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起 (4)

    當樊澤踏進大廳時裡頭已有不少人,一群一群聚在一起不知道在談論什麼,顯得那獨自站在人群中央的身影特別孤清,他本打算走近,一旁見到他的熟人已喚他並拉他過來相談。

    「……樊澤你聽說這次大會的內容嗎?」一位青年道,見樊澤望著前方出神,扯扯他的衣袖。

    「啊?」樊澤回神過來,搖搖頭道:「不知道。」

    不知道就認真聽,很好聽欸,沒看到一堆人都在談論嗎。那青年咳聲故作神秘說道:「我剛剛去找長老稟報事情時在門外聽到他們的談話……一點點。」拇指食指捏出一小縫。他道:「二皇子的事又失敗了。」

    這話題成功引起樊澤注意,他當然知道這話指什麼意思,旁邊其他人已經驚呼,「又!這都第三次了。」

    完全正確的反應啊,看多了看多了,那青年笑哈哈又等不及去門口對其他剛進來的人說。

  「厲害!太厲害!這二皇子讓咱石樓顏面掃地啊。」有人豎起大拇指搖搖頭道。

    旁人見狀一掌打下,「比劃什麼!說小聲點,當心被長老聽到。」

    那人聳聳肩咕噥,「大家都在談,被罵一起罵唄。」還是嘖嘖稱奇,殺了三次都不死,不是命大是本事啊。

    雖說不能討論的太張狂,畢竟長老現在肯定很生氣,但小聲點無妨,一群人交頭接耳,八卦就是要舊事新事一起攤開來講才過癮。

    自從石樓接到行刺二皇子的任務開始,已經派了三次人馬去了。

    第一次嘛,是派上面幾屆的師哥去,手法俐落,身經百煉,畢竟二皇子也不是泛泛之輩,可以當作阿貓阿狗隨便殺,自然不會讓他們一群新人去做,據說當時二皇子在馬車裡,那師哥連臉都沒見著就被殺了。

    是在同縣出行任務的殺手瞧見的,回來稟報二皇子的護衛很厲害,但師哥已死,沒人能描述細節,沒什麼好精彩的……先跳過。

    「樊澤呢?去哪了?」講話的人發現少一人,暫時停下。

    「剛剛還在這。」眾人左看右看,可聽得正入迷便抬手催促,「哎算了算了別管他,咱繼續聊。」

    第二次嘛,石樓知道了,護衛很厲害是不是,那他們也來點厲害的……直接派一組搭檔出去,一男一女,剛柔並濟,相互配合,長年合作下默契極佳,這次稍稍……就稍稍好一點,沒有全軍覆滅,死了一個女的,男的斷臂殘腳,回來哭嚎護衛真的很厲害。

    至於為什麼能逃回樓,得出結論:人家護衛根本不打算追,都說窮寇莫追窮寇莫追,沒放眼裡啊。

    一連失敗兩次,折損三枚大將,整個石樓烏雲罩頂,就不提當時坐在前頭的長老臉色有多難看了,但任務還是要完成,這不,就匆匆籌劃第三次。

    第三次嘛,還沒事後情況,但事前是有的,講話的人咽下口水潤喉道:「一人不行兩人不行,長老這次是直接派一群師哥師姐們,不管有搭檔沒搭檔全出樓了。」雙手一攤,「你們說,這樣還失敗了?」振振手,「這樣還失敗?」

    「這樣還失敗?」旁人咂舌低呼,「搞得石樓很弱一樣。」

    有人不服,「才不是石樓弱,是二皇子太厲害。」

    「……不知道這次活幾個回來?長老等會要發脾氣了。」

    「那任務還要不要做啊?換誰去?」

    「千萬別是我,那是催命符啊。」

    「甭擔心了,就你那身手……」

    周圍人還在神采奕奕討論時,樊澤已經往那身影走去,也不知她得到消息沒?雖然眾人談論那麼大聲,他還是過來告訴她好了……這麼想著,樊澤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剛剛兩人不歡而散,氣氛緊張,怪他又心急說錯話……眼看距離越來越近,女子似乎也察覺到有人靠近,微微側頭,又往旁邊挪一小步。

    「關……」樊澤正打算叫她,周圍音量突然漲高,一聲又一聲氣音從前頭傳到後頭,挾著不安又好奇,鬧哄哄一片。

    「長老來了。噓……」

    「……快快站好。」

    「叫那群別聊,長老來了。」

    樊澤聞言連忙垂手站好,幾位中年男子沈著臉色走進來,雖被稱長老但其實都不算老,各個負手跨步走到大廳前頭坐下,上一秒還在吵鬧的人群下一秒已排排站立整容齊聲施禮,動作整齊劃一,露出平時訓練有素的模樣。

    位座正中央的長老掃視面前一干年輕人,眼神嚴肅深沉。

    方才大家都很熱絡討論第三次行動失敗的事,但真等長老們來說又是一番感受,就好比看別人罵跟自己被罵是兩碼心情,雖然出行任務失敗不是他們,但他們還是屬於石樓。

    大廳的氣氛壓抑起來,年輕人們臉上一點幸災樂禍的神情都沒有。

    長老開口,聲音低渾,「你們都知道了吧。」見一干眾人低頭垂手,他拔高音量,「直接跟你們說結果吧,去了二十多人,剩約十人……皆女生。」

    聽這話眾人露出怪異的神情,有人瞭然,隨即憤憤不平。

    「這是挑釁!」其中一人說道,要殺便全殺,留著女生屠男生,是想表示自己多輕鬆、打鬥之餘還可決定人生死嗎?真狂妄。

    石樓殺手們瞬間同仇敵愾。

    坐在中央的那位長老呵呵冷笑,「的確是挑釁啊……但能不挑釁嗎?」忽地拍案起身厲聲道:「去了三次!一次比一次人多!人家還游刃有餘,毫不費力,他不得意嗎?他沒本錢挑釁嗎?我們能不被挑釁嗎?」話音剛落面前一干人刷刷跪下,誠惶誠恐。

    到底出任務的也不是他們,那位長老罵完後嘆一口氣坐回去,撫額道:「我已經向上頭大人稟報……任務還是要執行。」這次該派誰去呢?

    還要第四次啊……眾人面面相覷,對他們來說長老就是他們的大人,那長老口中的大人自然就是樓主,但他們都沒見過是誰,每回石樓的任務都是上頭那位先丟事情給長老,再由長老選擇樓裡最適當的人去做。

    前頭一排長老們各個面露難色覺得有點棘手,第三次出使石樓元氣大傷,殺手又不是隨隨便便能培養出來的,本來樓裡人就不多,總不能第四次再全員出動吧,還有其他任務要做呢。
     「你們的師哥師姐們算全滅了。」活著的也半殘,長老道:「我就直問吧,有誰想毛遂自薦?」目光掃過面前人,朗闊的大廳一片鴉雀無聲。

    比他們更優秀更厲害的人都失敗了,他們去豈不是白白送死?年輕人們面面相覷,有些祈禱千萬不要選到自己,有些舒眉舒眼輕鬆無慮……反正也不會選到自己,這裡有的是比他們優秀的人……這麼想,眼睛不由自主飄向站在前排的樊澤。
     他們這輩武功之首,跟師哥師姐比試起來都不一定會輸,長老怎麼選都是他吧。

    眼看沒人出聲,反正也是預料之內的事,長老嗤道:「也不知石樓養你們一群廢物做甚。」拿出一張紙,上頭已寫了幾個名字,是開會前長老們一起私下討論的名單,他一一唸道:「謝非、寧衣……」一次兩個名字一起說,顯然是有搭檔的人,這讓還沒組夥的人瞬間鬆一口氣,慶幸自己沒跟上這個熱潮而逃過一劫。

    被叫到名字的兩人愁眉苦臉站出來,出去一組人後,長老看了最後一個名字唸到:「關綽。」

    人群中垂首低眉的關綽冷不防被叫到,略感意外,還是站了出去,更意外的是她身後的樊澤,瞠目結舌,她怎麼會被選上?要說關綽雖在樓裡排第二,那完全是因辦事能力好,論武功,她還真的普普而已,怎麼可能拼得過二皇子身邊的護衛?

    前頭長老們已悉簌簌站起來,對著被叫出來的幾個人道:「你們過來吧,今天大會就到這,餘下人就地解……」散字還未出口,就見人群中一個青年奮力舉起手。

    「我要自薦。」那舉手人道。

    眾人目光刷得一下子看過去。

    長老瞇起眼睛仔細看,樊澤?對於樓裡傑出人才他當然認得,頗感意外道:「你要去?方才問的時候怎麼不說。」

    「我和她是搭檔。」樊澤毫不猶豫往關綽一指,「最近才說定,未即時向長老報備。」

    一瞬間,關綽成了目光匯集處,有羨慕有嫉妒有驚訝有探究……總之很複雜,樊澤一直都很受歡迎的,關綽杏眼圓睜,比自己被唱名時更吃驚,這個人瘋了不成?誰跟他一組的。

    那個樊澤還在繼續講,「她既然被叫出去,身為搭檔的我豈能不同行?所以長老我也要去。」一副有情有義擲地有聲。

    「這樣啊,也好。」如此實誠懇切,長老點頭道:「那你一起來吧。」揮手讓大廳其餘眾人散去,又示意那些叫到名字的跟在後頭。

    人潮如水流退出時樊澤已擠到關綽旁邊,低低道:「關綽!」一副心願達成樂開花的樣子,跟其他愁雲滿面的人截然不同。

    瘋子……關綽鐵青臉轉身走開又加快腳步,鬼才要跟瘋子講話。

    那個瘋子很快跟上來,問她,「你還在生氣啊。」

    關綽一愣,知道是指迴廊上的事,本來確實很生氣,但剛剛發生那事驚訝到都忘了生氣,再後來發現,生氣沒用,跟瘋子不要計較。

    女子仍自顧走不想回話,樊澤乾脆兩三步越過她,停在面前正經八百道:「我道歉。」他道:「總之先前是我亂說大話,站著說話腰不疼,不懂推己及人,我道歉……咦?還是你其實在氣我明明說先從朋友開始卻又自作主張變搭檔這件事?」他微偏頭,有可能欸……「如果這樣也對不起啊。」

    關綽被他堵住路左右進不得,抬眼看他道:「你就這麼想跟我搭檔?想到要接下這任務?」她其實更想吼說那乾脆跟她換啊,她才不想去死。

    樊澤摸下巴思索一番,「可能這也是原因吧……但其實先是你,我才決定要接下。」他舉手那一瞬間,其實什麼搭擋念頭都沒有,「我怕你去死嘛……這樣怎麼跟我搭檔?」

    所以你就跟來一起死?關綽啞然,她真的很不擅長應付這種人,太直白、太跳痛了。    

    不過如今木已成舟,要改什麼也改不了,要搭就搭,他可別後悔,二皇子的事就是鬼門關走一遭,連她自己都避之唯恐不及。

    所以到底為什麼被選上?關綽其實也不是很明白。

    等一干人來到一間小屋,長老瞧著面前一組人……還有剛剛成立的那一組,共兩組四人,遞給他們一份卷宗道:「傳看下去,這是二皇子身家資料,你們且回去好好詳閱了解。」他又斜倚靠在桌案瞧眾人臉色都很枯槁,看來都不想接任務啊……欸不過那誰怎麼那麼開心?咳咳……這不是重點,他道:「你們可知被選中的理由?」
     眾人你看我看他看你,搖搖頭,長老道:「與武功無關,是依行事風格。」

    論功夫,就算樓裡有人能媲美二皇子的護衛,卻不可能個個都媲美,但那些護衛卻是個個都高強,有了前面三次的教訓,知道派再多人去都是枉然,如今捲土重來,要更換策略,不攻二皇子的身,攻心。

    「你們試想,他二皇子近身護衛是怎麼成為他的護衛?王府裡的下人是怎麼進得去王府?因此,博人心、取信任,這是第一步,只要近得了身,要殺就容易。」

    這種方式叫臥底。

    其實石樓也培養一群臥底,早潛伏在天地各處打探消息,二皇子府裡多少也有一兩位,很可惜他們的臥底只善藏不擅殺,起不了作用;留在樓裡都是專門殺人的刺客,刺客出手往往快狠準,一擊斃中,得手便走,無影無蹤,很少如臥底那般,藏匿多時再伺機行動。

    眼前被挑出來的人雖說是刺客,卻都類似於臥底的行事作風,步步為營大於埋伏突襲,善藏也善殺,尤其其中一位還做得特別出色,長老將視線落在那位笑得很開心的男子……旁邊的女子。

    臥底要承受的內心壓力非尋常可比,本來想說關綽只有一人略不放心,還好現在跟樊澤組隊了,如此甚好甚好,長老滿意點頭。

    「上頭大人希望越快越好,最好三個月內能解決掉,你們幾人可以先去藥房那邊預支三顆藥,彼此協商討論該怎麼行動,切勿像前面幾次一樣冒進。」長老又謹言叮囑一番才讓眾人退下。

    三個月內要混進王府要博取二皇子信任要完成任務這比登天還艱難,眾人面有難色退了出去,面面相對無聲,不過有計劃行事可比直接提刀衝人眼前好,好歹不是送死,一旁同是任務出使人的寧衣站出來道:「不然過兩天大家一起去王府附近勘查好了。」

    聞言眾人不約而同都點頭,樊澤道:「也好,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