      誇張的動作與他一身整齊優雅的風格迥異,扶著額頭大聲嚷嚷著,讓少年有些煩躁。

      「沒事的話我想坐另一頭,希望你不要跟過來。」

      有些厭惡地別過頭,少年微微起身準備離開。

      「誒誒?太無情了吧!明明你也無處可去啊?為什麼要還要躲著別人呢?真是令我失望啊!」

      西裝男子動作誇張地低下頭,表示失望落魄的樣子。

      少年停下了動作,緩緩轉過頭。

      「你失望,又跟我有什麼關係?你不是我的誰,少在那邊機機歪歪的。」

      惡狠狠地說到,少年只覺得滿腔的煩悶簡直快要盈溢而出了。

      「所以,只要我是你的誰,就可以對你失望了嗎?假如我說我是你的老師,你會願意讓我失望嗎?」

      男子不顧少年的怒火,笑著繼續說到。

      「開玩笑也要有個限度,要是你是我的老師,那你就是翹班了,那可是──」

      「對啊!所以我現在應該被女魔頭主任追殺著吧?」

      「誒?」

      少年錯愕地看著眼前一副自信滿滿地挺著胸膛的男子,一時無法辨別這究竟是在唬爛他的玩笑,又或者是一份真正的實話。

      說起來,最近學校確實有說調來了一個個性有些奇怪的老師……

      ──不,不可能吧?

      少年心底默默地想到。

      「#*@_*!&……你這樣開心了吧!?」

      遠處傳來不知道是誰的咆哮聲,引得周圍三三兩兩的人們回頭望去,少年也跟著看了一眼,而後又轉過頭看向男子。

      「有點吵啊那邊的大叔……不說那個了,你看過雕像嗎?」

      話鋒一轉,男子泰然自若地問起完全不相關的問題。

      「蛤?什麼雕像……」

      「雕像啊!那種用石頭刻成的,大衛啊之類的那種,沒看過嗎?」

      「怎麼可能沒看過啊!我只是想問說現在講這個幹嘛?」

      少年斜眼看向男子,充滿懷疑的眼神讓男子不禁苦笑一下。

      「別把我當什麼奇怪的大叔啊,我只是想說,石頭,正是因為被雕刻成雕像,所以才會被人所景仰,被人所崇拜的吧?」男子聳聳肩說到。

      「嗯。」少年不以為然地答到。

      「經過精雕細琢的石頭,即便原來只是一塊粗石,都能成為受人讚嘆的驚世之作喔!」

      「所以,石頭是有辦法受人崇拜的!明白嗎?」

      男子對著少年比了一個大拇指,而後者則是回以一記白眼。

      「什麼鬼話……只不過是一塊石頭,怎麼可能會受人崇拜啊?」

      「那當然,是因為他被雕刻成受人崇拜的模樣啊。」

      「被人雕刻,所以才被崇拜嗎?」

      「被風、被雨、被海水蝕雕,也會被人稱為鬼斧神工喔。」

      「所以,大家是崇拜,被雕刻過的石頭囉?」

      「不,大家崇拜的,是被雕刻出來的外型,而不是石頭,石頭本身的價值,除了他自己沒有人會在意。」

      「啊??」

      少年不解地看向男子,而男子只是笑嘻嘻地站起身。

      「好了啦!我混得差不多了,再翹下去會被主任罵的,我就先回去了喔!」

      「誒?等……等等──」

      「你要選擇什麼時候回來都是你的自由,或許你會害怕,會不安,會想逃避,但是──」

      男子又笑了,只是這次的笑,不再是像之前那樣讓少年感到煩躁的嘻笑;而是溫柔的,令人不自覺地會跟著笑起來的笑容。

      「有資格對你自己的決定失望的,只有你自己。」

      「……」

      「喔幹!他打電話來了!我沒聽到我沒聽到我沒聽到──!」

      隨著男子浮誇的驚叫聲逐漸遠離,捷運關門的提醒聲也跟著響起。

      看了看慌張跑上樓的男子,又回頭看向背後空無幾人的座位。

      少年轉過頭,踏出了車廂。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