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客棧

眼看著天色漸晚,越往前,路上行人便越少,偶爾遇到的幾個人也都是行色匆匆地向著與他們相反的方向走,有些好心人還特地停下告知他們天色已晚,早些尋個地兒住下,萬不可再前進了,於是夜淺便領著夜氏子弟一行人尋了處客棧,安頓好馬匹,便就入了大堂。

客棧掌櫃見進來了一群衣着光鲜的少年郎,便知這不是尋常人家的子弟,趕緊好酒好菜地招待,少年們吵吵嚷嚷地喝著酒,夜淺不放心地囑咐道,“明兒還有正事,莫喝多了。”

話一出口,少年們便笑嘻嘻地迴應起來,“夜大公子,你放心,大家心里都有數的。”

“大家心里有沒有數我不知道,不過我看你心里怕是沒數的,次次喝完酒的第二日,你都得費好大勁才能起床。”夜淺笑道,掃視了一圈,又皺了皺眉,“離央呢?她怎麼還不進來?”

“我說兄長,你可算是想起你家妹妹了。”

伴隨著這聲揶揄,一個火紅的身影從門外閃了進来,女孩輕輕巧巧地走近,現出她窈窕的身段,如雪的肌膚,明眸皓齒,顧盼之間秋波流轉,著實攝人心魄,雪膚配著那一身張揚的紅衣,頓時就成了全場最矚目的存在。

客棧掌櫃忍不住贊嘆道,“我今日可算是飽了眼福,一連見著兩位好相貌的姑娘。”

“還有一位麼?怎麼此此處沒見著?”夜離央掃了大堂一眼,笑嘻嘻地問道。

“那位姑娘似是不太舒服的模樣,早已進房間歇著了。”掌櫃答道。

夜離央點了點頭,隨即奇道,“方才我看馬厩里除了我等的馬匹之外只多出一匹馬,想必就是她的了,怎麽住在這的客人這麽少?”

掌櫃現出緊張兮兮的神色,壓低聲音道,“姑娘啊,最近這怪事著實多得緊,前頭那山上有片林子,喚作槐江林,以往也都好得很,還時常有人進去砍柴用,結果近日卻是出了怪物,殺了人,鬧得不得安生,我這小店靠近這林子,也受了波及,生意慘淡得很。”

夜離央收起玩世不恭的神色,認真地問道,“具體是個什麼情況?”

掌櫃回憶道,“就前一陣子有好幾個上山砍柴的人不知何故,自己跳下懸崖摔死了,再後來,東街那邊一對兄弟上山砍柴卻只回來了一個,據逃回來的那人說他們在林子里遇著了惡鬼,長得青面獠牙的,幾下就把他哥哥撕爛了,得虧他跑得快,不然也是一個下場。”

說著,掌櫃的突然停了下來,略帶不安地看著眼前沒有一絲驚恐之色的姑娘,“姑娘啊,你們不會是要去那片林子吧,我勸你們一句,那林子里的鬼著實凶得很,可萬萬去不得啊。”

夜離央嘴角噙著一絲慵懶的笑意,輕松道,“我就是隨便一問,既然这麽兇險,我們明兒個便不從這山上過了。”

“那就好,那就好。”掌櫃的放心地點了點頭。

酒足飯飽,大伙兒便都散了,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間。夜離央進了房間,洗漱一番后便打算就寢。

燈火逐漸稀疏,最後全滅,整個客棧都陷入了黑暗之中,窗外的樹木也靜默地立在夜色中,只偶然因著風的緣故,耳邊會飄來樹葉搖動的沙沙聲。

夜離央躺在床上,卻總是睡不著,她略有些煩躁地起身,向窗外看去,烏雲不知何時已經散去,銀白的月光流瀉在窗臺上,一輪白玉盤正安安靜靜地待在天上注視著她。

是了,今夜是月圓之夜,難怪自己失眠,夜離央嘆了一口氣,只覺得身體里似乎有一股力量在蠢蠢欲動,心口堵著一股躁鬱之氣,打從她記事起,不知為何,每逢月圓之夜她就會這樣難受得很,睡不著覺。

剛纔就應該多喝些酒,說不定現下就能睡著了,夜離央倚著窗,百無聊賴地想著,思緒就像風中的蒲公英一樣四處亂飄,最後飄到了那個客棧掌櫃提到的女子身上,也不知道她是做什麽的,難不成跟自己這伙人一個目的,想去解決了那林子里作惡的邪祟?瞧那掌櫃的語氣必定是個美人兒,也不知道究竟是何相貌,著實叫人好奇…

正胡思亂想著,一聲破碎的嗚咽傳進了她的耳朵,让她馳騁於九天之上的思緒剎了車,她凝神細聽,卻又許久不再有動靜,幾乎要讓她以為自己方纔出現了幻聽。

夜離央生來五感較常人更為靈敏,她覺得自己聽錯的可能性不是很大,果然,在她又耐心地等了一會兒之後,又聽到了壓抑不住的低吟,以及因為痛苦難耐而變得急促沉重的喘息。

這是怎麽回事?

夜離央有些擔心地向門外走去,停在隔壁門前,聲音就是从這間房里傳出來的。

站在門前,夜離央有些猶豫,這大半夜的,去敲一个陌生人的門,總歸有些奇怪,雖說同為女子…

正想着,房間里傳來了物事摔碎的聲音,夜離央一驚,果斷地敲了敲門。

房間里頓時就沒有了聲音,安靜了好一會,就在夜離央按耐不住,想著要不要破門而入時,門開了。

一個極美的女子站在她前,漠然地望著她。

整張臉脂粉未施,髮絲柔順地披下,一身白色的衣衫,額頭上綁著一根細細的銀白色抹額,蒼白到有些病態的肌膚上沁著汗珠,整個人的氣質彷若初萌芽的蓮花般剛絕清雅,眼角眉梢卻又在不經意間顯出風流,夜離央一時之間有些失神,隨即又反應過來,禮貌地問道,“我方纔聽到你房里有聲音,所以來看看,你沒事吧?”

女子淡漠地瞥了她一眼,客氣卻疏遠地答道   “多謝姑娘好意,我沒事,夜深了,姑娘請回吧。”說著,便作勢要關門。

夜離央眼疾手快地擋住了她,“你現在虛弱得很,我幫你把地上的碎片收拾一下吧。”說著,便不由分說地擠了進去。

方纔女子與她說話時,夜離央便已感覺到她氣息不穩,明顯虛弱至極,尚兀自強撐,讓她自己去收拾地上那一堆碎片,夜離央著實有些不放心。

“你…”女子試圖阻攔,卻是沒能攔住,夜離央手腳麻利地溜了進去,便開始收拾地上陶瓷碗的碎片,女人疲憊地說道,“當心些,莫要割到手。”

“多謝關心。”夜離央笑道。話音剛落,她的手就被割到了…

夜離央頗有些鬱悶,自己怎麽這麽心神不寧的,收拾個碎瓷片都能把手割破…

在血液流出的瞬間,女人踉蹌了一下,隨即跌跌撞撞向床榻走去,“就划破了一点,我沒事的。”聽到動靜,夜離央回頭解釋道。

女人已經靠在了床頭,閉上了眼睛,夜離央回頭時正好撞上她低頭閉目的一瞬間,只覺得她眼中似有紅光閃爍,一時怔住了。

緩了緩心神,夜離央安慰自己,自己剛纔一定是眼花了,一晚上都心神不寧的,眼花一下也正常…

“收拾好了便回去睡罢。”女人突然說道,隨後便惜字如金地閉了嘴,眼睛也再不曾睜開。

夜離央看了看她咬緊的嘴唇和攥到泛白的指關節,知她是又犯了病,便就不再打擾她休息,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

门剛一關上,靠在床頭的女人便睜開了眼,黑暗中,一雙紅得滴血的眸子閃閃發亮…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