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陌生的你(2)

      「不,妳遲到了。我們約好一分鐘一百,妳遲到了三十二秒,不過我人好幫妳抹掉零頭,算妳三十秒五十塊錢。」葉可心只放心了幾秒,就見慕晨嘴角勾起,他夾帶笑意的話語下,天生長相帶來的陰鬱氣質瞬間蕩然無存。

      「我才不……」

      「五十元拿來喔,不准賴帳。」她才剛開口,慕晨就截斷她的話頭。

      說完,他的手無比自然地拉開她書包的拉練,用中指和食指夾出她的皮夾,最後還不忘替她拉上拉鍊。

      慕晨像一陣風颳過般,拿著她的皮夾順著菸橋邊的斜坡往下跑。

      「呵呵呵,誰叫妳要遲到。」

      陽光明媚的中午,一個長相清冷,打扮入時的少年,搶過皮夾後頂著智障笑容,在人群中亂跑的樣子,深深落在葉可心眼裡,鏗鏘一下,將她回憶中的慕晨敲碎的粉碎。

      「幼稚喔,不要跑!」

      慕晨的速度很快,像條魚一樣在中午吃飯的人潮中靈活地穿梭。而葉可心在後頭苦苦追趕著,喘得像頭牛。

      這個狀況忍不住讓她想起高二時發生的一件事。

      ******

      高二那年,她和慕晨因故轉學。

      知道兩人都被安排在三班裡後,葉可心當時心裡有些竊喜,不因為什麼,就因為她當時剛喜歡上慕晨。

      這股愉悅在他們被安排在前後座時,由內而外地轉移到了她臉上。

      「妳在笑什麼?」

      慕晨那時轉過頭要和她借原子筆填資料,就看到她正托腮,對著他的後背直笑。

      「沒什麼,就覺得很開心啊。」意識到自己被當事人抓包後,葉可心迅速坐直身體,調整好表情,一臉坦然地說。

      「妳不會在我背後黏了什麼奇怪的東西吧?」慕晨狐疑地盯著她,眼裡的不信任令人不容忽視。

      他們小時候有段時間互看不順眼,彼此在大人看不到的地方惡整對方好幾年,雖然這行為到國中後就逐漸停止了,但顯然慕晨對她的防備心裡並沒有因此降低。

      「我都多大了,哪還會做這些事,不信你自己摸摸看不就知道了。」葉可心抬了抬下巴,如此建議道。

      沒想到慕晨還真的伸手往背後探了探,確認空無一物後,還警告似地瞪了她一眼。

      「妳最好和妳說的一樣繼續保持。」他拿走她的原子筆,還用筆的尾端戳了一下她的額頭。「安分點。」

      葉可心按著被筆戳過的地方,搞得像是被邱比特用箭射中一般,頓時紅了臉。

      「我不整你就是了。」她咕噥著。

      「那樣最好。」前座傳來慕晨慢悠悠的應答聲。

      葉可心那時以為她和慕晨從小就打響的戰爭,正式簽下停戰協定,兩人關係即將從損友昇華到更高的層次,卻沒想到這個協議由慕晨率先打破。

      那時距離開學一段時間了,她也交了幾個會一起上廁所、一起吃午飯的朋友。慕晨那會兒估計是每天被她們聊天的聲音吵到,所以想趁機「提醒一下」她,於是在某天中午時強迫她吃下一個看起來像廚餘,吃起來也像廚餘的便當。

      「我錯了,再也不吵了,你把便當還我好不好。」葉可心嚥下一口半生不熟的飯後,哭喪著臉求饒道:「別逼我吃這東西。」

      「真有那麼難吃?」看見她因反胃而扭曲的臉,慕晨的表情莫名的不太自然。

      「不只是難吃,是超——難——吃。」她拖長尾音,生無可戀地回答。

      慕晨的臉色當即黑了下來。

      他從抽屜裡拿出她的便當袋打開,沉默而快速地吃起她的便當。

      「欸等等!你別吃那麼多!求你給我留一點!」眼看自己的糧食要被消滅殆盡,她連忙撲了上去,卻被對方閃過,還獲得了一個鄙夷的眼神。

      「你、你再這樣我就要……」

      「就要怎樣?」慕晨挑眉看著她。

      「我就要拿你的錢包去福利社買東西吃。」葉可心說完,無比自然地從他的書包中拿出他的錢包,並用跑百米的速度衝出教室。

      「葉可心妳幼稚喔!不要跑!」慕晨丟下便當,很快也追了出去。

      最後葉可心跑沒多遠就被追到了,慕晨取回錢包,把她拉回教室,兩人合吃一個便當。

      能和心上人一起分食,葉可心自然是舉雙手雙腳同意的,只是有件事她至今想不明白,為何從那次之後,慕晨就對做菜這件事起了執念。

      ******

      葉可心站在路口處,喘得上接不接下氣,而慕晨卻像個沒事人一樣,臉都沒紅地站在一旁。

      因為紅綠燈的關係,慕晨最終還是沒能成功拿走葉可心的五十元,在路口就被她攔阻。

      對於慕晨個性上過大的變化,葉可心雖然混亂了一陣,但在剛才幾百公尺的追逐中也逐漸冷靜下來。

      這並不是第一次了,她只是沒預想到這次會變化的那麼大,一時間沒調整過來。

      「皮夾還我。」葉可心按住自己喘到發痛的肺部,走到他面前伸出手討要皮夾,卻被他按住額頭側身避過。

      「才不要!想要皮夾就自己來拿啊。」慕晨保持按住她額頭的動作,拿著她皮夾的手高高舉起,伸到她勾不著的高度。

      「靠北,你小學生喔。」葉可心無言地看著他,右手徒勞地在空中揮了幾下。感覺似乎一覺醒來,慕晨的智商就倒退了十年。

      「求我啊。」他彎著眼看她。

      「好,我求你,現在能還我,然後去吃飯了嗎?如果再拒絕我就不跟你客氣了。」這個要求顯然不對葉可心造成任何威脅。

      「不要。」他搖搖頭,下巴仰得高高的,滿臉得意的樣子。「除非妳答應我生日那天送我禮物,然後參加我的慶祝會。」

      慕晨說這句話時,分心了下,葉可心趁機拍開按在自己額頭上的手,看著他得寸進尺的表情,伸手用力捅了他肚臍一下。

      動口不如動手。這招她從小用到大,屢試不爽,中招的人基本都跟現在的慕晨一樣,瞬間彎下腰,抱著肚子恐慌地看著她。

      「太卑鄙了。」他控訴著,聲音因為她剛才的重擊而有些變調。

      「我早說過不會和你客氣。」葉可心兩指合併,自認帥氣地對他做了個開槍的動作,然後從容地撿起掉落在地上的皮夾,抖落上頭的塵埃,爽快地笑了笑。

      「再說認識那麼多年,我哪一年沒送你生日禮物了?」

      這句話不假,因為她母親和慕晨母親的好交情,他們從小一起長大。小學、國中、高中到大學都同一間。別說在她喜歡上慕晨之後,認識慕晨的十幾年來,那怕只給面紙,她從來都沒有一次漏送他的禮物。

      「從來都沒有好嗎,妳哪時候送過了?該不會是在夢裡送的吧?」慕晨輕哼一聲,手按在肚臍的位置上,似乎還陷在疼痛的餘韻裡。

      「從來沒有,怎——」葉可心正想反駁怎麼可能,卻意識到一切都是有可能的,於是及時止住了話頭。

      「妳說什麼?」

      「沒什麼。」

      夏末秋初,還稱不上涼爽的暖風打在她身上,她的身體卻像感覺不到熱度一樣,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慕晨的回答回響在耳邊,她保持將皮夾塞回書包的動作一會兒,然後拉上拉鍊,平淡地點點頭。

      「反正我今年一定會送你。」交通號誌由紅轉綠,她越過慕晨快步踩上斑馬線,躲開他探究的視線。

      「喔。先說好,不准送我面紙之類的敷衍我。」慕晨似乎沒注意到葉可心的不自然,幾步追上她,走在她身側自顧自地笑著。

      他繞到靠近馬路的那一側,讓她走在裡面,只是她還來不及感到暖心,就有了新的麻煩——來自慕晨的麻煩。

      「我好餓,我想吃拉麵——吃拉麵!吃拉麵!吃拉麵!吃拉麵!」慕晨在馬路邊用奇怪的腔調重複著“吃拉麵”幾個字,路人頻頻回頭,葉可心實在不太想靠他太近。

      她猶豫了一下,沒阻止他,以為這就像打嗝一樣,放著他自己就會停止,但事實證明她似乎高估了現在的慕晨。

      「我想吃飯,吃咖哩飯。」為了讓他意識到自己該收斂的事實,葉可心模仿著他的語調:「吃咖哩飯!吃咖哩飯!吃咖哩飯!」

      這是件有一定難度的事,畢竟要拋開羞恥心,頂住路人異樣的眼光,還要對現在智商下線的慕晨保持耐心。

      「麵!」慕晨打斷她的循環,那雙斜睨著的丹鳳眼頗有要與她較勁的意味。

      「飯!」

      「麵!」

      「飯!」葉可心遲疑地瞥他一眼,正想著該禮讓他結束這一切時,發現他似乎對這個飯與麵的爭論樂在其中。

      「麵!」果不其然,他第N次說出那個字。

      「好,算了,那就吃——」

      「咖哩也不錯,那就吃咖哩。」慕晨說。

      「吼你真的是……」

      她倒吸一口氣,撫平自己差點暴走的神經後,平靜地回答他:「好,早點吃完回去上課。」

      雖然和她想像的不一樣,但能讓慕晨停止跳針,總歸是件好事。

      三十幾度的高溫,柏油路上蒸騰的熱氣,將遠處的景色歪曲成奇怪的色塊,連同慕晨的側臉,都在她眼中模糊起來。

      在葉可心發呆的期間,慕晨幾乎已經把附近的店家都評判過一遍,並且將話題轉向下午的選修課到底要不要蹺掉的問題。

      他滔滔不絕地說著,彷彿就算整個午餐時間葉可心都保持沉默,他也可以毫不停歇地說下去。

      這樣的慕晨雖然讓她感到陌生,但卻是眾人所熟悉的。

      以防萬一,為了不被人強制送醫,她必須裝作一切如常。

      她分神地思考著,沒注意到身邊的慕晨已經停下腳步。抬腳間不經意踢飛的石頭往前飛去,淹沒在一片嘈雜的車流中。

      「喂!」

      天光亮得發白,一隻手從身後拉住她,掌心還冒著冷汗,伴隨慕晨帶著驚慌的怒吼聲。

      幾輛轎車在眼前疾駛而過。

      「葉可心!妳是白癡嗎?都這麼大的人了,沒看到前面都是車還一直走!」

      葉可心回過神來,眼前車水馬龍,原來在她分心期間,他們已經走到這條路底端的十字路口。右後方的慕晨抓著她,手機上的GOOGLE地圖剛開啟。

      「剛剛要是我沒及時拉住妳!妳是不是打算直接往車流裡撞?」他氣急敗壞地說著:「走路不看路是在幹嘛?」

      「抱歉……」她退後幾步站到他身邊,背後也冒了一片冷汗。

      「差點沒被妳嚇死。」慕晨嘟囔著,不知是不是後怕,他順勢拉著她的手,力道很大。

      「妳今天很奇怪。」慕晨看了她一眼,在她想好說辭前,忽然將手放到她頭上。「腦子燒壞喔?完蛋,本來就夠笨了,現在又壞掉!」

      額頭傳來的觸感,讓葉可心嚇了一跳,心臟像被輕輕扯了一下,她感覺自己臉頰發熱起來。

      「不要亂碰……」她挪開他的手,難得羞澀起來,卻看見慕晨盯著自己被撥開的那隻手,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葉可心忐忑地盯著他,短短幾秒,既緊張又期待地腦補了一堆偶像劇情節。雖然慕晨拉她手的力道已經減輕到幾乎沒有,但出於私心,她並沒有打算放開。

      「這是妳的汗還是我的?」慕晨的一句話就將她打回現實。她腦中的小劇場開演沒多久就直直奔向劇終,她忍不住在心中罵了自己一聲自作多情。

      「你說呢?」她再次深吸一口氣平復心情,確認過自己額頭是乾燥的後,開口反問他。

      「我長這麼帥,才不會流手汗,所以一定是妳的。」慕晨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汗抹到她袖子上。

      有句話是:愛一個人就要愛他的全部。葉可心向來覺得這是一個很崇高的境界,就好比她雖然暗戀慕晨,但不代表她也暗戀著他的手汗。所以當慕晨把手往她肩膀上抹去時,她不免俗地罵了聲:「靠!」

──────────────────────────────────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