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陌生的你(1)

      高中畢業,滿十八歲後的某一天,葉可心開始被同一個噩夢纏繞。

      從開始到結束,已經不知道重複了幾次。

夢的一開始她站在斑馬線中央,行人號誌上的小綠人正擺動雙腳。眼看秒數只剩五秒,身邊跨越馬路的行人都已經離開,她雖然搞不清楚情況,但也加快腳步前往對面的人行道。

      幾乎是她踏上人行道的那一刻,騷亂開始了。

      首先是一陣刺耳的剎車音和撞擊聲,接著不知道是誰發出了第一聲尖叫,尖利的叫喊聲迴盪在清晨的馬路上。她不自覺地轉頭往那個方向看,心裡對於交通號誌已經變成紅燈,馬路上卻聚集著一堆人這件事感到好奇。

      斑馬線上,原先散亂的行人聚成一圈,所有人都往中心看。她站在遠處,無法看清楚人群中心有著什麼,不過看到那台擋風玻璃碎了一半的卡車,和慌忙撥打電話的行人,她心裡也大概知道現在是甚麼狀況。

      是車禍吧。

      這個念頭浮現的瞬間,她恍惚了一下,下一秒她憑空出現在人群中央,一個穿西裝的男人慌忙地打著電話穿過她往人群外走。

      交談聲、微風、光線,所有的一切都穿過她的身體,她就站在人群裡,但似乎沒有人注意到她。

      「救護車來了!快讓開!」

      她愣了一會兒,耳邊傳來鳴笛聲,圍觀的群眾自動往兩旁讓開,讓救護人員能夠順利將傷患抬上車。也是在此刻,她終於看清倒臥在血泊中少女的模樣。

      中長髮、白色襯衫加百褶裙的制服,似乎只是個高中生,少女手中緊握一封信,封口的貼紙掉了大半,純白的信封浸泡在血液之中。被救護人員移動到擔架上後,那張掩蓋在頭髮後的臉露了出來。

      ——那是她自己。

      「然後呢?」江英愛一邊抄著筆記,一邊敷衍地說。看她筆記本上文字的密集程度,葉可心幾乎可以肯定她並沒有認真在聽自己說話。

      「然後我就醒了,而且還睡過頭。」

      「喔。」隨著教授在黑板畫下新圖表,江英愛飛快地揮舞筆桿,在橫線紙上記下重點。

      因為高中和江英愛同班,所以葉可心知道她向來都是個對課業認真的人,上課不睡覺、不偷滑手機,考試成績從不掉出班排前五。一起準備大考的時候,都沒怎麼看她進行過任何娛樂活動。每當葉可心拿起手機,發現她還在寫講義的時候,都會被一種莫名的壓力逼得回去讀書。

      葉可心常常想,假如江英愛不在,以她散漫的個性恐怕沒辦法在學測時就壓線考上理想的大學。

      「不是才剛開學嗎?妳這麼認真讓我壓力好大。」有了對比,看著甚至連課本都還沒翻開的自己,葉可心忍不住反省了下。

      「還好,普通而已,而且我覺得只是妳自己上課不專心吧。」江英愛保持著同樣的姿勢,眼神只在黑板和筆記本上來回移動,手裡的原子筆唰唰唰地寫個不停。

      「說白了,妳就是懶而已。」江英又補了一刀。

      「雖然很想反駁妳什麼,但我覺得妳說的莫名有道理。」葉可心低頭觀察她筆記的工整程度,總覺得比起高中時期,她好像又進化到另一種境界。

      「不是有道理,這是事實。」

      「……好啦,我就是連課本都沒有打開的廢渣,妳這個認真念書的小怪物。」雖然聽起來像惱羞成怒,但葉可心實際上非常愉快地打開手機,熟練地把音量調成靜音,然後打了半節課的排位賽。

      距離下課只剩一分鐘,葉可心最後一場遊戲正好結束,而江英愛蓋上筆記本開始收拾桌上的東西。

      「欸,英愛,我們等下中午要吃什麼?大學城、水源街、學餐妳選一個,還是等梁娜她們來了再選?」她趴在桌上,悠閒地說。

      每個大學生日常的煩惱,除了早八起不來之外,就是午餐要吃什麼。為了避免浪費時間,先選好地點顯然是個不錯的選擇。

      「不然大學城好了,也比較近,我傳群組和她們說。」由於一直沒聽到江英愛的回答,葉可心便自動選了最常去的地點。

      「去什麼大學城?妳今天不是和慕晨有約嗎?」江英愛拉上書包拉鍊,疑惑地看她一眼,開口提醒她:「中午十二點十分,約在菸橋。妳昨天才跟我講的,妳不記得?」

      「我昨天這樣跟妳講?」葉可心直起身子,停頓了一下才說:「好吧,我這個金魚腦還真的想不起來,或許我真的該考慮用行事曆記事情。」

      「妳知道笨是會傳染的嗎?」說這句話的時候,江英愛正用關懷智障的眼神看著她。

      「廢話,我當然知道,不然妳以為我靠妳那麼近幹嘛。」雖然還在煩惱剛才的事,但出於本能葉可心還是習慣性地嘴砲回去:「當然是要傳染妳囉。」

      「靠,離我遠一點,我才不想變得跟妳一樣。」江英愛翻了她一個白眼,雖然嘴上很嫌棄,但還是幫她把忘記拿的水壺塞回書包。

      「好啦,快去,妳不是說慕晨告訴妳遲到一分鐘罰一百塊,現在已經十二點五分了,妳只剩五分鐘可以趕去菸橋。」江英愛打開手機,塞到她面前。「想要月底吃土為生,妳就繼續在這裡磨。」

      螢幕上的電子鐘在她們說話期間,已經無情地又前進了一分鐘。

      十二點零六分。

      她想到自己乾癟的錢包,忍不住嚥下一口口水。

      「一分鐘一百塊錢?慕晨真的這麼說?」事關自己的生活費,葉可心如遭雷擊,慌忙背上書包,一手抓起外套就往教室外衝。

      「我怎麼知道?不是昨天慕晨約妳吃飯,妳自己跟我說的嗎?」跑出教室後,隱約聽見江英愛這麼抱怨著。

      和慕晨約吃飯這件事,的確不存在於她的記憶裡,事實上還有很多事不存在於她的記憶裡,只不過對於周圍的人來說,那些事確實發生過,並且她本來也應該要記得。

      起初出現這種情況時,葉可心還曾感到恐慌,以為自己得了什麼罕見疾病,請了幾次假跑去醫院做了詳細的檢查。只是不管換了幾家醫院,醫生的回答都一樣——妳很健康。

      久了之後,她就不太深究了,因為就算深究,別人也幫不了她甚麼。

      雖然有時候產生的奇怪現象,會對她的生活造成或大或小的麻煩——比如說她被迫用跑的趕去菸橋的現在。

      大一開學時聽學長姊說過,菸橋的本名叫漢中橋,不過因為校園禁菸的關係,學生和教授都跑來這裡抽菸。導致不管何時經過這裡,空氣中都有股揮之不去的二手菸味,久而久之,這座橋的名字就成了名符其實的菸橋。

      葉可心是壓線到的。當時遠遠就看到慕晨站在樹下,低頭盯著手機螢幕,似乎是在確認時間。當她穿越重重人群站到他眼前時,剛好十二點十分整。

      「我沒遲到,不准碰我的生活費。」葉可心確認完時間後,飛快地向他聲明。

      打了整節遊戲,葉可心的手機電量只剩四十幾趴。但這不妨礙她打開螢幕用上頭的電子時鐘作證。

      十二點十分,不多也不少。

      說完這句話後,慕晨撇過頭,嘖了一聲。

      聽見他嘴裡發出的單音節,葉可心僵了一下,遲疑地抬起頭。

      陽光穿透枝葉照在慕晨臉上,他的瀏海還是一樣纖長,細細碎碎的擋在眼前,長相也還是那樣子,深邃的丹鳳眼中間橫著一條挺直的鼻樑,抿起嘴的樣子看起來不易親近。

      幸好,看上去和她記憶中的慕晨沒兩樣。

      ─────────────────────────────────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