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期末考前的委託(一)

人的價值應該要如何衡量,基本上我認同姊姊黃霞月的答案,人只要活得認真就有其價值。但何謂認真呢?在霞月眼中我是個極度消極散漫的人,但是她並沒有因此否定我的價值,所以我認為價值定位是由人的絕對主觀因素裁決,如以客觀因素來分類只會引發團體間的爭論而難有共識   因為客觀不外是多數主觀的集合罷了!   我稱為相對主觀,所以一個成功的領導者必定熟諳統合多數,可惜我不是那種「受教」之徒,這並非傲慢,只是我不喜歡將價值觀強加於他人同時我也不奢望能得到多數人認同,但我相信有人可以明白。

                                                                                                                                                                                      塞凡勒.希爾達.黃

「嗚!鞋襪仔拉一混三門收屍(喂!霞月再來一份salmon壽司)」連嘴裡的饅魚壽司都還未嚥下   黃皓滿臉幸福的說。

「拜託!我好好做的壽司,給你吃真是糟蹋。」   黃霞月皺起眉頭說道,卻無怒意,同時以熟練的手法切好了幾片鮭魚。

「阿~~我是不介意吐出來還妳啦!」馬上佯裝催吐樣的黃皓,引來一陣霞月的白眼。

黃皓裝做若無其事,拿起茶輕酌了一口,面帶微笑地看著她,霞月嘆了口氣後,繼續做她的壽司。

『壽司村』一家位於淡水郊區的日式料理店,店面不算小,原本約可容納二十來人因為格局佈置的關係,只有十二個座位,可能是老板不喜歡擁擠故意設計的,事實上那位老闆也不常在這兒,既能多設些位置為什麼不設呢?難道他開這家店有其他用意?

霞月是這裡唯一的料理師父,從取材烹調到做壽司全部一手包辦,只要嘗過她手藝的顧客就一定會再光臨,可惜這家店位置偏僻知道的人又少,開店兩年無論何時客人總是三三兩兩,黃皓是今天第一位客人,也可能是唯一一位,老闆也不知道宣傳一下,到底會不會做生意?

黃皓正天馬行空的亂想,啪~~啪~~啪~~乾淨俐落的握壽司聲,將黃皓拉回現實。

「好了!拿去!有空胡思亂想,還不如認真去上點課」黃霞月指著他的鼻頭道。

「我學校離這裡近嘛!順道來光顧妳,增加妳的業績。」

黃皓好整以暇地把芥末加上醬油接著說:「最近期末都是重點複習,去學校很無聊。話說回來霞月,妳雖然是二等殘廢,臉蛋也只有二流,可是身材的勻稱性可真是一等一,要不是我看習慣了   鐵定口水直流。」黃皓切換成一臉正經的模樣說。

霎時間空氣如冰凝結般,停止了流動,刷刷刷刷,黃霞月在短短一秒內用手中的利刃發了四刀砍向黃皓的頭顱,黃皓卻早似料到般,馬上做出反應,左擺、後仰、右擺、再後仰,四個動作一氣呵成,店內氣氛頓時鬆了一口氣。

「嘿!幹麻呀妳?火氣這麼大?我是在誇妳身材好!妳知道我早上沒有運動的習慣。」黃皓一臉無辜樣擺擺頭說。

「我可是有手下留情,不然包你變光頭,下次再亂說看看,還有早上早過了!」黃霞月拿起抹布擦拭著刀身,露出得意的微笑。

「啊~~我的壽司沾到頭髮了!我以為都閃過的說。」黃皓皺了皺眉頭道。

「姊~~能不能重新來一份?」黃皓裝做一副可愛貌撒嬌道。

「別跟我撒嬌!怪惡心的,自己把頭髮清掉。」黃霞月冷冷地答道,轉身走進廚房內部。

黃皓深知自己這位沒血緣關係的姊姊,明白多說無益,隨便清了兩個壽司,囫圇下肚,拍拍自己的肚皮,留下足夠的錢在桌上,輕輕地自言自語說:「唉~懶得清可惜了!」

黃皓起身正要走出店外,一陣清脆的叫聲從廚房內叫住了他:「喂!鮪魚飯糰,接著。」

黃皓接住了從廚房裡扔出來用保鮮膜包好的飯糰,先是一臉遲疑,接著露出會心一笑,愉悅地離開壽司村。

說起瞭解,黃霞月在某一方面可比黃皓更瞭解黃皓他自己,黃皓是那種連吃飯都懶得吃的那種人   只有兩種情況下他會強迫自己吃飯:一、是真的很餓。二、是有工作上門。今天試刀時顯示黃皓的精神較平時集中,所以答案是後者。

黃霞月當然知道黃皓懶得清黏在壽司上的頭髮,又不想違背原則幫他的情況下,回廚房捏了個飯糰給他希望他別餓著,黃皓只知霞月的原則卻乎略了她的細心。

回書本頁下一章