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能雪悅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前序

    八年前。

    薈國某處小村莊。

    天空剛破魚肚白,公雞啼叫,屋內小童仍兀自攤手攤腳睡得香,早起的農戶已提著鋤頭去田裡,不遠處婦人家坐在茅檐下編織竹籃、草鞋,打算等會拿去市集賣……一如繼往的清晨,春播、夏耕、秋收、冬藏,日子年年這麼過,大家只求個飽腹,生活淡如白開水般。

    附近小山裡,葉螢夕趴在河邊,動也不動、神情專注,也不管耳旁隨風飄逸的髮絲撓得面頰發癢,硬是忍下來。

    忽地,河裡水影閃動,葉螢夕眼神微凝,飛快抄起竹簍一撈。

    「抓到你了!」水自縫隙淅瀝瀝落下,露出簍底兩條蹦跳的魚,葉螢夕瞧著驚道:「竟然有兩條……看來今日兩餐都有肉吃了!」她起身拍拍身上塵土,對自己日益精進的抓魚技術感到自豪。

    「等夏哥哥回來誇我。」喜孜孜將竹蓋蓋上,葉螢夕回想當初剛學抓魚還慌得跌進河裡,魚都被嚇跑了,真是今非昔比啊……她一把將竹簍背上,看著天色,陰暗雲厚,燕子低飛,正是要下雨的徵兆。

    把果子採採趕快回去吧。

    當葉螢夕哼著小曲回到自家門口時,葉家門外正圍著一群人,每個面孔都認得,是村裡的居民,她不明所以走過去,其中一位老頭看到她連忙興奮高喊:「回來了回來了!」

    這話剛說,眾人的目光隨即刷刷看過來,幾人也跟著大喊,有些人張望走動似乎在找誰,氣氛一下子鬧哄哄起來。

    「葉嬸呢?去哪了?」

    「剛剛還在附近呢……好像去那邊找人了……」

    「快、快去跟葉嬸說她家丫頭回來、不用找了。」

    原本找人的變成被找的,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忙碌來忙碌去,葉螢夕還呆站原地摸不著狀況,只見爹娘從遠方急急跑過來,上前救抓著她的肩膀問道:「你這丫頭去哪了?到處找不到人。」

    問得葉螢夕一臉莫名其妙。「去後山啊,我早上出門有跟娘說一聲。」葉母一頓,哦哦兩聲,見丈夫瞪眼過來,心虛估計當時還在睡沒聽到,又見葉螢夕把竹蓋打開,「你們看!我一次抓到兩條,午……」

    「現在還管魚做什麼?」葉母沒好氣抬手拍掉,竹簍掉落,看也不看便拉著愕然的女兒往屋裡走去。魚翻落在地,毫無生氣。

    「汪家中午就要來接人了,你這副髒兮兮的模樣怎麼見人?快去洗洗……」

    汪家?葉螢夕甩開母親的手,「我們家什麼時候跟汪家有關係了?」

    這時圍觀的民眾有人站出來,「葉嬸你該不會還沒告訴葉丫頭吧?」他對葉螢夕說道:「你娘把你賣給汪家做丫鬟啦,汪家家大業大、吃喝不用愁,多少人想進去!你可要好好當差啊。」這時候就是女兒身好,如果跟對主子,就能一起吃香喝辣,哪像他一個男兒只能租汪家的田做一輩子佃農,還要每月上繳稅收,真怪羨慕的呢。

    葉螢夕大驚,她一點也不知情,「這麼大的事娘都不跟我說?」她轉頭問葉母,不可置信。

    葉母神色暗暗,她不說是有理由的,因為……

    「我不去!」葉螢夕扭頭便走,「我要在這等夏哥哥回來。」彎腰準備撿起竹簍。

    就是這樣!夏哥哥來夏哥哥去,到時候逃跑怎麼辦?她可連錢都收了。葉母拉住女兒,嚴聲道:「這怎麼行?這都幾年過去,那夏青文要回來早回來了。」

    葉螢夕聽這話立馬辯駁道:「他會回來!他說會的!會試過了還有殿試呢,要考很久很久……考完就回來了。」她也不知道要多久,但夏哥哥只說是進京趕考,考上就回來……該不會落榜了?呸呸呸怎麼可能夏哥哥聰明絕頂……還是說考完還想放輕鬆玩樂一番?但京城繁華勝地,難道玩到不想回來了?呸呸呸怎麼可能夏哥哥答應她會回來。

    什麼會試殿試葉母一頭霧水,鄉下人懂這麼多做甚,但她還是深知女兒的倔脾氣,正苦惱該怎麼說,就見葉父走了過來,對自己使眼色,似乎有辦法。

    「夕兒,不可任性。」葉父握著女兒手神情懇求道:「讓你去汪家也是沒辦法,今年雨水連天,收成不好,家裡人口太多,不得已只好……」說到這似是慚愧,低頭說不下去,見狀葉母也在一旁撫著心窩直道我的兒啊真捨不得云云。

    葉螢夕黯然,她上頭有兩個哥哥一個姐姐,父親一人要扛起全家生計,確實太重了,如果她去汪家,不僅可以少一口飯還能替家裡掙錢,但這樣的話夏哥哥……

    見女兒態度軟下來,葉父再加把勁,「其實本來要送你姐姐過去,但汪家嫌年紀大些,要小一點的,這不,只好換你了……爹跟娘也捨不得,夏哥哥那邊你放心,等他回來爹便告訴他你在汪家,讓他去找你,可好?」他拍拍女兒手背,以示安心。

    如此動之以情說之以理,葉螢夕一直以來都是乖巧聽話的孩子,被這麼一說反而覺得自己不孝,內疚不已,也不管地上的簍子和魚了,乖順跟母親回屋,她想,反正汪家離這不遠,她和夏哥哥又非永世不得相見,不該任性才是。

    葉母頓時眉開眼笑替葉螢夕梳妝打扮,重新洗了澡,編兩條整齊的麻花辮又撲點白粉,畢竟小女孩的臉雖滑嫩但經常曝曬。她看到葉螢夕頸上的石墜子,歪歪扭扭看不出何物,嘴裡嫌氣道:「你還掛這破東西!也不嫌丟人。」

    「夏哥哥給我的怎麼會。」葉螢夕將墜子護在胸口,這可是夏哥哥親手做給她的,說是魚,他天天磨,磨得好久才有這個形狀。

    葉母懶得理她,又到一旁開始挑選衣裳,思索該穿哪件比較好看。

    葉螢夕見那些都是新衣服,從小她都是穿大姐穿不下的,驚訝問道:「當個丫鬟而已,需要穿得這麼好看嗎?」

    葉母一頓,道:「當然!要給人好印象才行,你穿得漂漂亮亮,他們看了喜歡自然不會虧待你。」最後選了鵝黃小衣裙,看著俏麗。

    「這個時辰估計汪家馬車也要來了……娘出去瞧瞧,你趕緊把衣服換一換。」

    葉螢夕應聲,屋內唯剩她一人,新衣服穿起來滑順柔軟,和以往穿得截然不同,她忍不住想找個水面看看自己的樣子,便走到後院放水缸處,只見二哥在那翹著腿一邊嚼著花生米。

    葉螢夕奇道:「二哥你不該是跟大哥去田裡幫爹嗎,怎麼在這?」

    「說什麼呢,我要跟你一起去汪府。」葉二郎撐起身子,看著面前的人眼睛瞬間一亮,「沒想道啊沒想道,你這隻小雞打扮起來還能像天鵝。」

    葉螢夕也不管他嘖嘖稱奇,問道:「你要跟我去汪府?」

    「對啊,上月中旬我去汪家應徵車伕,娘還叫你替我送午飯你忘了?」

    哦,那天大姐嫌太陽大不肯出門,所以換她去送,葉螢夕想起來了,還想起汪家三少爺一直盯著她的目光,很討厭。

    葉二郎回想當時他還怪娘不派大姐派土裡傻氣的小妹來給他丟臉,誰知道後來事情發展卻出乎意料,「……說到底還得感謝你呢。」他道:「若不是汪家三少爺瞧上你,答應只要能讓你做他通房就讓我做車夫,我還指不定選不上呢……嘖嘖,真不知道他口味這麼清淡,好你這一口。」不僅如此,汪家還減少爹爹田地抽成,又送給娘親一筆錢,這下葉家可不一樣了……他上下打量從小嫌棄到大的小妹,還真是多虧她啊。

    拍拍小妹的肩,葉二郎全然沒發現她已全身僵硬。「待會我會跟你一起去汪家好好感謝人家,尤其三少爺……嘖嘖,這眼光啊……」

    「二哥。」葉螢夕突然叫住他,扯起嘴角笑道:「幫我拿妝盒裡的口胭來好嗎?瞧著顏色有些掉了,該補補。」

    葉二郎頓時變臉,抱怨就算長臉也休想使喚他,葉螢夕指著水缸央求道:「好哥哥,我從未看過自己這麼漂亮,想多照照呢,但我忘記娘剛剛放去哪裡了,你去找找、幫我拿嘛……好嘛……」

    葉二郎翻個白眼,嘴上怨聲連連,但想到以後小妹若是在汪家混得風生水起自己還得看她臉色過日子,便依言進屋去找。

    葉二郎一走,葉螢夕再也壓抑不住,身體不停顫抖。

    原來才不是什麼丫鬟……爹娘、他們全家,沒人告訴她。

    空蕩蕩的院子裡,近午後的太陽灑了她一身陽光,映出孤伶伶的影子。

    「夏哥哥你怎麼還不回來?」葉螢夕緊握胸前的魚墜子,在這樣下去她都要去做別家的通房了,怎麼行?怎麼行……

    此時,缸裡原本靜止的水面泛起一圈漣漪,緊接又是一圈兩圈,葉螢夕抬頭望天,不知何時,已然烏雲密佈。

    下雨了。

    屋外,大姐驚呼聲傳進耳裡。

    「啊呀!地上怎麼有兩條魚?」

    只聽葉母回道:「那丫頭早上去後山撈的……哎竟下雨了,我先去田裡叫人回來,你在這等汪家馬車。」

    葉大姐蹲在地上,仔細瞧那魚,見鰓蓋有一陣陣緩慢起伏又驚呼道:「啊呀!竟然活了,是因為雨的緣故嗎……命真大啊。」

    滂沱大雨中,兩條魚在地上奮力撲騰著。

    葉螢夕彷彿能看到那畫面,她眼神陡然清明,不再有一絲徬徨。

    娘親去田裡找爹爹他們,大姐在屋外,二哥在屋內,就是現在了。

    她要逃。

 

    「那丫頭不在屋裡?」葉父葉母一回到家便聽到葉二郎這麼一說,臉色雙雙驚變。

    「我幫她找口胭,一直找不到,便想去後院問她個清楚,卻沒見到人……」葉二郎看著父母臉色越來越難看,小心翼翼道:「我還以為她繞去前頭找大姐了。」

    葉大姐擺手搖頭不停,「沒啊,我沒見著人。」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靜默一瞬,葉父對葉母道:「你有告訴她汪家三少爺的事?」

    葉母連忙也擺手搖頭不停。「怎麼可能,我不至於犯傻成這樣。」她連村裡人都瞞著呢。

    「那沒到道理逃啊,應該跑去哪玩了,大家再找……」葉父看到面前二郎突然驚慌失措的樣子,心裡湧出不好預感……

    「我、我已為她已經知道了。」葉二郎囁嚅道:「所以在後院跟她聊了一下……」

    不好!

    葉父大喊,「她逃了!快追快追!」他的抽成減免啊……

    葉大姐大喊,「天啊天啊!娘你說,汪家給的錢怎麼辦?」那要當她的嫁妝啊……

    葉母大喊,「大郎你趕快通知汪家,讓他們一起找!」

    葉家門口又鬧轟轟一片,引來鄰居再次關注,葉二郎愣愣見家人各個神色惶惶跑開,陡然一驚醒,說好的車伕啊……一下子跳起來,「快找!小妹跑不遠的!」

    天色漸漸暗下來,大雨未歇,打著樹葉啪嗒作響在林子裡此起彼落,葉螢夕靠著一大石喘氣,她不知道跑了多久,一開始是村人們的叫喊聲,到後來連達達馬蹄和狗吠也聽見,她知道汪家也在找人了。現在是晚上,大雨讓火把升不起來,又在後山這種僻靜之地,瞎燈黑火的,不好找人,她好不容易才甩掉身後的聲音。

    葉螢夕張望四周,樹影幽幽,夜晚的後山讓她有些害怕,雖說她熟悉後山,因為之前天天跟夏哥哥在這玩……應該說夏哥哥在讀書,她在旁邊吵著要玩。

    一想到那個人,葉螢夕瞬間有了力氣,握緊魚墜子,似乎這樣便能更有勇氣,她繼續前進,要去京城……她要去京城找他。

    雨水嘩啦,足跡刻印在濕軟的泥土上,下一刻又被沖淡。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