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0.

00.

      「少堂主,堂主要求你即刻返回。」藍芽耳機裡,長老之一的王叔方說完,男子淺嘆口氣,修長的指尖輕緩滑過手機螢幕,滑斷聲音來源。

      他放慢動作起身,於落地窗前佇立,視線卻停留在玻璃帷幕上──女孩趴在桌上熟睡的倒影。

      華燈初上,他斂眸、望向夜色朦朧的紅橙黃綠。這城市仍舊不乏熱鬧,無論何時,皆是忙碌的。

      位於十層樓高的辦公室內,接到電話的半小時前,他卻絲毫沒處理到半分公事──拜此時已然熟睡的她所賜、他早已無心於公事。

      他無法對她的眼淚視而不見,無論外人將她說的如何不堪。他明白、愛情裡的人們皆為盲目的、無一倖免,何況是他面前這愛得死心蹋地的學姊呢?

      是愛情使她如此,是那位高高在上的學長,利用了她。

      他看著,亦心疼著。

      「怎麼了?」聽見她的聲音,他怔愣了會,不是他記憶中的沉著輕柔,卻是細如蚊鳴。

      她的狀況竟已糟成這樣?

      「沒有,休息夠了?」他回頭,拾起讓她不經意撥落於地上的西裝外套。

      「如果有事要忙,去吧。」她輕輕揉著自己已然哭腫的雙眼,淺淡說到。聞言,他步出辦公室,徒留她一個人。

      她淺嘆口氣、輕輕轉著身下的辦公椅,感慨自己已然無處可去。

      她明白自己是替代品,她再明白不過。

      所以一旦受了傷,一旦虛偽的幸福被不經意戳破,她只得逃,逃到這。

      她亦明白不該如此,這對男孩一點都不公平,可老天爺對她又公平了麼?付出再多,他依然不屑一顧。

      他的眼裡只有她。

      「好了,別揉了。」一陣冰涼觸上她的頸,伴著總是輕柔的嗓音。

      「學弟,別鬧。」她垂手、水眸微瞇,伴著柔弱無力的抗議。

      「那就不要虐待妳的眼睛,可惜了那麼美的瞳眸。」

      女孩充耳不聞他的斥責,又打算舉起手揉她已然痠疼的雙眼,卻被止住──男孩捉住她白嫩的手腕,命令般地開口:「閉上眼睛。」

      她睜著被淚水洗得雪亮的雙眸,靜默與他相視以示她的不妥協,僵持許久、男孩莫可奈何地彎下身,稍稍靠近她的臉龐,她向後傾、他便向前靠。

      六十公分、三十公分、……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要繼續妳退我進?」嘴角輕揚笑意,他輕聲道,兩人的鼻息互相吞吐著,令女孩有些眩目。

      「學弟。」

      「閉上眼睛,學姊。」唇瓣與唇瓣的摩擦,他的聲音低啞、顫抖。

      終於,她乖順閉上雙眸、雙唇緊抿,透著倔強。

      片刻、他的氣息沒了,取而代之的、是眼皮上微涼的觸感。

      這是他的體貼,她懂的。

      卻不是她要的人所給的。

      思即此,她又落了淚,溫熱與冰涼交融,順著包裹小冰袋的濕毛巾滑落、濡濕雙頰,他看著、伸出手輕柔抹去。

      「宮悅。」他喚道,不自禁地。

      征愣片刻,她平緩了情緒後開口,又是命令的口吻:「不要這樣叫我。」

      「這才是妳的名。」

      「不……」聞言,她又落了淚。

      只有他、這笨學弟,總是這般不離不棄,只有他、才看得清她究竟是誰。

      她輕扶覆於雙眼之上的冰袋,企盼能停下淚,卻力不從心。

      一聲輕嘆、那麼一瞬,她又被他的氣息包覆,緊緊的、不容拒絕,伴著那莫可奈何的憐惜:「別哭,傻瓜學姊。」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