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一切的開端

          第一章     1       一切的開端

    今天真是平靜啊,雖然外面下著小雨,但參加活動的人還是十分地多,對他們而言,雨似乎不存在,當然更不能澆熄外面活動的歡樂氣氛。

「要參加街舞大賽的參賽選手請趕快至前臺報到!待會要作為祭典的開場,記得還會評分唷!」

「祭神大典要開始了,請想參加的民眾快來共襄盛舉!!」看著眼前的歡樂的人們,警察局顯的清涼多了。看到這個場景,川西不禁嘆了口氣。

「唉.......大家都去玩了,我們還得在這裡顧警察局喔?人潮都集中在那,根本不會有人來報警,更不會發生事情啊!」

「振作點,警察就是得隨時繃緊神經,哪怕是稍微分神都不行,況且這是祭神大典,為了確保儀式進行時民眾的安全,外面的同仁聯絡我們,我們就得立刻出去支援,警察就是要站在第一線保護他們。」凜峰語重心長地對川西說,相較於川西有氣無力的樣子,凜峰坐的十分挺直。

「哎呀,不跟你說了,反正像你這種正經八百的工作狂是不會懂的,我想趕快下班休息啊!」川西邊揉頭髮邊伸懶腰「對了,凜,我能不能去祭典那邊看一下就好?一下下就好,拜託啦,一下子我就回來了。」川西頃身對凜峰說,語氣顯得十分不安。

「不行,想也知道我不會答應的,這地方只有我們倆,待會如果有人來,我怕我忙不過來。」

「哼,不要就算了,反正不會有人來的,大家都去參加..........」川西話才說到一半,就有一個尖銳淒慘的尖叫聲打斷了他,而那聲音的主人似乎離警署很近。

「哇啊!嚇死我了,誰啊?聽起來像是女孩尖叫的聲音,該不會是小孩子第一次參加祭典太嗨,所以才叫的?」

「虧你還是警察啊?這叫聲聽起來不可能是太過開心而叫的,反倒十分驚恐.....」凜峰邊說邊把槍拿出來放在身上「我們趕快走!川西!」但他前腳還沒踏出,就有一位少女撞進凜峰懷中,表情十分驚恐,她的臉蛋看不到任何血色,雙唇也發白。

「警......警察先生........外面.......外面...外面有怪........怪.......怪物啊啊啊啊!」她害怕的說著「我.......我.....朋友還在那裡!嗚嗚嗚...」

凜峰雖然被這突如其來的女孩給嚇到,但很快便鎮定下來,他輕輕地握了下女孩的手,少女冰冷無比的手,和他溫暖的大手成了很大的對比,「這女孩的手也太冰了.....」凜峰擔心地想著。

「怪物?什麼呀?孩子,妳在說什麼?」川西泰若自如的問道,似乎覺得這只是少女的惡作劇。

「我不是孩子!我已經高中了!而且我叫....我叫......梓昕....。」少女雖然還是驚魂未定,但依然保持鎮定地說著,她似乎很在意別人叫自己孩子。

「啊,原來妳是高中生了,先不說這了,梓昕同學,妳說外面有.....那個,是真的嗎?」凜峰一看到梓昕驚恐的臉,就連忙把「怪物」二字替換成其他的詞。

「啊...對!我的朋友....!小玥還在那裡!!警察先生......但......你們是不會相信......一個....嗚....高中生的......對吧......」梓昕忍住即將奪眶而出的淚水,斷斷續續的說著。

「嗯......小梓昕啊,我們不是不願意相信妳,而是這聽起來根本不可能發生啊!」川西不願意相信眼前的少女,因為他是無神論者。可是梓昕看起來已經快哭出來了,就趕緊再補一句「啊啊,那凜你怎麼想?」

「我相信,我相信梓昕同學說的。」凜峰認真的向她表示,而梓昕聽到後,看起來情緒穩定多了—雖然臉色還是十分慘白。

「欸欸!?你真的相信?我以為你也會跟我有一樣的看法......」川西聽到後,一臉「你是認真的嗎?」的樣子。

「唉,畢竟我都待在島崎長官身旁過,還有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不過梓昕同學,妳的朋友既然還在那裡,我們就趕快先去找她,有什麼話等等再說,好嗎?」凜峰輕聲問道。

「可...可是......小玥她.......被那個怪物給.....給帶走了.......嗚啊啊......」梓昕越說越傷心,豆大的淚水瞬間掉了下來。「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是我不該把小玥丟在那......可是....可是如果我不逃,我們兩個會一起被帶走........是小玥告訴我要來找警察.......抱持著也許他們會相信的一點希望......才來到這裡的.......嗚嗚嗚嗚嗚.....」梓昕崩潰的不能自己,用那纖細卻冰冷的雙手蓋住了自己的臉龐。

「梓昕同學......我們都在這裡,如果妳能好好地解釋來龍去脈,我相信一定可以對案情有幫助的,再說,妳可以信任我,因為我也是曾經遇過這種狀況的,所以不要害怕,或許妳的朋友仍平安無事,詳情我可以慢慢地告訴妳。」凜峰稍微彎下腰,溫柔的對梓昕說著。

「啊....嗯.....好的.....。」梓昕斷斷續續的回答。

    「妳說吧,我會在這裡慢慢聽的。」凜峰和梓昕面對面坐在休息室的沙發上,雖然凜峰願意相信梓昕,但她還是顯的相當不安。臉還是十分慘白,但相較於剛才,已經好很多了,此時,川西端來了三杯熱茶。

「喏,茶來了。」

「謝謝........警察先生.......」

「別太拘束了,放輕鬆點,啊,我還沒自我介紹呢,我是凜峰,而端茶來的那位是川西。」凜峰微微一笑地對梓昕說著「不介意的話,叫我凜峰就好了。」

「啊....嗯,凜峰先生.....那個......」梓昕似乎還沒適應,所以還是加了「先生」二字。「我們一開始...是想去參加祭神大典,因為奶奶說那是二十年才一次的,所以一定要去參加,不然會後悔很久.....但是因為大典太多人了,又要很久才開始,所以我跟小玥就去一旁的森林散步....」

「蛤啊?大典旁的森林?難道妳們沒有聽說過,那裡是個很危險的地方?」川西打斷梓昕,而凜峰舉起手來,示意要川西安靜。

「啊......嗯.....因為我們不是這個地方的人,所以也不知道有關那座森林的事.......走到一半時,聽到有女人在哭的聲音......所以就循著聲音來源走,結果......結果...........那個女人突然變成....身體突然折成不科學的形狀,結果裡面就出現一隻.......有白眼的巨大怪物....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恐怖模樣......然後它把小玥帶走了.....那時我跟小玥準備逃跑,卻一直鬼打牆,找不到出森林的路,本來都已經做好會...死掉的心理准備了,後來,它要我們其中一人留下,小玥犧牲了.......自己,要我自己走.....小玥說.....或許....可以找到救兵......但是....我根本沒有把她丟在那裡的想法,但是當下真的無法思考,所以就.....對不起....小玥.....」梓昕說完,眼淚婆娑的掉了下來,凜峰見狀,便伸出右手輕輕地摸了摸梓昕的頭「好了好了,沒事的,如果這就是所有來龍去脈,那我大約知道了,妳所說的那位...小玥同學,我想應該沒事唷。」凜峰對梓昕露出了溫柔的笑容。

「可是......凜峰先生怎麼能確定呢....?」

「剛剛聽妳說,妳們不是這個地方的人,所以也沒聽說過有關森林的事,」凜峰坐直身體,慢慢說道「應該許多人都認為,夜晚的森林很危險,因為陰氣重,也成了許多想要探索靈異的人們前來,卻都沒有發生什麼事,於是這座森林的事漸漸被遺忘,那裡曾經是監獄的事...但若是沒有特殊體質,就算怨靈再多,若是不亂拍照或是做什麼冒犯祂們的事,也就什麼也不會發生了....」凜峰說到一半,突然停了下來,他用試探性的語氣問梓昕「妳們......是不是有什麼特殊體質,或是曾經遇過這種情形呢?」

「啊.....我.....嗯....小玥的家族是專門驅邪的,我是....沒碰過,也沒有特殊體質......。」

「啊,好的,既然是這樣的話,那我想,僅僅是一個人有特殊血統,也不太會造成怨靈出來的事,梓昕同學,既然妳已經在這裡了,就好好把實情說出來,反正事情都發生了,不管妳們做了什麼,我希望妳能誠實告訴我,不要隱瞞。」凜峰挑了挑眉,用低沉的嗓音說著。

「啊...抱歉...好吧,老實說,這次除了來參加祭神大典,我們是刻意去森林那裡的,但我真的不知道有關那座森林曾經是監獄的事,只是小玥告訴我,她想看看裡面,只是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小玥會想到那麼危險的地方....但感覺她好像很執著於什麼...。」

「嗯,是這樣啊,也就是小玥同學也許早已知道那座森林的事,只是她隱瞞了,不過,既然了解完整件事情,那我們就走吧。」凜峰站了起來,準備走出休息室,此時,川西不耐煩的說「為什麼....如果只是一個女生被抓走了,那樣我們也找不回的吧?凜,你要到哪找回那女孩?我看你們是正經八百的在說那些根本不真實的故事吧?」

「川,我知道你本來就不太相信這些靈異事件的,不過那座森林的事你也有所耳聞,島崎長官的事,你也不是不知道,發生了這種種,你還是不願意面對現實嗎?醒醒吧,這世界本來就不是所有事都是能以科學角度來形容的,正因為如此,所以才有了宗教的存在,就如祭神大典,人們相信神能夠守護這座城鎮,所以才願意舉辦盛大的活動來祈福,有些時候,我們若是太鐵齒,或許哪天......」凜峰刻意壓低聲音說著「說難聽點,哪天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我說完了,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我希望你能了解,川西。」

「唔.......哼,好吧,我去就是了!」川西噘起嘴,不高興的說「如果遇到什麼危險,你可要好好地解決,而且要保護好我們喔,畢竟也只有你知道如何對付這種事......。」

「嗯,我會的,包括梓昕同學,我都會好好保護的,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出發吧!」凜峰愉快的說道「那梓昕同學呢?休息夠了嗎?剛才妳的臉色有些不好,現在看起來恢復許多了。如果妳還要再做下心理準備的話,我可以在這裡等妳。」

「啊嗯,不用了,我休息夠了,謝謝凜峰先生...還有川西先生願意相信我,如果沒有遇到你們的話....嗚....我可能....」梓昕哽咽的說,凜峰見狀,伸出手輕輕地拍了拍梓昕的肩膀「好了好了,感謝的話就等到我們把小玥同學平安地帶回來後再說吧。」

「嗯!」梓昕露出了笑容。

他們三人一起走出了警局,卻發現方才祭神大典愉悅熱鬧的氣氛,竟然全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莫名壓迫的沉重感,而剛才聚集在寺廟的人們,全都消失了,如此反常的現象,讓他們十分驚訝。

「剛...剛才不是還有許多人的嗎?為什麼那些人都不見了?難道祭典已經結束了嗎...?等.......」川西看了看手錶,發現手錶上的指針,跟剛遇到梓昕的時間一樣,不論秒針走了幾圈,時間依然沒有往前「不好了,凜!時間....時間....!」川西驚惶的對凜峰說道。

「看來在剛剛遇到梓昕同學的時候,時間就已經靜止....不....我們是一直在同一個時間軸......也就是....我們在異時空裡....也就是,那個帶走小玥同學的怪物,應該一直沒有離開過......祂可能在某個地方......」凜峰說完後,用十分擔心的眼神看著川西和梓昕「如果是這樣的話,也許我們得兵分兩路了,因為森林範圍那麼大,要找到祂勢必得花上許多時間,而且三人一起走的話如果怪物出來了,人多手雜,容易出錯,更危險.......而且我也沒辦法一次照顧兩位....」

「欸欸?兵分兩路?」川西和梓昕異口同聲地說

「等等,凜,這樣的話,三個人如何分成兩隊?三是質數欸....」

「這很簡單啊,你自己一個,而梓昕同學和我一起行動。」

「什麼?你認真的嗎?我自己一個?等等那怪物出來了,我要怎麼辦?我又不知道如何對付祂!」川西害怕的說著。

「你?放心吧,你不會有事的,因為那怪物的目標,很明顯是梓昕同學。」凜峰看向梓昕,擔心地說著。

「欸?是我?可是為什麼是我?祂不是把小玥帶走了?而且凜峰先生怎麼知道祂的目標是我呢?」梓昕把手放在胸前,不安的說。

「我想,妳身上或許有祂想要的吧,或是祂有什麼想讓我們知道的.....而且時間是在妳衝進警局的那刻停止,也就是說我們那一刻開始,就進入了異時空了。」凜峰走向前,對川西說「抱歉,川,但是因為梓昕同學如果自己行動的話,一定會很危險,如果她跟你一起行動,我怕發生事情你無法解決,只會更加危險,雖然祂的目標是梓昕同學,但你還是得小心一點。」

「好吧,那就這樣吧,反正之前....你也教過我防身術,我就自己行動吧,如果我這邊有發現一些蛛絲馬跡,我再用無線電和你聯絡。反倒是你,要好好保護小梓昕啊,如果她出什麼事,我可是不會饒你的啊!」說完,川西就走進樹林裡了。

「那傢伙,我之前教他防身術,看他一臉不在乎的樣子,沒想到都有聽進去。」凜峰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那個.....凜峰先生,我以為川西先生覺得我很麻煩呢....原來不會啊....」

「哈哈,妳放心,那傢伙只是討厭這種靈異事件,其實他不討厭女孩子呢,反倒對女生很好,因為他一直想要個妹妹。不管如何,我們也要開始行動了,妳一定要緊緊跟在我身邊,不可以離開我的視線喔,我一定...會保護妳的。」凜峰說完,就拿著手電筒走進森林,而梓昕跟在他的背後。

      第一章   2       樹林裡的哀嚎聲

    「嘖,這地方根本沒有什麼東西啊。」川西蹲了下去,用手電筒把草叢翻開來,「這裡怎麼會有嬰兒用品?上面還有血跡....難道是怪物使然?但是....不管了,等等和凜還有小梓昕會合時再告訴他們好了。」川西站了起來,此時,他感覺到有黏黏的東西在碰觸他的後腦勺,他回頭一看,有一個翻了白眼,頭折成四十五度角的嬰兒掛在樹上,並用舌頭舔了他,仔細一看,嬰兒的頭上充滿了鮮血,川西急忙拿出槍來,準備對它開槍,但還沒扣下扳機,它就露出了邪魅的笑容,消失了,只留下了方才包著嬰兒的布。

「那是傢伙是......怪物吧?」這樣想的川西,收起槍,準備往前走,卻又撞到一個身長三尺的女人....不,是有八隻腳的女性怪物,抱著一個巨大無比的嬰兒,跟剛才川西看到的嬰兒一模一樣,只是體型大上了四倍,川西急忙拿出槍來,朝著怪物射擊,但是那怪物絲毫不痛不癢,張開了血盆大口,吐出了一口氣,川西連忙閉氣,但他還是不小心聞到了。

「這....這是什麼.....頭....頭好痛......」雖然川西的頭十分疼痛,但他還是趕快跑離了怪物,怪物跟在他背後窮追不捨,此時,川西突然回想起當初凜峰教他的.....

(川西的回憶)

「川,如果你以後遇到靈異事件,不管是怪物還是怨靈朝你襲來,記得,普通的槍對它們是完全沒有用的,所以你要趕快找它會出現的地方,要遠離那,有些怨靈只能留在它們死去的地方,如果它們還是一直跟著你,那就趕快逃,就算鬼打牆了,也一樣會有破綻,所以遇到靈異,一定要積極尋找靈異的漏洞才行,喏,這給你。」凜峰丟給川西一個東西。

「你說的也太籠統了...喔,這是什麼?護身符?這能有什麼用?」川西好奇問道。

「這是島崎長官給我的,因為多了一個,所以送你,這對驅趕靈異是很有用的,好好收著,它能保護你,讓你以後辦案能安全點。」

「啊....喔,謝謝,可是我是不會遇到你所謂的靈異的!」

「哈哈,難說喔,你現在還是島崎長官所看重的,或許哪天我們兩會一起加入他們那科呢,反正你就收著,就算沒遇到,它也能保護你的。」

———

「結果那傢伙只給我這個.......真的有用的話......我就不會遇到這隻怪物了吧.....」川西邊想著,邊把護身符從外套拿出來,而護身符正透著奇異的光芒,正當他納悶時,就聽到怪物慘叫一聲,就不見了,川西停下腳步,喘了好幾口氣「哈....哈.....那東西不見了.....凜....給我的這個....還真的有用....嗚....嚇死我了,那只怪物是怎麼回事?算了....繼續搜索吧....但是,弄出這麼大的聲響,凜他們....有聽到嗎?」

「要跟好喔,梓昕同學,這地方越走越深,氣氛就越邪魅......而且地上也很滑,感覺這一次的靈異有點古怪......因為和我以往遇過的,雖然也不是很好解決,但是...嗯...怎麼說呢...感覺就是不一樣....嗯?怎麼了?」凜峰說到一半,便停了下來,因為他發現梓昕離他有點遠。

「耳....耳鳴......」梓昕捂住了耳朵,害怕的說著「好....好大聲.....嗚...」

凜峰見狀,便走近梓昕,他蹲下來查看「耳鳴.....?讓我看一下耳朵...好嗎?」梓昕把手打開來,她的右耳流著血,正當凜峰擔心之時,梓昕咧開大嘴,而凜峰很快便察覺到,只是他決定不動聲色。

「嗯啊,耳鳴的話,閉氣吞個口水就好了。」凜峰邊說,邊快速拿出槍,此時的梓昕已成了一隻奇大無比的白眼怪物,身體的四肢扭曲成不同的角度,身上的衣服也變成白衣,頭髮凌亂的散落在肩膀上,嘴裡帶著毛骨悚然的笑聲。

「嘻嘻嘻嘻,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嗚嘻嘻嘻嘻嘻嘻!」

「你不是梓昕同學!妳把她帶去哪了?」凜峰對怪物大吼,把槍對準了怪物的心臟「我這把槍,對你們這些怪物可是非常有效的,因為這是島崎長官給的特製槍。專門對付你們這些......啊!梓昕同學!」凜峰遲遲不敢開槍,因為他看到梓昕就在那怪物的身體當中。

「凜.....凜峰先生.....!哇啊啊啊啊!」梓昕被怪物從身體裡抱了出來,開始搖著,而怪物嘴裡唱著搖籃曲「寶寶睡...寶寶快點睡...」雖然怪物的模樣十分可怕,但卻唱著十分溫柔的旋律。

「這....這是怎麼回事......?我不是妳的寶寶啊......嗚....」梓昕雖然想逃脫,但她卻被怪物抓的緊緊的,無法動彈。

「梓昕同學!!可惡....該怎麼辦....好吧.....只能這樣了,梓昕同學小心點,我要開槍了!」凜峰將槍鋒對準怪物的腳,將扳機扣了下去,「砰」一聲,怪物單腳跪在地上,用非常憤怒的眼神看著凜峰「男人........都去死吧!」說完,又把梓昕放回身上的肉裡,接著向凜峰衝了過去,凜峰邊跑邊對怪物開槍,但是森林裡十分濕滑,而且樹根又大,又要拿著手電筒,面對怪物襲來,凜峰找不到機會好好地和它決戰,只得先逃跑,草地濕滑,失去平衡的凜峰被一棵樹給絆倒,怪物很快的追上了凜峰。

「男人......都是騙子.......都是騙子......!!不可以相信,你們全都是大騙子!!!去死吧!去死吧!」怪物憤怒的大聲尖叫,隨後又快樂的大笑,似乎是達成了自己的心願,她勒緊了凜峰的脖子,接著從肚子裡拿出一把充滿鮮血的生鏽小刀,準備刺向凜峰「當初......是你這麼做的......嗚哈哈哈哈!我終於能以牙還牙了!!嗚哈哈哈!」

「嗚.....!」凜峰露出了痛苦的神情,對著怪物的頭顱開了好幾槍,雖然途中怪物一度放鬆了勒著凜峰脖子的力道,但它一下子又勒緊了他的脖子,似乎毫不收影響,凜峰閉緊了雙眼,大聲吼道「梓昕....同學.....我一定....會保護妳的............嗚啊..........。」

「嗚嘎啊啊啊啊啊啊!!!」怪物似乎看到什麼,鬆開了勒著凜峰脖子的手,他掉了下去,全身都沾滿了爛泥巴,「凜!我來了!」凜峰聽到聲音,猛然抬起頭來,川西正拿著護身符走來,而護身符發出了亮黃色的光芒,直直地向怪物射去,凜峰想起護身符,也從外套裡拿了出來,他們的護身符都透出了奇異光芒,直直地射入怪物的雙眼,怪物痛苦的掙扎、尖叫,終於,它消失了,被關在怪物體內的梓昕也掉了下來。

「梓昕同學!梓昕同學!聽的到我說話嗎?」凜峰擔心的搖了搖梓昕,「不行啊....她昏過去了......啊,川,謝謝你剛才.....救了我們......」凜峰囁嚅說道。

「不用客氣,不過這還是我第一次聽到你這麼說欸,如果平安回去的話,我可以錄音嗎?」川西帶著半開玩笑的語氣說。

「啊....不要。」凜峰堅定的說,「是說,梓昕同學.......要怎麼辦,她剛剛可能是驚嚇過度昏倒了.......」

「喔,是這樣嗎?那你要不要.......親她一下?故事都這樣演啊,不是說王子親公主,公主就醒來了嗎?」

「什.....?你認真的嗎?我才不要......我怕梓昕同學知道後會覺得不開心........」凜峰用力搖了搖頭,有點不開心的說道。

「反正只是親一下,又不是要你對她怎樣,不試試看怎麼知道呢?或許故事說的是真的唷。而且是你自己說要面對現實,本來就有許多事是不可以科學角度解釋的耶。」

「唔..........為什麼你要這麼堅持......要我......親她.......?」

「因為......我希望.....小梓昕可以趕快醒來啊!就這樣一直等也不是辦法,而且剛剛我發現,這片樹林已經變大了,要回去會有點困難,如果等等那隻怪物又出來了,你又受了傷,我總不可能一次背著兩個人吧?」川西帶著一絲怪誕的笑容,「嗯....我不會告訴小梓昕的唷,所以.....去吧!」川西用力推了凜峰的背「哇啊啊!」凜峰失去平衡,在即將倒在梓昕身上之際,他用手撐住了地上,刻意與梓昕保持一段距離「我是不會.........欸?」

    梓昕緩緩睜開眼睛,看到了在她上方的凜峰,驚呼出聲「啊....凜峰先生.....?」

凜峰很快站起,瞪了下川西,接著兩人拉著梓昕的手,將梓昕扶了起來。

「嗯,謝謝...對了...剛剛為什麼凜峰先生會.....」梓昕歪了歪頭

「啊....我...我是要看妳的情況....一直沒醒我很擔心呢....」凜峰連忙解釋道,此時,川西在一旁說了小聲的「呿」。

「嗯...原來是這樣...謝謝凜峰先生....啊,你的身上有傷口.....」

「啊,沒關係的,小傷罷了,梓昕同學不用擔心,回去我再處理就好,不過川西說,這地方開始變大了,現在要出去恐怕有點困難....我們一定要趕快解決那傢伙才行......。」凜峰用手電筒照著樹林,看不見路燈的光,只看到永無止盡的黑暗。

「啊....『那傢伙』是指....剛剛的怪物嗎.....其實...剛才在它身體中,我聽得到....它說話...我覺得那隻怪物似乎有一個不為人知的過去....因為....我一直聽到它對我說『我會保護好妳的,寶寶....。』總覺得.....它以前是位媽媽,只是不曉得什麼原因成了冤魂......。」梓昕低著頭,聲音聽起來有些悲傷。

「嗯.......既然是這樣,我們會好好找出原因的,如果是冤魂的話,就必須先了解它的過去,如果能把怨氣消除,那就更好了。」

「但重點是,我們要如何了解它的過去啊?總不可能跑去問說『請問你的過去是什麼呢?』吧!」川西好奇問道。

「嗯,關於這點,我已經想好了,那就是.........請梓昕同學再進入一次它的身體,我覺得,它的目標雖然是梓昕同學,但似乎對她很溫柔,我覺得應該是把梓昕同學當成她的寶寶了......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凜峰看向梓昕,用很柔和的眼神和嗓音問「梓昕同學,可以嗎?如果可以,我希望妳能和她對話,問問它的過去。」

「唔.....我.....好吧.....如果這能幫上凜峰先生的忙的話.....。」梓昕不安的說著,但還是用堅定的眼神看著凜峰。

「啊,真是太好了,如果等等有什麼不對的話,我一定會趕去救妳的,畢竟.....保護妳是我的責任啊....!」凜峰用誠懇的眼神看著梓昕說道。

「好啦,既然都已經決定好了,接下來我們就一起行動吧,你們應該都還能再走吧?小梓昕能嗎?妳的腳.....」川西擔心的看向梓昕的腳,她的小腿方才被怪物丟下來時,刮到了石頭,弄出了一道傷痕還流著血。

「唔......我....沒事.....」梓昕看到傷口,皺起眉頭,顯然是剛剛才發現自己受傷了。

「啊,血流的蠻多的,不趕快止血不行,但是...我沒有帶急救包....啊,不如這樣好了!」凜峰從口袋拿出手帕,蹲下身子替梓昕包紮「....這樣就好了!」凜峰站起身子來,輕輕地摸了摸梓昕的頭「如果還會痛,一定要跟我們說喔!」

「嗯,謝謝凜峰先生!是說....我們要怎麼找到那隻怪物呢?」梓昕好奇地看著凜峰問道。

「關於這個,我已經想好了,只是希望可以順利進行...你們要聽清楚喔,我跟川西等等會躲在草叢後面,手電筒會關掉,至於梓昕同學就在附近繞來繞去,不要離開我們附近就好,如果順利的話,那傢伙應該會出來,不會發現我們,梓昕同學就盡量試試跟它溝通,如果無法溝通,一定要趕快喊我們的名字,知道嗎?」凜峰用非常不放心的眼神看著梓昕,但梓昕卻露出笑容。

「請凜峰先生放心,我相信那隻怪物不會對我怎樣的,反倒是凜峰先生和川西先生,一定要小心,那隻怪物剛才就是對男人充滿了怨恨...不知道為什麼。」凜峰和川西點了點頭,接著,他們開始了計畫......。

第一章   3   悲傷的記憶

    凜峰和川西蹲在草叢裡,沒有了手電筒的森林,顯的越加詭譎,冷冽的風吹著樹木,使樹林搖晃,發出了極大的聲響,一望無際的黑暗,使梓昕害怕的握緊了雙手放在胸前,但那片黑暗之中,似乎有什麼在蠢蠢欲動......。

「寶寶……我的寶寶……我的寶寶在哪裡?」黑暗傳出了非常哀怨的聲音,但又帶了點哭腔,那聲音離他們越來越近,越來越近,下一秒,梓昕被抓了起來「寶寶!我找到了!乖,媽媽在這,不怕……。」

    怪物柔和的搖著梓昕,梓昕輕輕地問道「請問......為什麼妳會在這裡呢?我怎麼了嗎.....?」梓昕剛說完,立刻被怪物抱的緊緊的,「啊...寶寶不要怕,那個男人已經拋棄我們了,雖然那時我試著反抗,但還是被他用小刀給捅死了,我最放不下心的就是妳呀,後來我成了怨魂,去了那男人家裡,用了許多方法讓他生不如死,用刀子刺呀,用火烤呀,用水淹哪,用繩子勒啊,雖然他最後仍然死了,但看著他驚恐痛苦的臉,我真的覺得好快樂呀......可是回來後,我竟然找不到妳,我找了很久很久,之前來的那些人,都不是我的寶寶啊...只是我選擇繼續等待,終於啊,我找到妳了!寶寶!」

    怪物快樂的大喊,尖銳的嘻笑聲使得梓昕不禁用手捂住了耳朵,「那...剛剛那位女孩呢?」梓昕抬起頭,看著怪物—雖然樹林太暗使得梓昕看不見怪物,「她?她在這呢!」怪物將身體打開來,小玥躺在裡面,痛苦不堪的樣子,雖然梓昕看不見,但她聽到了小玥痛苦的呻吟聲「救.....救命...我...好痛苦....」

「小玥!!」梓昕大叫「把小玥放出來,求妳了!她很痛苦啊!」梓昕用手用力搖著怪物,這舉動使怪物不高興的尖聲說道「為什麼?她將會成為妳的玩具,我正努力讓她成為玩具呢!只屬於妳的玩具,為什麼要我放她走?」

「不!小玥才不是玩具,她是我的朋友!放她走!不然我就不要理妳了!」梓昕對怪物大叫道,使勁的推著怪物的手臂,此時,怪物用十分大聲且憤怒的聲音吼道:「妳根本就不是我的寶寶,我的寶寶才不會對我說這種話!妳不是我的寶寶,我的寶寶明明就很愛我!妳不是我的寶寶,妳跟那些男人聯合騙我!既然這樣,我要讓妳生不如死!」怪物說完,便用手緊緊勒著梓昕的脖子,梓昕痛苦的掙扎,卻無濟於事,怪物笑得十分快樂,聽停在梓昕耳裡,那一陣陣笑聲都十分尖銳且刺耳。

    此時,梓昕想起凜峰和川西,「凜峰先生!凜峰先生!」梓昕聲嘶力竭地喊道,這時,護身符和手電筒的光照耀在怪物和梓昕的身上,凜峰和川西從草叢衝了出來,他們身上都戴著護身符,一手拿著手電筒,一手拿著槍,他們看見在怪物身上扭曲的小玥,眉頭皺得很緊,「趕快放梓昕和小玥同學走!不然妳只會更痛苦的,既然妳都已經復仇完,為什麼還不願意離開?理當去投胎才是啊!」凜峰大聲對怪物說道,手中的槍因憤怒而握的十分大力。

    「我根本不滿足!那傢伙根本禁不起折磨,一下子就死了,他對我和寶寶做的,遠比我對他做的還要殘忍,還要沒人性!不夠...當初找警察幫忙,卻因為收了那傢伙許多錢,隨隨便便就把風聲壓了下來,根本一點也沒有想要替我們解決的樣子,我恨哪,恨這小鎮所有人,求助那麼多次,卻沒人願意伸出援手,只留下冷言嘲諷,對我就算了,還對我的寶寶做了許多侮辱她的事,扯了她的頭髮,燒了她的東西,罵她是骯髒女人的孩子,各種輿論霸凌,明明都這麼慘了,卻都沒人願意幫助我們,縱使如此,我還是忍住了,那些來到這裡探險的人們,明明很想把他們都殺掉,但我還是忍住了,只因為我還是願意相信他們會把我的寶寶帶回來,就算...就算要等很久,我還是願意等,因為...只為了...」怪物哽咽說著「只為了再看那孩子一面...我...我只是希望她能好好活著...」

    此時,梓昕感覺到怪物的手漸漸鬆開,正當她想喘口氣時,怪物又再勒緊了她的脖子,並用憤怒的聲音尖叫道「但是,我等了那麼久,以為找到了我的寶寶,卻又再被騙了一次!你們真的很可惡,不斷不斷考驗人性,所有一切我都忍下來了,但妳竟然假扮成我的寶寶,想騙走我對她的愛!好吧,既然你們這麼想死,我就成全你們吧,我對男人本來就已經很不信任了,早已到了想見一個就殺一個的境界了,但是我忍了下來,是你們把那最後一根稻草給壓垮的,這全是你們自找的!等我解決完你們後,我就能再去解決其他人了,我要讓全小鎮的人,都生不如死,哇哈哈哈哈哈!!去死吧!」怪物的表情變的十分猙獰,只看得見黑暗的嘴咧的很大,嘴裡一直發出興奮的笑聲「哇哈哈,忍了這麼久,終於能夠大開殺戒了,嘎哈哈哈!你們全都給我去死吧!去死吧!」

    「喂,難道妳不怕這個嗎?」川西嘴角微微上揚,得意的指了指自己的護身符。

「怕?怕什麼?我才不怕呢,我已經習慣了!」怪物大笑道,它勒緊了梓昕的脖子,梓昕已經再也承受不了,痛苦的昏了過去,接著,怪物抬起手,用力把梓昕摔下地上,千鈞一髮之際,凜峰一個箭步,抱住了梓昕,才免於讓梓昕的頭撞到地上的石頭。

「川,你一定要抱好梓昕同學,我去處理它!」凜峰把梓昕輕輕放在川西的雙手上,川西用公主抱的姿勢緊緊抱住梓昕,此時,她的臉已經十分慘白,面如死灰,手冰冷無比,凜峰見狀,心疼的咬緊了下脣,接著,他拿起槍來對著怪物的眼睛射擊,怪物發出痛苦的叫喊聲,它那銳利如刀刃的舌頭,瘋狂的朝四面八方揮舞,川西和凜峰不斷地躲避怪物的攻擊,但川西的背和手臂還是受了重傷,他單膝跪地,背和手臂上的刀傷越發嚴重,鮮血直流,但川西還是緊緊的抱住梓昕,不讓她受傷。

    而凜峰身上有多了更多道刀傷,體力也達到了極限,他不斷大口喘氣,怪物快樂的大笑,接著大口呼了口氣,川西對凜峰嘶聲大喊「凜!閉氣!聞到後頭會很痛的!」而他用手捂住了梓昕的口鼻,雖然有了川西的警告,但兩人還是聞到了,凜峰和川西痛苦的倒在地上,與前一次不同的是,怪物呼出的氣體,不僅令人頭痛,還會使人感覺像是全身燒起來和刀割般痛苦,怪物的笑聲越來越大,凜峰用力捂著耳朵,痛苦的大叫。

「嗚啊啊啊!川!你還好嗎?......川!」凜峰回過頭,看到緊抱著梓昕的川西,臉色十分驚恐,不斷的在地上扭動、掙扎,嘴裡還不斷叫著「好想死」,凜峰拿著槍對著怪物狂射,但怪物依然沒有消失,它抓起了凜峰,用尖厲的聲音說道:「啊啊,你的夥伴們都已經放棄了,你不用再掙扎了,再等一會,你們會一起成為下一批怨魂的,到時候,你們就能和我一樣復仇,了解我的想法了,我恨你們,更恨這小鎮的人!嘎哈哈哈!」

「不,我不會死,更不會讓他們死掉!」凜峰拿起槍,對著怪物怒吼「因為我要保護他們,我既然答應了梓昕同學會保護好他們的,我就一定會做到,不管如何,我絕對、絕對不會讓妳傷害他們的,縱使付出我的生命,我也無所謂!」凜峰被怪物勒得痛苦地一度快要失去意志,但還是不斷朝怪物開槍。

    「既然你這麼有正義感,我就先好好地折磨你,直到你死去為止!」怪物把凜峰掛到樹上,伸出舌頭將他緊緊圈住,接著它撿起許多樹枝和石頭,瘋狂朝凜峰丟去,凜峰的頭上流下許多鮮血,他痛苦的大叫,被禁錮的手卻還是對著怪物的雙腳不停掃射,嘴裡斷斷續續的大吼「我一定....不會讓妳傷害他們!!想都別想!!」但在極度缺氧的狀況下,凜峰還是昏倒了,他的耳際迴繞著怪物快樂的笑聲,「難道…我真的守護不了任何人嗎...」他悲痛地想著,在凜峰身上的護身符失去了方才的亮黃光芒,透出了悲傷的藍色火光。

    突然,怪物發出震耳欲聾的慘叫,凜峰從樹上掉了下來,奇怪的是,凜峰的身體並沒有撞到地上的石頭,他感覺到有一雙強而有力但又熟悉的手臂接住了他,此時,凜峰從模糊的眼裡,看到了......島崎的臉。

「沒事了,接下來由我解決就好,凜峰。」島崎低沉的對凜峰說著。

「啊...島崎...長官......」凜峰還沒說完話就昏了過去,島崎輕輕地把他放在附近的草叢上,對著怪物大聲問道:「喂喂,既然妳只是想找孩子,為什麼要連累他們呢?」

「呿,又來一個礙事的,既然你是跟他們一夥的,那我連你一起殺!」怪物伸出銳利的舌頭,直直地向島崎的心臟衝去,突然,它停止了動作,有一個全身透著白光的女孩站在島崎面前,張開了雙臂,對著怪物柔和地說:「媽媽,我回來了,我一直都過的很好,雖然最後還是被殺掉了,但是寺廟的神明好心將我收留在那,我跟在祂身旁學習了許多,但我不曉得您還在這裡…對不起,我來晚了,請您別再充滿怨恨了,也不要再濫殺無辜了,我相信這位警官一定會好好處理那些人的,時經多年,請您放下仇恨,跟著我到神明身旁吧!」女孩說完,怪物的眼神變得十分柔和,接著,方才長出的八隻手臂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具正常的人類身體——雖然頭髮還是十分凌亂,臉也依然不是正常人的樣子,它蹲了下來,緊抱著女孩「妳...妳是我真正的寶寶...媽媽...對不起妳...那時,沒有保護妳到最後...但是,既然媽媽做了這麼多錯事,我想,我也得彌補,可能無法陪著妳了......。」怪物用手溫柔地撫摸著女孩的臉頰,從那空洞的眼睛流出了悲傷的眼淚。

「啊,可是妳並沒有殺害任何人哪,雖然妳傷害了他們,但這並不影響妳繼續陪伴在孩子身旁。」島崎對著怪物輕鬆說道,怪物抬起頭來,與島崎對看著,「不過,還是得聽神明的,因為這不是我能決定的,或許,最壞的打算是先投胎成為動物,爾後才能回到孩子和神明身旁的。」

「啊...好的...只要能和我的寶寶在一起,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我知道我錯了,對不起...寶寶...對不起......。」怪物緊緊抱著女孩,十分悲傷的哭著,女孩將手臂環繞在她媽媽的背,母女相擁在一起,此時,怪物忽然想到了什麼,抬起頭來,用很不好意思的表情看著島崎「真的很感謝您將這孩子帶回我身邊,我...雖然沒有資格...但要如何報答您的大恩大德呢?」

「報答?不用了,這本來就是我該做的,我只希望您能跟著這孩子去到神社那,別再停留於這片森林了,至於以前的事,我真的很抱歉,不過因為我不知曉這件事,那時也尚未來到這個小鎮,所以才無法及時幫助您們,但這歷史傷痕我們將銘記於心,今後只要是我負責的,絕不會再讓類似此事件發生了,接著,能請您把我們送回原本的時空嗎?」

「啊,當然可以,謝謝你,真的很謝謝你......。」怪物開心的露出溫暖的笑容,和女孩一起消失於空氣中。

    與此同時,外面祭典的歡樂氣氛又回來了,森林也不再是一望無際的黑暗,從島崎他們往外的方向看去,能清楚看見參加祭典的人們。

    「嗯,還是這樣最好,接著......是時候把這些年輕人帶回去嘍」島崎雙手插腰,愉快地看向凜峰他們,此時,雨已然悄悄地停了......。

————

    「凜峰先生...凜峰先生......!」梓昕坐在凜峰身旁,很擔心的喚著凜峰的名字,凜峰慢慢地睜開雙眼,接著又看了四周,島崎和川西、以及小玥都站在一旁盯著凜峰。

「啊!我......怪物呢!?」凜峰緊張的看向島崎,「早就解決嘍!幹嘛一醒來就那麼想看見怪物啊?」島崎用輕鬆愉快的語氣說著,他逗趣的口氣使得川西和小玥忍不住笑了出來,但梓昕卻只是微微一笑。

「唉......又被你給救了...明明我已經這麼努力地想解決這次的事件...還讓梓昕同學和其他兩位受了傷...我...還真沒用啊......」凜峰自嘲,用打著點滴的手無力地扶著貼滿紗布的額頭,沉重且失意的說著。

突然,梓昕伸出雙手,緊緊握著凜峰唯一沒受傷的右手,大聲說道「凜峰先生才不是沒用的人!」她的眼淚奪眶而出,「如果...如果沒有凜峰先生保護著我,我可能早就被怪物殺掉了!而且還為了保護我而受了重傷...我們四人中,只有凜峰先生獨自一人和那怪物戰鬥到最後一刻...川西先生和島崎先生全都告訴我了,所以...請凜峰先生不要說這樣的喪氣話,因為...因為...」梓昕紅著臉,大喊:「那樣努力地保護著我的凜峰先生,真的很帥氣啊!」說完,梓昕摸著雙頰,雙耳因難為情而紅成一片,她害羞的奪門而出,小玥見狀,急忙追上梓昕,臨走之前說了句:「難得小梓說出真心話了!」,留下了凜峰、川西,和島崎三人在病房內。

「啊哈哈,小梓昕的反應也太可愛了,是吧?帥氣的凜峰先生?」川西樂呵呵地笑著,凜峰紅著臉,不高興的對川西說道:「你這傢伙,還敢笑啊?是說...那時在樹林裡的事還沒找你算帳呢!」

「喔呀?你是說親一下小梓昕的事嗎?你又沒有真的親到,我也沒告訴她這事,放心啦!」川西爽朗的拍了拍凜峰的背,使他咳的十分大聲。

「喂喂,川西,不要對病人這樣,他還得好好休息啊!」聽到島崎這麼說,川西很快停止了動作。

「你啊,就是愛逞強,遇到這種事不先通知我,讓我還要趕過來救你,如果再慢個幾步,你的頭就有可能會因為受到十分大的傷害而造成永久失憶欸,不過啊,跟以前比起來,對於處理靈異事件,你倒是冷靜很多,可是把一個女孩子丟在森林和怪物對話,難道不怕怪物一下子就發現不對,若是生氣起來,梓昕妹妹可能會因此而喪命啊!」聽到這裡,凜峰自責的把頭低下,「雖然這樣對你說打擊可能很大,但是我並不打算把這句話收回,自己好好想想吧,等你傷好了,再來我這吧,我有事告訴你,其他三位也能過來,是有關那怪物的事。」說完,島崎頭也不回的走出門外,把川西和凜峰留在病房內。

「啊啊,島崎長官還是一樣那麼嚴格啊,明明你都這麼努力了......沒關係啦,凜,反正小梓昕也平安無事,那就好了,而且你是受傷最嚴重的......」川西說到一半,凜峰就舉起手來,希望川西不要再繼續說下去了,他低沉的說著:「這事是我不對,我並不打算找任何藉口來掩飾我的過錯。」說完,凜峰把左手臂放在臉上,遮住雙眼。

「抱歉了,川,能讓我一個人靜一靜嗎?我沒事的......。」

「啊,喔,好吧,你自己好好休息吧。」川西咕噥了一聲,接著他走出病房,輕輕地把門關上,只剩凜峰一人獨自在病房內。

川西走到大廳,看見了紅著眼眶的梓昕,和小玥並肩坐在沙發上,川西就坐在她們的對面,他把身子稍微往前頃,用擔憂的眼神看著梓昕,輕聲問道:「小梓昕...還好嗎?」梓昕輕輕地點了點頭,小玥看著梓昕,再看向川西,她好奇對川西問道:「剛剛這段期間都發生了什麼事啊?川西?」川西皺起眉頭,顯然是覺得小玥對自己的稱呼有點不習慣。

「我們才剛認識沒多久,妳也不加敬語就直接稱呼我的名字,不會覺得奇怪嗎?我應該比妳大吧?」

「不會啊,幹嘛覺得奇怪?加上敬語才會覺得奇怪吧,而且為什麼要因為你年紀比我大,我就要加敬語?這種想法真是討厭,反倒是你,幹嘛叫人家『小梓昕』,她又還沒說你可以這樣叫她,我覺得剛剛凜峰後面還有加『同學』感覺還比較有禮貌勒,對吧?小梓?」小玥不高興的嘟著嘴,再低頭看著梓昕,梓昕沒有回答她。

「喂喂,照妳這樣說,我也沒有同意妳直接叫我川西啊,而且小梓昕既然沒有說不可以這樣叫她,那就代表可以不是嗎?」

「又來了,你們男生每次都這樣,女孩子沒有說不要,你們就一廂情願認為她們就是希望這樣,真是自以為是!」川西聽到,有點生氣的站了起來,小玥也不甘示弱的站起,他們兩個怒目相視,梓昕見氣氛不太對,便連忙起身對小玥說道:「小...小玥!我覺得很累,所以可能不參加祭神大典了...我要趕快回家...不然家人會擔心的...…。」

「喔,是這樣嗎?我要留在這裡啊,忘記了嗎?我父母今晚要留下幫忙,小梓也一起吧?」小玥把手背在身後,稍微彎了腰,側著頭對梓昕說著。

「不了...明天我還有事要做,反正只是在隔壁鎮,我自己回家好了,小玥去幫忙伯父伯母吧!」梓昕拿起背包,準備走出去,此時,川西跑了上去,他幫梓昕背起背包,對梓昕說道:「我送妳回家吧,雖然事件已經解決了,可是妳還受了傷,我怕妳萬一路上遇到色狼或發生事情,沒有人可以幫妳,況且我有些重要的事還沒告訴妳,所以我還是送妳回去吧!」

「嗯,謝謝川西先生!」梓昕對川西點頭道謝,他們兩個並肩走出醫院,在自動門打開的那一刻,梓昕和川西聽到小玥在後面大聲喊道:「小梓要小心喔,或許色狼就在妳身旁!」川西轉過身來對小玥瞪了一眼,小玥在原地嘻嘻笑著。

    梓昕和川西並肩走在街道上,由於大家都去參加祭神大典,因此街道十分寧靜,只有昏黃的路燈伴著他們,下過雨的空氣十分乾淨,梓昕深吸一口氣,清新的青草和泥土味撲鼻而來。

「啊啊,事情好不容易告一段落了,剛才真是太令人緊張了,如果島崎長官沒有趕到,不知道事情會演變成怎樣呢!」川西把雙手放在後腦勺,悠哉的說著。

「嗯...也是呢...不過你們所說的島崎長官究竟是何方神聖呢,連凜峰先生都難以解決的事,島崎先生竟然三兩下就解決了......。」梓昕抬頭看著川西,好奇問道。

「這個嘛,他是負責處理這些普通警察無法解決這些事的一位高層,說是高層嘛...他跟那些只會下達指令,然後雙手一撇,完全都不在乎下屬死活的長官可不一樣呢,相反地,他懂的可多了,不過島崎長官一見到凜,就要他待在自己身旁學習如何處理這些事,由於島崎長官膝下無子,所以對凜視如己出,但是要形容的話,我倒覺得他是一位嚴格的父親呢!」

「嗯...原來是這樣...希望凜峰先生不要因為剛才的事而喪氣,其實我真的覺得凜峰和川西先生剛才的表現好帥啊,回想起第一次見面時,看川西先生不怎麼相信我,我還以為川西先生覺得我很麻煩呢,不過凜峰先生說,你其實對女孩子很溫柔呢!」川西聽見,害羞的抓了抓頭髮,突然,他想起島崎長官交代的事,他看向梓昕說道:「對了,小梓昕,島崎長官說如果方便的話,等凜峰傷好了,他想要把這件事解決完,所以想要請妳和......小玥同學一起來了解,時間喬定後就會打電話給妳的。好了,嚴肅的事說完了,讓我來告訴妳一些有關凜峰的事吧,要聽嗎?」川西露出一抹微笑,低頭看著梓昕。

「啊...嗯!好啊,我要聽!」梓昕用力地點點頭。

「啊,好哦,其實那傢伙之所以會一直堅持要保護好每個人,是因為......」川西欲言又止的說道,聲音聽起來有些悲傷「是因為當初凜年紀很小的時候,父母就因為被捲入靈異事件而喪命了,那時島崎長官收留了他,他就跟在島崎長官身旁學習,立志長大後要當警察,而且是跟島崎長官一樣偉大的警察。而且要保護所有人。」他看向天空,而梓昕也跟著川西抬起頭來,這時,他們倆已經走到隔壁鎮了。

「啊!前面就是我家了,謝謝川西先生,真的很謝謝您,回去的路上一定要小心喔,對了,請您替我向凜峰先生說謝謝,我...我們一定...一定還會再見面的,所以...川西先生晚安!」梓昕對川西鞠躬表示感謝,接著往前走去。

「啊...小梓昕妳的背包!」川西奔向前,把背包拿給了梓昕,他愉快地向梓昕揮手道別,接著兩人便往不同的方向走去。

    寧靜的夜晚持續著,而熱鬧的祭典已悄悄地在人群的歡呼聲中結束了......。

                                          第一章   4   被玷污的生命

過了好幾個月,梓昕都一直沒有接到任何一通來自川西或是凜峰的電話,使她不禁擔心起凜峰的傷是否一直都沒有好,由於上一次的事件,梓昕一回到家,傷口就被父母給看見,因此被禁止在夜晚出門一個月,但梓昕並沒有告訴他們有關怪物的事,下課時間,她趴在窗口看著天空發呆,此時......

「喂,在想什麼呢?小梓?」小玥走過來用力拍了下梓昕的肩膀,梓昕痛的閉上眼睛,不太高興的說:「小玥!小力一點啦,雖然妳是跆拳道社的,但是不要這麼粗魯嘛!」

「抱歉抱歉!」小玥笑嘻嘻的說,「對了,妳在想什麼呢?難道是上次那位警察...是叫凜峰吧?怎麼?在想他?」梓昕聽見,害羞的把頭撇開,「才沒有呢!我是想...那隻怪物的事...!」

突然,梓昕的手機響了,她快速的接起電話來,電話那頭傳來凜峰的聲音。

「啊,梓昕同學,今天下午三點,能來一趟警察局嗎?跟著小玥同學一起,我有事找妳們。」凜峰說完,便把電話掛斷,而梓昕還沒來得及回應,跟那天十分溫柔的聲音比起,公事化的口吻讓梓昕失望的嘆了口氣,小玥見狀,連忙低頭查看梓昕的樣子,並露出十分擔憂的表情,不過梓昕想著「凜峰先生肯定是很忙才會這樣的,下午又可以見到他們了。」於是很快就打起精神來,告訴了小玥有關下午的事。

時間匆匆過去,下午三點已經到了,梓昕和小玥步行前往凜峰所在的警察局。

一進到警局,許多陌生的面孔抬起頭來盯著她們看,梓昕顯的十分害怕,她不安左顧右盼,但就是看不見凜峰或是川西,此時,有一位警察走向前,看著梓昕問道:「這位妹妹,請問有什麼事要找我們嗎?」

「唔...不是...我是要找...」梓昕因為緊張,所以結結巴巴的說道

「啊,瀨下,這女孩是來找我的,因為島崎長官有事要問她們兩位。」梓昕和小玥轉過頭往回看,凜峰走向前對問梓昕話的警察說道。

「啊,原來是這樣。不過既然你跟人家有約,就應該要在這裡等啊!你這樣讓她很不知所措耶。」瀨下不高興的對凜峰說道。

「啊,抱歉抱歉,梓昕同學和小玥同學,請跟著我來吧。」凜峰隨性的說道,這時,梓昕小聲的問凜峰:「那個...凜峰先生的傷好多了嗎...?」凜峰聽到,只是隨口答了一句:「嗯,好多了。」就繼續向前走,梓昕垂下眼簾,自從上次離開醫院後,凜峰對她就好比剛見面般的不熟悉,如同在彼此間築起了一座高牆般。梓昕一直在回想自己是不是上一次在醫院的事讓凜峰不高興了,可是始終無法想到原因,這使梓昕有點難過的皺起眉頭。

他們走到三樓,凜峰打開房門讓梓昕和小玥先進去,一進門內,梓昕看見島崎和川西站在裡面,川西一看到梓昕,便高興的揮手向她打招呼,梓昕這才露出開心的笑容,朝川西招手回去。

「啊...非常感謝兩位百忙之中抽空,來到我們的警察局,聽凜峰說妳們不是這個小鎮的人,想必徒步走來使兩位有些疲累吧,放輕鬆就好嘍,有位置就隨便坐沒關係。」島崎笑容可掬的說著,梓昕和小玥並肩坐在沙發上,川西坐在左邊的沙發,而凜峰和島崎坐在同一張沙發上,和梓昕離的有些遠。

「那個...請問島崎先生是要告訴我們有關怪物的事嗎?」

「啊,是的,原來妳們已經知道啦,那我就直接進入正題了,那隻怪物是冤魂,這應該顯而易見,但到底為什麼會成為力量如此強大的冤魂呢,能夠自己弄出一個五維空間,已經算是怨念相當大的了,對於此事,我和凜峰以及川西花了許久時間才弄懂大部分的詳情,二十五年前,有一個非常大的人體販賣集團藏匿在這個小鎮,專門販賣女性給男性使用,我知道這聽起來很殘忍——那怪物生前叫穆然,她就是其中一位受害者,我這幾個月整理出來的資料雖然很少,但聽說是因為當初負責的警官將聲浪壓下才沒被發現,而穆然也不是第一位報案的,事實上,我懷疑當年高層和那個不人道的集團有關係,但那些高層,如今早已退休,現在要找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了,也難怪她會成了冤魂啊!」島崎慨嘆的說著,此時,梓昕舉起手來,島崎對她點了點頭,梓昕才問島崎:「既然這樣,為什麼只有穆然會成為冤魂呢?」

「啊,梓昕妹妹問了個好問題呢,為什麼只有穆然成了冤魂,原因是因為她是被殘忍殺害的,這件事並沒有被銷聲匿跡,看看這張報紙吧。」島崎邊說邊小心翼翼的把早已泛黃的舊報紙攤開,上面的大標題寫著『因愛而殺?男子將女子眼珠掏出殺害,棄屍於森林』這使梓昕想到了那隻怪物的確沒有雙眼。

「看到了吧?這件事並沒被壓下,那位男子名叫嶺淮安,因得知穆然懷孕,而她堅持要把孩子生下來,於是嶺姓男子將她關在一間廢棄木屋裡不讓她出去,但還是有每天送飯給她——雖然那菜色少的可憐,而且也不是什麼乾淨的食物,有次,嶺姓男子去那間屋子看看穆然是不是已經放棄,卻發現穆然自己把孩子生下了,或許是因為穆然的激烈反抗,使男子不得已讓她出去,就這樣過了好幾年,有天,嶺姓男子因欠債走投無路,因此一路找到穆然的住所,他以丈夫的名義同居在一起,並要求穆然養他,不然就要天天打她和她的女兒,於是穆然咬緊牙關好不容易撐了幾個月,卻在某一次終於忍不住和酒醉的男子爆發衝突,據悉,男子先是在房裡和穆然打了一陣子,接著便拿著菜刀追殺穆然母女,穆然走投無路,將僅有五歲的女兒藏在一個安全位置,接著便遭到男子以極其殺害。行兇完後,就把穆然棄屍於森林內,自己又回到穆然的住處生活,而警察也沒發現這件事,是一直到穆然的女兒因為實在是無法自己生存下去,找了警察幫忙,警察將她送回去,而嶺姓男子又再以相同手法對待那名女童,但好巧不巧,被路過的巡警發現,就這樣被關了......兩年。」島崎有點生氣的說道,而梓昕和小玥都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島崎,川西和凜峰表情也十分凝重,川西握緊了拳頭,憤怒的喃喃自語道「這麼可惡的人渣只關兩年,真不知道法官是怎麼想的!」

此時,島崎試著平復心情,接著說下去:「該名男子出獄後,到社福機構以女童舅舅的名義再度將女童帶回,接著還是將女孩殘忍殺害了,只是手法不同,而棄屍於不同地方,過了此事,還是沒有任何警察介入調查......說真的,當時我還沒被派到這個小鎮,真的不曉得這個小鎮的法律竟如此疏漏,都發生了這種事,竟然沒有以家暴及殺人的罪行來逮捕他,如果是現在發生這種事,少說也一定是無期徒刑......少說也是這樣啦......這時候來說說穆然吧,自從穆然被殺害成了怨靈後,她就去了嶺姓男子的家中將他殺害了,雖然是將他淩虐致死,但我認為這比那位男子生前對穆然母女所做的一切還要好了......不過那名男子死後,照理來說,怨靈如果已經完成報仇的願望,理當是應該去到陰間,不能夠繼續在陽間徘徊,但穆然並沒有這麼做,因為她還有一個願望沒完成,那就是——看到她的女兒最後一面,不過她等了很久,仍然沒有等到,於是怨氣與日俱增,包括在生前的所有不快都回想了起來,而且過了許久都還沒到該去的地方報到,就算本性不壞,也很難不傷害人,只是既然這麼多年來,她都沒有傷害去到森林裡探險的人,那麼,肯定是妳們兩位做了什麼事而惹到她,對吧?我聽凜峰說,小玥妹妹家裡是驅邪的...是嗎?」島崎雙手交叉,稍微往前頃身看著小玥問道。

「嗯......不過正確一點,我們家族是能夠和神明打交道的,我們家族有供奉一尊神明,世世代代相傳下來,至今交情仍好,而那尊神明正是守護這兩座小鎮的。不過那天......的確,我帶著小梓,去到那座森林裡了,其實在這之前,我已經聽了媽媽說,那座森林有冤魂,而神明十分想將她收回自己身旁,以免害人,但是由於森林龐大,神明能力所及的範圍不大,於是我就決定去把冤魂引出來,不過那時還是有點害怕,於是請小梓陪著一起去了,我以為小梓沒有特殊體質就不會看到冤魂,更不會受到影響,但沒想到卻被......抱歉......。」小玥低下頭來,愧疚的對梓昕說道。

「嗯,這樣我就懂了,不過有關將穆然帶回神明身旁的事,我已經解決了,由於那晚是祭神大典,穆然的女兒才能和我一起去到森林和她溝通,不過穆然那晚傷害了無辜的人,所以我想神明給她的罰責應該是在所難免的了。」島崎站起身來,走到窗戶旁,看著晴空萬里的天空,嘆了一口氣。

「好啦,差不多就是這樣,至於此事呢,我會將它告訴高層的,如果可以,當年協助犯案的人,我會想辦法以法律制裁他們,唉,法網恢恢啊,發生這種事也不是我們樂見的,若是以後發現有類似被家暴或是求救,哪怕是多管閒事也好,多問一點,多關心一下,有時就能真的救回一條或更多生命,共勉之......不過既然我已經在這了,就不會再讓這種悲劇上演了,我會想辦法把這件事給結束掉的,所以,穆然的事就到這裡告一段落吧。」島崎轉過身來,看著凜峰和川西說道:「那就請你們兩位帶著小玥和梓昕妹妹去到廟裡拜拜,祈個福吧。真的辛苦四位了,接下來的事不用擔心,我會處理好的。」島崎對他們笑了笑,接著便打開房門,頭也不回的走了。

    「啊!終於啊!調查了這麼久,總算把這件事給解決了!哇哈!」川西伸了很長的懶腰,快樂的說道。

「嗯...是呀...我們走吧,遵照剛才長崎長官說的,去廟裡拜拜吧。」凜峰對川西說道,「我...先到樓下了,三位準備好再下來找我。」說完,凜峰便匆忙地離開了會客室,腳步聲十分沉重,梓昕能清楚看見凜峰纏著繃帶的手,顯然傷還是沒好。

「那我們就走~吧!小梓!還有...川西『先生』。」跟凜峰比起來,小玥顯得很有精神,步伐也十分輕快。川西不高興的喃喃自語道:「憑什麼要聽妳的?」但還是跟在小玥身後。

此時,梓昕輕輕地抓住了川西的衣角,小聲問道:「那個...川西先生...為什麼凜峰先生看起來精神不太好...而且...感覺不太像之前的他.......。」

「喔,我剛剛看妳走進來時神情十分凝重,該不會就是在想這個吧?別擔心,那傢伙好的很,只是他一直很自責之前的事,雖然我已經跟他說了好多次鼓勵的話,但他還是一樣,或許是怪自己沒辦法保護好妳吧,所以態度也十分冷漠,那傢伙個性就是這樣,不過或許小梓昕妳能夠鼓勵他吧,如果是妳的話或許就有用了,等等去到廟裡之前,妳就走在他旁邊跟他說吧。」川西對梓昕露出笑容,   而川西的回覆也讓梓昕把心中的大石頭給放下了,一想到凜峰自責的原因是因為沒有保護好自己,梓昕就覺得又心疼又感動。

川西將會客室的門給打開,讓梓昕先出去,自己則跟在她後面,他輕輕關上門。陽光照入會客室裡,泛黃的舊報紙依舊攤在桌上。

    春天即將來到,自從祭神大典後,每晚都能聽到夜鶯的叫聲。

    凜峰、川西、梓昕和小玥一起向森林裡的廟的方向走去,路途上能夠清楚聽見鳥兒幸福的歌唱聲,聲音十分清脆,徐徐的和風吹來,十分涼快,正是最舒服的時候,風輕輕地吹拂著梓昕的臉頰,她輕輕撩起頭髮,將頭髮放在耳後,梓昕稍微抬起頭看著凜峰,凜峰面無表情的臉使梓昕十分擔心,她把右手輕覆在凜峰的左手上,輕聲對他說:「那個...凜峰先生......是因為我的事而......自責嗎?」凜峰察覺到梓昕的動作,但並未把手縮回去,他低下了頭,沒有回覆梓昕,梓昕垂下眼簾,纖細的眼睫毛蓋住了眼睛,神情看起來有些受傷。接著她將手收了回來,兩人就這樣沉默不語。過了一會,凜峰打破沉默。

「啊啊,我總是這樣呢......一想到那時提出讓妳去吸引怪物說實話,害妳深陷危險的事,就覺得我不是個合格的警察呢,但若是因為這樣而刻意疏遠妳,對妳又是另一種傷害,對不起...梓昕同學.....我會改變自己的,所以......請原諒我吧......。」凜峰用十分自嘲的語氣對梓昕說著,他看向梓昕,表情有些失落。

「我...我才不會覺得凜峰先生是位不合格的警察呢!那時我在醫院說的,凜峰先生都沒有好好地聽進去......我那時說了,很感謝凜峰先生,因為受傷最嚴重的是你,奮戰到最後一刻也是你,這麼努力保護大家的凜峰先生,真的是一位很棒很棒的警察,所以請不要再自責了......不管要說幾次,我都一樣相信著凜峰先生,支持著你......所以...唔......」梓昕說著說著,眼睛紅了起來,豆大的淚珠滴了下來,凜峰見狀,溫柔的摸了摸梓昕的頭,對梓昕笑了笑,他輕聲說道:「啊,原來梓昕同學是這麼想的,真是令人窩心啊,既然妳都這麼努力地想要鼓勵我了,那我一定要趕快打起精神來......不管如何,謝謝妳,梓昕同學。」

梓昕聽見後破涕而笑,方才兩人間的隔閡好似不存在一般。

    很快的,他們四人便來到廟前,每個人都雙手合十,虔誠的向神明祈禱著,當他們祈禱完後,川西率先開口:「為了慶祝這件事圓滿的落幕了,等等去吃冰淇淋吧!聽說最近剛開了一家冰淇淋店,離這裡還蠻近的,而且很有名喔!我請客!」小玥聽到,歡呼了一聲,說了句「我要吃五球!」,這時川西也說「除了小梓昕和凜,其他人只能點兩球喔~」小玥不開心的嘟著嘴,梓昕被兩人的互動給逗笑,凜峰也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儘管天氣還是有點冷,但春天早已降臨在他們之間,他們每個人都露出溫暖的笑容,儘管路上景色一成不變,但對他們而言,回程的路上卻是十分有趣和溫馨,普通的景色也因為他們而顯的特別不一樣,他們就這樣一路說說笑笑,這時,梓昕好像感覺到什麼,停住了腳步,她回頭一看,卻什麼也沒看見。

「怎麼了嗎?梓昕同學?」凜峰察覺到梓昕並未跟上,也停下了腳步。

「啊...不...沒什麼,我們走吧!」梓昕搖搖頭,隨後又小跑步跟上他們,凜峰和梓昕相視一笑。

在離他們不遠的後方,有一隻小兔子站在小女孩身旁,深深的對他們鞠躬表示謝意。女孩則露出燦爛的笑容,隨後她們轉身走向廟裡,消失在空氣中。

    和風徐徐,晴空萬里,白雲悠悠飄過,今天是個平靜而美好的一天呢。

                                                  —第一章   完—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