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2)

從機車上下來的是一名前額頭髮長到快蓋住眼睛的少年,他身形削瘦,肌膚格外黝黑,像是長期曝曬在太陽下。

在男孩心裡,已經認定那名少年就是他真正的親人,所以當他一看到少年那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就覺得他倆的眼睛根本就是同個模子印出來的。

少年細細打量他,問:「你是哪家的小孩?迷路了嗎?為什麼要坐在我家門口?」

他馬上拿起掛在脖子上的錄音機,按下播放鍵,將事先預錄的話播放出來。

「請問,你姓田嗎?」

然後關掉播放鍵,忐忑不安地等待對方的回應。

這奇怪的舉動令少年擰眉,「我是姓田啊,怎樣?」

喜出望外的男孩,迫不及待地再次按下播放鍵,男孩的聲音繼續從錄音機傳出:「我、我媽媽跟我說,我其實姓田。我真正的爸爸媽媽,在我出生後就把我送給別人。你,是我真正的家人嗎?你是我的親哥哥嗎?」

少年聽完,仰頭狂笑了好一陣子才停下,他伸手指向男孩的錄音機,「你是啞巴嗎?為什麼要用這玩意問話?」

雖然知道少年必然會這麼問,但男孩沒料到對方會逕自跳到這一題,他在慌亂下先是搖頭,打算將卡帶快轉到後面,卻被少年冷不防搶走錄音機。

「如果不是啞巴,就用說的。」少年冷冷地發話。

男孩不敢違抗,沒了錄音機,他就像失去了防護罩,頓時變得有些驚慌。

他用力吞了口口水,才用細若蚊鳴的音量囁嚅回:「我、講話,會口吃。只有用,這個,我才能,稍微,好好,說話。」

男孩的面容與耳根因為羞恥而紅透,少年不以為然地說:「口吃又怎麼樣?還能說話就很好了,哪有人用錄音機交談的?詭異死了!」

少年將錄音機扔還給他,接著如連珠炮般反問了他一連串問題,包括他的名字、年紀、住家地址、家庭成員等,以及他究竟在這裡等了多久?

男孩被問得招架不住,緊張的情緒也讓他的口吃更加嚴重,但他還是努力逐項回答,而少年從頭到尾都沒有表露出一絲不耐。

待所有問題答完,男孩才意識到自己已經很久沒有這樣正常與人對談了。

最後,少年讓他進了屋。

屋內瀰漫著淡淡的灰塵,支氣管敏感的男孩咳了幾聲,放眼望去,這間幾乎屋子只能用「家徒四壁」形容。

少年說,這是他大伯的房子,但他大伯幾年前就不知去向,目前就只有他一個人住在這裡,客廳的牆上掛有兩幀黑白遺照,分別是少年的爺爺和父親。

「我媽在我九歲時跟我爸離婚,此後再也沒出現過,隔年我爸就在工地出了意外死了,過了兩年,我爺爺也因病過世。」少年語氣淡然,就像是在博物館裡為遊客進行導覽介紹。

正當男孩想著,原來自己的親生爺爺和父親已經不在人世時,少年卻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我是獨生子,從來就沒有兄弟姊妹。假如我媽真的在我七歲時生了你,我怎麼可能不知道?你找錯人家了,傻瓜。」

男孩瞪大雙眼,慌張地指向那兩幀遺照,再指著自己與少年的面孔,結結巴巴地辯駁:「可、可是,你、跟他們很像,我跟你也,長得很像。我們,明明,都很像!」

少年無奈,捏了捏他的臉頰,「小鬼,我說不是就不是,你還硬拗個屁啊?我是看你千里迢迢跑來這裡,才耐著性子好好跟你解釋,可沒時間再陪你玩。現在騎你那輛破腳踏車回去,到家可能也半夜了,所以我好心載你一程,你要是再廢話,我就直接叫警察通知你爸媽。」

少年的恫嚇使男孩不敢再多言。

少年騎著機車載男孩返回家裡時,天色還未完全暗下,只是少年在離男孩家還有一小段距離的地方,就要他下車。

「你跟家人說腳踏車忘在同學家,我會幫你送回來。你不准再跑去那麼遠的地方亂找人了,聽見沒有?」

由於背光,男孩看不清少年臉上的表情,他胡亂點了點頭,沮喪地轉身就走,占據他胸口的那股失落,讓他連「謝謝」和「再見」都忘了說。

直到踏進家門的那一刻,男孩聽見機車的引擎聲響起,才猛然想起自己忘了問少年叫什麼名字。

翌日,一件神奇的事發生了。

男孩正要出門上學,赫然發現昨天留在少年家的腳踏車,居然已經出現在門口。

更讓他吃驚的是,原本壞掉一邊的手剎車修好了。

他確信這一切都是少年為他做的。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