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文創作大賞,第一階段投票啟動
HOT 閃亮星─今天下小雨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 鎖陽蟲

第二日,天剛濛濛亮,夜離央就起了身,待洗漱完畢,她便出了門,經過隔壁時,卻見門是虛掩著的,她輕輕推開,便見房間內已被收拾得整整齊齊,全然沒有人住過的痕跡。

“她竟起得這般早麽?”夜離央暗忖著,略微加快腳步,進了大堂,掃視一圈,卻見大堂里冷冷清清的,只有幾個與自己同來的少年在用飯,四處都不見那個白衣女子的身影。

“離央,你怎麽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在找什麽呢?”夜淺的聲音突然出現,夜離央回頭,便看見自家兄長正掛著不懷好意的笑容,“莫不是在想哪家公子?”

“兄長,你這一天天的沒個正經樣,把我都帶壞了。”夜離央眉眼彎彎地回擊道。

“妹妹你是天生壞,哪里需要我帶。”夜淺笑道,隨即拍了拍手,“大家準備準備,我們馬上就要出發了。”

雖然已有了心理準備,但在看見馬厩里白衣女子的馬消失時,夜離央還是感到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悵惘,但很快夜離央就把這些奇奇怪怪的感覺拋到了一邊,一個只有一面之緣的陌生人罢了,自己總想著她做什麽。

陽光穿過薄薄的晨霧,四周景物漸漸現出清晰的輪廓,少年們起初還有說有笑,但隨著目的地的靠近,大家的情緒都逐漸低落下去,溫暖的陽光灑在身上,也沒能讓这這支隊伍的氣氛回升,少年們幾乎都是第一次對付邪物,難免緊張。

進了林子,氣溫便陡然下降,起初還有些細碎的陽光透進來,到後面,身邊儘是些參天古樹,地面樹根盤根錯節,古樹身上藤蔓纏繞,密密麻麻的枝椏上生著的茂密葉片在一行人的頭頂交織在一起,真真是遮云蔽日。

馬蹄踏在落葉枯枝上,時不時就會陷進潮濕鬆軟的泥土中,一股陰冷的氣息縈繞在四周,眾人都閉緊了嘴巴,有幾個膽小的已經是汗如雨下。

“這兒真是陰森森的,”夜離央低低地抱怨道,腦袋轉一轉,看了看四周,又道,“不過這木頭倒當真是不錯,這槐樹年紀估計都有上百歲了,紋路也是漂亮得很,我都想砍幾根帶走了。”

“夜姑娘,這上了年紀的古槐招鬼,可不能亂碰啊。”一個少年戰戰兢兢地說道。

“我知道,就是說笑罷了,”夜離央撇了撇嘴,隨即又笑逐顏開道,“你們怎麽都這麽嚴肅,弄得就跟送葬似的,瞧你們的模樣,莫不是害怕?”

夜淺頭痛道,“妹妹啊,莫要再說話了,什麽送葬不送葬的,你說話大家害怕。”

夜離央:“……”

看着夜離央乖巧閉嘴,策馬前行的模樣,夜淺松了一口氣,總算是消停了,不然這小祖宗嘴里還不知道會蹦出些什麽話來。

回頭看看身後臉色灰白的一眾大老爺們,夜淺又嘆了一口氣,原本大家還想著都是第一次對付邪物,一群男人們要好好保護隊伍里唯一的女孩,現在这發展趨勢,怕是要與原先的打算反過來了,除了自己這個哥哥,任誰見到自己這個看似弱不禁風的妹妹,怕是都想不到她本性如此彪悍,這個情境下還有心情談笑風生罷。

又行進了一段路,四周越发的黑,簡直就像是在夜間,正當眾人高度緊張時,遠處突然傳來一聲慘叫,頓時有幾個人就哆嗦起來,夜離央的臉色也變得慘白,不過她可不是因為聽到慘叫的緣故,而是聽到了一陣慌亂的馬蹄聲伴著不祥的沙沙聲在迅速逼近。

很快,那潮水般席捲而來的聲響就傳進了所有人的耳中,遠處的黑暗中突然現出一片白,带著悉悉卒卒的聲響靠近,夜離央看得分明,那一片白實際上是由無數細小的白色蠕蟲組成的,看清了這一副景象,夜離央不禁一陣作嘔。

“快跑!”被白蟲驅趕著的一群人冲著夜離央他們大聲吼道。

大家如夢初醒,紛紛調轉馬頭,朝著相反方向狂奔而去。

跑了沒一段路,夜離央突然在一片略顯空曠的地方停下了,“怎麽了,離央?”夜淺焦急地問道。

“前面也有這些蟲子,我聽到了。”夜離央煞白著臉說。

大家頓時面面相覷。

“魏道長,怎麽辦?”夜淺轉向剛剛被白蟲驅趕來的另一班人馬,對著最年長的男人恭敬地問道。

魏道長一臉絕望道,“不知,方才我們的人在那邊聽到了一些陰森的笑聲,便就尋了過去,誰成想走到一片紅色植物那兒,一個弟子馬蹄踏到了那東西,就有許多白蟲從那植物內部湧了出來,瞬間就把那弟子蛀空了。”

眾人彷徨失措地立在原地,眼睜睜地看著白色的蟲潮逼近,就在這時,身後傳來了一陣張皇失措的馬蹄聲,顯然,不知道是哪一路的倒黴人,也遇上了這怪蟲,被逼了過來。

眼瞅著包圍圈越縮越小,連周圍的樹上都沾滿了蠕動的白蟲,夜離央一陣惡寒,絕望道,“完了完了,我今日怕是要交代在這里了,還是交代在蟲子手里,我不甘心呐。”

“左右都是一條命,交代在蟲子手里和交代在別的東西手里有什麽區別麽?”夜淺抖抖索索地回道,心想自己妹妹的關注點真是清奇,糾結的竟然不是命要丢掉的問題,而是命丢在蟲子手里的問題。

“當然有區別,本姑娘的花容月貌豈是這醜陋的蟲子能碰的?交代在一個俊俏的粽子哥哥手里也比交代在蟲子手里好啊。兄長啊,我怎麽覺著你的牙齒在打架,一副怕得要死的樣子。”生死關頭夜離央也不忘損自家兄長一把。

“你自己好像抖得比我還厲害吧,”夜淺無奈地說,“你還真是死了都要耍貧嘴。”

“我哪里害怕,我這是噁心,這些蠕動的玩意兒太醜了,還這…這麽…麽…多…”眼瞅著蟲子越來越逼近,夜離央的話是徹底說不利索了。

就在大家心如死灰之時,一聲厲喝傳來,“所有人下馬,趴下。”

众人機械地執行了命令,隨即,頭頂交織了十幾支燃燒的箭,箭支插入蟲潮中,迅速地燃燒起來,有幾支箭上甚至綁了火藥,發出巨大的爆炸聲,一時間白蟲隱沒在一片火海之中。

火焰漸漸熄滅,大家狼狽地爬起,白蟲已然被消滅,四周只剩下一些小火苗掙扎時的噼啪聲。

驚魂稍定的眾人將目光轉向了那幾個最後被逼入包圍圈的生面孔,只見那幾個人的黑色衣衫上綉著白蛇的紋樣,隨即,人群中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是白蛇谷的人。”有人竊竊私語道。

魏道長在危機解除後又恢復了老成持重的模樣,待看清那幾人的服飾,頓時又失了儀態,“怎麽,白蛇谷這是又來摸死人的寶貝了麽?”

“這位道長,請你注意言辭,”白蛇谷的人也動了氣,“不要妄作揣測。”

魏道長冷哼了一聲,“你們白蛇谷本就是靠著摸死人寶貝發家的,怎麼,說不得麽?看你們這長得眉清目秀的模樣,是你們谷主養著晚上伺候她的吧。”

“你…豈敢如此侮辱我家小姐!”白蛇谷的人怒不可遏,拔劍出鞘,魏道長也不甘示弱,持劍迎上,眾人對這突生的變故還沒反應過來,就見空中突然出現了一道黑影,隨後魏道長的劍便錚然墜地。

“就這麽點本事?”女子立在魏道長面前,斜睨著他,譏諷地說道。

“夢未枉!”人群中再次傳來倒吸一口冷氣的聲音。

夜離央瞪大眼睛,看著眼前殺意疊出的女人,一身玄色衣衫綉了大片的曼珠沙華,幽深的黑襯着艷麗的紅,顯得那紅越發妖冶,女子靜默了一下,突然又斂去了殺意,收起了自己的蛇形劍,轉頭向自己的屬下走去,夜離央也得以看清了她的臉。

俊朗的眉和挺直的鼻梁顯出英氣,秀氣的嘴唇和深邃眼眶中的那一雙桃花眼卻又顯出柔美,尤其是那一雙桃花眼著實漂亮,似醉非醉,隨便看人一眼便叫人生出情深幾許的錯覺,此刻,她便是用這種眼神看著自己的屬下,問道,“都不曾受傷吧?”

那一班俊俏的屬下立刻恭恭敬敬地回道,“不曾。”

夢未枉笑道,“那就好。”接著,轉向先前與魏道長拔劍相向的男子道,“云遠,方才魏道長與你說了些什麽,這麽激動?”

云遠支吾了幾聲,實在是說不出口,只能憤恨道,“都是些胡言亂語,谷主你不要放在心上。”

夢未枉轉身對著撿起劍的魏道長,似笑非笑道,“我們白蛇谷不過前段時間與魏道長起了些衝突,魏道長技不如人便該認輸,何必如此編排我?”

魏道長反唇相譏道,“魔頭,你別反咬一口,我說的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你荒淫無度,心狠手辣,煉陰蛇蠱,害死收養你的前谷主,沉迷邪術,忘恩負義,著實为正道不齒。”

此話一出,白蛇谷那邊的人都怒氣難掩,夢未枉嘴角也牽出了一絲陰冷的笑意,夜淺心道不好,這要是真動起手來自己這邊怕是也沒好果子吃,便戰戰兢兢地勸道,“諸位,有什麽恩怨我們出去再說,不要在這里動手。”

夢未枉瞅了他一眼,笑意盈盈道,“這位公子生得著實俊俏。”

夜淺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不是,這哪對哪啊…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