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週週聽說好故事《遺失在記憶裡的歌》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情人節番外】大婚

「乾拎老斯咧,結個婚到底為什麼要那麼早,老娘——」

凌晨四點半,張燈結彩的蕭家古厝裡,爆出一聲髒話,並且很快就被強制消音。

「真的有人要娶她喔?」

「有捏,聽說還是有頭有臉的人物,迎娶車隊有一公里拿~麽長。」

雜言碎語出自左鄰右舍的三姑六婆,她們閒得很,天還沒亮便爭先恐後擠在蕭家大院外,一方面看熱鬧,一方面聽說蕭大奶奶太開心,早早就透過里長廣播宣布來者吃紅,因此吉時未到,就擠了滿滿當當的人潮。

蕭家一脈單傳,這一代還出了個將軍命格的人,可惜是個女的,據說生來就帶將軍箭,所以姻緣線早就被自己給射穿,注定一生孤寡,這個人,就是蕭凱莉。

而她的確不負命格,從小到大一路打跑所有桃花,長大後選擇警察這個職業時,蕭奶奶還想,這麼個陽盛陰衰的地方,隨便矇著眼也能撈個丈夫吧,結果她居然在男女比例只有十比一的警察圈裡,也交不到男朋友,自此,蕭家老小只能認命,也許蕭家香火注定就斷送在此了吧。

卻沒想到,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柳橙汁,某一天孫女回老家,居然是給豪華名車載回來的,帶來的男人,竟然俊得轟動整個村里,全擠來蕭家古厝,一時間,萬人空巷。

得知了蕭奶奶希望婚禮一切遵從古禮,再隔一週,媒人上門,三媒六聘十二禮的一車車送進來,弄得整個屋子金光閃閃,又再一次地萬人空巷,蔚為奇觀,沒想到,被算命仙鐵口直斷一生孤寡的蕭凱莉,居然要嫁人了!

而這個好不容易要嫁出去的蕭凱莉,剛剛因為不耐煩,差點砸壞新郎精心請金匠打造的純金鳳冠。

「妳小心點啊,有妳這麼當新娘的嗎?」翁莎曼將適才一團混亂時撈起來的鳳冠,小心翼翼地擱回床頭。

「為什麼我要穿這樣啊?很像鬼片裡的鬼新娘欸。」蕭凱莉看著鏡中的自己,好幾次被嚇到。

「呸呸呸,妳的大喜之日可以不要再亂說話了嗎?妳知道這套禮服要價多少嗎?」佟汐染也看不下去,她啐罵。

蕭凱莉的嫁衣是白秦朗重金聘請上海師傅,手工特製的改良式龍鳳褂,大紅色綢緞底,配上繁複的刺繡和釘珠,處處可見用心,她老公還怕她穿著傳統龍鳳褂的下裙會因動作過大而撐壞,而改成較為寬大的秀禾裙。

「已婚婦女,妳不能當伴娘請問妳在這裡幹嘛?」蕭凱莉被佟汐染唸得煩了,忍不住嗔她,以前明明都是她懟佟汐染,怎麼這公主婚後轉成了大媽,反過來對她喋喋不休?

「阻止妳的口沒遮攔,這就是我在這裡的目的。」佟汐染一手插著腰,另手伸出一隻指頭堵住蕭凱莉還沒上唇膏的嘴。

「還有幫忙管制他。」翁莎曼冷冷指著角落裡,正在吃橘子的小花童項北,下一秒他手上的橘子就不翼而飛,然後他娘親的拳頭就往他的腦袋瓜貓了下去。

「那個橘子是給白秦朗摸的,不是讓你吃的!」這話聽起來很奇怪,但的確是這樣。

「我的天啊,結個婚為什麼那麼麻煩,不能去戶政事務所登記就好嗎?要吃橘子就讓他吃啦,一個四歲小兒天沒亮被挖起來怪可憐的,你們這些大人真沒人性。」蕭凱莉大翻白眼,她三更半夜就被迫起床梳化,現在嚴重睡眠不足,連她都想揍人了,小孩子吃個橘子有什麼。

「拳頭留著等妳老公來,妳再揍他吧,這婚禮是他按著妳奶奶的意思一手操辦的,我們這裡全是無辜的第三者。」翁莎曼冷聲道,繼續和夏若娣一起給她理嫁衣。

「我打不贏他。」蕭凱莉從鼻孔發出嗤聲,滿臉寫著無奈。

「打不贏妳就閉嘴。」翁莎曼睨她。

「乾拎老斯,這帽子有夠重,老娘的脖子要斷了。」完妝後,新秘在蕭凱莉頭頂安上純金鳳冠時,她又爆粗口了。

「漂亮啦漂亮就好,妳可以不要再譙髒話了嗎?」夏若娣也開罵。

「可惡的白秦朗,看我今晚怎麼收拾你!」找不到冤親債主,只好把所有的帳都賴在他身上了。

「你們洞房的細節我一點都不想知道。」翁莎曼繼續在她脖子上掛金條一樣粗的金項鍊,為她增加脖子被壓斷的機率。

「欸,很重欸。」

「誰讓妳老公財大氣粗。」一臉酷樣的翁莎曼見她那慫樣,忍不住笑了出來。

「乾拎老斯。」

天剛露出魚肚白時,屋外傳來鞭炮燃放的聲音,代表迎娶車隊到了。

只見一長排十二部清一色黑色賓士禮車綿延在村里的幹道上,沿途燃放鞭炮,轉進蕭家古厝時,還得出動志工指揮,疏導看熱鬧的人潮,才能讓新娘禮車開進擠得水泄不通的大院。

白秦朗和伴郎團在蕭家門口排排站時,現場的女群眾又是一陣尖叫。

「白先生,這排場是不是太大了?」白珩理了理身上的馬褂,伴郎團們全跟著新郎穿著中式唐裝,一群人像往前穿越了一百年似的,覺得有點不自在。

「奶奶喜歡,蕭家好不容易嫁出了孫女兒,排場做大點也是必須。」白秦朗斯斯文文地抿嘴微笑,他戴上金絲平光眼鏡,整個造型彷彿是民國初年的俊美青年,引來圍觀人群一陣豔羨。

迎娶過程可謂兵荒馬亂,雖然搞個古禮,但伴娘團為難迎娶大隊的現代戲碼也是沒減,做伏地挺身、猜謎啥的那就算了,居然還有跳攀降。

「喂喂喂,難度會不會太高了點啊?」伴郎團之一的俞孟波忍了一肚子火,這回真發難了,他轉頭跟春麗造型的白依依抱怨:「你爸娶後媽,為什麼我得當伴郎被耍著玩?」

「我daddy開金口的事你敢說聲不,以後你就不用跟我來往了。」白依依嗔道。

「真麻煩。」俞孟波啐聲,接著低語:「還好我有秘密武器。」

「什麼秘密武器?」白依依好奇問。

「你不是叫我湊足伴郎嗎,我找了我學弟,他特勤隊的。」說著轉頭朝一旁與他差不多個頭的男生道:「韓競,跳攀降你專業,你上!」

「那有什麼問題!」

沒多久,在眾人的驚呼聲中,特勤隊出身的伴郎韓競,就從蕭家古厝的屋頂倒吊下來,好不帥氣!更猛的是,他突然像特技團那樣,張開雙臂,手中抓著的紅綢子刷啦降下一對「天造地設」、「一雙璧人」的對聯。

「哇喔喔喔!」

現場歡呼聲不絕於耳,熱鬧滾滾,就差沒來個舞龍舞獅了。

折騰了好半天後,白秦朗終於娶到了他的美嬌娘。

「娶妳真不容易。」上禮車後,他立馬將蕭凱莉攬入懷中,低首就是一記深吻,忍很久的那種。

「乾拎老斯,你以為我容易嗎?」蕭凱莉推開他,接著從自己半夜三點被挖醒開始,細數這一路的不容易。

「辛苦老婆了。」他在她臉頰親了親,又說:「那是做給奶奶和岳父岳母看的,是我這做女婿的在討他們歡心。等回我家,沒有這些繁文縟節了,我們可以直接送入洞房。」白秦朗眼裡充滿的慾,讓蕭凱莉渾身戾氣轟然消散。

不是吧,這人有必要這麼急嗎?

「現在才六點欸,遵循古禮的話,洞房不是也要看時辰?」

「出了蕭家,我什麼禮都不遵循,不看良辰吉時、也不等春宵,就算是現在,也可以⋯⋯」說著,大手就開始解她身上的盤扣。

「算、算了,等回你家洞房、洞房⋯⋯」蕭凱莉手足無措地強壓下白秦朗解她扣子的長指。

「行,我可是答應奶奶要生男孩讓他姓蕭的,傳妳蕭家香火。」白秦朗滿意笑開,替她整好衣衫,坐正身板與她並肩,只有手還牢牢地扣著她的。

「這事你就不必當真了,姓啥有差嗎?」

「我的白也不是真的姓,我認不了祖。」

欸,怎麼說著說著,又有了淡淡的哀傷。

「那你就自己當祖,不也挺好?」蕭凱莉想不到什麼安慰的話,也只能這麼順著說,沒想到白秦朗卻顯得有些激動,牽著她的手,緊了緊。

「凱莉,謝謝妳。」

「謝什麼?」

「我終於,也有個家了。」

他側首凝望著她,而她,因著他的話,紅了眼眶。

她的姻緣線不是被她的將軍箭給射穿,而是一直握在白秦朗手中,得等到他們相遇,才能牽起來。

THE   END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